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章:教室冲突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争愣愣地坐在那里,心里暗暗地道:“真的想什么就有什么吗?这不合理!”



    白老头道:“既是意念控物,里面就不存在任可物理性,只在于身体中的那个意脉!”



    “意脉?”楚明月疑问起来。



    “对,是意脉,把脑子中想你成的图片发到意脉里,是由意脉来代替手去完成你要想的物体搬运。其实,每一个人都有意脉,在你气愤的时候,它会在你的心里发胀,而要胀开的那一层气,就是意脉。”



    “那是胸中闷气,怎么可能是意脉。”楚明月道。



    白老头把眼一瞪:“它就是意脉,只不过地球上因为物质密度不够,不足以打开意脉,所以,只能时而遇到气愤让人胸中发闷发胀。现在我用我的意念把你的意脉给打开,你就知道其实胸中的那一层气,就是意脉了。”一边说着,抬手一道白气喷向了方争。



    振得方争身体抖动了一下,忽然感到周身里似是多了很多小孔,自己的血都要流出来。



    “你有什么感觉?”白老头看着方争问。



    “我感觉我要死了,我的血在向外流。”



    白老头一笑再道:“不用担心,那不是血在向外流,而是打开了你的意脉,你身体以前堆积的闷气向外泄了出来而已。”



    果然,用不多时,方争血液外泄的感觉渐渐减少了,又觉得身体忽然轻了很多。



    “现在感觉怎么样?”白老头又问?



    “我感觉身体轻飘飘的,似是要飘起来!”



    “好了,你现在集中精力,想像着,你所要搬运的东西。”



    方争听着他话,试着去做,看着倒在地上的椅子,想像着把他扶起来。现在想大脑想东西的感觉和刚才大不一样,只感觉大脑中想像出来的图景迅速下沉,直沉到胸中,形成一团气流,向身体外释放出去,极快的气流到在倒在那里的椅子边。椅子竟随着方争的想像,立起来了。



    方争大叫道:“我成功了,我成功了!”



    楚明月也欢喜得把眼睛眯成了一条月芽儿,“好厉害,好神奇!”



    白老头看着方争的高兴样子,再道:“这才是刚开始,你的速度还很慢,以后多练练会更好。把你的意脉练得大起来,就能控制更多的东西。”



    方争点了点头:“意脉练大?怎么练?”



    “你现在意脉刚开,还很小,你所能控制的,也只有这么一点点东西,如果是你的意脉宽广,任大江大河,海天流云,都在你的意念控制之下!”



    方争喜道:“真的吗?”



    白老头点了点头:“不过要想练到那样的意脉,很难很难,要有机缘的。”



    方争道:“那样我倒是不想,我现只想着能把那些痞子臭打一顿就行了。”



    白老头道:“只要周围有东西,你想着把那些东西砸向他们就行了!”



    “对!我这个物理大学的学生,我学那么多物理不是白学了吗?”方争欢喜的点头。



    白老头又向方争讲了很如何运用意念,如何练意念的方式,方争都一一记下。



    第二天,方争再去学校,一边走在路上,一边暗暗地想,等一下见到林峰,就先在他身上用用意念。



    正在想着,只见林峰也向校门口走去。他也看到了方争,但是他只匆匆地往前走,头也不敢抬,可能是昨天看到了鬼的缘故。



    “林峰!”方争争却主动喊起了他。



    林峰却装作没有听到,三两步跑进了校园里。方争看着他跑,想着旁边墙上的一块砖头,让他飞下来,正落到林峰脚下。把林峰拌了一个跟头,爬在地上。气愤地起来,但是他并不知道这是方争所为,气得连连踹了砖头好几脚,就又走开了。



    方争只是暗笑,正想着还用什么方法去治一治他呢,突然身边的楚明月道:“你不要做得让别人怀疑了我们,等别人问起来,我们不好解释,把老人家的事说出来,反倒是我们不对,我们答应下来,不把老人家的事告诉别人的。”



    方争一想,也对,就点了点头,也不再徒生事非了。走到教室里,等着上课。



    上课了,物理老师在讲台上讲着课,方争的心里不住地暗想,既然意念能控物,还学物理有什么用呢?现在的他,看着物理老师讲课,都觉得他好笑。等着吧,自己一定要用意念控物,来颠覆这一切物理……



    物理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字,手放到黑板上还没有写,后面就出现了一行字:“物理贯性的初级定率,表现在人体不动而物体在动……”



    老师看着那一行字,脸上疑愣着,他无法解释这个物理性,转过头看向同学们,脸色就变了。



    同学们看到了这个神奇的效果,“老师,你拿的是什么粉笔。”



    如果眼前的这一景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倒是可以理解,可是偏偏出现在黑板上,只有手动去写才能有字的黑板上。



    老师举起那个粉笔来,低头看着,不住地想:“是不是自己无意中买了一个超级粉笔,如果要是这样,以后可就发了……”



    “关于这个物理性的解释,请同学们好好理解一下,下一堂课我提问。”一边说着,攥紧了他那支粉笔,收拾了讲课工具,走出了教室。



    方争听着同学们议论纷纷,心里暗笑。而楚明月则对着方争白了一眼。方争底下了头。



    “不,这不是普通的物理能解释得了的,这件是事一定和他有关!”突然,林峰从座位站起,指着方争叫。



    楚明月听他这么一说,脸上吓出汗来,忙把头转过来,道:“你凭什么说这事和方争有关,你看到方争到黑板上写了吗?”



    林峰嘿嘿一声奸笑:“嘿嘿,我说方争关你什么事呀,你为什么那么护着他,难道你是被他给上了?”



    楚明月底下了头,红着脸,她是真的被方争给上了。看到楚明月这样的神情,方争更加的气了。



    “做为一个学生,你怎么可以说这话。”前一排的一个同学说。



    林峰转头去看,原来,知道这个同学叫赵哲。别看赵哲平时默默无闻的,可是他可是校长的儿子,平时在学校里总是被人叫做小校长。



    “哟,原来是小校长,我知道你暗恋楚明月,我这样说她你不高兴,但是你知道吗,楚明月已经在方争那里过了好几夜了。人家都上床好几次了,你还在这里暗恋人家,你可不可怜呀!”林峰说这话,其实他只是一个感觉而已,并没有真凭实据。



    “不,你瞎说!”赵哲虽然腼腆,但是也发起火来。



    林峰摇着头,手指着赵哲嘲笑:“傻瓜!”



    在整班里来说,差不多的男生都喜欢楚明月,因为楚明月确实漂亮,一头秀发总是披于两肩,上身穿白,下身牛仔裤,紧紧兜着那浑圆微翘的。很多正面不敢看楚明月的人,从后面看他的背影,也是一种享受。



    众人的眼光总是以楚明月为中心,可是真正追明月狂热的,都知道是他们三个。方争:敢想敢干;林峰:一身痞子气,没有人敢惹;小校长赵哲:虽然为人腼腆,但是都知道他暗恋楚明月,楚明月的背影他看得最多,由于有他老爸是校长,所以,都推想最后真正追上楚明月的应该是赵哲。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