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70章 占据主动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吓了一跳,心里发虚,再装着胆问了一句:“是谁?”

    沉寂了将近半分钟。外面才缓缓传来:“甄艾,我要找甄艾。”

    是季洲含糊的声音。

    我刚想下床开门,结果时为凭借腿长的优势。抢先出去。而我也跟在他身后,走向门口。

    时炎刚把门打开。季洲整个人就沉沉地压过来。一把将时炎抱住。

    看到时炎竹杆似的站着,身上挂着酒醉的季洲,这画面。还真滑稽。

    “看来他是醉了,把他放在沙发上吧。”我说。

    时炎扶着他,瞪视我。直到把他挪到沙发里。

    我拿了瓶冰冻矿泉水。蹲在沙发旁边,用矿泉水瓶捅了他一下,说:“时炎。要不要给他喝点水解解酒?”

    时炎双手插兜。居高临下的看着烂醉的季洲。“估计现在除了酒,他什么也喝不下。”

    说这话时。季洲微微睁了睁眼睛,他眼神迷乱游弋。看了我大概十几秒,他说:“甄艾,我想你。很想很想,你是甄艾吗。”

    我听得一脸懵逼,抬眼对上时炎的包公脸,才拧开盖子,把水给凑到季洲嘴巴,说:“你喝太多酒了,喝点水呗?”

    脸上露出了短暂的迷惘,季洲看了看我,他说:“甄艾,你能不能知点心,如果你还有点心肝,你就应该知道,时炎他有多么不适合你,他怎么可能适合你。”

    我觉得这世上为了我如此*心的人,也就季洲了。

    怀抱着对季洲无数的愧疚和亏欠的感觉,我再一次把水凑到季洲的嘴边,往他的嘴里面倒了一些。

    可能由于侧着身体,季洲被呛了一下,他很快剧烈地咳嗽起来。

    那些咳嗽停止后,季洲的眼睛有些通红,神志倒是清晰了不少。

    用迷离的眼神环视了一下四周,他再看看我,他有些含糊地说:“我渴,再喝一口。”

    我把矿泉水塞到他手上,说:“喝吧。多喝点解酒。”

    手像是无力地垂着,季洲的脸上带着迷醉,他望着我,又转头扫了眼站在一边全程黑脸的时炎。

    “这个人好像那家伙。”

    我整个人都尴尬了,对于季洲现在的样子,我真的很方,所以,不知所措地蹲在那里,愣是不知道怎么办。

    就在这时,时炎地声音响起,他打电视给他的助理,“派过来两个人,我这有个醉鬼,你们过来把他带走。”

    我立即看向时炎,“他现在醉得厉害,不如就让他在沙发上休息一晚吧。”

    时炎目光淡淡转过来瞥了我一眼,冷冷的语气,他一口回绝我:“想都不要想,让这男人跟我们同睡,还是三人同室,绝对不行。”

    现在这一刻,我总算明白了,时炎的嫉妒心又犯了。

    有时候感情这玩意,真像一个迷宫似的困局,你爱他,他爱她,这三角循环的关系,不得善终。

    太多的情绪交织在一起,我最终抿着嘴,没应时炎的话茬。

    时炎也不再理我。他彻底把醉意朦胧的季洲扶了起来,将季洲的手臂挂在他肩膀上后,用眼神凌厉地剜了我一眼,说:“我把他送下去,你留灯等我。”

    张了张嘴,我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最终我什么也没说,时炎就带着季洲走了。

    等时炎再回来,我躺在床上已经没了睡意。

    我不知道季洲今天是怎么了,他怎么会闯到我家里来,而且还是在时炎在的晚上,真的是,好尴尬。

    时炎回来是十几分钟之后,他的手下办事效率倒是快。

    而他回来也没理我,只是沉默着躺到了地铺上。

    时间就跟静止了似的,一分一秒也变成了煎熬。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扭动了一*体,看了眼地上,我说:“你睡了吗?”

    “干吗?”他说,语气是有些别扭的。

    “几点了?”

    “两点多。”

    “哦。”我不再说话,感觉我注定失眠。

    时炎忽然俯身过来,他撑着半个身子,在我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吻,他缓缓地说:“你这个小公寓以后不能再住了,住也得我在的时候,就像今天,季洲过来,要是跟你用个强,你有自保之力吗?”

    “季洲不是个爱买醉的人,今天只是个意外。”

    “他要是敢对你霸王硬上弓,我就弄死他。”

    “确实约好了,要不是你在,我们就成事了。”我哼他一声,有些气恼地说。

    “你们不是约好了吧。”他突然不无怀疑地问,我心火更盛了。

    “懒得理你。”我说完,翻了个身,面朝里,也懒得再看他。

    谁知时炎陡的上了床,掀开被子躺了过来。

    他的胸膛紧贴着我身体,感觉越发灼热,时炎的气息慢慢变得有些粗重,他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他说:“甄艾,给我。”

    “嗯?”

    我还没反应过来,时炎松开我,他的吻铺天盖地而来,个人处于懵逼再懵逼的状态,不过亲吻数十秒,我上身松垮垮的睡衣已经失守,连睡裤也不知所踪,身上盖着的遮羞布仅剩几寸,凉意不断朝着我露出来的肌肤上侵扰着,这让我清醒过来,我赶紧按住自己身上唯一的寸布,急急摇头说:“时炎,别这样。”

    循着我这么急躁的一句,时炎停顿几秒后,却越吻越手,我按在原地的手软绵绵的无力垂下去,抗拒越来越浅,气温越发的灼热,滚烫刺激着我的神经。

    时炎忽然抓起我的手按到他的身上,他说:“甄艾,我是你的人,我们会结婚的。给我,全心全意给我。我要。”

    我的沦陷来得那么迅猛,快得让我没法正常思考,被闯入带来的疼痛,让我失守的神志回来一些,时炎以最快的速度适应下来,顺畅地在我的身体里面陈驰激荡。

    我躺在床上,双手抓住被子,那些异样的感觉一波接一波,我的眼睛变得有些迷离,视线模糊一片,整个人像是被拽着在草地上毫无阻滞的奔跑再奔跑,我浑身的细胞像是被打了鸡血那般全部舒开,这让我紧绷着的神经松弛了一些。

    突兀的,刚刚还很猛烈撞击着的时炎停住了,他俯身下来,他将我的脸掰正与他直视,他的语气太过魅惑蛊惑着我的心,他嘶哑着嗓子说:“甄艾,叫我老公,也说我爱。”

    我整个人像是中毒般跟随他的语调,轻轻张嘴说:“叫我老公……”

    手放在我心脏的位置,时炎轻摇了一下头,他说:“老公我爱你。”

    我这才反应过来。

    想想时炎还沉在我的身体里,他这么跟我聊天,我感觉自己所有的血管都要爆炸了,声音也变得不稳,我说:“我-爱-你。”

    似乎很满意我这个回复,时炎的进攻更快,最后他将所有的灼热撒下,这才结束了这么旖旎的一幕。

    像是散架了般,我愣是没让时炎帮我,而是强撑着去洗手间把自己收拾好,又急急套上了衣服。

    在一切平息之后,我总是那么轻易回想到刚才那一幕,我的脸不断地发烫,我甚至不敢对上时炎的眼睛,拉过被子就侧着身背对着时炎躺着,连动一下都不敢。

    很快覆过来,用手环住我,时炎的脸上还有些少水汽,贴在我的脖子上有点凉,他在我耳边慢腾腾地说:“你在想什么?”

    *的余韵还没褪去,它带给我的欢愉和迷惘覆盖所有心绪,我用手抓紧被子,有些含糊地应了一句:“没想什么。”

    与我贴得更近,时炎的声音散淡蔓延开来:“甄艾,我之前在心里想得好好的,我会尊重你,性|爱这种事,只要你还没有准备好,我就不会勉强你,可是,刚刚,我太冲动,没经过你同意……”

    我转过身去,伸手捂住了时炎的嘴,我一副轻松的语气:“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啦。”

    大概是被我那么轻松的语气带动,时炎皱着的眉头舒开,说:“你不生我气?”

    摇了摇头,我轻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我生气干嘛?反正做之前,你不是说我们会结婚,如果你后面做不到,我们大不了就是一拍两散,谁也没有认识谁.”

    时炎随即眉开眼笑:“你跟别的女人很不同,你不骄矜,也不得理不饶人。你这个性格就是上天给我时炎高级定制的。”

    挑了挑眉,我一副本姑娘根本不信你花言巧语的架势,说:“你这张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解释权永远都在你手里。”

    忽然用不怀好意的眼神朝我的身上溜了一个圈,时炎满脸坏笑:“我们开始*吧,以后我想每晚都能做点爱做的事。”

    靠靠靠,*!

    白了他一眼,我敛了敛眉,有些鄙夷地说:“时炎先生,你身体不行,外强中干,还是量力而行好。”

    简直把坏笑刻在脸上了那般,时炎的手在我的腰间游弋着,他的声音压得很低,挑.逗横生:“我身体行不行,你刚才不试过了?怎么的,刚才你叫得挺欢,这么快就忘了?不然我用实际行动让你想起来?”

    切,他以为我没常识么?他哪里能恢复得那么快?想唬我,没门!

    莞尔浅笑,我冲着时炎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时炎先生,那你可要注意身体啊。”

    明显一怔,时炎的嘴角抽了一下,他盯着我,说:“调皮了是吧?以为我不敢再来一次?”

    摊了摊手,我继续漫不经心的语气:“可以啊,你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你随意。”

    嘴角抽得更厉害,时炎的嘴巴撇了一下:“要不是我最近身体出了占状况。我保证让你哭着求我放过你,保证让你几天下不了床。”

    嘴角微微往上扬,我噗嗤笑了:“行了,看你那德性。你们男人真是够够的。在这事上那么较真。”

    脸色微微一沉,时炎嘴里面念叨了一句:“你们男人?”

    我笑:“难道不是嘛?”

    搂住我的腰,时炎的身体贴过来,对我上下其手,声音更沉:“听你的意思,你阅人无数,知道得很多,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