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2章 守护彼此(大结局)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与兰尼两个人手牵着手走回到面馆里。

    转过身来便动手将面馆打烊。

    开始收拾碗盘,兰尼高高的个子来到我面前,他有些尴尬地搓着手。用不及溜地中文问我:“艾,我刚才演得还好吗?”

    我看他一眼,默默点了点头。

    兰尼仍旧站在那没动。两只手又在身上的围裙上抹动几下,这动作表示他还有话要说。

    “想说什么就说吧。”

    挑挑眉毛。他歪了下头。“艾,其实我觉得,你们俩也不见得就真走到没法回头的境地。他毕竟是被你朋友骗了,现在他知道自己做错,误会你了。那你就应该给他一次机会。我相信解开误会之后的你们,如果和好的话,一定会更加的珍惜对方。生活也能更幸福。而且。你们就这样的分手。那当初害你们分手的人,可就是——就是那个。什么快,什么痛了。”

    “是仇者快。亲者痛,兰尼,这些道理我都懂。”

    兰尼一幅不了解地样子。皱着眉,“那你为什么就不能退一步呢。退一步什么天空来着?”

    垂下视线,淡淡微笑,“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可是,在我们之间不仅是误会,还有失去信任之后,发生的一连串的痛苦记忆,那些痛苦的记忆,还引发了一系列的后遗症。”

    他急急对我说:“艾,解铃还须系铃人,在哪里跌倒,就该在哪里爬起来,你这样,对以后的生活也会受影响的,说真的,你是我见过,除我妈妈之外,最好的女人,我希望你幸福快乐,不想你过得不快开。”

    “兰尼,谢谢你,这么为我着想,我也不是得理不饶人,我是没办法再去面对一个根本不信我的男人。”

    沉默片刻后,兰尼便也不再出声,他只是看着我,看着我。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外面雪越下越大了,他还站在那没离开。”他说着向着我呶了呶嘴,示意我看向窗外。

    我本能向着窗前紧走几步,可也就是走了两步,便停下来,“他愿意站在雪里,就让他站了,等他冷了累了,就一定会离开的。”

    又拧开自来水,我继续洗净盘子,再一一摆放好。

    兰尼重新走进厨房,开始着手准备明天用到的食材。

    心里头有些混乱不安,时炎的脾气我是知道的,一旦被他找到,恐怕又要像当初一样,对我纠缠不清,要不是季洲事先给我消息,我今天一定措手不及,慌乱了。

    只是,这的气温很低,外面又是风雪交加,相信用不了一个小时,他就会冻住的。

    手机铃声响起来,我拿出手机一看,是季洲。

    “季洲。”

    “艾艾,你那边怎么样了?时炎去找你了吗?”

    电话刚一接通,季洲就急急地追问。

    我握着手机向窗外看,隐隐地能看到窗外仍旧站着一抹高大的身影。

    时炎还没有离开。

    有些慌乱地别开视线,等在外面的我心绪难安,“他来了,我已经把跟别人交往的事都告诉他知道了,可是,他还站在外面,没离开。”

    手机里一阵沉默。

    好一会季洲都没有出声。

    “季洲,季洲?”就在我以为掉线了的时候,手机里才又传出季洲的声音:“甄艾,你知道吗,房冰灿和你那个闺蜜,都得到应有的惩罚了。”

    季洲的话令我听得心头发紧,“她们俩怎么了?”

    “时炎始终是个恩仇必报的人,眼里头不揉沙子,房冰灿被查出挪用公款数额特别巨大,以及一些商业犯罪等几项罪名,被判入狱七年。”

    “这是真的吗?”时炎到底还是没有放过她,坐七年牢确实有些重,但这也是她罪有应得。

    “嗯,房冰灿在以后的七年里,人生中最美好的七年里,都得在监狱里生活了。”他说。

    转念想到豆瘐,心里就是一紧,问:“那豆瘐呢?就是我从前那个闺蜜。”

    “你那个朋友被车撞了,后半辈子只能坐在轮椅里度过了。”

    “这些真的都是时炎设计的吗?”我一下子感觉这个男人太可怕了。说不定他现在就躲在不远处看着我,我这样想着,往四周环视了一下。

    结果,窗外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时炎的身影。

    手机里,季洲又深叹一声,“这个问题,除了他自己没有人能够回答。所以,甄艾,时炎认定的事,他不会轻易的改变。”

    “季洲,你想说我的都明白,可是我们就算复合也不可能给对方幸福。与其在一起互相折磨,那不如就早点分开。”

    “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其实,在我私心里,并不希望你们走到一起,那样的话我……”

    “季洲,我这要打烊了,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

    挂断后,我握着黑下去的手机,心情变得乱七八糟地。

    急急地转过身,进到后厨去找兰尼。

    当时,兰尼从后门一直将我护送回家。

    我的小空间一如既往地冷清。

    跟从前无数个不眠之夜一样,我洗澡换上睡衣,然后服下两颗安眠药,躺在床上看书,看到药劲发作,便迅速睡去。

    如此反复,一连七天过去,时炎没再出现在我面前,但是我却凭着女人的敏感时而感觉到在暗处隐藏着那么一双眼睛在注视我,一秒都不放松,于是我与兰尼不时的大秀恩爱,甜甜密密地表演着热恋情侣大撒狗粮。

    渐地在忙碌中忽略掉那双隐在暗处的眼睛,最后,彻底的回归到从前平静的生活,那双藏在暗处的眼睛也消失无踪了。

    我想,时炎一定是放弃了。

    直到这一天,我接到了时炎爷爷打开的电话。

    他老人家在电话里告诉我,时炎病了,病得很严重,很可能命都保不住了,希望我能过去看望一次,希望我能规劝他重新振作起来。

    我没有答应他,只同意考虑一下,一连三天我还在犹豫中,直到时炎的妈妈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我的微信号,她给我发来一张时炎卧病在床的照片。

    照片里时炎就跟换了个人似的,他满脸的憔悴,胡子拉渣的,让我几乎认不出这是从前那个神采奕奕的时炎了。

    三天后,我来到时炎所在的城市。

    也是,第一次走进了时炎的家里面,带着复杂的纠结的悲凉的心酸的情绪,无暇顾及那些奢华带给我的视觉的冲击。

    时炎爷爷看到我,叹了一口气,“丫头,时炎他一定是伤透了你的心,但是,希望你能给他一次机会,我相信他以后一定会改的。”

    “我,我会劝劝他。”

    时老爷子深看了我一眼,长叹一声后,自顾自地走进了房间里面。

    而她母亲则眼睛红肿地迎上来,把我带到了时炎的房门口。

    她说:“甄艾,靠你了,好好劝他,再难过也得吃点东西先。”

    我走进去的时候,时炎就直挺挺地躺在床上,他闭着眼睛似乎正在沉睡着。

    敲了两下门,时炎仍旧躺着没动,连看一眼都没看过来。

    迟疑了片刻,向着他床边走过去。

    在他的床边坐下来,我叫了他一声:“时炎……”

    时炎的长睫毛微微的抖动,我才知道他原来没有睡。

    “你怎么生病了?”

    时炎睁开眼睛,但却没有转过来看我,只是开口说:“你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情绪不明朗。

    我淡淡地说:“爷爷说你病了,我过来看看你。”

    刚刚说完这句简简单单的话,眼泪就有点忍不住了。

    他的胡子拉碴和好像一下子就苍老掉的脸,让我感到心酸。

    时炎,其实我没有想象中的坚强,从前堆积在心里的怨恨,一下子淡去了许多,又或者看到现在的他,憔悴得让我恨不起来。

    或许,我应该原谅他对我做过的那些事。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自小就很少挫折的时炎,天真如一的时炎,被保护得太好的时炎,他不过是一时间接受不了挫败的滋味。

    我越想越伤感,情绪的暗涌像一阵阵永不停歇的海‘浪’一样不断地想冲到岸上来。

    时炎却淡淡地说一句,仍旧不看我,“我有什么好看的。甄艾,你当年离开我是非常正确的选择,真的,你应该远远地离开我。我太幼稚,我不成熟,我的存在不过是害人害已,像我这样的男人,根本不值得拥有你,所以,在我看到你跟那个黄头发的家伙在一起的时候,他对你那么好,而你又笑得那么甜,就跟照镜子似的,我不断想起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对你的种种折磨,我甚至无耻到想用药物来控制你,我,不是男人,我不配你这么好的女人。你走吧。”

    “我,我坐了两天的车,急匆匆地赶过来,连口水都没喝上,现在好饿,你如果也没吃饭的话,不如……”

    我还想说什么,时炎忽然一下子坐起来说:“你怎么又不吃饭,我让佣人给你弄吃的。”

    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时炎已经拿了手机打电话,对着电话说:“给我弄点虾仁粥,还有……总之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端上来。”

    他母亲说他已经好久不怎么吃东西了,而他现在看起来,也真的是嘴唇发白,轻飘飘的像能被一阵风吹跑。

    我抬抬手想拉他的衣袖,但在快要拉住他的时候停下来,“时炎,你也吃点东西吧。”

    而时炎却只淡淡地扫了我一眼,慢慢地别开眼,说:“他,他对你还好吗?你,你对男人还没感觉吗?他有没有因为介意这一点,而欺负你?”

    我抬手,手指落在唇边用牙齿紧紧咬住,心头很不是滋味,他的话让我想到了过去,让我想到了我和他之间的最后一次。

    “我们很……和谐,谢谢你关心。”

    时炎落在被子上的手骤然收紧,将被子紧紧攥进掌心里,掐出无数的褶皱。

    “他……他真的比我更好吗?”

    “他,很好,从来不会欺负我。”我咬紧牙关微笑地说。

    时炎似乎再也听不下去,他猛地掀开被子跳下床,一把将我抱住。情绪瞬间失控,“老婆,老婆,我想你,我真的希望你能回到我身边来,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坐着这样的梦,我是真的很爱,很想你。其实,是我求爷爷让你回来的,我知道我又卑鄙了,但我没办法,我的心太疼了,太想念你了。”

    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放到了他的心脏处,我感受到他强烈的心跳,以及他不断发抖的手。

    “老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疑心太重了,我真的没有相信你,现在失去你,我怪不得别人,都是我一手造成了,我错了,错得太离谱了。”

    我想,我是听明白他的意思了。

    房冰灿搞出来的事情,在他心里打了死结,如果我不来说清楚,他可能会一直郁结下去。

    “时炎,我已经不怪你了。”

    时炎的身体明显僵住。

    “如果我们换换位置,我看到你的日记我想我也会误会,我也会怪你,所以,我真的不恨你了,其实,在知道豆瘐和房冰灿之间的阴谋后,我就已经原谅你了,我甚至想过破镜重圆这一说。但是,时炎,你知道的,经过那一次,我就有了障碍,我们和好也不可能像过去一样,我对你没有感觉,我完全没有性欲。我们之间这场爱情无法继续下去了,你和我就如同被时光埋藏的曲子一样,曲还未终,人就必须散去。”

    “难道你跟那个外国人就有*?对我就是不行?我不信,你没有跟我试过,怎么就一口断定不行?怎么就知道我们一定回不到过去了。如果我真的死去,你真的不遗憾不会后悔失去我?”时炎突然变成了一个孩子气的大孩子。他不满地追问我。

    我把那些暗涌藏匿,这样乱七八糟争吵的内容,这些堵在我心口上面压得我快要疯掉的事情,在这一刻,已经变得微不足道。

    是的,在死亡面前,这一切的纠葛,不过是庸人自扰。

    时炎站起来去给敲门的人开门,端进来了两碗粥,他拿着托盘端到一边的茶几上,招呼我说:“你这两天应该没有好好吃饭吧,别把胃病又犯了,过来喝点粥。”

    我知道,我必须不能再在这里呆多一分钟,如果时炎没有想过报复我。我怕我还没把那滚烫的粥送进嘴里,我就会被他的话打动,并且像个傻瓜一样的心软。

    又或者,此时此刻的我已经原谅并且心软了,不,也许是更早,在接到爷爷的电话后,我已经原谅他,甚至更早。

    但我的自尊心,不允许我那么做,没什么办法再回到从前。

    面对着面,围坐在桌子前喝粥,我们都清楚那是最后一次共进午餐。

    时炎吃得很慢,他的目光不时的投过来,我为了缓解尴尬,只能加速吃粥的速度。

    直到一碗粥在他注视的目光中喝光掉。

    时炎才微微笑着,也将碗里的粥吃光。

    看着他吃了东西,我今天过来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拿起背包,我站起来,“时炎,你以后要好好的,长辈们年纪大了,别再任性了。”

    “你要走?”他紧张地站起来,向我面前紧走几步。

    “嗯。”

    “老婆。”时炎握住我的手,一把就将我搂进怀抱里。

    我没挣扎,只木讷地站着,“时炎,忘了我,重新开始吧。”

    时炎用力地摇头,“老婆,我不会再放开你的。”

    “别闹了,兰尼还在等着我。”

    “别再跟我说谎了,你们跟本就是在演戏,那个兰尼给我发了邮件,他说你不爱他,你跟他在一起一点都不快乐,他让我不要再放开你。”

    心里头掀起巨浪,我心慌到不行,用手推他,“别闹了,我真得走了。”

    时炎不仅不放,还抱得越来越紧,“我不会放的,而且,我要证明给你看,我们在一起是最合适的伴侣。”

    “时炎,你再这样我真的生气了。”

    时炎摇摇头,将下巴贴在我的发心上,“你走不掉了,我在粥里放了东西了。”

    “什么!”闻言大惊,我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他低下头,双手捂住我的脸,“老婆,不要离开我,你们还是相爱的。”

    紧接着,我双腿离地,被时炎一把抱起来。

    他抱着我快步走进回间的大床上,将我放下来,转身去把房门锁住,再回来时,他已经争切地脱掉了睡衣,俯身压下来,用他的身体将我的身体紧密地压制住,俊脸探过来落在我的锁骨上,火热地双唇沿着肌肤一寸一寸将细密地唇点点化开……

    命运之所以神秘就在于未知性,那一晚之后,我们意外地有了第一个孩子,小名叫小心愿。

    时炎他还是那么死缠烂打地纠缠我,只是,他的纠缠只限于床上,而之前落下的‘后遗症’也在他无止境地纠缠中痊愈了。

    亿万人中,我们遇见彼此,因为有爱,终究还是选择了守护彼此。

    ——————-本书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