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17章 输人不输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17章

    时炎一巴掌就拍到了我的后脑勺上,装得跟真事似的训我。

    “我不好用,谁好用?你这个臭女人。”时炎说着。作势就要打过来。

    立刻就有两位患者家属过来拉架。

    时炎的演技还真是不错,把我都吓得够呛,不得不给他点一百二十个赞!

    但我也不甘下峰。我指了指他的鼻子,“你这男人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看你是病好了。我给你办出院,咱们有话回家再说。”

    “回家就回家,谁还怕你了。”时炎这会就跟斤斤计较地鸡贼男没两样。

    直到我拿着包出了病房。身后还听到有人劝他,“行了,你老婆这么漂亮。算了吧。”

    “惯坏了。”时炎长叹一声。“都是太惯着她,才会这样子,等我回家不收拾她。”

    我听着里面的对话。后退两步。转头到玻窗的位置。从我的角度正好看到时炎,我冲着他扮了个鬼脸。收拾我,有本事你来啊。

    时炎分明看到了我。却装着没看到。

    办好出院,已经是半个小时后的事情了。

    我就搞不懂了,时炎才在医院里住了半天。居然还弄了好多的东西。

    就拿出院来讲,时炎衣冠楚楚地走在前头,而我则抱着他的大只手提包,一路小跑地苦逼跟在后头。

    他一个大男人,不就是肠炎么,至于这么折腾一个小女人。

    转念一想,也就想通了,*是不讲风度礼貌的。

    好不容易来到了地下停车场,时炎猛地停下脚步,一步一步地走到我面前。

    用他那深邃地目光瞅着我。

    “看我干什么?劳驾您先把后备箱打开。”我端着大袋子,焦急地催促着。

    时炎不慌不忙,一脸的淡定。

    “会开车吗?”在打量了我一分钟后,他就说了这么一句。

    特么,就这一句话,至于酝酿这么久?

    “会。”

    时炎将手里的车钥匙拍到我抱着的大包上,“你来开车。”

    他话一说完,就大爷似地走向车子,坐进了副驾驶座位里。

    我用下巴稳住车钥匙,小跑着到了后备箱,放下包,走到副驾驶,敲车窗。

    等了好一会,时炎才懒洋洋地降下车窗来,用戴了墨镜的脸来看着我。

    “时先生,时总裁,我说我会开车不假,但是我两年前拿到本以后,一次车子也没有摸过,我开车是可以,但我不能保证在行驶的过程中,不发生像刮蹭、违反交规,交通车故这样的事情发生。”

    时炎鼻梁上架着的大墨镜上,隔着墨色的镜片,我看不到他的眼神,我只能通过镜片的反光看到一脸轻松笃定的自己。

    “像你这么蠢的员工,是怎么通过面试的。”

    我嘿嘿一笑,并不反驳,“我不是说了嘛,我是空降部队,沾了我们家季洲的光。”

    “呵!”时炎用鼻子哼了一声,推门下车。

    并且从我的手里夺过车钥匙。

    我乐得坐进副驾驶,也料定时炎害怕我真的毁了他的名贵车。

    所以,时炎想让我做司机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了。

    一路上,我心情真不错,时炎就全程黑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我倒是不在意,不交流最好。

    直到车子驶进了酒店的停车场。

    时炎给车子熄火,相当冷酷地拿着车钥匙下车,在推开车门的同时,说了一句:“拿行李。”就走出了车子。

    我正解安全带,看到时炎已经拿着车钥匙往一侧走了,只留个冷酷地背影。

    人渣。

    我骂了一句,推门下车,然后到后背箱拿出他的包。

    刚放下后备箱,时炎抬起一手,将钥匙对着车子按下了锁车。

    车子叮地一声锁住。

    我看他的时候,他连头都没转一下,相当傲慢地往外走了,“把包送到我房间。”

    我一路磨牙,一路小跑着跟上去,提着他重重的大包,累得气喘吁吁。

    时炎全程冷酷,我抱着他的大包进了他的房间。

    可下一刻,时炎骤然转身,一手就将房门关上,一手夺过我的包甩到了地上,一个用力就将我扯到了他面前,他单手撑在了墙壁上,将我夹到那他与墙之间。

    时炎摆出撩妹的架势,手指沿着我的脸颊来回的滑动了两下,眯着黑眸子凝着我的脸,“真爱小姐,刚在医院的时候是怎么说的?我不行?”

    他声线低哑蛊惑,手指进而挑起我的下巴,“我行不行,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我双手推在了他紧硬的胸膛上,“时先生,我那不过是顺着你的意思往下演戏,怎么,你不满意吗?”

    “演戏?你演的什么戏?在我的食物里下泻药?”时炎瞳仁微缩,眸底掠过寒意。

    “你不会以为是我给你下了泻药吧,我真怀疑您有被害妄想症了。”

    面对他这张脸,我实在没有办法礼敬有加地将他视为我的客户,我的上帝。

    所以我豪不客气地反驳他,不计后果。

    但我如此态度,似乎更加的激怒他,并且伤害到了他的自尊?

    反正,时炎大手抓住我的肩膀,不断的加力。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在这次出差之前,你跟我是不是早有过交集?”

    一句话,像大石头一样的砸中我的心。

    我努力维持着淡定的情绪,笑了笑,“当然没有。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问?”

    “哦,”时炎向前迈近了一小步,他的身体很快就贴到我身上,语带*地说,“既然我们之前没交集,那你这样一次次可笑的举动,我只能是认定你是在引起我注意,意在爬上我的床。”

    他说着,大手一下子落到我腰上,用力的往他怀里搂。

    “时总,您是不是一向自我感觉都是这么好?”

    在他靠近我的时候,我闻到了一股久违的体味,我的心实则已经开始慌乱了。

    后背紧紧抵着墙,努力维持着最后一点理智。

    时炎微歪着头看我,“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记错的话,你说过与季洲是发小对吧,那你更应该知道一句话,朋友妻不可欺。还是说,时先生连做人的底限都没有哪?”

    时炎不屑地歪了下头,他瞅我眸色也变淡,“看来真爱小姐演戏上瘾,据我所知季洲压根就没有女朋友。”

    ……额。

    我被他说得哑口中无言,我确实不是季洲女朋友,但是此时此刻,输人不输阵。

    我抬手搂住了他的腰,“时先生,您说了这么多,还把我压在墙上玩壁咚,你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