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52章 发现后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谁要继续了。”

    我很郁闷地推开他就要逃。

    可时炎这个男人,力气大得狠,他完全不管我反对。就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样。

    他还训我说:“你也真是倔强,但我要告诉你,女人太倔强不是好事。”

    说完。就不留余地的,吮上来。不时用牙轻轻咬着。让彼此的唇间感触更加的无法忽视,彼此传递着的体温随着全无规律交错着的呼吸迅速升高,吻也随之加深加剧……

    一波波春潮不紧不慢的慢慢拍打。所有都化成云烟,只剩下眼前的男人和唇间的*快意。

    时炎的大手隔着薄薄衣料,一路碾压。磨擦着。渐渐碾热了我的身,也点燃了彼此体内的火。在我反抗不得的时候,他的手就那么大胆放肆地探进到我的底裤里。并且直奔着主题……很快。他被阻止了。在那层膜面前,他迟疑了。

    “真爱……你……是*?!”时炎的语气嘶哑。那得压抑克制的结果。

    我!

    我看着面前的男人,思绪一下子回到了几年前。那是一个燥热的下午,我做了修复。

    那段记忆是可怕的,我不愿意回想的。

    时炎动作着拉回我的底裤。又放下裙子,更停下了全部动作。

    “原来你还是完璧,我以为你是经历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才对男人这么抗拒,”时炎低柔的声音说着,他的脸上有些焦躁,表情也不自然,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这么棘手的问题。

    我拉拢了衣襟坐起来,全身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拌着,“你现在知道了,我就是不喜欢你,你可以离开了。”

    “亲爱的,我现在都摸到你的隐私了,那我就更不能走了。”时炎也坐起来,他展开的双臂把我住了。

    透过妆台的镜子,我看到时炎抱着我,呵护着,他低头吻了我发心,并且低低地说:“艾艾,你是个好女孩,是我做得不够好,我还不够了解你。”

    “你喜欢我什么呢,为什么突然之间如此执着。”

    “是命运的安排,爱上一个人,是没有道理可寻的。”他说。

    一旁的手机响了起来。

    时炎这才放开我,他自己则呼吸,呼吸,调整着呼吸。

    “喂!”

    “是我,季洲。”

    “季洲!”

    季洲能给我打开电话,我真的是太意外了。我调到这边这么久,一直没有接到他电话,我寻思着,稳了稳心神,也许他就是简单的问候。

    “接到我的电话,就这么惊讶吗?”季洲似乎在微笑,以至于他的嗓音也透着股甜咝咝的味道。

    我看一眼时炎,时炎正抱着肩膀靠在床头,相当不悦地抿着嘴看我。

    我快速收回视线,“没有,有事吗?”

    突然打来电话,我想季洲可能是有事的,毕竟,他是我的上司。

    他打电话,很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

    但转念一眼,工作上的事,他应该在工作的时间打过来。

    “有事。”

    “你说。”

    我握着手机站起来,走向阳台随手并好拉门,全程没有看时炎。

    “菊花,我想你了,所以,我来看你了,现在就在你楼下。”

    “什么!你在楼下?”这个消息可惊着了我。好久没有联系,一联系,就说在楼下。这得谁谁不意外啊。

    “呵,是不是很意外,因为过来得有些急,所以,没有事先通知你。”

    “是很意外,你是不是过来出差的。要是这样的话,我给经理打电话,让他们给你安排酒店……”

    “不是,菊花,我是来找你的,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我现在能上去吗?”

    “啊!你要上来?不能,不可以。”

    季洲要是进来,看到时炎,以及这公寓里的一切,不知道会怎么想。

    “为什么?”

    “呃,我在洗澡。”

    “呵,我可以在门外等你。”

    “不可以,这样吧,我出去,你就在楼下等我吧。”

    “那,也好。”季洲应着,“只是,你能快点下来吗,外面,有些冷。我没开车,而且穿得也有些薄了。”

    “好好,”我立刻应着,转头就要往外走。

    结果,迎面看到倚门而立的时炎。

    他扫一眼我手里挂断的手机,“是季洲来了?”

    “嗯。”我想从他身边走过去,可是时炎故意挡住了出口。

    阳台的半扇窗子就那么大,被他这么一站,倒成了一人当关了。

    他手臂撑在门框上,一脸邪气,就连语气也变得不阴不阳酸溜溜的:“他来了,你就这么急着跑出去。我来了你就一味的赶我走。”

    我抬头看他,“时炎,你别闹, 季洲过来应该是为了工作。”

    时炎翻了个白眼,“工作,呵,你也太不了解男人了,哪那么多的工作,非要这么晚上的过来跟我说。”

    我咬唇,也觉得有理。

    “季洲来了,我得出去。我要是一直不出去,他就会上来的。”

    时炎摊了摊手,“那就让他上来啊,我有多是方法让他对你死心。”

    “时炎,这是我家,你再不让,我连你也赶出去。”

    “好吧,”他抬抬手,立刻换了腔调,成了我的监护人,“让你出去也可以,但是我规定你,十点之前必须回来。”

    “你以为你谁啊。”

    时炎坏笑着手指竖起来,意味深长地说,“咱们是什么关系,你刚才不都知道了么。”

    我的脸腾地涨红了,“行了,我知道了,不过你的司机患病,若真的很严重,你还是快点带他去正规的大医院治疗,这里是小城镇,医疗条件很有限,可别延误了治疗时机。”

    时炎把头一昴,“你这不就是变着花样想让我走吗。”

    “唉,”我摇摇头,没再说啥。说了也说不通,不如省点力气。

    我将手机放进包里,然后进了卫生间。

    将自己调整了一番……换了套衣服,才重新走出来。

    时炎审视着我,然后拉开衣柜,拿出件风衣来,他动手撕掉商标,给我披上,“女孩子家,晚上出去穿这么少,你让男人怎么想。”

    我看着他摇摇头,“时炎你原来是这么婆妈的人。”

    “记住,一定要十点前回来,否则我就打电话给季洲,到时候我怎么说,那就不一定了。”

    时炎这明显就是威胁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