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56章 被他算计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55章

    “喂,喂……”

    我张口结舌,听着时炎挂断的声音。

    这心里头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才平静几天而已,时炎这家伙居然又蹿出来搞事情。我管他什么文件,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谁让他把文件放这的,他急用就要占用我的时间。我才不!!!

    原本我就很喜欢我的小家了。家具虽然没有他买的这些好,但那也是我通过劳动获得的,那里面有我每一次拿到薪水后给自己的奖励。就算一双鞋子,一件衣服,都是我以后的回忆。他凭什么。说扔就全都给扔了。

    害得我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了,除了上班的工作套装,我就只有当时的一套衣服可穿了。

    重新坐回到桌子里。拿起一只麻小虾。快速的剥壳。取肉并麻利地塞进嘴里,我决定了。无视他。

    但很快的,他电话又打过来。

    一次。被我挂断了,两次,还是一样的。

    最后。时炎这家伙也学精了,他发来短信:甄艾,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间,我司机住院了,要做手术,急需要一笔医药费,而我身上,自从被爷爷抓回去以后,就连银行卡都给冻结了,现在是人命关天,万分紧急,就算你烦我,也等手术之后。

    我嚼着虾肉,咀嚼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慢了,满嘴的麻辣也变得失去了味道。

    不敢再儿戏了,万一时炎说的是真的,那司机是不是要耽误了。

    回想一下,之前时炎就说过,他的司机突然不舒服到医院就医的事。。。。

    难道是真的。

    我起身,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蹲下来查看,结果,还真的看到了一只小巧的银灰色皮箱,之前我就没细看这柜子里的东西,我试着扳动开关,那箱盖一下子就弹了起来。之后,我看到了满满一箱子的现金。

    粗略查一下,少说也有两百万上下。

    时炎这个家伙,居然把这么多钱放到我的公寓,万一有贼进来偷去,那我不是要欠他一辈子的债了吗。

    老天,怎么让我遇到了时炎这样的疯子男。

    我飞快地盖上盖子,不让那些钱晃花了我的眼,飞速的穿上外套,换上鞋子,拿着箱子跑出家。

    在去往金渥酒店的路上,我坐在车租车里,怀里紧抱着他的皮箱,脑子里却不止一遍地想到那一晚,他甩给我满天钞票的画面,梦魔似的挥之不去。

    808房间外,我抱着箱子,满怀纠结地按下了门铃。

    房门里,似乎有稀里哗啦的响声,以及男人们对话的声音。

    我正疑惑,想把耳朵贴上去好好的听一听,结果,房门在这时开了。

    一张陌生的女人面孔出现在门里面。

    我整个人顿时蒙逼。

    这个女人给人的第一感观有三点,分别就是妩媚、性.感、风.尘。

    “你找谁?”女人捋了下长长的长卷发,打量我并且轻轻一笑。

    “我,我走……错了。”我结巴了,并不是我被这女人吓到了,而是我没搞清楚状况,我说话就要抱着箱子离开,但是里面又传出一道熟悉的声音。

    “是爱爱吗?你去看一下。”

    我的脚步都被这熟悉的声音给定住了,转过身,再次看向门口,这时,我看到了时炎的助理,谢先生。”

    他见到我,眼神立刻一亮,冲着我点点头,示意我等一下,之后就回身走进去,同时还有打麻将的哗啦声传出来。

    之前开门的女人,打量我几眼后,笑笑回去了,这时,我才透过门缝往里看,一侧的客厅里,有几位非富即贵的纨绔子弟,围着桌子打麻将,而在他们的桌子上还码着一叠叠堆成小塔的人民币。

    这一刻,我心黯然,不知不承认一下事实,我又一次被骗了。

    之后,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抱着箱子冲了进去。

    随着我的闯入,牌桌上的所有男女,都向着我投来打量的目光。

    而我视线的焦点只停留在时炎身上。

    这家伙一身昂贵的西装,之前脸上的伤也寻不到半点遗迹了。他手摸着麻将牌屌得要命,并且正歪着头,对他的助理耳语着什么,居然没注意到我进来。

    我赤着眼,强压着胸中燃烧着的怒火,目不旁视地径直走到他面前,将那只皮箱重重地甩在他的牌桌上,“时炎先生,你的皮箱。”

    时炎这时也已经抬眸,看向我,那张脸迅速地浮起笑容,满眼的欣喜,“亲爱的,你来了。”

    “哼!”实在憋不住要准哼他,他又说谎了,他就是个说谎成性的家伙,就现在这种情况,他要跟他的狐朋狗友筹多少资金筹不出来啊。什么司机急着手术,什么人命关天,都是他放的屁。

    我信他,真是傻到了姥姥家。

    强忍住被气哭的念头,我冲着他抬了抬嘴角,淡淡地说:“时先生,您可别再耽搁了,赶紧拿着这些钱给自己买药吧,否则你的钱就不是这点钱能治的好的了。”

    我冷冷的转身,另外仨家打牌的,听到我的话,哗地一声笑开了。

    时炎这个家伙真行啊,说谎也没有底限,把我诓骗到这里来,他当我是什么,他们无聊牌局的笑料调剂吗!

    渣男就是渣。渣到骨子里。

    在他们的笑声中,我只想发誓,再也个人的当。

    我大步流星出了房间门,身后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我也更快地加快了脚步。

    “甄艾小姐,你等等我。”

    时炎追出来,满走廊的喊。

    我再也不理他的茬,飞快按下电梯,眼看着电梯从一楼升上来,我等着焦急,看一眼旁边的安全通道,一口气跑进去。

    可还是低估了时炎的长腿,没跑半阶楼梯,时炎的人就追上来。他使出蛮力将我扣在了楼梯上。

    短暂的对视后,他歪着头嘻笑,“亲爱的,生气了?”

    我咬牙骂:“你滚蛋!”

    他抿动嘴角,有点低声下气地:“你别生气,我没骗你。”

    忍无可忍的我,举手就要打他的嘴,“你还敢说。”

    时炎一把钳住我的手,往他的胸口拽,仍旧一脸的嬉笑,带股子谄媚味,“我被这帮子人缠住了,不打个八圈,实难脱身,我找你也是万不得已,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是我想你,很想很想,为了能快点见到你,我才想到这个谎,你就看在我的出发点是善意的,原谅我吧。”

    “别把你的谎言冠上个爱情的名号了,除了侮辱爱情两个字,没有其他。”

    听了我的话,他的脸色变严肃,凝神看了我好一会,过后才面露疑惑,“从我们第一次在保险公司见面到现在,我对你可以说是一往情深,这份感情也是苦心经营,我自问对你没有半点的亵渎。你又何来侮辱一说呢。”他说着,大手摸了下我眼尾,将不知不觉留下来的泪水抹掉了。

    “也许是吧,”我轻轻叹声,再看他眼底的情绪又冷淡几分,将视线调整到别处,一侧的白墙上,“感情是不能勉强的,要双方自愿才能说开始,而我们不是。”

    “为什么不是?像我这样的男人,你打着灯笼不可能找得到,你还有什么不足的?”时炎分分钟变了脸。

    气氛陡然变冷,而我却不拒这份寒,淡淡的视线瞥及他的脸,“我恨你。”

    “恨我?”时炎有些迟疑,但很快又恢复了深幽,并且加杂着气愤,调整了一下呼吸,他语气变森冷,“你恨我什么,恨我让你 和季洲不能顺利发展了是不是?”

    我指着他的脸,怒骂道:“对,就是你,凭空跳出来的大变.态,把我的未来我的爱情我的路全部搞毁了。”

    时炎由黑转白,握着我手腕的手也变成了钳制,气氛立时变诡异。

    不给我反应的时候,身体已经被时炎一把提起来,进而扛到了他的肩膀上。

    我惊得心口一缩,再开口居然结巴了,因为那眼神,那动作,让我有了深深的恐惧感。

    “你干,干吗,……放,放放开,我……”

    抛开我的慌乱,时炎的脚步却是坚定的,他大步向着刚才出来的方向走,并且告诉我:“你既然把我的爱看成是变.态,那我就把追求你的节奏提起来,怎么变.态怎么来。也不辜负你给我扣上个变.态的名号了。”

    咣当一声,他冲进一间房,并且用他的皮鞋甩上门。

    紧接着我被倒吊在他肩膀上,经进了长长的过道,来到了一间大卧室。

    再之后,天玄地转,我被甩到在大床上,顾不得疼痛,一个激灵我从床上爬起来。

    恐惧地后缩着,睁大眼睛锁定他,“你,你要干嘛?”

    时炎三两下就脱掉了西装,扯掉了领带,然后是衬衫袖口的扣子,领口的,身上的扣子。

    看着他,窒息的感觉排山倒海向我压来,我感觉连呼吸也变得困难了。

    而他一点也不在乎我脸上的恐惧,相当沉稳地脱掉了身上的衬衫,将他结实的上半身给露出来。

    这个瞬间,就算我再脑子不好使,也知道他又要QJ我。不,那绝不行。我左右看看,偌大的床上空无一物,连个防身的东西都没有,于是我后退,不断的后退,这个时候,我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命不从……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