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88章 床照风波(1)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撑不过半分钟,就彻底沦陷在这蚀骨的冲撞中……

    翻天覆地的折腾过后,我不得不顶着寒冷再一次去洗澡。好在我才出了浴室的门,时炎已经将厚厚的毯子给我披上。

    我又瑟瑟发抖一阵,等水汽散去后躲进了被子里。我瞬间觉得我的命是被子给的。

    不久之后,时炎从浴室里面出来。他很快擦干身上多余的水分。他自自然然地当着我的面,开始一件件地往身上套衣服。

    时炎穿衣服的过程持续了多久,我的手就拧巴在一起多久。但我没说话,我等他先说。

    他这边滚完床,那头却啥也没交代一声就要走。就算我跟他再浓情蜜意都好。我心里面也会有多多少少的不爽和失落。

    大概两分钟后。时炎拉了拉衣袖,他俯身下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把,又摸了摸我的脸。说:“乖乖的睡觉。”

    我很快把他的手摘下来。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带着些少小脾气说:“别摸我的脸,我不想乖。下次我去你家。*澎湃把你折腾一小时两小时的,我乐呵呵拍拍你的脸。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你乖一个给我看看,再来让我乖。”

    时炎很大幅度地晃了一*体。他直接咧开个大嘴哈哈笑,好不容易止住笑之后,他伸手掐了一下我的脸颊,说:“你怎么那么可爱!啊啊啊啊,老子爱死你了,你怎么能那么招人爱!”

    我张了张嘴,还想较劲地跟时炎掐,说我可爱你大爷的可爱,却不想时炎已经坐在床上,他一把将我揽过去抱住,慢腾腾地说:“我有点事,必须出去处理一下。等我把手头上的事都处理好了,就把你娶回家,这样不就能天天抱着,晚晚一起睡,随意啪啪啪了,是不是?”

    哄个人,也能哄得那么老不正经,我彻底醉了,也彻底完败。

    脸一烫,我刚才的失落困顿烟消云散,声音也不自觉地变得特温和,说:“那你小心点。”

    时炎很快应:“遵命,老婆大人。”

    我噗嗤笑了,时炎这才松开我,说:“笑了就好。”

    时炎走了后,我拿起手机看了看,发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试着回拨了,对方说是家酒吧,还说把我电话号码存为一号的人,醉得不省人事。

    我让酒保给我发张照片来,结果,收到后一看,是季洲。

    他躺在沙发里,醉得不省人事。

    随手在柜子里翻出套衣服,快速的套上身,跑下楼打了辆车,直奔季洲所在的酒吧。

    就在车到了酒吧的时候,我手机收到了时炎发来的短信,他说:真爱小姐我爱你,你先生时炎先生上。

    好饶口的短信息。

    我甜蜜笑着,在心里念了许多遍,走进了季洲的包间。

    “季洲,季洲?”我试图将他推醒,但事实是我幼稚了,他醉意深沉,我怎么叫都不醒。

    但却在我想将他架起来以后,被季洲顺势躺倒在我的大腿上了,嘴里嘟囔着,“菊花,菊花,我爱你。”他一遍遍地说着,手也用力地将我抱住了。

    我听得清楚,一阵尴尬。

    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服务生,“麻烦你,你帮叫辆车,我送他回家。”

    “好的小姐。”服务生出去后,我环视了四周,茶几上摆满了,果盘坚果以及一台面的空酒瓶子。

    这一幕,以及枕在我大腿上的季洲,还有他口口声声念头我的名字,都让我不安,也心疼,更多是责怪自已,感觉自己是个罪人的念头很强烈。

    季洲班长,不该有烂醉的时候。

    “我爱你,爱你那么久,为什么,你要把真心给了他。为什么,你爱的人不是我。”

    听着他口中不断的呓语,我抬起的手落在他的额头上,轻轻的触碰,更多的是说不清的纠结,越来越多,轻轻地,我开口:“季洲,这个世界上好姑娘不要太多了,只要你放下那个很不好的菊花,你会发生,其实菊花真的很不好。”

    咔嚓一声,房门被人推开了,我立刻抹了下眼角的泪,别过脸时,我说:“麻烦你,帮我把他扶到车子里,我会付小费的。”

    面前的人影久久没有动,我一个人力气有限,没能抚起来才转头望过去。

    结果,时炎高大的身影不期地落入了我的视线里。

    “时,时炎!”

    时炎居高临下的望着我,以及枕着我大腿入眠的季洲,他眼神很陌生,一面森冽如冰,寒气慑人,一面又似藏烈焰,熊熊灼人。

    “你怎么会在这?”

    几秒的对视后,开口时,他脸色阴沉至极,声音愈加的冰冷。

    “是酒保打我电话,我才过来的。”我说着,这是事实。

    他敝开的西装里,衬衫处胸口有起伏。

    “你还真是关心他。”

    “是的,我没法知道他在烂醉回不了家,还安稳的躺床睡觉。”我又说了句大实话。

    时炎的脸色更加深沉了。

    他迈动长腿,步伐缓慢后变急躁,一下子将季洲从我身上提拉起来,他动作粗鲁得完全就是抓起来的。

    我还想扶住他,但被时炎犀利的眼神给吓退。

    “我送她,你回家去睡觉。”时炎声线越发森冷,不容质疑,不可违抗。

    他说完,便抓着季洲往外走,而季洲连迈步都不会了,只是在地上拖着被他拽着走,结果在出门口时,季洲的头重重的撞到了门框上,发出沉闷地响声。

    终于看不过去他‘虐待’季洲,我立刻上前,不顾时炎向我投来的杀人的目光,抓起季洲的一只手,将他架到了肩膀上,倔劲上来,我没再看时炎。往外走。

    时炎脚步停了一会,在我不断往前走的时候,他说了句酸话,“你还真是心疼他。”

    “他是我朋友,还是我老板。”我话语铿锵。

    其实,我犯起倔强来,就会义无反顾,十头牛也拉不回。何况是现在冷眼瞪我的男人。

    “看来我真低估了你们俩的感情。”时炎俊容铁青,唇角一勾,划出一道冷冽的弧度。

    我回头时,他已经架着季洲迈步往前走了,时炎走起来,那长腿快得,我必须得一路小跑着才能跟上,第一次发觉,原来之前我们散步时,所谓的和谐,都是他在配合我的小短腿?

    时炎开车,我坐在后面扶着靠在我肩膀上的季洲。

    季洲醉得人事不醒,但异性相吸这句话在此时被诠释了,他不时的将脸蹭在我的脖子上。

    而我不停地推开他,但他又黏上来。

    终于,在第三次季洲将嘴唇也贴上来的时候,时炎咯吱一声,来了个大急刹,把车子停下来。

    他气恼地拉开了车门,直接坐进来,一把就将季洲拉到另一侧,害得他的头又撞到了车窗上,发出砰地声响。

    借着车灯的微光,我看到季洲0的额头上已经有淤青了。

    再看时炎,他从容铁青,额上青筋也跟着暴起来,这是他即将发火的兆头?

    “你去开车。”时炎探身过来,直接将我这边的车门给推开了。

    我看看他们俩,“也好。”

    迈步下车,坐进了驾驶室,发动车子,继续往季洲家的方向开,只是一直被人从身后紧盯着,这滋味领我不舒服。

    不时,在等红灯里,我透过后视镜看一眼后排的季洲,总会对上时炎双目中闪动着的阴霾,实在令人惶恐。

    “绿灯了。”他冷冷地提醒,我才深吸了口气,踩下油门。

    随着车子在拐了几个弯之后,驶入到季洲所在的小区后,时炎终于又眯起了眸子,“你对来季洲家的路况,挺熟悉的嘛。”

    说来也奇怪,我其实根本不熟什么路况,我连开车的时候都不多,但今天,却开得异常的顺利,被时炎误会也说得过去。

    原本张嘴的一刹我想解释,但开口说出来的却是另外一番话,“我常来,所以熟悉,怎么,不可以吗?”

    “常来?”时炎长眉斜挑,目光暗沉,陡生锋芒。

    车子被我一个加速,又急刹停在了季洲的家门口。

    “到了,”我刚说完,时炎已经推开车门,将季洲扛着就大步流星地走向大门口。

    他三两下按在门上密码锁,等我从车上下车时,刚好听到叮——咔嚓两声,门开了,他也没理我,就穿着鞋子一路进了客厅,然后像扔垃圾到垃圾箱一样,将他甩到了沙发里。

    不管不顾,直接就转过身去,快步向着我冲过来,伸出的大手想抓我的手,然后将我拖走的架势,还好我早有准备,向后闪了两步,躲了过去,我转过沙发来到季洲身边,我看了看被丢得窝在沙发里的季洲,以及他痛苦纠结的脸,没看时炎,我放下包,对时炎说:“你去忙你的吧。”

    我动手将季洲的双腿放到了沙发上,然后想帮他脱掉鞋子,想着再上楼拿一张被子给他盖好,过后再离开。

    可我手刚落到季洲的皮鞋上,时炎就忍无可忍地将我的手给打开了。

    我的手背被他打得僵麻了一阵子,没了知觉,只有响亮的啪声音在耳边回荡。

    “时炎,你干嘛?”

    时炎气得在客厅里走了三五步,他停下来,又走回来三五步,站回到原地。

    掷地有声地说:“甄艾,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的未婚妻,我未来的太太,谁允许你你让别的男人枕你的大腿了?谁允许你给别的男人脱鞋了?还让别的男人脸蹭你的脖子,谁允许了?”

    他最后已经用吼了的了,不满直击我耳膜。

    我敛眸,收回了视线,“做为朋友,我们只是送他回家,他醉得不省人事,我们难道丢他不管吗?”

    时炎一步步抵近我,大手抓住了我的手臂,他一下子将我提了起来,低头睨视着我的目光,冷光闪耀,直接地问:“甄艾,你是不是喜欢他?你之所以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睡了你,所以,你才勉强跟了我,但你的心里其实是喜欢季洲那家伙的?”

    “什么!”

    我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迎视了他质问的目光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你这是在怀疑我?”

    时炎又发狠地甩开我,随后,他把季洲的手机举起来,“甄艾,我也不想怀疑你,但是,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要不是我刚才无意间看时间,还不知道季洲的手机里存着你们的床照!”

    同一时刻,我看向手机屏幕,意外的是,我看到了一张自拍照,照片里是我与季洲,背景是在床上,而我紧闭着眼睛在睡觉。

    大脑受到了比广岛原子弹还大的冲击,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从来没有跟季洲上过床,季洲的手机里怎么存我们俩的床照?

    “这,这绝不可能啊。你让我看看,是不是合成的?”

    然而我这话不说还好,一说出来,时炎更愤怒了,我的手腕再次遭了殃,被他钳子似的大手紧紧的掐在掌心里,直接被他拖着上楼。

    之后,我在二楼季洲的卧室里,看到了相同的背影,照片里的床,床头柜,以及柜上的台灯,都是同款,那也就是说,我睡过季洲的床,可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发誓!

    “甄艾,我的女朋友,未婚妻,你现在能给我个像样的解释吗?”

    我暗吸一口气,“时炎,我不记得我在这睡过。而且,我自认为我要是喜欢他,我会跟他在一起,而不是你。当然,我的解释你可能不相信,你不相信我也有办法。”

    显然我的回答不能令他满意,时炎的呼吸声变得有点粗重,起伏不定,他似乎在压抑已经失控的情绪,片刻后,他开口,阴沉之极,“你们俩最好没有事,否则,我不会放过你们俩。”

    他的话清晰的传进耳朵里,心念一动,我轻啃一声,“时炎,你之前不是说爱我吗,那你最起码应该信任我,要不是今晚季洲醉了,我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仓促睡在一起的两个人,信任感有多么缺失,我看,我们俩还是分开一段时间,让彼此冷静冷静,千万别存着疑虑的心结结婚,那样早晚是要离开的。”

    咬着我的话音,一股巨大的冲击力袭来,天旋地转,等我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时炎扑倒在季洲的床上。他身体重量沉沉地压住我,将我的双手上举,同时肩膀上传来近于嘶咬的疼痛感,我被这股疼劲打败,惊声尖叫起来……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