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83章 你们还不是夫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083章

    时炎的到来让我和季洲都感到意外,但却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而且我的第一感觉是。他是来看着她我的。

    可是下一秒,在他身后,走出的倩影。立刻狠狠地打消了我的念头。

    化着精致妆容的房冰灿,一袭玫红色大衣。就如同一枝娇艳的玫瑰花。横空出世,令人眼前一亮。

    当我们四个人,八双眼睛俩俩相对的时候。大家彼此的震惊都写在了脸上。

    最先恢复神态的人是时炎。

    他惊讶了一瞬后,目光直视向季洲,有点质问的意思打眼中一闪而过。却没能避开我的视线。

    “媳妇!你怎么在这?”时炎相当跳跃地来到我面前。直接就搂住我的腰,并将我往他的怀里滞。

    我的目光从时炎身上投向房冰灿,淡笑了声:“好巧。你们也来了。”

    房冰灿立刻看了眼时炎。唇角微扬。用特别温柔的语气:“时炎,我们来得好像不是时候。他们俩正在谈工作呢。”

    季洲按下电话,向秘书要几杯咖送过来。过后,他站起身从我和时炎身边穿过去,来到了沙发前。做了请的姿势,“今天是什么风把你们二位给吹来了,来,坐下再谈。”

    我看了眼时炎,他对着我扬扬眉,再看看房冰灿,“既然你们有事要谈,那我就不打扰了。”

    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拉开时炎的手,我笑着起身,只看向季洲,我说:“季总,我先出去了。”

    季洲冲我点下头,紧接着又说:“你这样先到人事科报个道,办下入职手续。”

    “好。”

    我说完,没再看一眼时炎与房冰灿,径直往外走。

    时炎不干了,他三步两步跟在我身后出了门。

    在门口将我拉住了,一脸无辜的样子看我,语带疑惑,“媳妇,你这是什么情况?”他皱紧了眉毛,“我们之前不是商量好,要辞职的吗?而且我妈也希望你能做个全职的主妇,毕竟像赚钱这种事,交全我来就好了,你为什么又出来工作?让我养着你不更很好吗?”

    我还他一记微笑,说:“我们商量过吗?就算商量过,我好像没有答应过,而且,我一没名,二没份,说不定哪天就和平分手了,你是高高在上的时总,而我只不过是小小的市民,不工作就会失去所有,何况 ,我从来没想过,要做全职的主妇,更没想过要你赚钱来养。”

    “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推开他手的纠缠,拿着我的保单向着一侧电梯走。

    时炎上来倔劲,也是不依不饶,他一路追上来,也不管外间有多少员工瞅着,一把环住我细腰,低下目光来查看我的神色:

    “老婆,你是不是生气了。”

    “我为什么生气?况且也没什么可生气的,时总您去忙您的吧。”

    我这样说,时炎更是不肯放开,掐着我的腰向他怀里揽,“老婆,你这样子,我确定你是生气了,你生什么气呢,难道是看到我和房冰灿在一起,所以在才生气了?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他不说我小气或许还好些,他这么说,我胸口更闷,有点小夫妻吵架,患得患失的,我说:“时炎,你想多了。”我说完,又掰他的手。

    可时炎就跟铁了心似的,就是不肯开手,他说,“你要是没生气就给我笑一个。”

    “呵呵,我不是马戏团的小丑,靠卖笑为生。”

    话一说完,我一低头,咬在他的肩膀上。

    “丫!”时炎疼得咧嘴,最后还是松开了,而在他松开的瞬间,我已经转身离开。

    转过身去的瞬间,我心情糟糕透顶了。

    “老婆,我一会走的时候顺道带你一起回家。”

    “不必了,我还要工作呢。”我说,头也没回。

    匆匆到人事科办理入职手续,后就拿到办公室的钥匙。

    季洲给我的办公室安排在他的隔壁。但这并不是对我个人的特殊照顾,上一任办公室主任也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公,后因为出国这个位职也就空下来。

    大约过了半个不时,季洲过来敲我的门。

    他手里端着两杯咖啡,咖啡杯里喷着热气,放到我身边的小桌上。

    季洲歪着头查看我的情绪,看过之后,他笑了句:“时炎带房冰灿过来,只是帮忙引荐我们认识的。

    我回头看他一眼,从他手里接过咖啡杯,送到嘴边小小的喝了一口,“这分明就是借口,一个女人想要靠近喜欢的男人时候的手段。”

    季洲眉毛微挑,“或许吧,但我想,你老公他现在一定心神不宁,生气你在我手下会闹出什么绯闻来呢。”

    我笑笑,“是房冰灿想投保?”

    “宾果!答对了,这样吧,为了庆祝你回来工作,我们好好的庆祝一下。”

    “不用了,我其实一直都算不上离职,所以,继续工作下去,也没什么好庆祝的。”

    “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把房冰灿当成你的劲敌了?”

    我低着的头,没抬起来,“我想不是我拿她当情敌,而是她当我是情敌。”

    “犯不着因为潜在的敌人而伤脑筋,想想目前保险行业的竞争有多激烈,我要是遇到一个就伤脑筋,现在人都不知道在哪里了。”季洲打趣自己安慰我,还伸手在我的头顶揉了下。

    他的话倒把我逗笑了,抬起头看看他,其实,要是没有遇到时炎,我恐怕是会跟季洲发展的,因为我这人,不是专情的白莲花,我也喜欢各种款式的帅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其实,要不是之前因为时炎有了心情阴影,以至于把所有追求我的人都挡在了门外,试想如果我那时来者不拒?的话,那是不是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了情感小白痴,容易被打动,居然爱上了当初那个伤害我的家伙……

    我正想着,时炎推门出来,看到季洲的手停在我头发上,而我扬脸遐想着,表面看上去,像在对着季洲甜笑,结果自然就被误会了。

    时炎的脸色骤然变黯,那张竹叶子似的薄嘴唇也抿起来,这个小动作是他生气前情绪过度,我早就洞悉了这个细节变化。

    “你们在干什么?”

    他就跟丈夫质问*的妻子似的,用结了冰的冰渣子嗓声质问。

    偏生,季洲那只手没急着移开,他就跟示威似的连瞥都没瞥他,只笑着对我,低柔着清澈的嗓音,用只有我们俩人能听到的声音说:“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么美。”

    之后,季洲转身走开,没理时炎这一茬。

    我将头发别在耳后,转身往人事科报道。

    也不想理他这邪茬。

    结果他就被我们俩个人晒在了原地。

    一秒的反应时间,时炎极快地转身,冲着季洲吼:“我不喜欢别人摸我老婆头,季洲你给我记住喽。”

    季洲去而复返,他折回脚步来到时炎面前,“谁是你老婆?你几时结的婚呢?”

    时炎的脸色顿时铁青,他上前两步,来到季洲面前,两个人身高不分伯仲,只是气势却是天差地别,时炎激进,季洲却是以退为攻。

    “季洲,你这是下定决心要将我老婆安排在这工作了?”时炎潦草地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把一旁的员工全都忽视了。

    “反正你们一日没结婚,我就有一日的机会,你说是不是?”季洲还不怕事大地上前一步,我站在电梯前,摇摇头,在门开的瞬间,闪身走了进去。

    至于后面他俩还说了什么,不听也罢。

    等我用了二十分钟左右,办好了入职交接,再去了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时炎正倒背着手在走廊里徘徊。

    我脚步微顿,他这样的大总裁,是有多么闲,在女洗手间前晃荡。

    见我出来,他快步上前,“我不喜欢你跟季洲在一起。”

    我用冷淡地眼神秒他一眼,边走边说:“我不喜欢你跟房冰灿在一起。”

    时炎听了,抬高了嗓门,也暴露了他此时的情绪,跟上我的脚步,说:“甄艾,你是我的女人,我要娶回家的太太,我不喜欢 你跟你的旧恋人纠缠不清!”

    旧*!!!

    我的脚步停下来,“旧*的话是房冰灿告诉你的?”

    时炎被我问得一个怔怔。

    我心头冷笑,“你若是觉得我是一个朝秦暮楚的随便女人,娶回家也不放心的类型,那就请你止步于此,是最好。”

    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火,我现在就想爆发,不是有人说任性不是女人的特权吗,我今天就要透支一下这个特权。

    时炎眨眼看着我,他反应了两秒,之后没有迎来愤怒,反倒是笑了,起身到我面前,没管将我轻轻的拥住,“小家伙,原来还是气这个,好吧,我告诉你,房冰灿今天给我电话,说她想给她自己和家人上几份保险,我才带她过来的,只是出于对朋友的一点小帮助,原本我想把她直接介绍给你的,可她不如就给你个惊喜,让我先帮你上份单子,所以,我想着给你惊喜,才陪她过来,像我这样心里处处想着你的未来五好老公,一般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你却不珍惜。”

    这家伙还越说越委屈了!奶奶的。

    “看来我是错怪了你?”

    时炎将我搂得更紧,那张厚脸皮也凑过来,贴在我的耳朵边,若有若无地呵气,“不仅不该怪我,还该鼓励呢,”他柔得不行,脸皮上的温柔也是烫人,作势就要亲上来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