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身入赌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进到茶馆里,服务生过来招待,方争要了个包间,让几人进去,围着桌子边坐好,要了茶水。方争道:“我们这样进去,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再者手里没有钱,反倒被人怀疑了,我和十七妹一起先看个究竟再说,我们两个都能隐身,不致于被人发现,你们就先在这里坐着,等我们。”



    又看了看十八妹说:“十八妹,你带着他们四个小心,你对地球人伦了解不多,如果真有事,要多听听他们四个的意见!”



    十八妹点头,“你放心,一个星系的人我都带得了,地球人心计再多,不过才四个而已?”



    方争看着她稳重的神情,点了点头。转头又对那四个小弟道:“我去不了多时就回来,遇到突发事件,你们要多听十八妹的吩咐,他遇事冷静,他的话就是我的话。”



    “放心吧争哥!”四个人点头不已。



    方争看一切都安排好了,拉着十七妹,一转身,消失而去。



    他们两个都是隐着身了出现在财外财赌场里的,别人自然也看不到他们两个。这是一楼大厅,里面并没有多少人,只是几个小厮在那里胡乱地走来走去。



    方争看着,心道:“以前也没有来过这里,也不知道这里面是什么样。”两个人,把下面都转了个遍,大厅周围只几个小小的房间,也没有找到赌的地方。



    “方争,你在找什么?”十七妹被方争拉着转一圈又一圈,心里就疑惑。



    方争也不回答她话,直拉着她上了楼梯,刚入二楼上,喊三吆五的叫赌声就传了出来。



    方争道:“难怪下面找不到,原来都在这里!”大厅里的门虚掩着,方争一推门,和十七妹一起进去。现在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在专心叫赌,并没有人在意门无故打开。



    方争和水十七妹隐着身子,就到在了人群的背后。在大厅的中间,放了几张大赌桌,有的上面玩滚盘,有的上面发三张,桌子周围都趴满了人,每个人都在关心着自己的赌码。



    十七妹站在那里,看了半天,不解地道:“他们在干什么?”



    “赌钱!”



    “赌钱?什么是赌钱?”



    对她这样一点不懂的人真的无法解释,索性方争也不解释了,只是说:“等一下你就知道了。”



    来到一个玩滚盘的桌子前面,看着人们的头都掉脖子似的似到桌子中间看滚盘转动,滚盘桌的里面,是一个戴着黑墨镜的大个子,面前的桌子上整齐排列着成搭的大钞。面带微笑地看着那些赌客们,大个子背后还站着两个身着旗袍的性感美女。



    方争站在人群背后,由于隐身,所有人也都看不到他。方争一个意念使出去,正转动着的滚盘嘎然停住,很多押闲的赌客们个个欢叫:“我赢了,我赢了!”乐得跳舞的也有,乐得爬在桌子上伸手蹬脚的也有。



    大个子是庄家,一脸扫兴的样子,一边让身后的旗袍小姐陪着钱,他却奇怪地看着滚盘。



    原来,那个滚盘被庄家动了手脚,来这里押闲的人,都是十赌九输,而庄家大个子当然也就是赌场赵刚的人了。



    押闲人赢了之后,叫喊声更响了:“来,押!押!”



    滚盘又开,还是押闲的赢。庄家把眼上的墨镜摘了下来,瞪着眼睛去看那滚盘。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哪里不对,就又把眼镜戴上。



    方争有意要调戏他,竟然一跃,跳到赌桌上去。伸手把他的眼镜摘了下来。庄家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吃吃地愣了一下,往脸上一抓,“我的眼镜呢,我眼镜哪里去了。”



    人们看着他滑稽的样子,都大笑不已。在人们大笑的同时,方争又伸手把庄家的钱堆全部抱起来。



    “钱,我们的钱又哪里去了!”中年汉子惊慌地喊起来。



    众多押闲的个个叫了起来:“你乱叫什么,才输了这么两次你就乱叫,偷偷把钱藏起来,以前赢我们那么多,也没有见你叫。想拔庄不赔呀!”



    方争看着中年汉子被人们缠着,一边好笑,就抱着钱跳下了赌桌,拉起水十七妹走到了门外。



    水十七妹看到方钱抱着这么多纸,却不知道是什么:“这是什么东西!”



    “钱呀!”



    “钱是什么?”



    “能买东西,只要有钱,就能换很多东西!”



    “哦!”十七妹这才点了点头,能想到,他们水行星系一定不使用这种钱币。



    “喜欢吗?”方争问。



    十七妹点了点头,满脸的好奇。



    “行,那你全拿上!”掀起十七妹的绿围裙,让他把钱包起来。十七妹也是天真,手提着裙子往前走,露出两腿间,真是性感。索性现在两人隐着身,另外的人也看不见。



    两人回到,茶馆的包间里,五个人还在那里坐着,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方争点了点头:“还好!”



    十八妹看到十七妹的样子,就问道:“这是什么!”



    “钱呀!”十七妹一边说着,把钱都放到桌子上。方争把让一个小北去买个箱包,都装进去,让一个小弟提着。



    “走吧,现在可以去了,我们都去。”



    方争带着人走出了茶馆。又来到了赌场的门口。



    现在的方争,身着一身白西服,脚下皮鞋,头发闪着光亮,眼上罩着墨镜,身边两个艳丽倾城的美女,身后四名保镖,挺着精神跟在他后面,脸上也都罩着墨镜。



    向着赌场的玻璃门,几人走进去,就见门侍招手相迎,“几位,里面请!”



    几人走进去,当即有人引着,直到在二楼。



    从大厅里往里走,知道大厅里那些赌桌上都是一些下三烂玩的东西,也不理会,直接来到中间的那个门前。



    本来这这个门里都是贵宾级的场子,都是些高额的赌注,一般的下三烂都会被挡在门外的,两个把门的侍者看到方争气派不小,所以只管招手往里相让。



    走到里面去,这里面比外面大厅里安静多了,正对面,一个大吊灯,吊灯之下,放着一个大赌桌。赌桌周围七八个人坐在那里,神情专注地看着赌桌。



    走过去看时,原来他们在玩骨牌。靠后面坐着庄家,三十多岁的中年人,静静地坐在那里,在他身边的两个发牌小姐正在向外发牌。



    方争以前从没有进过赌场,尽管不懂得这里面的规矩,但此时有意念在身,又怕什么呢?拉了把椅子直接在桌前坐下,所有人都在他身后站立。



    正面的庄家抬眼看了一下他,再低下头:“哥们,报个名吧!”



    方争道:“我姓水,别人叫我十九赌!也有叫我十赌九输的。”



    方争这话一说出来,惹得十七妹哼一声笑了出来,这个方争也真会逗,十七妹,十八妹,到他这里成了水十九赌了。



    方争回身捏了一把他的大腿,十七妹忙收住笑。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