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0章 请说出一切事实真相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120章

    “甄艾,听着,我现在给你的这些。比不起你处心机虑出现在我面前的那一套阴谋,以及我在婚前婚后承受的痛苦,还差得很远。所以,你要感谢我对你的心慈手软。”

    他说完就把我又推了进去。

    我很快被淹没在这吵闹的音乐之中。旁边的人开始不理会干杯的理由一次又一次地举起杯子。时炎也走到那位美人身边。开始贴面热舞。-

    这一刻,我发觉留下来不断的作践自己,简直大错特错。

    这时。一双手放到了我的大腿上,我抬起手把那双手甩开,但是它很快又覆上来。我看向不远处。却发现,时炎他正抱着女人,注视着我。冷笑。

    虽然我的意识很模糊。但是我依然感觉到。没错,他就是笑着的。带着些少的幸灾乐祸,还有其他的我分不清楚的情绪。

    我想站起来。但是当我站起来的时候,我被一只手拽了下去,直接了当地坐进了纪董的大腿上。

    饶是这样。时炎他仍在咫尺的地方,看着我微笑。

    我伸出手去想扶住什么东西站起来,却扫在了桌子上,把那些狼藉给扫到了地上。

    转过身,一记重重的巴掌打到了纪董的脸上。

    顿时,偌大的包间里一片死寂。

    除了时炎,所有人都用惊愕地目光看着我。

    这一刻,我唯一的念头就是离开这,离开这的一切。

    当他爱我的时候,他可以无条件的将我捧上天,但当他恨我的时候,他更是可以不择手段地将我甩进地狱里。

    而我,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

    我一定要反抗。

    纪董懵圈了两秒后,他豁然起身,那抡圆了的拳头向着我砸过来。

    在这之前,我已经明白,一个女人如何自保,在打完他巴掌那一刻,我还拿起了酒瓶。

    就在他准备用拳头回击我的时候,我以更快的速度把那只瓶子砸到了纪董的头上。

    顿时,血流如柱。

    我场面开始混乱。

    刹那间,我看到几个男人向着我扑过来,他们显然是要教训我。

    而这个时候,包间的门,砰砰地被踹开。

    一道身影冲进来。

    他将所有要袭击我的人一一打退。

    眯窄了眼睛,想用聚焦来看清楚冲进来救我的人。

    可是我在天炫地转间,被人抱起来。

    “别怕,我带你离开。”男人如是说着,莫名的心安让疲惫地我将头垂到了他肩膀上,任由着他将我带走。

    我被人抱着走了相当长的一阵路,渐渐将包间里的混乱声抛诸脑后。

    车子里,他将一杯升腾着热气的奶茶放到了我手上,“喝点热的,没事了。”

    双手捧着温暖的杯子,迷迷糊糊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好一会,我才感激地扑到了他怀里。

    没有一滴泪水落下,只是我的身体不停地发抖。

    季洲轻轻地拍着我的背,不停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别怕。”

    大约过了很久,我从他怀里抬起头。“季洲,麻烦你把车子开到机场行吗?”

    “机场?去那里做什么?”季洲不解地松开我,紧张地直视我。

    “我想去香港,我得离开这。”

    “香港?你又没去过香港,为什么要去那?”他十分担忧地说。

    “豆瘐在香港,我想去那里住几天,而且,我不想再回来了。”

    “甄艾,你别怕,我陪着你,你可以重新开始,也不一定要独自逃走的。”

    “不,从前我想要拿到离婚证再离开这。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那张破纸了,名存实亡的婚姻对我来说,就是一条绝路,我不想再走下去,受折磨。”我说着,带了些我祈求地看向季洲,“你能借我些钱吗?我可以把我的公寓给你做交换。”

    季洲拧着眉心,思考良久,他又看我,似乎做了很大的努力,并且妥协地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时炎现在疯了,你先离开一段时间也好,这张卡你拿好,里面的钱你可以随便用,密码是我们毕业的那年加上我爱你(521),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会过去找你。”

    “谢谢你。”

    一路上,我们俩都变得格外沉默,除了不停响起的手机铃声。

    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时炎打过来N次电话,我都没有接。

    季洲帮我买好飞香港的机票后,便又马不停蹄地去兑换了些港币,放进我包里,还帮我预订了酒店,并且一再承诺会用最短的时间去见我。

    飞机上,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我最后给时炎发送了一段文字:望你在这个寒冷的冬夜,找到属于自己的温暖怀抱。

    我走了,一切也都结束了。

    在酒店的房间昏睡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醒来以后,我用酒店的电脑登录了微信,季洲还真的通过关系,拿到了豆瘐现在的公司与家庭住址。

    当然,我的微信和邮箱里,都有时炎发来的五六条消息。起初的几条,都是命令我快点回家,后面的几条都是问我人在哪里。

    我也懒得再看,直接就永远删除。

    甚至将他这个人都加进黑名单。

    早饭在餐厅里简单吃了点东西,但都味同嚼腊。

    饭后便就急匆匆地去豆瘐的公司,准备投奔她,并且有好多的话,想要对她说。

    等我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到了她的公司以后,她的同事说豆瘐带着全家人去欧洲旅行了。

    这个消息着实令我大吃一惊,豆瘐的家庭条件跟我比就是个半斤八两,依我对她的了解,她一直都在很努力地存钱想要给父母买房子,她怎么舍得去欧洲旅行?

    她的同事将她的新手机号码给我,出了公司后,便急着打电话给她。

    起初两遍都没无人接听。

    直到回到了酒店,我才收到她的电话,一接通,就听到豆瘐轻快地声音,“喂,请问之前是谁打电话给我的。”

    我握着电话,心情十分复杂,“豆瘐,我是不是把我这个人给忘记了?”

    对方突然沉默了好几秒,怯生生地问:“是甄艾?”

    “豆瘐,我人在香港,我来找你,可惜你不在。”我又说。

    “我,我……我人没在香港,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回去。”豆瘐向来不是个结巴的人。今天有点反常。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我有好多话,想要对你说。”

    我说完,对方又是一阵沉默。

    “你,你和时总还好吗?”

    这一次,轮到我来沉默了。

    “等你回来再谈吧。只是,先把你家门锁的密码告诉我吧,我不习惯总住酒店。”

    “啊?!”豆瘐的反应更为震惊,她甚至不太情愿地惊呼出来,过后她又说,“甄艾,是这样的,我家里好久没住人了,好乱的,而且现在没水没电啊,你过去了也不能住的。要不这样吧,你先回家等我回去以后,我去你家找你。”

    “我已经没有家了。”我说着,又补充一句,“我向来没有家的。”

    “那,那……哎呀,甄艾,我这边有急事,我先不能聊了,晚点我们再联系吧。”

    豆瘐说完,立刻就将挂断了。

    我看着瞬间黑屏的手机,只觉得豆瘐变了不少,过去她不这样。

    不过也是,人的性格和脾气是会随着环境改变的。

    在酒店的房间里闲不住,我按着地址去看看豆瘐的房子。

    结果,看到的房子让我十分的意外。

    地址上的房子,是一处高级公寓,问过楼下的管理员后,我得知豆瘐她住的是超过二百平的产权房,家里住着一家四口人。

    那也就是说,豆瘐买了房子,还接来了父母弟弟过来一起住。

    时炎给了她不错的职位,薪水也比以前高了好几倍,但是要在香港买一套这样的房子,那不是她可以负担的。

    我坐着电梯上楼,在门口凭着豆瘐的生日按下了八位密码。

    门锁嘀地一声,开了。

    走进去之后,我更感意外了,刚一进门,就看到豆瘐与家人照的全家福,一家人笑得都很开心,屋里的装修更可用奢华来形容。

    站在她家的客厅中央,我脑子里突然产生了个可怕的念头,那就是,豆瘐突然变成富婆,她的钱是哪里来的?

    再仔细回想一下,我与时炎之间的枝叶末节,点滴小事,也只有豆瘐最清楚。

    那么那本日记本,据时炎说是我们领证的那天晚上,他在帮我收拾衣服的时候发现的,难道说,那本来历不明的日记是出自豆瘐之手?

    这样的念头一产生,我只觉全身无力,双腿无力地跌坐进沙发里。

    豆瘐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没有理由害我的啊。

    难道是为了钱?为了钱出卖了我?

    那么,她的幕后一定还有人,这个人要害我,这个人想看到我和时炎反目成仇,想到看到我痛苦,而这个人还可以从中获力,这个人是……是她。

    在豆瘐公寓的沙发里,我从天亮坐到了天黑。

    我不愿意相信人性丑陋,更不愿意相信豆瘐对我的出卖,然而就是如此残酷。

    再深的友谊也抵不上对物欲的追求。

    在黑暗中,我掏出手机,给豆瘐发去一条短信:我会在你的大公寓里一直等到你回来,当面向我交待清楚。

    打好后,豪不犹豫地点击发送。

    那之后,我的短信就跟石沉大海了一般,没有收到任何的回信,但我相信,豆瘐她一定是看到了。

    她害怕见我,所以,她一味的想避开我。

    但我偏偏没了耐心,又给她发送了第二条消息:我只给你24小时的时间飞回来,晚一个小时,我就放火将你这些不易之财全部付之一炬。

    那之后的五个小时以后,豆瘐一脸憔悴地出现在我面前。

    她提着行李,穿着白色的皮草大衣,满目惊恐地看着我。

    我坐在沙发里,正抱着一杯热气升腾的速食面,还来不及吃,她手里的箱子掉落在地,豆瘐向着我扑过来,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

    还未解释,便有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窝里落下来。

    我以为,我看到豆瘐会恨得一口咬死她。

    但我没有,反而是平静地看着她。

    麻木地将视线投向虚无的空气里,“说说事情的经过吧,也许我可以原谅你。”

    “艾艾,我对不起你。”哇地一声,她哭得更凶了。

    我心里打起了结,嫌厌地推开她的手,将身体向着沙发的另一侧挪了挪,淡淡地目光睨着她,“一字一字,一字不落地把经过都说一遍。”

    “呜呜,”止不住地抽泣,豆瘐不停地抹动眼泪,她跪挪到我腿边,“艾艾,你知道的,我家穷,很穷很穷,我们努力的打工赚钱,就算不吃不喝,一辈子也不可能在一线城市买房子,而我又太想能有自己的房子了,所以,在她过来找我的时候,我没能抵挡住利益的*,甄艾,我该死,我真的对不起你。过后我很后悔,我几乎每天都睡不好,我很想知道你的情况,我愧疚极了,有好几次夜里醒来我都想去找你,向你忏悔,可当我看到爸爸妈妈住在这种房子里,那种幸福的表情时,我又犹豫了,我怯懦了。我最终选择继续对不起你。”

    豆瘐的一番话,像无数的细针刺在心里,疼得没办法呼吸。

    现在的她,很像当年的我。

    我们,都错了。

    错得离谱。

    但又选择去执迷不悟。

    “日记是谁写的?”

    豆瘐抽泣道:“是房冰灿找人专门模仿了你的笔记,我把我知道的讲给她听,她先后修改了三次,才最后搞出那本日记来。”

    呵呵,我麻木地笑了着,果然是她。

    她飞快地握了我的手,哭泣地仰头看我:“艾艾,时总他真的看到了日记了吗?”抹了下眼睛,她又说:“时总那么爱你,他一定不相信的对不对?即使有那本杜撰的日记本,也不会影响你们的感情是不是?”

    我缓缓地落下视线,看着豆瘐的一脸天真……良久后,我对她说:“豆瘐,既然你为了钱什么都能做,那不如,我们也来一次合作吧。”

    豆瘐再次惊呆,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艾艾,你,你想要做什么?”

    我勾动唇角,“我给你更多的钱,你把一切的一切去向时炎说清楚。”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