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455章:你是我的小情歌(秦歌22)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星期一去上学的时候,老师检查过他们周末在家里做的卷子,然后大发雷霆,因为这一次发卷回家考核的正确答案都比以前高出至少两个难度,导致很多人都处在及格线的边缘,不及格的占了一大半的名额,甚至居然连一个满分都没有。

    没有满分的原因是,秦司廷交了空白卷。

    老师当然也不敢问平时处处优秀、哪一次卷子都绝对满分的秦太子爷这周怎么会交了空白卷,只在课余间打听过,才在一个周末去外地出差的老师口中得知,星期六一大早就看见秦司廷在机场,应该是周末两天都不在海城,没抽出时间来写卷子,秦司廷也是一句都没解释,连个理由都没找就交了空白卷,这实在是让老师又爱又恨。

    于是整个上午班级都在班主任老师满脸的阴云中度过,甚至连体育课都被班主任霸占了,一道一道题的来让全班的学生坐在一起分析。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时念歌的脑子里已经是一团浆糊了,她转过眼看秦司廷,才看见他居然在补写周末的卷子,明明老师在上午的课上已经把整张卷子都讲过了,并且打算今天晚上再留一份模式相同但是题目不相同的卷子,只是需要大家都记住这些解题思路而己。

    但是她看见的是,秦司廷在卷子上写了两种解题方式,最后得出的答案是一样的,可是两种方式都很正确。

    她诧异道:“男神,你这是打算一路把理科学到底了吗?是不是毕业后要直接去麻省理工啊……”

    等她意识到自己刚刚不小心把男神俩字脱口而出时,秦司廷已经停了笔,转过眼来看她。

    时念歌面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变化,也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不小心喊他男神的尴尬,只是很自然的眨着眼看他,再又对他展开一抹更大的笑来。

    “学什么不重要,总归跟你不是一路。”秦司廷收回视线,继续解体,黑色的笔在他的手中微动,留下一排排清劲好看又流畅的字体,同时似是想到了什么,又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冷淡道:“我最多只需要再忍你坐在我身边一年。”

    时念歌对着他手中的笔翻了个白眼:“当然不是一路,毕竟我是要学医的,救死扶伤,懂吗?”

    秦司廷手中的笔在这时停下,又转眼看她。

    时念歌刚才被他的话怼的心里不服,抢在他开口之前说:“你就每天跟这些物理化学高数这种理科的东西纠缠,我等着你以后用脑过度跑到医院排队求我给你治病。”

    说完后,时念歌直接起身走了。

    这是她坐到秦司廷身边近一个月来,第一次生气。

    居然说要忍受她在他身边再坐一年,还说以后跟她不是一路。

    她有那么招人讨厌么?

    时念歌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性格人品样貌以及各种方面,也从来没考虑过自己不如别人什么或者别人不如自己什么,但是今天却是真的受了点打击,导致中午在学校食堂吃饭的时候都无精打采。

    “你今天怎么有点发蔫儿啊?”赵小清用筷子敲敲她的餐盘:“怎么啦?”

    时念歌单手托着下巴坐在餐桌边,一边扒拉着餐盘里的饭一边说:“如果我和好羞涩换座位,跟你做同桌的话,你会开心吗?”

    赵小清瞪大了眼睛:“当然开心呀,你才跳级来咱们班多久呀,现在大家都很喜欢你,我跟你又是好朋友,你能跟我坐在一起,我肯定开心死了!”

    得到了肯定的时念歌点点头,不再问了,低头继续吃饭。

    她心里已经有了断定。

    不是她有问题。

    而是秦司廷有眼无珠。

    上午上课之前,有半个小时可以趴在桌上睡觉休息的时间,时念歌直接趴在桌上闭着眼睛想睡一会儿,但是睡不着,尤其耳边能听见旁边的人在唰唰唰写字的声音,虽然很安静,但是同桌毕竟很近,在安静的教室里,又在她这会儿不想竖又不得不竖起的耳朵里,听得格外的真切。

    她生气了他看不出来吗?

    还真的是连一点同桌之爱都没有,连句好听的话都不能说。

    时念歌实在睡不着,过一会儿后发现旁边的人没有再继续写东西,很安静。

    安静到她这一时半刻的不知道他是也趴在桌上休息,还是在干什么,不过她好像没听见他起身的动静,那就应该还是坐着的吧?

    又过了几分钟,她闭着眼睛转过头去,再将眼睛小心的睁开一条缝,结果就毫无防备的与秦司廷四目相对。

    时念歌吓了一跳。

    秦司廷眼神也没躲开,只就这样看着她,然后才慢慢的移开了视线,继续写他桌上的卷子。

    他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时念歌心里却是砰砰砰乱跳了好几百下。

    他刚才在看她?

    他在看她睡觉?

    刚才还在心里有点生气,这会儿那点气仿佛瞬间就忘光了,只剩下刚才干净好看的少年坐在那里安静的看着她的模样,那种平平静静的但却并不算疏远冷漠的眼神,心里没气了,脸上倒是开始越来越热。

    下午实验课,赵小清在时念歌的眼前晃了一下手,看见她抬起头来的时候才说:“你今天下午不正常呀,中午还像被人给抛弃了似的,接着这一整个下午都美滋滋的,怎么啦?”

    “有吗?”时念歌低头去做实验:“我不是每天都很欢脱?”

    “活泼欢脱和像偷了腥的小猫似的美滋滋傻乐不一样。”赵小清嗅觉非常敏锐似的凑过头来问:“是不是秦神给你电话号码了?”

    “没有。”

    “那你一直傻乐什么?”

    时念歌向四周其他同学的方向看了看,然后小心的凑在赵小清耳边悄声说:“我中午睡觉的时候,秦司廷看我来着。”

    “啊?秦神为什么要看你啊?”

    “是呀,他为什么要看我呀?”时念歌嘴角咧的更大了。

    “看了你多久哇?”

    “也就几秒吧?”

    “几秒你就乐成这样?也许是你睡觉时候胳膊压到他的卷子所以他才看你了呐?”

    “不管,反正他看我了。”时念歌依旧十分的美滋滋,眉眼弯弯的,眼里像是有星星似的回过头向身后的方向看了眼,看见秦司廷正在老师的讲台那里辅助老师一起做实验。

    白色的实验室大褂穿在他身上,怎么看都格外的醒目,真好看,也不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看见他穿上医生的白大褂,那简直就是圆梦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