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4章:殊死狂邪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看到赵紫燕到来,方争微微地愣了一下,不知道她现在来有什么用意。



    赵刚看到自己的妹妹,也愣了一下,侧头看去,叫道:“燕子,你怎么来了!”



    赵紫燕一拉她身后的那个人,原来在她的身后还有一个人,正是双目失明的赵哲。赵紫燕道:“是妈妈的病重了,恐怕不行了,她想见你最后一面,请你回去。”



    赵刚哈哈一笑道:“他病重了又怎么样,没有看见我现在正在忙吗?”



    赵紫燕身后的赵哲突然窜出来,由于他看不见,没有走两步,就扑倒在地上,仰着脸道:“哥,回去吧!她是我们的妈妈。”



    赵刚却突然哈哈大笑道:“现在的我已不是你昔日的哥哥,你看我现在身体飞,有毁灭一切的异能,会是你哥哥吗?”



    “不,不管你有什么奇遇,但你终归是我哥哥!”赵哲哭道。



    “好,你既然认我这个哥哥,就应该明白,我杀方争就是为了跟我们的爸爸报仇!让我先杀了方争。”一个攻击又向方争而去。



    赵哲扑地痛苦,赵紫燕扶在赵哲身边,抬着担心的眼神看方争。



    突然,赵刚向着方争奇掠而去,一道风沙大扬,方争喷出一团火去挡,但是没有想到赵刚在发出第一个意念之后,又一个意念从侧边又出。侧边又一道沙尘扬过来。



    赵刚由于身上有七十个人的意念,所以能意念分开去用,而方争则不能,虽然他的火意念能化开赵刚的沙尘,可必境是一团火而已,侧面的沙尘攻到。正击到他身上,身体飘着,落到了地上。



    “方争,你就给我死吧!”一边说着,赵刚又一道意念,催着意念之沙,凌空向地面的方争而击。



    十七妹大叫一声,想过去救方争,可经来不及了,眼看着如刀沙尘已经攻到了方争背后,忽然,赵紫燕扑过来,用身体护住。



    赵刚本来想着这一手下去,方争再无活命,可是没有想到,他的妹妹却扑过去,护住了方争,愣着停下手来。要劈死方争的沙尘还是不没有落下去,喝声问道:“燕子你这是干什么?”



    赵紫燕仍然用身子护住方争,转头对着她哥哥道:“不要杀他!”



    “你忘了吗,我们的爸爸就是被他逼死的,你怎么现在出手去帮仇人。”



    “那是爸爸罪有应得!”爬倒在地上的赵哲叫道。



    赵刚一脸的气愤,“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一个弟弟,自身软弱不说,关键时候,还说出这样的话,对得起爸爸对你的养育之恩吗?”一边说着,意念里的沙尘下向下压。口里道:“燕子,你给我闪开。”



    赵紫燕动也不动,口里却道:“哥哥,你不能杀他,求求你,不要杀他!”



    “为什么要这样护着他!”



    “因为他已经是我的男人了,所以我要保护他。”



    方争万万没有想到,赵紫燕会突然说出这话来,为了保护自己不被他哥哥杀掉,关键时候,把他和方争的那一层关系也讲了出来。



    却听赵刚道:“不就是睡过两夜的男朋友吗,有什么好可惜的,闪开,如果你不闪,我连你一起杀。”



    赵刚说得出来,做得出来,因为现在的他已经身入狂邪,亲情理智都已经不在他胸中了。沙尘直奔而下。



    突然,方争一声大叫:“闪开。”用力把赵紫燕推开,身体里一团火迸了出来。直逼赵刚。



    赵刚本来想着,刚才一击让方争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呢,一时不防之下,火光迸到,逼着他的身子,向外飘去。



    而这时的方争手里牵着赵紫燕,看着赵刚重重地摔向了胡同的另一边。



    方争身子一跃而起,本想着借着这个机会,再攻击赵刚一下,转身看十七妹因为刚才替方争一担心,一颗子弹穿进了他的左腿里。疼痛之下,也用不出意念了,而吐着子弹的枪口火舌还在向她射去。



    情急之下,方争便舍弃了再击赵刚,而是一个意念转向了十七妹,黄光扫落了打向十七妹的子弹。再掠过去,抱住十七妹,问道:“十七妹,你怎么样?”



    十七妹捂着大腿,疼得裂嘴,可是嘴里却还道:“我没事!”



    方争眼看着周围的枪又打来,只抱着十七妹又落进院子里,开门进到房中,一时子弹伤不到自己了。



    方争道:“来,我先用意念帮你疗伤。”方争说这话的时候,其实他的身体上还有伤呢,刚才被侧边的一击,沙粒扫得他半个身子都流出血来。



    十七妹当然也看到了眼里,忙道:“我不碍事,只是你伤成了这样!”



    方争在他说出那话的时候,意念就已经发出,徐徐雾气飘去,直奔十七妹的伤口。



    雾气用到时,那个射进去的子弹,叮的一声从肉里弹了出来,掉落到地上,可见意念修复皮肉是何等的好使。



    可是就在这时,方争所呆的房子,轰然一声炸开,砖头瓦片乱飞。



    原来是赵刚摔落到地上之后,起身就回,看到方争进到了房子里,紧跟着就追了过来,一个意念,扫踏了房子。



    在房子倒塌的同时,赵刚飞着身子,沙意念又飞扫过来。



    方争不得已,只有先放弃医十七妹,转身意念对向了赵刚。两人的意念相对,轰隆一声巨响。震塌了另外的几间平房。



    士兵们纷纷都涌了上来。而在士兵拥进来的同时,赵紫燕也挤到前面来。很显然,她对方争和赵刚都十分担心。



    由于刚才方受赵刚一击,现在也小心起来。每每发动意念,都是先护住自己再说。



    两个人,你一道意念我一道意念地打在一起。



    忽然,赵刚向后一退,跳了出去,高声喊道:“方争,没有想到,你现在也已经成为狂邪人了!”



    方争看着赵刚突然跳出去,还有些吃惊,愣在那里。只见十七妹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吃起惊来。



    原来现在方争外貌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头发变成了森白色,整个身子上都裹了一层沙子。



    再听赵刚道:“我们狂邪人不打狂邪人,现在你已经是狂邪人了,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打了。”



    方争还愣在那里没有回过神来叫呢,用手摸着自己的脸,满是沙子。心里疑道:“这道这就成了狂邪人了,心里也没有什么感觉呀!”



    “走!”刚才还打得很凶的赵刚突然向士兵一挥手,带着走出了院子,走到院门口,又回头道:“可要好好的对我妹妹,她将来也会成为我们狂邪人。”



    赵紫燕就站在离着方争不远的地方。走过来,围着方争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方争。片刻之间,突然感觉到方争似是苍老了。就连头发上都是沙子。



    方争却不看她,只是愣在那里想,他想到了刚才赵刚说过的话,心里恐惧起来,赵刚说赵紫燕也会成为狂邪人,难道狂邪沙毒的传染会这么厉害,要是照这么说,那和赵刚接近过的人,不也都成了狂邪人了吗?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