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章 我要求的不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豆瘐再次惊呆,目不转睛地看着我,“艾艾。你,你想要做什么?”

    远远的看向窗外,我才说:“我也可以给你更多的钱。但前提是,你得配合我再演一出戏。”

    “你想让我做什么?”

    ……

    24小时以后。

    豆瘐战战兢兢地站到了我面前。

    她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看到我之后。扔掉箱子,扑通一下就跪下来,面对我她声泪俱下。

    原以为这样的画面。它会催泪。

    可是我就跟麻木了一样,只是用淡淡疏离的目光瞅着她。

    将放在茶几上的一封信拿起来,“别哭了。留着些眼泪。去见时炎,把我写的这封信交给他。”

    豆瘐抹了抹脸上泪水,惊诧地看着我。“这是什么?”

    “这是一封遗书。我不会再回去了。你做为我最好的朋友,面对我的遗书。悔恨不已,你必须向时炎说出事情真相。你要让房冰灿浮出水面,让时炎接受房冰灿利诱你搞出日记的事实,当然。也要让时炎明白,这世上再也没有甄艾这个女人了。”我的话说完,将季洲给我的银行卡也放到她面前,“这里面有很多钱,就算你下半辈子什么也不做,也可以做富婆了。”

    豆瘐痛苦地摇着头,更多的眼泪涌出来,“甄艾,你和时炎原本是幸福相爱的一对,都是因为我才会分开的,我不是人,我没能抵抗房冰灿对我的利益*。我错了,我是真的知道错了,你千万不要有轻生的念头哇。”

    淡淡地目光望着她,我从沙发中站起身来,提着我的包包往外走,“去见时炎的时候,记得在身上安装一个微型摄像头,在你把一切都告诉他之后,将视频发到我的微信上。”再没有什么可以留恋,我提着包包走出去。

    甄艾她上前拉住我的衣袖,惊恐地看着我,“我会按照你说的做,这本来也是事实,但是,你要去哪里?”

    “我说过了,我走了,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们了。”

    一周了,我第一次走出豆瘐的公寓。

    沿着车水马龙的路向前方不知目地的走。

    我与豆瘐之间,再也回不到从前我话不谈的闺蜜了,而且我以后也不会再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就那么沿着马路走下去,一直走,一直走到疲惫。

    在打了辆出租车,并且告诉他,我去车站。

    到达车站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眼看着就要天黑黑。

    没有亲人,没有家,更没有朋友的我,只能在列车时刻表上数出四行来,因为4这个数字是我的幸福数字,于是,我买了一张通向拉萨的车票。

    也踏上了我人生中最漫长地旅程。

    就在我人还没有到达拉萨的火车上。

    这天中午,正准备吃下泡好的碗面时,微信弹出来一条视频。

    我捧着面碗的手微微一抖,里面的热汤溅出来,烫疼了我的手,心不由得暗暗发紧。

    按时间来算,豆瘐也应该见到时炎了吧。

    点开微信,结果,我真的看到发送消息的人是豆瘐,里面有还有一段时长二十分钟的视频。

    回到座位上,我将手机视频点开,手紧紧地握住还很烫的面碗,在一阵静止的画面中,看到了时炎的身影,心里头充满了尖锐的隐痛感。

    时炎的办公室里。

    他正头也不抬地伏案在那些堆积成山的文件中。

    豆瘐一步一步地走到时炎的桌子前,她手中紧紧捏着信,放到了他的桌案上。

    时炎将视线落到了桌上的信封,眉心骤然纵起。

    愤怒并且加杂着冷默地问:“她人呢。”

    豆瘐用手帕抹抹眼泪,演技瞬间爆发。

    她在时炎的质问中,开始抽泣起来,并且迅速失控。

    “时炎,甄艾走了,她留下这封遗书,就下落不明了。”

    时炎猛地拍案而起,他深不见底的目光冷箭一般打到豆瘐身上,“你是哪来的疯子,胡说八道什么。拿上你的信,给我滚出去!”

    豆瘐更加的激动,她站起身拉住了时炎的西装衣角,“我没有胡说,甄艾之前到香港来找我,不巧我人在欧洲,没能第一时间回来见见她,甄艾在我家里不知道住了多久,等我回来的时候,就只看到她写给我的遗言。”

    时炎冷哼着甩开豆瘐的手,他面朝向窗子的方向,“像她那样的女人,是不会自杀的。”

    “不,时炎,这次不一样,甄艾一定是真的伤心欲绝,才会留下这样的遗言的,我太悔恨了,如果不是我,你们也不会分开哪……呜呜……”

    时炎再次将目光投向豆瘐,更加的烦躁,说:“吴琼,你究竟想说什么?”

    豆瘐抽泣两声,拿着纸巾用力的抹掉泪,“事情是这样的,我受了房冰灿的骗,那本日记是房冰灿自己胡编的,她用一套房子*我,让我把日记本放到甄艾桌子上显眼的地方。”

    闻听豆瘐的一番哭诉,他的脸色大变,再看向豆瘐伸出手将她从面前提到近前,“你跟我说什么?房冰灿让你做了什么?”

    更多的泪水涌出来,满面泪痕,带着让人伤感的哭腔:“时炎,你看到的那本日记根本不是甄艾的。她没有写日记的习惯的,因为她是不愿意写下来,好回忆过去的人,她说过,她是孤女,她没家,没父母,她只希望时间能再快流逝,她是不可能把点点滴滴的事情都记在日记本里,好让你发现的。”

    “那么,你的意思是,是房冰灿伪造了日记?好让我误会她,从而离婚,好再跟她结婚?”

    豆瘐小鸟啄米似地点头个不停,但很快她又矛盾地哭着摇头,抽泣道:“时炎,我真的好害怕,我怕甄艾她真的因为我的贪念,而生无可恋。像她这样农村女孩子,能在这座城市被认可,已经是不容易的事情,我真的好担心,她会因为生活的起伏差距而想不开,真的去跳桥。”

    “你凭什么诬蔑房冰灿伪造了日记,你有证据吗。”时炎仍旧在半信半疑之间,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给骗多了,所以人变得更精明谨慎了。

    呵……

    豆瘐看着时炎又是一愣,短暂的一促后,她从包里拿出了一只录音笔。

    “这个,这个就是当初房冰灿约我见面,向我追问你们俩恋爱后的全部经过。”她说着又哭,“甄艾那么信任我,她当我是最好的姐妹,她把我介绍给你,让我有了人人羡慕的高薪工作,可是我却恩将仇报,我真的太对不起甄艾了,要是她有任何的不测,我这辈子都不会好过的。”

    时炎上前,大手紧紧地揪住她衣领,生生将身型并不小巧地豆瘐给提起来,他凶巴巴地吼:“你少特么的给我说些没用的,我只想知道这一次,是不是你们俩联合起来骗出来的谎言。”

    豆瘐被时炎的吼声给震慑,也震惊了。

    她不敢置信地看着他,“时炎,你不是很爱甄艾吗?你爱她却不相信她?那还真比杀了她还难受,难怪她现在一心求死,留下那样的遗言,人间蒸发,找都找不到了。”

    说完,她又哇地大哭起来。

    时炎被豆瘐哭得心烦意乱,从他那来来回回地渡步就看得出来,他慌乱了。

    拿出手机来极快地拨下一串号码,按下发送后,对方始终无人接听,最终电话断了。

    提示是对方用户不能接听你的电话。

    时炎暴戾地将手机狠狠地砸向地面,这样的动作把豆瘐都给吓呆住,连眼泪都静止了般挂在了面颊上。

    他向她逼近,对着她伸出手,大声的吼道:“她的信呢,写给我的信呢?”

    豆瘐这才反应过来,将之前的那封信拿出来。

    时炎在看完信之后,他整个人瞬间老去了般,表情惆怅地瘫坐椅子里。

    好一会,画面就跟停止了般,两个人都没有动,更没有说话。

    直到一分钟之后,他掏出手机,打出去,并且吩咐:“你去查一下房冰灿的账号,一个月之前,有没有大额的汇出,到一个叫吴琼的账号上。”

    最后,时炎警告豆瘐,“如果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若我太太她根本没有写过什么狗屁日记,都是你们杜撰的,那么,无论是房冰灿还是你,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视频到此结束了。

    我将手机慢慢的放回到包里头,然后相当平静地打开了面碗的盖子,里面的面条已经泡软了,这不由得让我想到我和时炎这间的婚姻,也像这碗面,过时不待。

    到达拉萨的第二天清晨,外面已经铺了厚厚的一层大雪。

    原本的计划也不得不搁置,一个人在民宿的小床上窝了一整天,一整天都处于相当疲劳的沉睡中。

    偶然醒来,梦到人也都是时炎凶恶的脸。

    直到傍晚,我才从床上起来,向老板娘打听了地址,到附近的店买来应急的冬衣。

    一个人漫无目的走走停停,就那么在街上走着,全身也已经冻透,我抬起头看看漫天的风雪,感觉自己是无根无茎的浮萍,四海飘泊。

    太冷了,也太过孤独,我一个人走着,走着,直到看到了街角的一家面店。

    里面还燃着昏黄的灯光,看上去相当的温馨,于是我便向着那家面店走去。

    让我没想到的是,面店的主人,居然是位外国人,他也是店里的大厨,名字叫兰尼,贝洛。

    原本因为天气原因就打烊了,但因我的到来,他又洗了手,系上围裙,走到*作台前精心地给我制做了一份海鲜面。

    当热气升沸的面送到我面前时,我几乎感动落泪。

    其实,我要求的从来不多,只要有那么一个人,他在我需要的时间出现,就好。

    喝过一口面汤之后,我看向蓝眼睛高鼻梁的主厨,怔怔道:“你做的面真好吃!”

    *

    一年后。

    又是冬天,漫天风雪,但我却已经适应习惯了变幻无常的天气。

    跟一年前的那一晚一样,我坐在椅子里吃面,唯一不同的是,那个曾经为我做面的外果人,他已经是我的老板了,只因为当初吃的那碗面,而决定留下来做了面店的服务员。

    只是今晚的气氛有些奇怪,店里的客人大多抿着嘴笑看我。

    特别是坐在我面前的兰尼.贝洛,他就用那双海宝蓝的眼睛,专注地望着我。

    “喂,兰尼大厨你能不能别这么瞅着吃饭的客人呢。”

    我小心对他说。

    兰尼不以为然,用他迷人的大眼睛跟我说话,“我看的不是客人,我看的是我的未婚妻。”

    我秃噜一口面进嘴里,瞅着他嚼着,下意识地四下里看了看,“你的未婚妻在哪?”

    这时侯,兰尼握住我的手,极认真地用他蹩脚的中国话对说:“艾,你已经在这里工作一年了,我们相处的时间也满一年了,在这一年里,你简直太让我着迷,你是这么的美,每天看到你,都成了我的人生目标,我真的很想把你娶回家,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让我娶呢?”

    我的手握紧了筷子,反应了好一会,这思绪也没能平静,特别是看到他,又让我想到了那个发生在海边沙滩地求婚。

    一切虽然过去太久,但却还能再一瞬间联想到。

    我知道我必须跟过去告别。我必须开始新的生活。

    面对兰尼地求婚,我点了点头。

    大家还来不及表示兴奋,一道凛冽地咆哮声破空传来。

    “谁允许你接受别人的求婚了,你自认为你有接受别人感情的条件吗?”

    店里的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冷喝声,给吓得怔住了。

    我却极为平静地一动未动。

    我知道我和时炎总有一天,还会见面的。

    兰尼站起来,他看看门口的时炎,又看看我,满眼不解,“艾,这位先生他是谁?”

    时炎仿佛抓到了话题的重点,他快步走到我们俩面前,“你这个问题问得好,我是谁,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是……”

    他的话没说完,我猛站起身,手拉住他的衣袖,“你跟我出来谈。”

    在我揪住他衣袖的 时候,我感觉到时炎脸上的微怔。

    我原本以为他会借着这个机会,把我们的关系,广而告之地告诉所有人。

    但是,他没有,在我身后,他跟了出来。

    “甄艾,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整整一年,365天,我放下一切在找你。不过还好,我找到了,不过现在好了,你跟我回家。”

    我看了眼停在门外的车子,后退一步,与他保持了一米距离,“对不起,我现在生活的很好,不想离开。”

    “你不离开干什么?还真的要跟那个假洋鬼子混在一起吗?你们俩个人结婚是没有幸福可言的。”

    注视着时炎眼中深深的怒火,平静地说:“生活就是平凡的,婚姻中大事不多,更多的是摆不上台面的小事,柴米油盐,风雨同舟,哪怕是冬日里的一碗面,因为暖心,所以,也是我所需要的。”

    “甄艾,你是不是傻掉了,他不过是穷小子,除了那玩意大点,我看不出他能给你什么温暖,我知道因为房冰灿,让我们俩走了一段弯路,我们只当之前的一切,都是命运给我们的考验,回来我身边,我们得重新开始。”

    “相比于你的财富,贝洛他很穷,他就是一家餐厅的主厨,但他有的,他能给我的,你都给不了。所以,时炎,你去追求真正属于你的幸福吧,你该娶的女人,你该找的女人是那些与你家族门当户对的千金名媛,那样你们就会有相同视野和相同的精神高度,至于我和你的那段荒唐过往,就当做是青春年少的不成熟,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慢慢地掰开他的手,我将雨伞放到了他手里头,然后缓缓地转过身,迈开的脚步走向还站在路边的兰尼贝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