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7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拉开距离后的我和你

    季洲毫无预兆地抱住我,情绪激动地说:“甄艾,我不管你从前是什么样子。只要你以后能跟着我,我什么都不在乎。”季洲的呼吸有些急促,他抱着我的手越收越紧。最后我连呼吸也开始不顺畅,也因此。我能感觉到他的急切。

    用力的推开他。我急急地表明我的立场,说:“季洲,你别玩这种玩笑了。时炎他是什么样的人,我们俩都很清楚,就算你想救我。那也不能没有底线。我更不会让你卷进我本来就很混乱的婚姻中,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不要再说这种话。”

    “甄艾。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得听我的。”

    季洲认定了他的想法。也是相当倔强地劝不了。

    我又挣了几挣。却无奈地被他抱得更加紧,我正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劝他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咳嗽声。

    我一惊一乍地回过头。可抱着我的季洲,却一幅英勇就义的样子,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得出来。他满满的无所谓,两只手就跟打定了主义似的,一如刚才的抱着我,连头都不回。

    而我望过去的时候,看到了时炎的男助理,谢枫。

    “谢助理。”

    我叫了他一声,动手推开季洲,大约是听到来人不是时炎。季洲才松开我。

    慢悠悠地转过身,有一搭没一搭地看向门口。

    在看到谢助理之后,他噗嗤一声笑了,“谢枫,你来有事?”

    谢枫助理一脸的尴尬,但仍很职业地微低下头,语气平和如常,“时总让过来接甄秘书过去上班。”

    季洲随意地踱着步子,然后就走向沙发,一屁股坐下去,炙热地眼神在我身上打量了一圈,才说:“甄秘书病了,今天不能去上班了,你帮她向你们时总请假吧。”

    谢枫的视线在我身上短暂停留后,还扫了一遍客厅地上的那些‘狼藉’。他很礼貌地对季洲露出职业微笑,并低头应着,“好,我会向时总说明的,那么,”他说着,看向我,“甄秘书就好好的休息。”

    我点点头,走向门口,“谢谢你。”

    谢助理冲我点头后,转身离开。

    等我回到客厅后,看到的是季洲特别开心的笑容。

    “你还有心情笑。”我倒是对谢助理的突然到来,以及他看到的一切,感到很无力。

    季洲笑得开心,他手伸向口袋里掏出什么,然后拉过我的手,将那东西拍在我的心手里,满眼的笑容,说:“这回好办了。”

    我看是难办了,我心想着,低头看了眼手心里,只一块包装精美的酒心巧克力。

    在高中时,有一段时间我很迷酒心巧克力,房冰灿送给我一小盒,每一次我都舍不得吃,只是看着精美的盒子以及包装纸发呆,季洲知道后,送过我一大盒。

    久违的感觉浮上心头,我打开了包装,将那巧克力塞进嘴巴里,香浓的香味在唇齿间化开了,可现在却没了那时的单纯快乐。

    “季洲,你能不能别笑了。”

    季洲一点也不听劝,他看着我,手伸过来握住我的手,“我原本还担心,你不愿意呢,可现在,谢枫什么都看到了,他对时炎可是忠心耿耿的,我相信,要不了五分钟,时炎那边什么都知道了,”他说着,认真地又注视我一会,手握得更紧了,“甄艾,这回咱俩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他说着还动手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了,露出里面的衬衫来。

    再接下来的动作更吓人,他直接把衬衫都给拉松了,“要是我猜不错的话,时炎用不了二十分钟就能到了。”

    我紧咬住嘴唇,紧盯着面前嬉皮笑脸铁了心要当我*的季洲,“你这是玩火。”时炎报复心强,如果真以为我和季洲滚了床单,给他戴了绿帽子,那恐怕,会掐死他。

    顿时,全身冷汗涔涔。

    季洲大手伸过来,“事已到此,也用不着怕了,说不定是加速你离婚的好办法呢。”

    “季洲……你……诶。”

    我张口叹息着,事情太仓促,我实在理不清楚。

    家里的座机,在这时突兀地响起来了。

    季洲松开握着我的手,他放松地靠进后面的沙发背里,对着我呶了呶嘴,示意我去接电话。

    我起身,走近到电话旁,拿起电话,刚刚喂了一声,就迎来了时炎那气急败坏的命令。

    “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出现在我的办公室!”

    紧握着电话听筒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反驳道:“十分钟我还没出家门呢。而且,我不舒服,要请假。”

    “不舒服!”时炎冷哼不屑的语气说着,“不舒服还能跟男人搂搂抱抱的?甄艾我最后说一遍,立刻,马上出现在我的办公室,否则,你这个月的工资将一分钱拿不到,更不用提奖金。”

    “那你就扣掉好了。”我说着就要挂掉电话。

    但在那一 刻,他又说:“上次让你打的合作协议,我现在急等着用,你不来,没人找得到。”

    协议,我想起来,昨天确实有做一份协议,但后来我将那协议放在了他的桌案上。

    “我放在你的桌子上了,你好好找一下。”

    “我能找到还用秘书做什么。别再找借口,立刻过来。”时炎说完通话随即结束。

    我昂起头,用力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再看向季洲,“我得回公司一趟。”

    季洲看了我一会,他起身拿起的外套,披在肩膀上,起身往外走,“我先到车里等你。”

    “不用了,我可以打车。”

    我拒绝,季洲的脚步停下来,深看着我,他说:“咱俩有没有关系,除了你和我,对外人已经说不清了,就让时炎去猜测去难受吧。”

    我不愿意用这种方式,但转念想,时炎对我已经无所不用其极,即使事已经如此,解释除了自降尊严之外,没有一点用处。

    季洲看我真正的没了词,他笑了,拿着外套走了出去。

    我也不耽搁,直接就转身进了卧室,在柜子里拿出一套休闲的运动装穿上,反正时间已经快三点了,回去找出协议,就回来了,用不着换什么制服和高跟鞋。

    穿好衣服之后,我提着包走出了家门,进电梯,最后上了季洲的车子。

    一路上季洲总是傻笑,我居然被他的傻笑感染了?想到时炎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嘴角也不由得咧开,感觉很开心。

    季洲的车子停在楼下,他约我一会一起吃晚餐。

    所以他先去订位置,等我忙完了再打车过去。

    我一天没吃东西,到现在早就饿了,想着一会就出来了,便没有拒绝季洲。

    发生的事情不可挽回,所以,时炎还能怎么样,就随他的便吧。

    站在总裁办公室门外,我手抬起来还未敲门,就听到了从里面传出来妇人银铃般的笑声。

    我停下动作,倾听了恍呼还有时炎开心的低语声,两个人似乎相谈甚欢,我这个时候进去,恐怕还真不妥。

    但转念,时炎不过就是玩一些老套路,找几个模特过来跟他打情骂俏,好刺激我心脏。

    想到这,我用力的敲门。

    笑声停住,传来时炎的声音,“进来。”

    我依言推开门,走进去的时候,看到了背对着我坐着的房冰灿,听到声音她回过头,四目相对时,她冲着我扬眉一笑,但很快,又眉眼苦脸起来,十分吃惊地看着我,特别感兴趣地问:“甄艾,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用看也知道她指的是我额头上的白纱布。

    我冷眼扫过端坐在椅子里的时炎,说:“走路的时候被人推了一下,结果摔在地上,成了这样。”

    “摔地上能把自己的头也磕伤了,还真是不幸。”房冰灿说着起身,走到了我面前,她挺认真地端详了一会我的额头纱布,最后看向时炎,“时炎,她摔得不轻,不如把文件找出来以后,就让她回家休息吧。”

    我们俩的视线不约而同地投向时炎,只见他在沉默片刻后,冻着的一张脸全无波澜,看着我冷冷地说:“本来就迟早了,连个假都不请,现在过来了,不就是伤到了头吗,看样子是影响不了工作的,但甄秘书不同,她旷工一天,一个月的工资就要被扣掉。”

    房冰灿听到时炎如此说,心里头别提多得意,因为她已经把欢喜都挂在了脸上,一幅准备看热闹的雀跃样子。

    我很清楚,这是时炎在跟我摆领导的谱。也怪我没有事前跟他请假,或者是看以了季洲又受到了一定的刺激, 所以他现在已经是万年不化的寒冰脸。

    “我会把我工作完成的。”我收回目光,然后走到他的桌子前,在那堆 文件山里一眼就看到了昨天放在那的黄色的文件夹,我将那份文件抽出来放到时炎的面前。

    “这是昨天拟定的合作协议,不知道时总还有没有别的吩咐。”

    时炎随手抓了五六只文件夹,冲着我一甩,“把这些全部整理一遍,再给我写出可行性报告,下班之前我就要看到。“

    我快速接过那些文件,转而走向自己民的桌子。

    只是还没坐稳,时炎的办公室门再次开了,吴昴捧着一大束的玫瑰,走了进来。

    他走进来没看时炎,注视 力更不在房冰灿身上,他在我面前的椅子里坐下来,那双眼定格在我脸上,十分震惊地看着我,“你额头怎么了?”

    我的视线透过他,落在时炎与房冰灿正在聊天画面上,“没什么。”

    “你这都流血了,还敢说没什么,你现在什么也别做了,我带你去看医生 。”

    吴昴说着就不避嫌地过来拉我的手,并且 就要带我走……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