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2章:相见不如永不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听着她有些颤抖的声音,俞亦苒当是异常放得开,刚才那缥缈的神色早已经不见了踪影:“长大了,总是要嫁人的。★首★发★追★书★帮★”

    她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这快嫁人,可有时候意外就是这么不经意间到来,大人物尚且没有抵抗的能耐,别说她们这些小人物了。

    “你兄长他……”

    “他很好,古姐姐忘了他吧!”

    她亲眼见证了这二人的感情,然而不管多么深厚的感情终究败给了现实。她听闻,其实他们有机会逃走的。

    ——只是后来,眼前的人后悔了。

    毕竟是娇养着长大的娇姑娘,如何能受得了那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自己的兄长天真的有些过头了。

    所以兄长被捉回来的时候被扣上了绑架婢女,勒索财物的罪名,至于二人私奔的事情这永寿县怕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古黛黛听着她平静的话语脸色倏地一白,过了好半天才道:“你……你兄长是不是怪我?我……”

    当日她被寻回来的时候恐吓了一番,又加上重病不起,等她询问俞亦年的时候人已经被判了死刑。

    她哭过闹过,可家里面的人将她关在房间里面哪里都不能去。

    “没有,你与他终究不是一路人。”

    她的兄长没有恨意,她更没有,说白了眼前的女郎也不过是十五岁多一点,对于很多事情她天真的紧。

    当初兄长被判死罪的时候,她曾经不顾脸面地去找过古青云,可那个眉眼中尽是笑意的邻家哥哥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句句直戳她的心窝。

    她知晓兄长不禁脑的行为惹恼了他,惹恼了古家,可不管如何那个人也是自己的嫡亲兄长,人心都是偏的。

    ——他是,她亦是。

    故而,两个人在这那个雨夜不欢而散。后来幕首辅亲自前来,那所谓的罪名自然也不成立,只是自此之后她与他今日算是第一次见面。

    “你和我兄长……”

    刚才来的时候兄长让自己送一封信于她,以前她没有发现这其中的猫腻,可自从经历了一些事情之后,她已经不是那天真无邪的少女了。

    “他是我的邻家哥哥,仅此而已。”

    俞亦苒并未接她手上递过来的信,她对古青云那若有若无的依赖和好感打从哪一个雨夜之后便消散了十之八九,那一日圣旨下达之后更是全部消散。

    痛痛快快的哭过,她俞亦苒早已经不是昔日的俞亦苒了。

    古黛黛广袖下的手紧了又紧,相比较俞亦苒的老练她有些稚嫩,所谓的谈话完全由俞亦苒主导。后来或许是时日已晚,或许是出于别的考虑——俞亦苒起身送客。

    古黛黛回程途中心乱如麻,走了半道人便被古青云唤住,瞧着周遭没有人他才拖着她的手急慌慌从自己的住处走去。

    将门关的严严实实,外面的人窥探不到后他迫切地看向了古黛黛:“她看了信可是说了别的?有没有……”

    “大哥,她并未接信。”

    古黛黛说着将自己袖间的信递给了古青云,古青云拿过信脸色有些难看,好半天都不吭一声,好像陷入了迷障一般。

    “大哥,她对你只有兄妹之情。”

    她说完苦笑了一声,当初自家大哥之所以发那么大的脾气,以为俞亦苒接近他是为了给自己和她兄长创造机会。

    甚至觉得所谓的私奔也是她一手策划的,这和俞亦铃煽风点火不无关系,可后来事情的真相一层一层被解开的时候,她已经拒绝见古家任何人。

    一句话就像是千金巨石一般,砸的古青云有苦说不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吧!

    堂兄说的不错,他如今能做的唯有放手。

    “还有别的吗?”

    “没有了。”

    她似乎不想和古家有更多的牵扯,同她说了那么多大的话语也很少提及当年,不过是同自己说京城的事情罢了。

    两兄妹对着烛影相顾无言,而另一厢的金三羸身边也站着一人,给他絮絮叨叨说着今天的事情,包括古黛黛去见俞亦苒。

    “当是一个干净利索的小丫头。”

    金三羸的孩子怕也比俞亦苒小不了几岁,对于这个聪明的小姑娘他也高看了几分——所谓的掩饰还不如这般直白地表现出来。

    羌族人最不喜欢的便是遮遮掩掩,她和古青云之间别说没有什么,就算有又能如何?羌族要的是她的身份,不是她的情感。

    “那几条线的人都聚集了吗?”

    “已经全部插到了队伍里面。”平时羌族人在大赢夺掠金银物产需要很大的周折才能运出关卡,可这一次却不同。

    这些年北疆占山为王的土匪头子,大多都是羌族人的眼线,可见这次趁势运走的东西不会少到哪里去。

    “让他们小心一些,这大赢的人可都不是笨蛋。”

    “是。”

    那些陪嫁他们难道还能一一去查看吗?况且,这次可是羌族和大赢第一次大规模联姻,他们也不想承担破坏两国和平的罪名,故而过关卡的时候应该简单的紧。

    另一边,灯火有些暗,沐卿披着衣物撑着灯靠近了古青凡一些。而古青凡看着她来,将自己手中的笔放置在一边,声音温和:“怎么还不歇息?”

    “你今日可是有心事?”

    沐卿出身名门大家,这些年和古青凡游历各地对他的性格也有所了解,他今日心里面显然装着事。

    “你说一个国家的安危依靠和亲能换来吗?”

    他这些年走了不少的地方见过不少的疾苦,鲜少有北疆这样的地方,人烟稀少到让人觉得可怕,环境恶劣到让人心寒。

    北疆那场大雪,不知道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

    ——虽然说这一切和地势有着绝对的关系,可与战争也不无关联。家中无壮丁,地里无存粮,可不是死路一条!

    “夫君是想入仕了吗?”

    沐卿长于深闺可见识却不俗,她知道自己的相公有不坠青云的志向,可奈何家中的安排让他隐忍不发。

    游走了这些年,他心中恐怕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了。

    “是啊,强盛的国家需要的不是卑躬屈膝。”

    他虽然不在朝堂却也能猜出帝王此举的用意,然而他不担心驱狼来虎吗?幕晟宣或许不好相与,心思不纯,可羌族的人便好利用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