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57章 一起幸福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一边后退,我一面说:“不,时炎。你不能再这样对我,我,我不爱你。更对你有半点感情。”

    时炎屈膝迈上了床,并且挪动着靠近我。那张立体棱角分明的脸。也显得更加冷酷。

    他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将我拉近,冷冷的逼视。“甄艾你说谎。你不是对我没感觉,更不是不爱我,你只是对男人有天生的恐惧。”

    我顿时语塞。“你胡说八道。”

    时炎眼神怪异。沉声说,“你清楚,我没胡说。除非你告诉我。你喜欢的男人是谁。”

    我拼命扭动手腕。挣脱他的束缚,“你知道的。我喜欢季洲。”

    时炎骤然松开手,把我甩了一个趔趄。我起身迈下大床,转身要走。

    时炎冷森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可据我所知。你拒绝了季洲,你若是喜欢他,为什么又要拒绝他,甄艾,你到底是在跟我说谎,还是在跟季洲说谎,你爱他,为什么要拒绝?。”

    我回过头,只见一张铁青着的脸,脸上浓烈的愤怒与炽热的融合在一起,俊容有些扭曲,又带着让人胆寒的冷酷。

    我见过他对我愤恨,厌恶和冷漠的样子,也见过他热切 和嬉皮笑脸的样子,可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时炎,他好象要将我生吞活咽了一般。

    惊得倒退一步,“我,我知道自己配不上他,所以我才拒绝。”

    “那你觉得自己跟谁配?那个小打工的周同事?”时炎俊目慢慢变窄,离开大床,向我欺近,“甄艾,你一味的拒绝,不是我不好,也不是你不爱我,是你天生对男人有恐惧,如果想要突破这份恐惧,我们的关系就必须要迈出这一步。”他说着,手落在腰带上勾动腰带扣,解开……

    恐惧瞬间包覆住了我全身,心慌乱的狂跳起来,继续后退,“时炎,你冷静些,也请你尊重我的想法,我要回家了。”

    他继续上前,没打算让我离开,伸出的手臂轻易地挡住我的去路。俊脸缓缓向我逼近,大手伸过来掌心握住我的后劲上,放缓放低了语气,“相信我,我会比季洲做得更好。我会驱除你所谓的恐惧,也会让你爱上我。”

    我随着他慢慢逼近,一步步后退,“我不想,我不想。”

    “你不想,你不想?我会是你最好的选择。”他凝神于我的眼,以及眼里慌乱,微欠过头来。

    “我不想要什么最好的选择。”我艰难的哽咽了一下,隐隐感到他要什么,但这是我最无法承受的折磨。

    “以前我也并不打算如此急切,我也想过一直追下去,就算是石头也能捂热,我想着我跟你促成水到渠成的幸福,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想把节奏推上去,直接做你的男人。”

    我退出最后一步,脚后跟碰到身后的门,转过身拉开虚掩的门。

    一只大手从耳边穿过,极快的按在门上,门‘哐’的一声关合。

    转过身,后背紧紧贴着门,心一下又一下的高高提起,重重落下,“你让开。”

    “我不会让开,今晚我必须让你知道,什么是灵魂的结合。”他按住我的双肩,瞳仁跳跃着充满欲|望的火苗,炙炙的焚烧着。

    我仰视着他,墨黑的眸子中有惊恐,也不肯屈服,挣扎着想摆脱他的掌控,声音因为紧张而变得尖利,“你难道不知道强迫别人是什么性质吗,是*,是犯罪。”

    他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一只手离开了我肩膀,别只手沿着我腰边伸过去,握着门把,咔嚓一声,将门上了锁。

    时炎用行动作出了最有效的回答。

    随着房门下锁的轻响,我脑中瞬间变成了一片空白,“你疯了吗?”

    他看着我,身体也贴近来。

    四下里静得只能听见彼此快速的心跳,我能感到他同样的紧张,但他眼眸里没有一丝退缩,就象紧盯着到手的食物的猎豹。

    这样的安静,让我的不安不断提升,终于按捺不住,用尽全身力气转过身,去扳落下的门锁。

    这一动,自然引起了他的进一步举动,再次将我的身体扳正,压在门上。

    “时炎…….你放开!我要回家!”我飞快的曲腿,顶向他的要害。

    他轻巧的闪过,黑眸中的怒意骤然回升,空出一只手按回被我扳松了的门锁。

    我的手一得自由,重重的掴向他面颊。

    时炎不避不闪的承受了我这一巴掌,嘴角速度溢出一丝血红。

    这次,他握着拳,慢慢拭去嘴角的血痕,伏低头,微凉的唇不容闪避的压住我的唇。

    时炎的唇很软很柔,但又不失一个成熟男人的成熟吻技带来的冷硬,而我呢,我不懂什么技巧,对于这种强行的亲吻更是受不了。一味的紧咬牙关,拼命的挣扎。

    大约我在挣扎中弄疼了他?他放开我的唇,也不后退,眼眸下垂,急促的呼吸轻扫着我的面颊,“你难道不知道,越是反抗,越会激起男人的占有欲?”

    我顿时用尽全力推开他,然后快速转身找开门,我夺门而出,跑向大门口。

    可是门是锁住的,我不知道为什么,怎么也拧不开,于是我就用力的拍门,边拍边呼救。

    “来人哪,救救我。来人……”

    但过了好一会儿,外面不再有一丝动静。

    身后传来冷森森的声音,“闹够没有。”

    我赫然转身,面上罩着寒意,“你不能这样对我,我们是不可能的。”

    我的心象崩紧了的,欲断的琴弦,隐忍的泪水夺眶而出,在唇得获得自由的瞬间,厉声吼喝, “时炎,我恨你。” 撕心裂肺的喊叫悲愤的让人心碎。

    时炎闭着眼睛听我吼,但后来他睁开眼,冷冷的看着我,“我们为什么不可能,你又不是我亲戚,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你未嫁,我没娶,怎么就不可以结合。”

    轻描淡写的语音如雷贯耳般在我头顶炸开,象被点了穴一般定住了。

    我可不想再受他欺负一回,那样我会恨,会觉得不幸,会抑郁而死。

    慢慢垂下了眼睑,低声哭泣,“时炎,你是个好男人,你可以选择的女孩子太多了,你为什么就一定要揪着我不放呢,我只是一个无父无母,没有亲人的穷人,你就放过我吧。”

    他自嘲一笑,眼里却升起不再压抑的怒意,“我在乎过你的身份背景了吗?我在乎的只是你这个人。你怎么总是把我往坏里想。”

    我的心慢慢下沉,仅存的侥幸随风飘散。

    “时炎……你若敢侵犯我,我不会放过你!”

    时炎暗沉着黑眸,如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他一把抱起我,然后将我放到了床上,他的身体也压下来,压在我身上,沙哑着噪子,“那就不要放过我。”

    “不可以,不可以,别这样欺负我……”我咬紧唇瓣,身体被他紧紧的禁锢住,眼中慢慢透出绝望。不能再哭,不能再在他面前表现怯弱,任最后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怨恨的瞪视着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如果我今晚在劫难逃,那么,我倔傲的将脸撇过一边,不再看他,并且紧闭上眼。

    时炎的身子一僵,脸上的表情凝固住,“你真的以为我这样只是宣泄*,那就大错特错了。”

    “难道不是吗。”

    “你会知道的。”时炎说着,发狂了,不顾一切的吮住我唇。

    唇上的疼让我全身颤栗,他立刻霸道的卷袭了我的唇舌,夺走了我的呼吸。

    我知道再挣扎也是徒劳,放弃了挣扎,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这一刻起,我发誓,一会他完了,我就要做当年没做过的事,我要去告他。

    肩膀上的衣服,被他一一扯掉,时炎完全成了困兽,急需在我身上发泄。

    这个男人,当真是我的劫难,四年前是,现在又卷土重来了。

    我怎么样,怎么样。

    全身瑟瑟发颤,连我自己都无法控制。

    时炎拉扯开裤子,三两下退下去,那之后……他将他的挺硬直直的顶入。

    我‘啊…….’的一声绝望的惨叫。

    心就象断了弦的风筝,慢慢飘远,完了,一切都完了……当初失身于他,我做了*膜修复,可兜兜转转,我遇到的居然还是他。

    “时炎,我恨你!”十指陷入他的肩头,在他浑圆的留下血印,强忍着的泪如断线的珍珠,滚落下来。

    他慢慢睁开眼,眼里不再有冷寒的酷意,只有浓浓的柔情,“恨吧,要恨就恨得深一些,一辈子把我记在心里头。”他说完,加速了运动。

    我咬紧牙关,别过脸。

    “你太过残忍。”

    如果我能用恨记住他,那么我这一生注定要活在悲伤里。

    一阵酥麻的感觉传遍全身,我忍不住地身体轻颤。

    时炎指腹抚过我面颊,幽幽道:“现在,你是我的了。如今这世上,唯一让我想要的,那也只有你。”

    我绝望得睁着眼睛望着泛着光晕的吸顶灯,

    时炎则还在我身上忙碌,他伏身一一吻过我身上的吻痕,唇角上扬,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