手机上阅读

第005章 那些年的校草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着散落一地的百元钞,我疯了!

    发疯地扑上去,从后身抓住他的衣服。“你别走,你不能走。”

    时炎慢慢地转过身上来,之前满是讥诮的脸上变得冷冰冰的。他看我,那双眼里刁钻地眯成了一条缝。

    “把你的手拿开。”

    我仍紧紧抓着他衣服不放。“你*了我。别想就这么走。”

    “哦!”他哦了一声,目光渐锐,“那你想怎么样?嫌钱少?”

    “我要告你这个*犯。 我要让你蹲监狱。”我失控地咆哮着,紧揪着他衣服的手上已经有血色渗出来,但我感觉不到疼。仿佛我的痛觉神经已被刺激得断掉了。

    “好啊。你告啊。”时炎向着我面前抵近了一两步,紧绷着的脸让人看得越发的瘆得慌!他步步抵进,我倒步伐凌乱地后退着。我不明白他的沉稳来源于何处。而我的凌乱又出于什么。

    “你告我*。我大不了就蹲几年牢,但你呢?”

    我……

    我紧咬住唇。我呢,所有人都知道我被*了。我还能上学吗,学校会不会劝退我,冰灿说过。时炎家里有背景,家里亲威不是高官就是富商。而我呢,我是从家里逃出来,无亲无故地人。

    我真能告倒他吗?

    我,我该怎么办才好,我无力地后退半步,一颗心空荡荡地找不到落脚点。

    大约是看出我怂了,时炎抓住我手腕甩开掉。

    之后还嫌弃地被我揪过的地方掸了掸,头也不回去地走开了。

    车子发动的声音传出来,我站在原地没敢追上去,车子开走的时候,我仍旧原地站着,没有追上去。

    这一晚,我拿着两万块钱,哭坐到天亮。

    我没有再去找房冰灿,我明白她为了个人渣,再也不是我朋友了。

    最终,我很懦弱地在金钱面前认怂了,不仅没有去告他,反而将钱存进了银行,我要念书,要上大学,我需要学费。

    开学之前,我找了家小餐馆打工,老板娘允许我吃住在餐馆里。

    就这样,我打工到开学,不仅没靠任何人,反而还存了一千块钱。

    开学的第一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学校,才知道房冰灿因为老爸升官做了市长转学了。

    我忐忑的心情居然有说不出的轻松。

    第一堂课还没上完,我的继父就带着一个男人找到班里。

    嚷着要娶我做老婆,我当时反应挺激烈,甚至与那自称是我男人的家伙撕打起来,最后还是班长,季洲把我救下来,帮我报了警。

    警方与校方分别对继父进行了教育,我被要求退学嫁人的事才得以平息 。

    季洲的身份有点神秘,我与他高中三年,除了他爷爷,我没有见过他父母,时而有同学议论,说他是个网瘾少年,他的家根本不在本镇,且家庭背景不能与我们这些地道的小镇人同日而语。季洲人长得相当不赖,浓密的眉,高挺的鼻,还有一张薄而有形的唇,他身材壮实,腰杆挺直,双手环胸一幅相当爷们的架势将我护在身后的样子,给了我很深的印象。

    在高考结束后那个晚上,我终于如释重负,想到季洲班长对我的帮助,我决定拿出打工的一千元积蓄,想请季洲到最好的馆子里海撮一顿。

    那晚,他如约而至,吸取上次的教训我滴酒不沾,因为我的酒量太差,可我没想到的是,季洲这么个男人酒量也挺糟,他醉得一个劲的说胡话。

    在离开酒馆的路上,他抱住我,伏在我的耳边说醉话,他说,“菊花,我一直喜欢你,但你却一味装糊涂。”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