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08章 你特么的蠢到家了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08章

    我又是一愣,但随便秒懂,时炎的在卡片上还写出要跟她约会的话。

    “好。一定转告。那我就不耽误肖小姐走秀了,也好早点回去复命。”

    “呵呵,”肖攸笑了笑。“你这个小职员倒是会说话,”她说着。伸手从自己的胸口处硬是摸出一百块钱来。“这个给你,算是小费。”她说完,便喜笑颜开地站起身。扭着纤细的腰肢继续走她的。

    我捏着那一百块钱,从舞台到门外,脚下居然变成了虚浮的。

    拿出了第二杯咖啡。我看了看上面的卡片。结果,却发现,上面居然什么也没写。是张空白的。

    心想着他们可能有些什么暗号。约会不约会的事。基本就是心照不宣。

    将地址给了司机,我们赶赴到第二个地址。

    结果。事件惊人的重复。

    这次的女人,是名服装设计师。相当的有档次,名门闺秀的样子,在知道是时炎送她的咖啡时。也是满面的笑容,眼光中也流溢着幸福的光彩。

    这样的神情不难让我想到从前被他所惑的自己。

    怀揣着两个口头的约定,我回到了时氏集团。

    将咖啡送完,回去的时候,发现时炎办公室的门紧闭着。我敲了一下,里面传了含糊的声音说:“进来。”

    我走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回来得太不合时宜了。

    房冰灿坐在沙发上有点尴尬地整理了一下她的裙子,而时炎,就俯身以*的姿势环着她的腰,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说不清原因,我的心咯噔着,夹杂着其他复杂的情绪,我也说不清楚。

    本能的,我想退出去。

    时炎目光横过来,凝视我的脸,有点懒洋洋地说:“等下你去帮房冰灿去买一套M码的香奈儿套装,就到楼下的专柜去买,选酒红色的,她穿酒红色的最带感!”

    我听到了里面的关切满满,应诺了一声,赶紧翻了翻自己的钱包看看钱包里面的票子还够不够去天虹买一套香奈儿。

    这时,房冰灿站起来说:“不用了,时炎,我回去办公室换一身就行了,我存了一套衣服。”

    进而转身对我微微笑了一下说:“甄艾,你跑了一上午,就休息休息吧。”

    美女的笑容总是让人如沐春风。至少在我和房冰灿认识的几年光景里面,她对着我这样笑得让我如沐春风的次数屈指可数。

    但是这个笑,也让我想起了那*,她指着我臭骂的画面。

    打了一个寒颤,我没想到,房冰灿顺势过来拉了我的手臂,一副很熟的样子说:“甄艾,我们好久没见了吧?同事了那么久很少聊呢,要不你送我去坐一下电梯。”

    这时时炎已经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旁边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了,而房冰灿却一反常态地拉过我,我只好任由着她拉着我走出了时炎的办公室。

    一走出那扇门,房冰灿立刻松开了我的手臂,换上了那种冷冷的表情。她问道:“甄艾,你过来给他工作,不是自讨苦吃吗。不过倒也可以让你尽快的认清自己,与他的距离究竟有多大。”

    我不知道怎么回,所以,只是反问:“你想说什么?”

    房冰灿一副哦原来是这样的表情,继续说:“时炎现在醒悟过来,也还算老天开眼,倒也不晚。只是你,别再想着*缠着他了,时炎我太了解了,他喜欢的人,可以掏心掏肺,但是面对欺骗他的人,是可以活活掐死的。”

    房冰灿的语气很淡很淡,淡得像一杯放久了的白开水一样,但是也充斥着浓浓的威胁的味道。

    极度陌生。但是很快,我就明白,我们原本陌生,哪怕再靠近,也不过是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里面罢了。而现在,时炎与她是有过婚约的,论家庭背景,他们才该是一对,看来时炎总算是醒悟过来了。

    我只好也淡淡地回了一句:“我明白。”

    房冰灿似乎很满意我这样的答复,她优雅笑了笑,慢慢地说:“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语气里面掩饰不住的高冷和对我的嘲讽。

    等我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时炎正埋头在忙,他桌面上的电话响个不停。这时,他向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怎么样?见到我的两个备选女友了吗?”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不该摆出一幅怨妇地样子,所以,我对着他勾起一抹微笑:“都很好。”

    “都好?”他的大手在下巴上摩挲几下,似是思考什么难解的题,再看我,扬眉笑笑,“看来,娶两个回家做太太,转眼睡过,也就能看出缺点来,倒不如就勾搭着做*,大家各取所需,到是少了不少麻烦事。”

    我再好的脾气,再压抑自己的情况,这会也抑制不住了。

    但即使我的耐心忍到了尽头,但还是要从头再忍。

    冲着他微微点头,“你高兴就好,那还有什么工作,交给我做的吗?”

    时炎的脸再度暗淡下去,他随手丢给我一沓文件说:“拿下去楼下,给房副总,让他签了字后,再发到下属部门。”

    我接过文件,转身的时候,他忽然来了一句:“我这边没你什么事了,你可以找你的老同学叙叙旧!把高中时发生的那些事都翻出来回忆一下。或许你还可以让她用你撸一撸,那些年追过你的小鲜肉们,是不是还有能被你骗的人选。”

    我张了张嘴,目光定在他紧紧罩着我的脸上,想说的话,如鲠在喉,我不愿意再跟他起冲突,也狠不着再起什么冲突了。

    等他与*开房逍遥的时候,我只要拿到证据,那就可以提出离婚了。

    最终没能让我发出声。

    默默地,走出他的办公室。

    我拿着文件下到了十六楼,才发现十六楼的装潢也很是奢华,而房冰灿的办公室还是蛮大的。

    我去到的时候,她正在接电话,她就用手示意我等等,我在门口等的时候,心里面有个很奇妙的感觉。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你和这个人是高中时无话不谈的闺蜜,但是那个平等的感觉一直都在。直到毕业了之后,再见时,她混得很好你混得很挫,这个时候,各种纠结的感觉就杂陈横生了。不是妒忌,不是羡慕,不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更多的是对比之下,感觉自己更挫了。

    房冰灿打完电话之后,跑过来拉住我说:“甄艾,怎么那么快就下来找我了。”

    我指了指手上的文件说:“时总,让我下来给你送文件。”

    房冰灿笑了笑,一副意味深长的语气:“知道吗?之前我在大厅看到你在时氏集团的时候还感到奇怪呢,但是后来一想,就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这男人喜欢你的时候,为你什么都行,但一旦讨厌起一个女人,那也不过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我不知不觉地把双手的手指交叉起来,我绞了绞手指,“房冰灿,你如果还喜欢他,就尽管去争取好了,如果能尽快的离婚,我会感激你。”

    房冰灿满脸的惊愕,在反应了三秒后,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身体也探过来,说:“你总算没那么傻逼了。没把时炎的玩一玩当成真。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俩长不了。”

    我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这时,房冰灿站起来去拨了一下固话号码说:“小谢,给我送两杯咖啡过来。”

    我和她的谈话陷入了沉默,没一会,秘书送来咖啡。

    房冰灿优雅地喝着咖啡,示意我说:“喝吧,提提神,我想等一下,时炎他还有更多的方法来整治你的呢。”

    幸灾乐祸的样子挺招人恨的。

    我感觉在我面前的房冰灿优雅得像我之前公司里面那些老总的夫人。是的,一模一样的感觉。

    “我倒是希望你能占去他更多的时间,那样才能增进感情。”

    她笑了笑当做回应。

    房冰灿却放下咖啡杯,慢慢地和我说:“甄艾,说句你可能不太爱听的话,你现在有没有后悔当年睡你的人时炎,而不是桌上的其他男人?我想要是其他男人,他们应该会被你的清纯外表编的,从来不知道你其实就是出来卖的。以为自己卖了个好价钱,其实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你也真是没谁了。”

    我继续再次勉强地笑了笑,依然是在这一刻把自己的伶牙俐齿藏匿得好好的像一个刚刚得了自闭症还没走出来的孩子一样,安安静静地看着房冰灿。

    房冰灿却是笑意浓浓:“甄艾,我知道你肯定后悔死了,你当年有点蠢啊,当时你就该弄个孩子出来,然后再往时家门口那么一坐,不对,你该直接把孩子生下来,再送上门去,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求时家负责任,要是那么闹的话,时炎他们家,肯定会把你孩子给收下的,还会给你一个安稳。可是你,你蠢到只拿了两万,就把自己第一回给卖了,还卖得那么便宜,甄艾,你可真是不值钱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