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3章 在他面前总输得彻头彻尾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3章

    这是我第二次见到季洲失态,第一次是我继父和禹杠要娶我的时候,他相当爷们地挺身而出。

    而这次。他却因为看不惯时炎欺负我,冲冠一怒。

    只是这一次他为我出头,却不是我想看到的。

    *

    季洲去而复返。从一侧冲过来,暴躁失控地就揪住时炎的衣领子。怒骂道:“时炎你这个大混蛋!你跟女人约会还找老婆围观。你TMD的简直丧心病狂!”抡起拳头挥向时炎头。

    季洲的突如其来,时炎似乎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他快速反应。抬手臂挡住他的拳头。

    两个人暗地里较着劲……我还没从震惊中晃过神来,现在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幕,越来越觉得懊恼。我最不想季洲参与到我的婚姻中来。可现在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时炎眯缝着眼睛伸手到桌上,拿起只香烟。然后悠然地放到嘴边上。再伸手去拿打火机。似乎被人揪住脖领的人,根本不是他。

    吞云吐雾间。四周有几个男人纷纷站起来,就势就要围拢过来。又喷了个漂亮的烟圈,时炎才微侧眸,傲慢地视线落在季洲脸上。“哟,季总,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他说着双吸烟嘴,寻思了一下,眼底谑光划过,笑说:“我记得上次找你喝酒,你说你最近都忙,没时间的,怎么地,今天闲了?”

    季洲满面的怒意,他:“时炎,你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定才放弃的,那是因为我,我觉得菊花她跟了你,你们俩也属于两情相悦,会一直幸福地走下去,可是你这,你这都在干什么?你要是不爱菊花,又为什么要娶她!”季洲一向温文,此时此刻他周身散发着满满的怒气。

    相较于季洲的暴怒,时炎则是一脸的邪气,他不慌不忙,极品邪魅笑了起来,他将半截烟按灭,腾出空来的大手陡地掐住了他手腕,笑眼有中滑过抹厉色,“季洲,你口口声声地说菊花,菊花,你倒是给我说说话,谁是菊花?菊花是谁?”

    一句话,把我说得心跳到嗓子眼,迅速看向季洲的时候,他已经脱口而出。

    “菊花就是甄艾,而甄艾她是你女人!”

    似乎就等着这么一句,时炎冷峻的脸上酝酿起腥风雪雨,他上前两步反手也揪住季洲,同样的怒色从他的眉宇到削唇,黯色浮动,他:“季洲你这么为她出头,你可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你跟我一样,不过是被外表迷惑,是一样的犯着傻。那个女人,她……”他说着,手指向我的方向,转而压低了声音:“季洲,我今天就要你一句实话。”

    季洲眼中微有一丝犹豫,他视线深深浅浅地投过来,疑惑地问:“你想知道?”

    “说真的,你早就跟她睡过了吧。”时炎话语一出,就开启了步步紧逼的模式,“所以,你心心念念地惦记她,你恨不得我跟她早点离了,你好补漏,哦对了,她第一次跟你睡,是什么时候?是你们懵懂无知的高中时期?还是更早?我其实真的很好奇,她第一次跟你睡的时候,是不是个雏?”

    “你!”季洲怒目相对,胸口快速地起伏,连声音也不稳,“时炎,你说的这是人话?”

    噗嗤一声,时炎谑笑,笑容里带着深不见低的森凉,启唇:“我这不是跟你交流一下使用心得嘛……”

    “你TDM的根本配不上甄艾!”

    时炎的话未落,已经吃了季洲的拳头。

    这一次,不知道是季洲出手太快,还是时炎有意没躲,反正他被打得一个趔趄,一头撞到了一边的桌角上,他弯着腰蒙逼了好一会,才摸着额头站直身,回过头,寒星一样的眸子射向我。

    季洲快步来到怔在原地的我面前,看看我,转身去桌上拿来一打纸巾,他走近前来,小心翼翼给我擦脸,“菊花,为这种低级畜生。犯不着伤心,既然他不从来没有珍惜过,那以后,我再也不会放开手。”

    默然垂首,饮泣着不能自己,听完季洲的话后,我惊诧地抬起头来,结果,看到时炎猛奔过来,并且握紧了拳头对着季洲的头砸来,我大惊失色,惊呼出声:“啊,小心。”

    季洲反应极快,他向侧面闪身,可时炎就跟知道他要往哪边转身一样,一记老拳打到他的后脑上。

    顿时,季洲的身体摇晃了几下,向着桌面扑上去,稀里哗啦地破碎声,那桌子上的杯子碟子碎了一地,等我紧张地扑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季洲的脸颊被碎片划破,有血从伤口处渗出来,顿时染红了半边脸。

    “季洲!”我惊叫了一声,快步向着他面前跑过去,取下自己的围巾,过去给他摁住脸上的血,也拿出手机来,拨打了急救电话。

    季洲坐在地上,看着我焦急地样子,却是笑了,他伸手,握住我的手,将刚接通的通话给断切了。“傻丫头,这点小伤用不着急救,等会回家,你帮我擦点药就成了。”

    “好,咱们这就走。”我扶着他站起徕,面前的路被他挡住,我这才抬起头,视线与他相遇。

    时炎狠狠瞪向我,我看得出他视线里的责难。淡淡地视线从他身上落下去,耳朵边还回荡着他刚才所说的话,在这样的公共场所,终于把压在心里的怀疑的说出来了,他应该满意了吧。

    他再次上前,想再找季洲的茬。

    结果,我上前一步,展开双手挡在季洲身前。

    说不出的失落与失望交织着,连说话也变得没有力气:“时炎,如果你觉得揭开陈年疤,是件挺开心的事,可以打击我、羞辱我,那么恭喜你,你已经做到了。”

    “哦,连否认都不否认,甄艾,你这是要跟他私奔的节奏?”时炎上前两步,随手插进西裤里,那双如画的俊目里阴森混沌,仿佛里面有一张天罗地网,任是谁也走不出那团迷局。

    那双眼是我心向往的居住地,可今天,我却只感到陌生与寒意,我走上前,来到时炎面前,“时炎,你闹够了吧。闹够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说的他可不是指时炎,我说的是季洲,话说完,等了会,时炎都只是眯着眼珠子锁着我。

    没再理会他那透着威胁的注视,我转过身去,走向季洲,“回家,你想回哪个家?”

    “自然是我家,时炎,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再继续欺负折磨她?之前我还纳闷,甄艾怎么会瘦了这么多,现在想来,真是不寒而栗,短短一个月时间,你就把她折磨成了这个样子,要是还跟你在一起,说不定她连命都没有了。”

    季洲掷地有声地说,他伸手过来握住我的手,“甄艾她不会再跟你在一起,更不会再见你。”

    死瞪着被季洲握住的手,双眼里寒光四射,他皱眉,不善道:“季洲你要知道,她现在可是我老婆。”

    “你还知道她是你老婆?就你刚才说的那诽谤重伤她的话,就够她告你的了。她不会再跟你过了,因为我一定会帮她找最好的律师,起诉离婚的。”

    时炎闻言,表情有几分异样,但很快就恢复平静,“你的意思是,你要为她出头,然后跟我打官司?”

    “没错。时炎,你配不上甄艾。”

    他说完,拉起我的手要走。

    我的手在季洲的手心里抖了抖,季洲的话再次传进我的耳朵里,“别怕,一切有我呢。”

    听到这些暖心的话,我原本不太自信的心,泛起丝暖意,大约是太想跟他离婚,我脑抽地问了一句,“你说的是真的?”

    季洲眨巴着眼睛点点头,看我,又看他,“时炎,你记住我的话,你配不上她,再重新投胎你也配不上。”

    拉着我的手向外走,我也随之收遗落时炎身上的目光,转而看向前方。

    “甄艾,你给我站住。”不大不小的声音,正好传进我耳朵。

    脚步微顿,却没回头。

    又听到他低冷的威胁:“甄艾,你今天要是敢走出大门一步,那后果会让你承受不住。”

    双手握紧,心尖震颤,我当然知道他指的承受是什么,可我除了离开这,再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因为我脚步只僵了僵,又继续随着季洲移动着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时,时炎的声音再次响起来。

    “把太太给我带回家。”

    紧接着,时炎的那些个保镖发挥了自己最大的优势,生生将我和季洲给分开两路,两个男人将季洲给缠住,而我面前的保镖,对着我还不忘鞠躬,说,“太太,您要是不想他被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就请让我们送您回家。”

    我转头,对上处于劣势的季洲,以及得意地时炎。

    当我被迫被他的保镖送回到家里时,面对时炎那张冷冰冰地面孔,我总算明白,一次又一次,我在他面前,似乎从来都没有一点胜算,总能轻而易举地输得彻头彻尾。

    这次也不例外。

    时炎那双会说 话的眼睛,瞅瞅我,又瞅瞅浴室的方向,“去洗吧,把别的男人的气味给我洗得一点不剩,省得一会扫我的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