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章:血性吞天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这时的十七妹也无力去阻挡这七八个狂邪人的攻击了,沙尘攻到的时候,她双手推出去,已经没多少意念了。



    沙尘如龙把她硬生生地把他抵向飞起来,翻着跟头跌到了桥下去。



    七八个狂邪人站在桥上下看了一眼,又一道沙尘向下,如刀滑去,就要结果十七妹的性命。



    猛然间,只听赵刚一声喊:“十七妹!”跳下桥去,落在十七妹身边。赵刚还是很喜欢十七妹的,眼前的这些人,任都死去,他连眉都不皱一下,可是看到十七妹要死,他却紧张得跳身下去。



    他的这一行动,让杀十七妹的那个狂邪人又停下了手里意念,愣在那里,不解地看着赵刚。



    赵刚托起十七妹的身子:“十七妹,十七妹,你怎么样?”



    十七妹微睁二目,看到了赵刚的脸:“怎么会是你?”



    “是我,我爱你,关键时刻我要保护你!”抱起十七妹,顺着河边就往前跑。



    “赵刚,你小子想干嘛?”狂邪人看着赵刚的背影叫。



    另一个狂邪人道:“先不管他,任赵刚把她弄回去,我们再杀她也不迟,我们先在这里把十八妹这个小妮子给结果了!”



    另外的狂邪人也纷纷点头。“十几沙尘飞起,席天卷地的压向了方争和十八妹,有的如刀直刺,有的洪滚滚而涌,有的如蜂嗡嗡乱响。



    现原则方争倒在十八妹身上,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怎么去躲?还怎么去抵挡。眼看沙尘聚到。猛然一道黄光亮起,抵在沙尘前面。



    白气如虹,也从天上卷了下来。正是白老头和黄地山赶到,但是那滚滚沙尘气势非凡,把两个人逼向后退了几步,身子几乎栽倒。那天夜里这二人出现的时候,对付七十个狂邪人轻而易举,可是现在这二十多人身上聚了另外人的意念,攻击力大增,已非昔日。



    白老头一声大叫:“小子!你怎么样?”扶起方争连声叫,方争也没有半点声音。



    “让我看看!”半空中又落下一个大胡子老者,正是不死神医。走过来看了一眼方争,又道:“你走开,让我来救他!”



    老头了心疼万分地把方争又放在地上,看着不死神医伸手意念叠出,雾气裹住方争。那些狂邪人排成一排,愣愣地看了一眼所来三个人,叫道:“原来不死神医也来了地球,杀他!”都意念裹着沙尘奔向了不死神医。



    白老头跳起来:“你们敢伤我的徒儿!”白气吐出,去抵挡二十几个狂邪人的攻击,黄地山也一片黄光,扫来,和白老头一起,共同对抗这二十几人。



    没打几下,便被狂邪人攻得连连败退,黄地山道:“这些人前天出现也没有这么厉害,怎么今天会变得这么难对付!”白老头看着地上的很多狂邪人的尸体:“可能就是因为杀不得的狂邪人,死身子不死意念!”



    眼前的这些狂邪人身体一动,都有很多个影子在晃,而那些影子,就是他所附带的另一个人的意念,谁身后的影子多,就说明谁的意念高深。



    虽然对方厉害,可是黄地山和白老头回身看看不死神医正在为方争医治,怎么敢放弃?奋力而拼。



    只见不死神医缓缓抬起方争的身子,空中几个旋转,片片水雾如一张床一样,托着方争的身子又慢慢落下来。



    而不死神医这时又奔向了十八妹,叫一声十八公主,再把十八公主的意念托起。几番旋转,连连水雾把他裹住。



    这时,方争已经醒来,折起身,看到十八妹被裹在雾气里,奔跑着而去,扑倒在十八妹身边:“十八妹!”但是此时的他也只有这么点力量了,刚才意念用空,现在刚被救活,身子虚得厉害。



    方争看着十八妹,声声泪泣。



    十八妹在不死神医的医治下慢慢醒来,张开眼睛,看到了方争,还是先绽放出那一张笑脸:“方争,不要哭!”



    越是这样,方争越是眼泪落得厉害。十八妹轻轻抬手为他擦泪。



    忽然听到不死神医,一声叹息:“老夫空活百岁,也没有见到这么既有血性又有情意的好男人!”



    “方争,你起来!”不死神医道。



    方争有些不解。折起身,看着不死神医道:“多谢老人家把我们夫妻再次救活!”十八妹一听这话,眼泪不住滚着往苍角里去。



    方争说出了“他们夫妻”四个字,让她的内心里再也感动不已,和方争天长地久,在她看到方争的第一眼,就已经在她的心里竖起这个信念,这么多天来,方争都是把她以女朋友而称,而这时却说到夫妻,怎么不让她感动?



    不死神医看着方争道:“如果我能有你的十分之一也好,那时,我们整个星系对抗狂邪人,我的两个女人都为我战死,明明看着他们心疼,而我不敢靠前,反而向后逃跑。事后想来,让我深悔不已,当时狂邪人大军层层逼过来,两个女人被他们踏死的时候,还在向我招着手,喊着让我保重。”



    不死神说到这里,已经煽然泪下,可见他心也有一番不比寻常的痛苦。



    “当时我怕,也许怕死是我们水行男人共性,所以都是女人在为男人杀拼。”不死神医说到这里,又是一声叹息,“也罢,索性我就把我平生的意念传到你身上,也能减少这么多年心里的悔痛。”一边说着,双手前推,如水如雾的意念前推而来,击到方争身上。



    本来方争全身无力,骨头都快散了架,但是接触到这些喷来的雾体之后,顿觉心神滋润,一股如云如轻在自己的体内漫延,去除了他多日来人疲备,一股精神顶在了头上。



    这就是不死神医的意念正在往他的体内输送,不死神医以绵柔意念能把死人救活,这时到他体内,自然也让他有神清气爽之感。



    不死神医双手缓缓吐出雾体,都输入到了方争体内,而他自己却翻了身体在桥上,大汗林漓。



    “老人家!”方争跑过去抱住不死神医。只听不死神医用手指着狂邪人道:“快去征战,杀了狂邪人,保护你的女人。责任大于天,纵然千番困难,也不要放弃自己的责任。”



    方争狠狠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十八妹,身形跃起,猛地扑向狂邪人。



    现在的狂邪人正一路狂杀,把黄地山和白老头逼得没有还手的时机。猛然方争扑来,一道意念,水花扬起半个天际。



    这些狂邪人看到方争这样的能力,顿时张大了眼睛。



    方争只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受了不死神的意念,不死神医别看为人猥琐,可是他的意念并不差,猥琐只是他的性格,而并不代表没有能力。



    方争扬起那一道滔天大水,立如刀形,狠劈而下。



    “轰降”一声,起地上的泥土和花草翻起两丈多高,只此一下,八九个狂邪人惨叫而死。



    十八妹看到方争这样,惊起来:“方争!不要杀,那样会有更严重的后果!”



    躺在十八妹身边的不死神医却叹了一声道:“让他杀吧,不杀他怎么证明他是有血性的男人,不杀,也就不值得十八公主去爱了。”



    十八妹听着不死神医的话,心中也暗暗地想,而自己也正是喜欢方争这种血性,盛怒之下敢为一切不可为之事。



    七八个狂邪人倒地而死,却有七八个人影有,飘然而起,空中转了个圈,又落在了狂邪人堆里。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