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76章 婚期有变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76章

    完全被我气得脸都白了,瘦高个女人再狠狠瞪了我一眼,冷哼一声。然后她很夸张地把自己那个带着流苏的包包甩来甩去发泄着情绪,走了。

    我茫然几秒,最终麻利关门。再把时炎整个人往家里腾。

    我们明明早在两天前约好去拿证,我明明那么期待。可最终。我和他居然接二连三的喝醉,我醉,是因为被他放鸽子。他呢,他为什么?

    把他整个身体放到沙发上后,我其实有些委屈。也有点火气。但终究抵挡不住那些源源不断的心疼。

    疾步朝他的卧室奔去,我随手抱了一床棉被出来给他盖上,又跑去浴室弄来半桶热水和毛巾。细致地给他擦拭。再给他细细掖好了被子。

    喝多了的时炎。他在沉睡中鼻鼾声忽高忽低,而蜷缩着身体坐在沙发末端的我。在沉沉的黑暗中不知道睁着眼睛多久,才进入浅眠状态。

    却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我梦到时炎和房冰灿双双走进了教堂。我急急上前想拉开他们,可眼前一花,我看到时炎将我推出了好远。我重重地摔倒在地,而一身婚纱的房冰灿眼睛里全是得意。

    她说:“时炎,我是你们家指定的儿媳妇人选,我们彼此青梅竹马,我洁身自好等了你这许多个年头,你是否真的要为这么一个贱人,就跟我分道扬镳?”

    循着房冰灿这话,时炎朝我这边走过来,我望着他一言不发,最终他的脸上露出了让我陌生的厌恶,他说:“滚,给我滚得远远的,永远别再让我看到你!”

    我感觉我身处时光的隧道,不断的下沉,不断的*,最终,陷入到无边的黑暗。

    整个人从噩梦中我全身都被汗水湿透。

    尖叫一声,我猛地弹坐起来,茫然地睁开眼睛,眼前只有微弱的灯光。

    刚才那个梦境无比清晰地再一次在脑海里面重现,我忽然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哪一天如果房冰灿真的对我宣战,她想赶我离开,取而代之,那我,时炎又会怎么选择。

    这个可怕的念头带给我的副作用就是,我再也无法入眠。

    我再也没法忽视房冰灿的存在。

    时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他的脑袋里面还有宿醉的影子,他掀开被子从沙发上坐起来的时候,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我站在厨房的橱窗边上,握着勺子机械地翻转着锅里的白粥。

    大概是注意到有人在看我,才慢腾腾地把脸转过来,看到他的那一刹那,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他的表情,他已经将所有的被子全数掀开,急急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的手臂很快轻车熟路地环住我的腰,将我整个人纳入身体里,他可能酒劲没有彻底散去,他太用力,我被撞了一下,我被自己的骨头硌得有些生痛。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个下意识,肆意地用力,飞快地从他的怀里面挣脱出来,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把头埋下去,总之在埋下头之后,我小声一句:“你弄痛我了。”

    时炎的手,突兀覆在我的额头上,他的嗓子有些嘶哑:“我还以为你走了。”

    我急急后退一步,躲开时炎的手,我一个转身过来面对着还在翻滚着的白粥,没有应他的话茬,我说:“你去洗漱一下,粥快好了。”

    说完,我上前几步,熄了火。

    背对着时炎,我很快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我以为他是真的听话去刷牙洗脸了,可是他已经从身后抱住了我的腰。

    把下巴搁在我的肩膀上,时炎在我的脖子上习惯性地蹭几下,他说:“甄艾,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那些原本被我压制下去的委屈,不知道为什么,循着时炎这句话再一次冒头,我勉强撑住,声音不自觉的有些干涩,说:“是有点。”

    时炎将他的身体靠过来与我再贴近一些,他的声音依然嘶哑:“对不起,我错了。”

    我其实很讨厌听到“对不起”这个词。据说男人是不会对自己深爱的女人说对不起三个字。

    鼻子一酸,我断断续续抽了一口气,缓缓说:“约好了去拿结婚证,你没空去就没空去吧,我能理解,毕竟周一工作事多,你要陪客户什么的应酬,都可以。但你醉醺醺的半夜被别的女人送回来。我接受无能,现在还没结婚,你就这幅状态,要是以后结婚了,三年,五年,七年,是不是就该离了。”

    抱着我的手顿了一下,时炎用疑惑的语气问:“别的女人?昨晚是谁送我回来的?”

    我拼命抽鼻子:“又瘦又高,还挺拽的女人。”

    时炎突兀的将我的身体掰正过去跟他面对面,他的手两两扶着我的肩膀摇晃了我一下,他的表情有些急,语速也加快一些说:“甄艾,你可别误会。我昨天急着出去,是来了一个合作的大客户,从我父亲开始就跟这家公司有过合作,所以,就喝得多了点,至于,你说的女人,我真的不知道。”

    停了下,他又说:“老婆,我们就快结婚了,你还是我自己选的人,我肯定不会在外面胡来。”

    敛了敛眉,我用手捋了捋散乱的头发,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最终我轻轻一句:“其实,昨天我也醉了,而且是比你还先醉的。我因为被你放鸽子,其实有些失落,所以我才……我想你懂的吧。”

    从我的肩膀上把手抽回来,时炎又盯着我看了十几秒,他说:“来日方常,以后我们还有多是时间去领证!”

    我张了张嘴,却愣是说不出一个字来,于是我抿着嘴,就此沉寂下去。

    气氛在沉默中僵持了将近几分钟之后。

    他说,“我饿了,你的粥一定煮好了。”

    他大手伸过来,捏弄了下我的脸,“一起吃吧。”

    他脚步绕过我走向餐厅,而我,一向敏感的心,再次亮起了红灯。

    我立时转过身去,看着他拿了两只碗,然后把粥盛在碗里,我再一次敏感的发现, 时炎变了,自从昨天房冰灿过来以后,他对我的态度全变了。

    所以,他放我鸽子,他喝醉被女人送回来……

    看着他立体的侧面轮廓,我的心凉下来。

    我原本没有做过要嫁入豪门的念头,就连做梦也没有过这种想法。

    可现在的我却颠覆了之前的所有想法,一心只想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现在他的态度,反而让我冷静下来。

    我想,我需要时间来冷却一下现在的自己。

    转过身,我将身上的围裙卸了下来,折了两折走向门口的玄关,在玄关处我穿上鞋子,再拿起了我的包,放好围裙。

    在手落在门把上的刹那,我面朝着大门说了声:“时炎,我约了人,就先走了。”

    随后,拉开大门,我迈步走了出去。

    晚秋的凉风吹拂过耳边碎发,我觉得连我膨胀的头脑真的得到了一点冷却。

    “甄艾,你给我站住。”在一声低吼之后,我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来不及回头,时炎已经带着一身的戾气来到了我身后,用他强有力的手臂将我抱住。

    我倔强地站着没动,更没有与他对视的意思,我的视线始终停留在不远外门外的那颗樱花树上。

    “你为什么要走?”时炎头歪过来看向我,他身上独有的男性气息不断的往我的鼻子里面钻,于是我开始屏息静气,想以此来保持头脑清醒。

    我用大拇指摸了摸手上的婚戒,没再犹豫地说:“时炎,我们俩的婚事,还是推迟吧。”

    跟随着我的方向挪了挪身体,时炎他来到我面前,直视着我,突兀的伸手拍了拍我的头,他说:“你是不是还是生昨天的气?还是我说来日方常的话,你不高兴了?”

    聪明如他,机敏如他,在他看前我几乎是每一天都在往下陷。

    如果一再的陷下去,我注视会败到无路可退。

    心里头禁不住有些泛酸,声音有些不稳:“本来咱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果你最终改变主意,反悔了,我OK的,只当是跟你玩了一次,求婚游戏。”说完,我推开他,绕过他离开。

    过去,我曾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我会坚强,那么,现在的我,更不会因为分手而扒下,最多我哭一哭,骂一骂,闹一闹,伤心一段时间,一定会恢复……

    突兀的,时炎一把将我拽入怀里紧紧抱住,他的手像是钢铁般禁锢住我,他将我的脸按在他的胸膛处,他的声音缓缓传来落入我的耳中:“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在我面前,你总是一幅理智冷淡的样子。难道我一点也不能进入你的心?”

    “时炎,不要这样。”

    “我就要。”他紧凝着眉头,手准确无误地从衣服的间隙游弋到我的小腹处,不断抚弄着,我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身体不自觉地一僵,我开始挣扎起来。

    却像是没能察觉到我在躲似的,时炎贴得更过来,一把咬住我的耳朵,由浅入深地捣弄着,声音沉沉,魅惑人心:“老婆,我想要。”

    对于时炎的撩拨,我的身体确实是很容易给出最真诚的答案,热意不断地在身体内涌动着冲撞着,可是我的理智,却让我伸手推开了时炎的进攻。

    挪开身体,离他远了一些,逃开他的掠夺,我淡淡望他,一字一顿:“我不想,我也不是你老婆……”

    我想着尽快逃离这里,我想着,终究只是我想。

    我的话还没说完整,时炎突兀松开我半分,他用手捧着我的脸,将我的脸朝上仰了仰,他的唇很快凑过来,如同胶水般粘住。

    对于他这个突如其来霸道得让我窒息的亲吻,我起初还奋力挣扎,但在他长久蛮力的控制下,我的体力渐渐的被消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