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54章 亲爱哒,送你大大的草莓印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闭起了眼睛,却没看到黑暗中男人的高大身影压过来,半醒半睡着。隐约感觉到有双强劲有力的大手,顺着我的肩膀恰到好处地按摩着,舒服的感觉遍布全身。下一刻,又有软软诺诺的唇落在我的颈项上。辗转反侧。几个含着情的吮吻,连我的呼吸也被感染了,这感觉好美妙。仿佛把充诉在心底里的孤单寂寥全部驱散掉,剩下的只有不尽的温暖……

    也就在我这个时候,耳朵边传来了吵闹的声音。

    紧接着。身上陡地一轻。几乎是一瞬间,再之后,我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

    沉睡了的脑细胞就被唤醒了。

    一个激灵。我挣扎着挑开沉重的眼皮。

    满屋的明亮。又逼得我闭起了眼睛。

    好一会。我捂着眼睛坐起来,结果。房门外又传来男人的对话声。

    “时炎,跟我们回家。”

    “要是不回呢?你们怎么能样。把我绑回去吗?”

    “我们自然是不敢对你动用武力的,但是,老爷子的话。我们不能不听,也不敢不听,所以,为了不让大家闹得不愉快,时炎你最好跟我们出来。回家亲自见见你爷爷,而且,你爸爸也回来了。”

    “我爸也被招回来了?”

    “你逾期不归,爷爷很生气,一怒之下就把你父亲也给招回来了。老爷子的脾气,您是最清楚的,别让我们为难,请少爷你配合一下吧。”

    几秒的沉默,时炎的声音又响起来,无可奈何,认栽了的语气:“好吧,我跟你们走。但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时炎又说:“你们接我走,总得给我点时间,跟我的女人道个别吧,再说,我也得把外套穿上,是不是。”

    “我们到楼下等您,十分钟后,您要是还没出来,我们还得上楼来。”

    “知道了!”时炎慵懒地应着声,他转过身,抬起一脚将门给踢上。

    他回头,与站在墙角听声儿的我,打了个照面。

    我微退一步,看着满脸无奈的时炎,睡着了的脑神经在看他之后,顷刻间全部苏醒过来。

    双手插在衣服兜里,我耸耸肩膀,“你怎么又来了。”

    时炎歪着头,双手插兜里,对着我耸耸肩膀,做了个相同的表情,“你都听到了吧,老爷子真的派人捉我来了。”他瞅着我轻叹,脸苦出了汁子,“我的爱爱小姐,这回你满意了吧,老爷子都派人来抓我了。”

    我挑眼,嘴角抽抽,“你本来也不该来。”

    时炎瞅着我的眼神复杂地变了变,乖张地神色撇撇嘴,“我们家老爷子是军人出身,打过鬼子带过兵。这趟回去,估计会被打个半死不活。”

    我愣看着他一秒,之后,不以为然地撇撇嘴,“他是你爷爷,我才不信他会动手打你。”

    时炎上前两步,单手捏了捏我的下巴,歪着头,下颌微微上扬,俊脸微扭,“傻丫头,我们家老爷子哪用自己动手啊,他只要一声令下,我已经被那些个军王拖出去再教育了。”

    “你确实欠教育。”

    “你好狠的心哪,你男人都要被往死里整治了,你居然还一脸的无所谓。”他说着又向我面前凑了凑,低喃着语气,“你说说,我不在你身边,谁给你做热呼呼的面吃。 我不在,你晚上寂寞了,找谁说话呢,像我这么好的男人,送上你的门,你还要拿着棍子往外赶,爱爱呀,你这个丫头,真是枝刺手的玫瑰花,好看,不好拿呀。”

    “行了,别贫了,省点力气想想怎么自保吧。”我伸出一只拳头推在他的胸前,把他生生的往外推了推。

    时炎相当的配合,身体软面条似地后退一步,只是那双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之后,他掏出手机来,飞快的调出照相功能,站到我身旁,用手搂住我肩膀,“来,跟我照张照片,万一回去我受了刑,疼起来的时候,我好看这着照片止痛。”

    我肩膀一抖,顿时就要跳出十丈外,但时炎这家伙手是真快,按住快门啪啪啪,不停地照了几十张照片。

    临走的时候,他捧着手机,看得笑眼眯眯地,“你这丫头,我不在的时候,早晚要吃好饭,不许跟同事出去海喝,听到没有。”

    我双手交叉着环住肩膀,嘴角挂着邪恶地上翘地弧度,在空气中与他我强敌弱地交锋着,“行了,时炎,临别呢,我就送你一句话,这以后哪,你要吸取教训,随便招惹不喜欢你的姑娘,就会有吃不尽的苦。有时间,多陪陪你爷爷,千万不要想着再来纠缠我,否则,你会一次又一次地被你爷爷领回的。”

    “行了,好走不送。”

    我说完最后一句,直接就转过身去,准备用清冷的背影送客了。

    时炎这家伙不依不饶地,怎么肯轻易地吃了亏,他三步两步的扑过来,一把就拉过我的手,猛一个用力,将我翻身摁到了墙面上,发狠地一口咬在我的脖子上……

    一口咬下去不要紧,我被疼哭了。

    这感觉就如同被深海里的幽灵水母亲吻了是一样,疼得人心惊胆颤。

    剧痛之后,我拼尽全力推开了他。

    时炎被我推得退后了两三步,再看他被我推得,肩膀撞到了墙上,头微斜着,发型也乱了,只是那双眼透着狼一样的光,他歪着头瞅我,得意地用舌尖添了下嘴唇,微笑,勾唇,“记住这个疼,疼一下,就要想我一回,等那伤好了,我就回来了。”

    “时炎,你特么的就是*狂魔,你特么的给我滚!”

    忍无可忍的我,暴力地飞起一脚,冲着他的裆部狠狠踹去,这次,时炎闪得很快。

    我飞起的一脚落了空。

    再追他人,连影子都窜到门外去了。

    我飞起那脚,立刻踢上门。

    然后,捂着脖子,小跑着回到了房间里,先到镜子前,查看脖子上的伤。

    就凭刚才的咬破皮肉的感觉,肯定已经是血肉模糊了,因为真的太疼了。

    捂着脖子的手,轻轻地挪开,我歪过头来。

    出乎我预料的是,脖子上没有出血,也没有破皮,有的是,一朵大大的红唇印。

    看到时炎在我脖子种下的这枚大大的草莓印,我真的死的心都有。

    捂住脸我痛苦地来到了窗子前,挑开窗帘,借着楼下的路灯往下看,结果,看到了两台绿色的军|车,车旁站着七八名军人守在车子旁。

    这时,时炎吊儿郎当地从楼里晃出来,他走到了那七八名军人面前,自觉自动地伸出手,只是动作还是那么不靠谱。

    再然后,我看到几句交涉后,为首的男人,还真拿出绳子将时炎的双手绑上了。

    押着他上车。

    看到这一幕,我这心里别提多痛快了,看到被绑起来的时炎,很解气,脖子上的疼都有点缓解了。但转念一想,时炎的爷爷这么霸气,抓自己的孙子,还要用绳子捆的,等这些人把他押回了家,见到他们家老爷子,那还不得像贾政教训贾宝玉似的,绑在凳子上把屁股打开了花啊。

    就在我正乐着的时候,时炎在临上车前,停下来,他转过身,抬起头,然后冲着我的窗子,眉飞色舞地抛了个飞吻。

    我吓得立刻丢了手中的窗帘,下意识地后退了好几步。

    等稳下心神,不由得说道:时炎这小子,真特么的不值得同情!!!希望老爷子用沾了辣椒水的皮鞭教训他,才能主上他长记性。

    我紧走几步,掀开被子躺回到床上,往枕头上一趟,脖子上又疼了,于是我就拿出了数羊的劲头,猛咒时炎那家伙。

    不知不觉,我睡着了。

    就这样,时间平静地度过了三天。

    时炎就跟凭空消失了一般,完全没了踪影。就连季洲也没再跟我联系。这不能不谦让人起疑,对时炎的处境浮想联翩。

    这我倒有点好奇了,时炎那家伙不会真让他们家老爷子给打残了吧。

    因为就我对他的了解,他但凡还剩一口气,也不会停止耍贫嘴。

    我还手欠的搜索了他的微信看了眼,结果,最后一条朋友圈居然是他扎着围裙捧着面条碗的自拍,还夸自己是厨神。

    时间来到了第四天晚上,我聊约有些不安了,要是他真的被他爷他打残了,那会不会是我的过错?

    在床上辗转反侧,反倒失眠了。考虑着,要不要给季洲 联系一下,侧面打听一下他的处境?

    抱着手机思来想去,犹豫来犹豫去,决定给季洲打一通电话。

    鼓起了勇气翻找季洲的手机号,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好巧不巧地响起来。

    而我定睛一看,居然是条陌生号码。

    显示的还是家里的座机号,看了眼区号,应该是季洲所有的城市。

    我立刻拿起了电话,“季洲,我正要打电话给你呢。”

    话音刚落,就传来对方嘶嘶抽气的声音,“你这没良心的丫头,心里头就只有一个季洲季洲,难道你就没想想一直在受罪的我吗?”

    我握着电话愣住了,“是时炎吗?”

    “你把‘吗’字去掉,再说一遍,”说完,嘴里头又嘶嘶地抽冷气,就跟他此时正忍受着痛苦似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