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093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他慢慢地扶着我的腰,一点点地挤.进去,没有小雨衣的阻隔。两个人彻彻底底贴在一起剧烈碰撞的感觉让我浑身像要爆炸了那般,全是干脆的酣畅淋漓。

    在迷离中,我像是听到时炎一声轻微的叹息。我禁不住睁开眼睛看他,他的脸上挂着饕鬄的满足感。我的手禁不住勾上他的脖子。最后被他深深浅浅的折腾,彻底送到顶峰。

    收拾好之后,我们倚靠在床头。时炎伸手拥住我,在我的额头留下一个轻吻后,他冷不丁来了一句说:“结婚的感觉真好!你终于可以让我不分时间地为所欲为了。”

    我直接被他这么问题吓了一跳。我很污地以为他还想再来一次。于是我死命点头,连声说:“要是这就是婚后生活,那可真是太累人了。天天顶着个黑眼圈。出门还得被误认为是撒狗粮。”

    时炎突兀坏笑。他捏了捏我的鼻子。说:“我还不是一样么。”说着,他大手落到我的小腹上。脸也向着我耳边贴了贴,火热的呼吸直拂耳鬓。“老婆,这里是不是有儿子了。”

    “怎么可能。”我疲惫地闭上眼睛,说真的。我被他深深浅浅的折腾了大半夜,.在没了力气。

    “老婆,你辛苦了,睡吧。”

    嗯一声,我便沉沉闭上眼睛,然而,身边,时炎掀被下床。

    我这才强撑着睁开眼,“你去哪?”

    时炎特别的精力充沛地对着我抛了个媚眼,“我去把你的衣服挂进衣柜里。”

    我抓了抓头发,想坐起来,可刚一动,我的腰吆。

    又跌了回去,耳边是时炎的坏笑声,“老婆,你就那么几件衣服,我一会就收拾好,用不了十分钟,我就过来睡。”

    我抬了抬手,算做同意,恍惚听到了关门声,很快就进入深度睡眠状态。

    大约睡觉到半夜,我被口渴唤醒,爬起来给自己倒了点水,但见时炎没在床上,我强迫自己清醒了一些,然后我转身出了卧室。

    我推开隔壁衣帽间的门,里面黑漆漆的没开灯,而后我又去了他书房,仍旧是空无一人。

    有些奇怪时炎去了哪里,我在走廊里叫了几声,均没人理我。

    不得已回了卧室,结果床上仍就不见他人。

    时炎这一不在,我困意去了不少,拿了手机拨打他的电话。

    一直处于无人接听。

    实在奇怪了,这么大个活人竟然找不到?

    *

    第二天,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扒在床边,时炎仍旧不见。

    我一下子就清醒 过来,风风火火地跑下楼。

    楼上楼下的找了一圈,结果客厅一角的留方板上,看到了时炎那钢劲有力的粉笔字。

    他说,早餐在餐桌上,他去上班了。

    我看完字条,整个人懵了好一阵,时炎居然没知会我一声,就独自上班去了。

    而他昨晚上又睡在哪里了?

    我随手拿起桌上的无绳电话,拨打了时炎的手机。

    结果,更令我意外的是,电话声通了数遍以后,被他挂断了。

    在我的记忆里,时炎拒接我电话,还是第一次,就因为是婚后的第一次拒接我电话,让我的心情也跟着急转直下,我颓颓然在跌坐在沙发里。难道他在开会?应该是非常的忙,有重要的事,所以无暇接我的电话。

    虽然只领证没婚礼,但怎么说也是新婚第一天,睁开眼睛见不到他人,其实昨晚就不见人了,我还真的很失落,同时,也发现,自己在与他的耳鬓厮磨中,感情在不断地加深,我也开始对自己的老公患得患失起来。

    用力的摇摇头,感觉这样的我,太不像我甄艾了。

    想到这我立刻起身, 准备洗个澡然后就用工作来打发这些,与时炎分开的时间。

    收拾好自己,又换上时炎为我准备的一套休闲套装,我穿上,便出了家门。

    到公司上班。

    一天的工作,忙碌而顺利,直到快下班的时候,我才见到了过来我办公室的季洲。

    他就那么没啥笑容地站在我桌子前,这气氛看似轻松,却说不出的奇怪。

    季洲的目光,落在我身上有那么数十秒,然后他淡淡侧身,冲着我说:“甄艾,我祝你新婚快乐。”

    即使我知道,现在眼前这个季洲,我微微怔然一下,却很快搭上一句:“谢谢。”

    慢腾腾地收回目光去,季洲在椅子里坐下来,“那家伙居然这么快就让你来上班,他自己确实 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哦,是吗。”

    说起时炎,我下意识地瞄了眼手机,一整天,连一个问候都没有。

    这样期盼中伴着失望的感觉,让我有种我结了个假婚的感脚。

    新婚燕尔不是一时不见,都如隔三秋吗。

    我没表现出多大的好奇,就这样目光淡淡落到季洲身上,抿着嘴不说话。

    季洲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就跟大哥哥似的,对我说:“我就说两点。”

    “第一,别以为时炎带你去见了家长,得到了家人的默认,时炎又跟你拿了结婚证,你就高枕无忧。他们家庭的复杂程度超过你的想象力,你要始终相信人心险恶这词不是危言耸听。像时家这样的家庭,时炎这样的男人,遇到事,你要学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万事不可太较真。”

    缓了缓气息,季洲又说:“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以前什么样子,什么性格,今后一定要保持下去,不依赖,不出卖自己的本性,永远做你自己。”

    我可以铜墙铁壁铁石心肠,但我做不到将别人的好心好意当成驴肝肺,内心热意浮动,我忽然对我和时炎抱团逗季洲让他做我们的司机一事,感到有一丝的愧意,但这些微不足道的愧意还不能支配我作出什么样的反应,我最终波澜不惊地冲着季洲简单一句:“谢谢提醒。”

    季洲站了起来,扫了我一眼后,手指落在桌案上,冲我说:“下班吧,第一天做人家的媳妇,总得学会入戏,提前放你的假,买菜做饭,做好你的小媳妇角色。”

    我干脆应声:“好。”

    季洲张了张嘴,他似乎欲言又止,然而他后面确实啥嘱咐,开门走了。

    回程的路上,我拿着小本,准备着今晚的菜谱。

    从买菜,到做好晚饭,我用了两个多小时,然后就是漫长的等待。

    起初,我没有给时炎电话,我想着今天是新婚的第一天,他但凡有心,就会早归。

    想到昨晚,忍不住脸红心跳,再看看这栋寸土寸金的房子,孤儿出生的穷女孩,独自生活在这座城市,我曾一无所有,没工作连房租都拿不出,再到现在,我成了时炎的妻子,我的工作也小有成绩,让我在这座城市里,拥有了自己的落脚点,用自己的劳动换来的一亩三分地,属于我自己的小窝。

    思前想后,记忆如同脱缰的野马,任意的驰骋。

    直到时间指向了晚八点,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等了足足四个小时。

    时炎他还有应酬?

    我在猜测中,不断给他寻找了晚归的理由,就这样,我又度过了浑浑噩噩的几个小时。

    甚至还窝在沙发里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十一点。

    我在倚大的客厅里唤了好几声,时炎,都没有人应我。

    最后我才拿起了手机,打给他。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拉听,时炎的声音如同沉封了半个世纪的美酒,低醇,回甘。

    “我是时炎。”

    “我是甄……你老婆。”我报出名字,但又急着改了口,还记得昨天我叫他名字,他都不满地让我改口。

    “有事?”时炎的语气异常的冷淡,较之前一天的如胶似漆,此刻的冷淡让我心头百般的失落,原来,他根本没有想过,要早归。

    “我没事,就是问你几点回来。”

    “我今晚不回去了,你自己先睡。”时炎回答简单明了,但也冰冷决绝。

    他甚至不给我说一句再见,就率先挂断了电话,留我握着手机独自怔然了许久,也没想通,时炎因何*之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对我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也不知道,*之间,何以从侬情蜜意变成了冷淡疏离?

    难道季洲今天的忠告是因为,他知道了些什么?

    走进餐厅,看着一桌子的凉菜,早已没了胃口,但我又想起了季洲所说,做我自己的忠告,我端起饭碗,往凉饭上倒了点热水,然后就着吃了些凉菜。

    洗漱后,我换好衣服躺*。

    在胡思乱想后,昏沉睡着。

    *无话。

    次日醒来,身边仍旧是空空荡荡的。

    失落的感觉又延续到新婚的第三天。

    匆匆收拾了昨晚的剩饭剩菜,收拾妥当之后,我才背着包包出门。

    结果*之间,天气骤变,仿佛从深秋进入了冰封的冬季。

    裹紧了风衣,也加快了脚步,往公交站点走。

    在狂风中徒步而行,我下了个决定,那就是给自己买辆代步车。

    于是,我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沿着马路进了一家4S店。

    在看了许许多我的豪车后,我选了辆十万左右的家用轿车,这车子的性能良好,省油节能,最重要是我开着顺手。

    于是当场付了首付,贷款将车子拿下,一路来着去了公司。

    在进了办公室后,我第一时间拿出手机来,看着悄没声息的手机屏,心里突然生出一股子冷硬来。

    时炎不找我,不想理我,算了,我又何必求着他理我呢。

    稍做调整,我将精力全部放到了工作上。

    一天之内联系了两张大单。

    当然也是之前在小城市工作的潜在客户,今天也终于落实了。

    中午时分,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我又遇到了季洲,他端着餐盘来到我身边,冲我笑笑,“我能坐下来吗?”

    “当然可以。”

    于是我和他就面对而坐,从客户聊起……

    比起不愿意跟我多说一个字的时炎,季洲更健谈,我们面对面的时候,话题似乎多到聊不完。

    下午的工作,也是极为顺利,我已经尽可能地将精力全部压到工作上。

    当然,我还是会在间歇的时候,去翻看手机,然后又是难言的失落。

    快下班的时候,季洲打来电话,说今晚同事聚餐,让我参加。

    我还犹豫如何回复,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也正好借着这个当口,说我先见个客人,回聊。

    在听到敲门声,之后,说真话,我甚至猜想到门外的人是时炎。

    他忙完了,所以过来接我。

    怀着有些嗔怪地心理,我跑过去开门。

    结果,是快递,我收到了一个同城快递。

    签好名字,我回到了办公室,掂一掂,再摸一摸,应该是个不在的东西。

    难道是时炎送我的礼物?但信封上又没有写名字。

    搞得人一头雾水的。

    急切地撕开了文件袋的封条,伸手进去朝里面掏了掏,然后我漫不经心地将里面的东西顺势掏了出来的时候,我的人我的心完完整整地掉进了湖里。

    笑容凝固在我的脸上,像是被虫子狠狠蛰了一下,我急急扔掉从文件袋里面掏出来的东西,然而这却无法彻底拯救我的心情,我就这样僵硬地站在那里,有长达数十秒的不知所措。这个偌大的文件袋里面,装着一条男士的三角裤!

    特别是在这条三角裤上,我还看到了某部位有残存着的爱液痕迹……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