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我和你只是债务关系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机场临时的警务点里。★首★发★追★书★帮★

    傅翊霄站在里面,余光打量着身侧的顾苡。

    此时的顾苡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头发乱的如同被掏过的鸟窝,脸上五颜六色,眼睛也肿的吓人,正低着头,一脸的死灰。

    警察一边给顾苡开临时的身份证明,一边对傅翊霄道:“先生,幸好有您的出现,否则这小姑娘可真的要遭殃了,她的包被小偷偷了,身上一分钱也没有,临城这边又没朋友,我以为她今晚只能留在警局里过夜了呢。”

    说着,警察一抬头,问道:“对了,请您留个电话给我们,我们一旦找到嫌疑人寻回丢失物品,也好方便与你们联系……”

    顾苡转过头来,满脸期许的看着傅翊霄,一脸的可怜相。

    可傅翊霄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说:“我不认识她……”

    警察写了一半,手里的笔忽然顿住,抬起头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两人。

    “啊?什么?”

    看着顾苡急剧变化的小脸和瞬间黯淡的眼神,傅翊霄心情竟没来由的好上了几分。

    就在顾苡以为傅翊霄不愿出手帮忙的时候。

    傅翊霄却将警察手里的笔和本子一起捞了过去,低头在上面唰唰唰的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然后他将本子和笔还给警察,冷冷的丢下一句:“走吧,还愣着做什么?准备留这过年吗?”

    说完,他颇没好气的自己转身先出去了。

    顾苡愣了一会儿,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一旁的警察笑着说:“看来你这小姑父是个厉害的角色,恐怕回去要好好的教育你了。孩子,记住了,以后出门要当心啊!”

    顾苡:“……”

    ……

    从机场里出来。

    顾苡拖着行李箱,一路上小心翼翼的跟在傅翊霄的身后。

    她深怕自己再弄出点什么动静来,傅翊霄真把她丢这儿不管了。

    等车的期间,傅翊霄回过头来瞥了她一眼,问:“你来临城做什么?”

    顾苡的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回答。

    傅翊霄又看了她一眼,心里想着多余去问她,就算她回答了,也不一定是真话。

    想到这里,他又开始烦躁了,低头朝着自己的腕表上看去。

    回酒店的路上,顾苡整个人都缩在后排座位里,安静的像只听话的小猫。

    傅翊霄只用余光打量着她。

    此时的顾苡,睫毛在车窗外路灯的照射下显得又密又长,眸子里面也像是掬着一捧清水似的,干净仿佛没有一丝杂质,跟她之前张牙舞爪,到处撩拨男人的样子多少有了几分出入,倒有些不像她了。

    傅翊霄收回视线来,默默的叹了口气,被眼前这个“麻烦”搅的心烦意乱。

    “你打算带我去哪?”沉默了许久顾苡终于开了口。

    闻言,傅翊霄眉角一扬,带着一抹讥笑回过头来。

    “不是你要跟我回来的么?”

    顾苡故意将身板挺了挺,调整了一个不那么别扭的坐姿,厚脸皮的说:“这里也人生地不熟的,除了你我谁也不认识,你真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警局不管吗?”

    傅翊霄十分厚道的反问:“我为什么不忍心?”

    顾苡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顿时凌厉起来。

    “好歹你也算是我八竿子够得着的亲戚吧?你就这么狠心看我遭殃吗?”

    傅翊霄弯了弯嘴角,却根本没笑:“我和你算什么亲戚?非要细算,顶多是债务关系……”

    提起这个,顾苡的底气瞬间泄了个一干二净。

    她瞪着大眼睛和傅翊霄对视了片刻,傅翊霄侧了侧头,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片刻后,顾苡认怂了,干脆又把自己缩回到角落里,闭上了嘴巴不再言语。

    ……

    酒店的门口,潘云早已经等候在那里。

    潘云一身职业的OL套装,一点都没有半夜三更被人从床上拽起来的不满,走到傅翊霄身前,问道:“傅总,您怎么突然又回来了,那榕城那边怎么办?”

    不等潘云的话音落下,傅翊霄就开口打断道:“没赶上飞机,临城那边想叫老孟盯着吧,有什么变动随时与我反馈,下一趟航班距离现在还有10个小时才能起飞,就算我现在赶回去也来不及了,明天的启动仪式继续,一切行程照旧。”

    “好的,傅总。”潘云十分专业的应道。

    听到这里,顾苡顿时有些心虚了,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她耽误了傅翊霄的正事。

    片刻后,潘云的视线终于落在了他身后的顾苡身上。

    顾苡狼狈的对着潘云挤出了一个还算友好的笑容来。

    潘云面有不解的问:“傅总,这位是?”

    傅翊霄本就头疼,也懒得解释,随口说道:“你先去前台给她开个房间吧。”

    说完,他头也没回的进了电梯。

    ……

    安置好了顾苡,外面的天也快亮了。

    潘云从顾苡口中了解了她的处境后,十分同情。临走时,还留下了部分的现金给她,并对她说道:“你没有手机,这是我们傅总留给您备用的……警局那边我也已经联系过了,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

    顾苡点点头:“谢谢你,潘云姐。”

    潘云被叫的一愣,转而会心一笑,出去了。

    潘云走了,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顾苡脱去了外套,直接瘫在了床上,折腾了一天一夜,身上就跟散了架似的……

    顾苡一觉醒来,外面的天都已经黑了。

    她打着哈欠从酒店的大床上坐起,清醒后,这才想起昨一整晚都发生了什么。

    疲惫过后,漫无止境的空虚感朝着她一股脑的砸下来,砸的她晕头转向。

    昨天她还带着满心的期望去见了韩家人,可短短的24小时不到,她就已经和韩钦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说不伤心难过,那是假的……

    可眼下难过有什么用?骨子里仅存的那点尊严,也不至于让她去软磨硬泡的求着韩钦回心转意的。

    想到这里,顾苡长长的叹了口气出来。

    眼前的伤心且先放放,一连24小时都没怎么吃过什么东西了,她饿的胃疼。

    想着潘云临走前还留了些现金给她,顾苡麻利的从床上起身,随便从行李箱里拽了一套衣服出来套在身上,出了酒店房间的门。

    酒店里的东西难吃不说,还贵的离谱。

    她如今举债艰难,不想欠傅翊霄更多。

    ……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