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1章 潇洒风流的吴昴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随着上身的寒凉,我定定地笑了,木头似地赤着身体站在原地。任由他握着我的两只手,握住他的动作着,任由着他低下头在我的颈间疯狂地嘶咬。鲜红的血液沿着脖颈缓缓的流下,这妖冶的颜色不仅没有令他感到一点点愧疚。反而却兴奋了他的神经。

    时炎将我的身体拖着拽到了桌子前。他将桌案上的东西,全数的扫落,随后。他摁住身体稳稳地扒在桌案上,他用双手紧紧地控制住我双|腿,将他的硬挺夹于其中。疯狂抽动。

    我的身体在一次又一次的放纵中变委顿。我真的好恨好恨这样的时炎,真恨不得他纵|欲过度而亡。

    大约折腾了近半个小时,疯狂抽动在他的释放中停下来。

    *白色的液体沿着大|腿内侧缓缓地流下去。黏腻的感觉让我只想就地死去。我是真的不想再活着面对他各种变|态的折腾。

    时炎伏在我的背上。重重地粗喘着,释放后的舒服感居然连他的嗓音也变得沙哑了。

    他的双手占据完全的主动权。紧紧地扣在我胸|前*尖上。

    “别说我没提醒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容忍你们俩个再见面。如果还有下一次,你胆敢季洲走在一起的话,我发誓。会让他身败名裂,我是不是说到做到,甄艾,你要是不要命了,大可以试试。”

    我无力地面朝着桌面,紧紧被他压制着,连蓄在眼框里的泪水也变凝固。

    死人一样地扒着,不能说话,除了呼吸,我连灵魂也都泯灭掉。

    时炎骤然松开我之前,他的唇吻了下我的背,然后在我的麻木中,起身离开。

    饶是他走开了,我动一动,全身都僵硬着保持着刚才的姿势。

    我真的很想就这样死去,立刻死去。

    他进了浴室,但很快又走出来,然后过来将我的身体捞起来,夹在腋下就往浴室里拖曳。

    站在花洒下面,即使喷在头顶的水再如何滚烫,也没办法温暖我冰冷的身心。

    木然地变成木头一块,随着他的心意立在那里,完全成了没有灵魂的玩偶。

    时炎拿着喷头帮我身上清理一遍,之后又涂上沐浴*,两只手又从上到下在我的身体上摩挲一遍,直到他满意为止。

    才肯将我从浴室里抱出去。

    等到躺倒在床的时候,我本能地闭上眼睛,只想快点睡着,从而忽略掉身边这个男人。

    时炎在床的另一侧躺下,他的手臂伸过来,强制性地要伸到我的脖颈下,霸道地搂着我的身体,入睡。

    大约是舒服过后,他良心发现了,在一片茫然中,我听到他说:“如果不想受像今晚这样的对待,那你就得学得乖点。”

    学乖……我在心里头复读了这俩个字,紧紧地闭起眼睛。

    我,我想我会变乖的,因为再也不想今夜的屈辱经历,再重复。

    过去曾带我无数次畅游巫山的时炎,早成了我只想屏弃在生命之外的人。

    这*,漫长又无助,我在被他禁锢的困顿中做了许多个迷失的噩梦。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投入到我的公寓窗子时,我已经敏感地睁开了眼睛,再用手挡住这刺人的光线。

    身侧,时炎正睁着眼睛,用专注深邃地目光注视着我。

    他的五官一如既往的英俊,可是对我而言,眼前的这个人,什么都不是。

    我慢慢地将头扭到另一侧,我不想睁开眼睛就看到这样一张脸,不想新的一天也重复昨天的故事。

    “怎么,看到我,让你很失望?”他的声音尖刻起来,似乎我们的第一句话,就从这样水火不容开始。

    “你该走了。”我用尽力气,挤出这四个字。

    身后响起呼呼风声,身上骤然一凉,被子被他一把抓去,用力地扬在了地上,他穷凶极恶地大吼:“甄艾,你给我时刻记清楚,在家里你是我的女人,在公司,你是我的私人秘书。你没有资格对我板着一张脸,在家我是你丈夫,在外,我是你老板,你该做的,就是完完全全的服从。”

    我挣扎着坐起来,全身筋骨这么一活动,立刻就有酸疼传来,特别是脖子处,伸手摸了摸,结果,手指上沾染了血色,怔怔地看着手指间的鲜血,再看了看床上,枕头和白色的床单上,星星点点地沾染了好几处血迹,“这样的私人关系,什么时候能结束。”

    “只要我想,就永远不会结束。”

    情绪再一次失控,我揪着被子的手不住地抖动着,“时炎,我究竟犯了什么错?就算是当年的事,也是你占尽了便宜,为什么事隔这么久,你还要卷土重来,像这样的婚姻,你就不会累?!”

    时炎没接我的话,他悠然地坐起身,伸手先是抓起浴袍披在了身上,然后极有耐心地一只一只地穿进袖子。

    “这一切不都是你自找的,要怪也要怪你自己爱玩火!”

    深叹一声,我再度绝望,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时炎冷哼一声,正要说等方面,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就是这声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我身体骤然一个哆嗦,心跳也随之失去了规律。至于我到底怕什么,连我自己也说不清。

    时炎的眉心纵起来,冷眼撇过来,“你怕什么,怕会是季洲过来,又要带你走?”

    我张了张嘴,辩解对我来说是多余的,他听不进去,多说无益。

    “先别穿衣服。”时炎丢下这么一句,就起身下床,独自到外间开门。

    不到一分钟,他折回来,将一管药膏丢在了我床上,发号施令地说:“把那伤口擦一擦。”

    我看着那药膏好一会,一动没动。

    时炎又将手里的袋子打开,从里面拿出新西装和新衬衫,边抖开,边用犀利的目光瞪视我。

    “怎么,要我帮你?”

    我看了眼那药膏,伸手抓了起来,然后飞快地站起身,三两跑到窗前打开,将那只药膏有多远扔多远,随手扔出了一道优美的抛物线。

    时炎握住我手腕的时候,还是晚了一步。

    他居高临下地瞪着我,用他强壮的身体将我压制在墙角边,“你这是在挑战我的耐心。”

    我豪不惧怕地看着他,“对,我就是要挑战你的耐心和底线,我就是要跟你对抗到离婚的那一天。”

    时炎用力地点着头,那双眼中凌厉更盛,他冷哼着开口,表情似笑非笑地阴森着,“好啊,我有的是耐心,陪着你走到那一天,只是我怕你熬不到那一天,就会屈服,求着我不要离开你。”

    “那我们走着瞧好了。”我微微侧目扫过自己的肩膀,不管怎么样,我也要拿到离婚证。

    在一番对峙后,他一把将我甩开,气急败坏地走出去……

    上班的路上,他坐专车,我坐地铁挤公交。

    还没到时氏,就接到他的微信,时炎命令地口吻,要我去酒店订一个套房。

    然后把地址报给他,我就直接在房间里等他。

    几乎是看不完他的要求,我立刻气恼地给他发了条回复:时炎你个色胚,脑子里就只有那点东西吗?

    时炎的语音发过来,他先是嘲笑我,后又是严厉地批评,最后才说,公司要来一个大客户。

    感觉自己是气昏了头脑,用力的拍拍脑壳,我查了下五星酒店,在网上预订了一间套房。

    然后自己则是步行走去那家酒店。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我按时炎的要求,仔细地查看了床上用品,以及一应物品,在确认都是全新之后,才放心地坐下来松一口气。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房间的门铃响起来,又打断了我短暂的*时间。

    走过去开门,结果,迎面出现了一位年青英俊的帅小伙。

    在这位帅小伙身后,站着冷着脸的时炎。

    帅小伙那双眼睛在我身上,打量了一遍,才笑着说:“哟,时炎,你对我这个老朋友服务周到啊,在酒店里还给我准备了这样的大美人,真是,我真是要好好的感谢你的盛情呢。”

    “吴昂,你什么都变了,变这爱臭美的毛病没改。”时炎狠狠地白了帅小伙一眼,更加阴霾地目光扫过我身体,“这是我的私人秘书,甄艾。”

    “啊,甄小姐,”帅小伙一点也没在意时炎咬着牙说的‘私人秘书’四个大字。直接就上前来,殷勤地握住了我的手,“认真你真荣幸,我叫吴昴,是时炎的合作伙伴。”

    我的手被他紧抓着,心里头更是别扭,勉强挤出一个微笑,用力的想要抽出手,“吴总您好。”

    吴昂嬉皮笑脸地又上前一步,“你是炎的秘书,那以后也是我的半个秘书,叫吴总就显得太生疏了,不如你就叫我的名字,来得亲切。”

    这位浓眉大眼的帅小子,吴昂,我是头一回见,也是头一次知道他是时炎的合伙人。

    我扫一眼时炎,敏感地发现此时此刻,他的脸色黑极了,那双眼更是恨恨地盯着我被吴昴握住的手。

    大约是报复心理作祟?我冲着这吴昴笑了笑,“吴总说话好幽默,也亲切,那我以后就叫您吴昴。”

    “我荣幸之至!”

    “那您二位先聊,我出去安排下午餐。”

    “好,谢谢甄小姐。”

    “别客气。”我说完,很礼貌地退出去,在经过时炎的时候,连看他都懒得看。

    我退出去,并且关上房门。

    在那之后,我没急着走,就立在了门口。

    里面的谈话声一句连接一句地传进我的耳朵里。

    吴昴说:“炎,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时炎语气凛冽:“不信。”

    吴昂兴奋说:“在见到你这秘书之前,我也是一样不信的,但现在,我是相信了。”

    停了停,他继续兴奋地语气说:“你这秘书太正点了,可以说是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让人一见难忘,只想一亲芳泽啊。”

    “你看上她了?”时炎的声音。

    “看上了看上了,怎么样,这小妞有男朋友了吗?”

    “她!她的私生活可混乱着呢,我劝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时炎真是不肯放过任何一个中伤我的机会。

    “那没什么关系,像这么靓的妞,没有男人追求,那才奇怪呢。何况,你知道的,没有挑战性的东西,我还不稀罕,总之一句话,你这个秘书,我准备收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