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82章 我可以立刻迎娶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82章

    要不要给季洲电话,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先不打电话。

    还是我明天去总公司一趟。当面谈,能比电话里表达得更清楚。

    其实,并不止是相爱又分手后。不能做朋友;做不成恋人的两个人,也一样做不成朋友。

    当我见到季洲的时候就是。尽管曾经做朋友时那么高兴随便。可现在总是感觉到别扭。

    甚至是有顾虑。

    算了,我还是睡觉比较靠谱。

    临睡前,收到了时炎的信息。很简单的五个字:甄艾。我爱你。

    我甜蜜笑笑,一遍一遍念叨他这个信息,直到入眠。

    睡得蛮好。第二天精神充沛到不行。起床之前,我便在床上开机,习惯性地将自己之前接到的单子再浏览一遍。

    但很快。我之前的保险链接。被人下了单子。

    且是一张保额上百万的大单子。

    居然有这么好的事送上门来?可是。我已经决定辞职了。

    看着那张大单,我静下心来。细细研究后,决定还是先将这张单子做出来。

    我精神饱满地从床上爬起来。洗漱,给自己做了份早餐,再刷牙画淡妆。换件白色的羊绒套裙,外套大衣将我纤瘦的身体包裹起来,直奔季洲的办公室。

    总公司第一三五有早会。

    我便在他的办会室外等着,其间,周姐还过来跟我聊了一会儿,直到早会结束。

    忽然间,一些同事开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

    我和周姐也看到异动,便凑过去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结果,有人说有女人把季总堵在小会议室里正表白呢。

    大家好奇,我也好奇,挺想知道向季洲表白的姑娘是何方神圣。

    就在我安静地坐在等待区的沙发里,逐句逐句推敲一会见到季洲,我该怎么说我还想继续工作的事。

    一阵不紧不慢的脚步声,打破我的安静。

    我抬去头望了望,赫然看到季洲就站在他办公室的门口,深深地望着我。

    匆忙站起身,冲着季洲微微一笑,这算是打了招呼。

    季洲抬手轻轻地扫过额头,微迟疑后,他向着我这边走过来。

    而我也迎着他的脚步走近,结果随着我们距离缩短,我看到了季洲的额角,有伤口,青紫色伴着一道长伤口。心里头一阵发紧,脑子里第一个想到的人是时炎。

    “你……?”

    “进来谈吧。”季洲冲我浅浅一笑,有点不好意思?

    估计是不想他的助理们听到,所以,他提议我们进去谈话。

    我与他并肩往他的办公室走,没想到,身后又传来高跟鞋踏地的急促声。

    来不及回头,就听到了女人的质问声。

    “季洲,我哪里不好?你要拒绝我?”

    我停下来,即使没转过身去,也听得明白。

    而季洲第一时间回头,他没看身后的姑娘,反而是看着我。

    好一会儿,直到那姑娘追上来,姑娘哭着说,我不远万里回来找你,可就等来你对我的拒绝吗?当初我们在一起,不是很好很和谐的吗?

    你为什么一回国,什么都变了?

    姑娘的话意思是,她跟季洲在国外恋爱过?

    我听着好乱,看向季洲,“既然你忙,我就改天再过来。”

    谁知我刚迈步离开,他的手精准地拉住我。

    眉心打结地样子,很惆怅,“甄艾,你别走。”

    季洲这句话不要紧,那姑娘的注视力全部落在了我身上。

    她上下打量我,渐渐把我当成了情敌看。

    我立刻从包里拿出保单,在二人面前晃了晃,“我开发了张新保单,所以工作的事,我想跟你谈谈。”

    季洲的目光移到了保险单上,“进来谈。”

    话音落地,他也松开了拉着我的手。

    只是把一旁的姑娘看得愣了愣。

    还想冲进去跟季洲谈,结果被他猛一个转身给吓住了,季洲横眉冷对人家姑娘,样子十分凶:“甘柔,现在是工作时间,如果你不想我讨厌你,最好立刻离开。”

    甘柔哪里肯轻松易的离开,她上前来拉住他的手,语气完全柔软下云,可怜巴巴地说:“季洲,我才回国,也没有朋友,更不喜欢住酒店,那我能不能先去你家里?”

    季洲回头扫了姑娘一眼,紧抿着唇不给一点机会,睨着她摇摇头,“不可以。”

    紧接着再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快步走进了办公室。

    而我,就跟个旁观者一样,小跑着跟进了办公室 。

    关上门,把所有的吵杂声全部隔在了门外。

    季洲双手插在裤兜里,就那么标杆溜直地站在到了窗子前,将他看似单薄的背影留给我。

    我站在门口,搓了搓手,我现在即不是他朋友,也不是他朋友,所以,关于这姑娘的事,我都没权利打听。

    想到这,我拿着单子走到了办公室前,在椅子里坐下来,将单子放到他的桌案上。

    “季洲,这是我昨晚上接到的一单。”

    季洲这才回过头来,他看了看,然后迈步走过来,在一桌一隔的位置坐下来,扫一眼单子,再用眼光罩着我的脸,他意味不明,让我有些看不懂。

    “菊花,别辞职了,就在我的手下一直做下去吧,鉴于你的业绩,我给你升职做办公室主任,以后的工资也是之前的三倍。”

    季洲说着,拉开抽屉拿出只金色的小烟盒,手指头夹出一根烟来,送到嘴巴里,然后去翻找火机,好不容易找到了,又抬眼看我,没点燃。

    我就看着他一系列的动作,只是觉得这样的季洲太陌生,完全无法与我高中时的季洲班长重合,那时的他周身都透着阳光的味,他智慧、高大、理智、还勇敢,他在高中的时候,就敢为了我跟禹杠动手,他还为我报警救我走出被逼嫁的困境。

    “你的伤怎么弄的?”其实,我想直接问是不是时炎。

    季洲抬了手摸了下受伤的额角,“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没大碍。”之后他又笑了笑,难得的开起玩笑来,“菊花,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受用。”

    “你得了吧,你这么大的人,又没有白内障青光眼,怎么可能走路也撞头,你就老实跟我说吧,这伤是不是……跟时炎有关系?”

    他挑了挑眉,寻思半秒,嘴角再次咧开了,双手合叠在一起,身体前倾着凑到我面前,“菊花,我要是这伤是败他所赐,你会怎么样?”

    “我会替他向你道歉。”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随后,我看到了季洲的脸色暗了暗,长叹一声,他伸出手来,大约是想握住我的手。

    我看出他的意图,立刻将双手缩回去。

    于是气氛就那么尴尬了。

    还是他先打破沉默,不无惆怅地说:“菊花,咱们就真的不能回到过去了吗?”

    “季洲,我和时炎……之间,不仅仅是相互喜欢,他对我来说还有更深的感情。”

    “那我呢?我们认识这么久了,你难道不该把更深的感情投入到我身上?”季洲的情绪因这句质问而变得急促。

    我则一脸的无能为力。

    季洲眼里泛起无奈。

    “罢了,你觉得幸福就好。”他说完,随手拿起了那张保单翻开快速的浏览。

    看过之后,他拉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信封来,推到我面前,说:“甄艾,这是你上次的辞职信,我一直没有打开过,现在还给你,我就当从来没有收到过。”

    “季洲…”简短的几句话,让我心生感激。要知道像我这样的穷女孩,有多在乎这份工作,以及在工作上被上司和同事的肯定,也只有通过工作,我才能有引以为傲的成就感。

    “感激的话就不必说了,我之所以保留了这份辞职信,其实只是不想你离开公司,离开我。”

    “季洲!”

    我紧咬唇,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我早就说过,时家不是简单的,每一个人都不是简单的。比起做一个全职主妇,工作则更适合你。”

    季洲真的是设身处地的为了我着想,除了他不再叫我菊花,而是甄艾,我信他,因为眼神 无法难骗人的。

    “季洲,谢谢你,你这样说真的,我感觉我很……对不起。”

    “傻丫头,是我自己不够好,没能让你像爱那家伙一样爱上我,也怪不得别人。”

    “你的伤真的不是因为时炎吗?”我又惶恐地问。

    季洲微笑着摇头,“别再耽误大好时间了,一会你就上任吧,我把交接工作安排一下,以后你就留在公司做我的左右手,帮我一起管理好这家公司。”

    “季洲,谢谢你。”

    “见外的话就不用再多说了,我喜欢你,为你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天知道他越是这么说,我的心里却是过意不去。

    “对了,”他又拿出一张请柬,递给我,“咱们公司今晚在达蔚酒店有一个客户答谢酒会,酒会上除了咱们的员工,优秀的营销员外,都是历年的大客户,你也来参加吧,相信一定能扩展你的人脉,给今后的业绩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我拿起那张邀请函,“好的,我会去。”

    季洲张了张嘴,一幅欲言又止的样子,我等了一会后,他轻笑一声,又不再说什么了。

    气氛又凝固了似的,双方都保持沉默。

    好一会,我率先打破这沉默,“季洲,外面的姑娘看上去是真心喜欢你。你不如给她个机会,也给自已个机会,说不定你们俩是……”

    “菊花,我心里喜欢的人是你,N年前就容不下别人了!”季洲说着,他站起身来,来到我身边的位置,放低了姿态在我腿边蹲下来,他仰头看着我,几乎把他的位置放得低到了极限。

    “菊花,说句自私不怕你恼的话,我希望你们分手,就算你们现在分了,我也可以立刻迎娶你。”

    不知是否是他的言语太深情,我望着他居然落了泪。

    咔嚓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拧开了,一抹挺拔的身影带着慑人的压迫感踱了过来,他站到了身后,双手落在我的肩膀上,他对季洲说:“敢娶我老婆的人,上帝还没创造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