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九十二章 仗剑天涯行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谨以此篇散文,纪念文笔江湖,笑傲天涯的,武侠师爷,金庸先生!

    人生这场游行,生活深处,江湖险恶,行走坐卧,身边处处都是江湖。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武侠笔下,那种仗剑天涯的气度,那般潇洒,超脱的大俗大雅般的风格。在中国这番天涯短歌的江湖上,漂泊着这样那般的儿女。

    城不空,剑月明,几番春秋梦一场,天涯过客,谁记得,当年红妆伤心人。

    凡尘俗世皆文章,人情练达好寂寞,相逢开口笑无痕,过后相思落空门,都叹他家颜色好,可谁记起来时人。芸芸凡尘履薄冰,道道心事无人问。昙花空落听声人,私语尤为过来人。叹息尤怜昨日与,今朝对镜另他人,厮厮磨磨暗月夜,醒时不过江湖人。

    红颜落寞皆洒脱,超然世俗落寞人。边疆荒野忽看见,漫天黄沙卷凡尘。大漠孤烟天边月,江南丝竹销玉魂。接问可是他家女,垂垂老矣落脂粉。空等千年又千年,花开花落故里人。琴声长长归故里,浊酒一杯谈风尘。

    摇摇欲坠天边星,皎皎明月镜中愁。好个春秋,好个夏冬,好个寂寞空门愁。

    侠客天涯路漫漫,剑客独孤亦枉然。恍若隔世他家燕,那十年生死,谁来开着空门愁。

    江湖不曾为君改,相濡以沫人没有,相忘江湖随东流。谁可怜?这春花秋月梦一场,空感叹,年少轻狂侠客行。儿女皆为儿女情,情不深则枉然,情深又疯癫,绕指柔,他家燕,磐石无转移,空等到白头。旧时菱花镜里霜两鬓,脂粉红妆再梳头。

    小街巷里百姓众口悠悠,人言可畏,不知谁解这红颜好时光,竟白白荒废在这悠悠众口,生生刺了这指尖血。

    悠悠众口如同那软磨的刀子,慢吞吞的杀尽这大好青春,荒废了年华,红妆镜前戛然而止,便是这天大地大的侠之大者,也被这人言可畏的悠悠众口般的软刀子,活活磨灭死。

    秋月冷酒煞风景,春梦扰人不思春。都说当年颜色好,谁记今日落寞人。悠悠众口说不尽,岂是侠剑能快意,非恩非仇琐碎事。柴米油盐消磨人,情不知所以,一往而情深,换做他家堂上妻,即便糟糠也下堂。都说现今人心不古,江湖只能更险恶,自古丝竹声悠悠,众口悠悠更甚然。

    换做他乡落寞客,对月浊酒饮一杯,森影忉忉唤作陪,阴风坟里葬活人。埋了这空议论的是非,埋了这人言可畏,埋了这一生空一场。换做他人,也未曾,写的下这般的江湖,都是他人乐。

    奈何桥旁,彼岸花下,忘川和上,是有人在那里等,还是就此作罢,在此阴阳界,等来一场空。

    宇宙寰穹本以空起,分正邪,分正负,分明暗,分你我,凭空造出这又有宇宙,活着的时候不曾记得,去了以后,依然逃不过这人间悠悠。

    剑客天涯即为客,客居,客旅,客雁,终究是流落,来不及看这客居的风景,却忘记来时的路径。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是非题,平添了妇道人家江湖中的聒噪口舌,悠悠众口,人言可畏。一样那般,腌臜的风景,抹煞了一笔江湖儿女的好文章。都是世俗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