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或是虚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争仍是站在那里不动。



    赵刚来到自己身前,道:“方争,既然我们同是狂邪人,为什么不合在一外呢?”



    方争道:“不,我们虽然都是狂邪人,但是我们之间大有不同!”



    “什么不同?”赵刚问道。



    “你是七十狂邪人意念附身,我是而我则是被狂邪人所伤,才身入狂邪,先前你是一个师长,而我只是一个学生。所以我们之间有太多的不同,我们不可不是一路!”



    赵刚哈哈大笑:“既然我们入在了同类,不害乎那么多以前吗?现在我们携起手来,拿下天平市,再除掉天平军区司令,再把周边的白羊市、金牛市、双子市等十二城市拿下来,整个星座洲可都在我们手里了!”



    赵刚说得得意洋洋,方争感觉到了一个狂邪人的野心有多大。



    忽然,十七妹叫道:“赵刚,你知道狂邪之主吗?”



    “狂邪之主?”赵刚愣在那里,显然他不知道,由于他的身上只是附载了七十狂邪人的意念,所以,对于狂邪人从哪里来,另外一个狂邪世界是什么样子,他一点也不知道。



    十七妹道:“对,狂邪之主,他是主宰狂邪人的至尊狂邪。他在狂邪道,所有刚入狂邪之人,必须先向他报道,你这样只图你自己的野心,而不去见狂邪之主,等他发起怒来,你可吃罪不起!”



    “哈哈哈哈……”赵刚一串长笑:“听你这么一说,我偏要不回狂邪道,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其实十七妹也是真的为赵刚着想,没有想到他会这样,不免哀叹了一声:“等你真正把狂邪之主引来了,你就知道其后果严重了。”



    赵刚仍是一脸的狂相,“你们两个怕了?方争,以前我很是对你佩服,没有想到你会这样?”



    一句话倒把方争惹得怒了,道:“谁说我怕了,便如你所愿,我们共同拿下星座洲,把地球变成一个新的狂邪世界。”



    赵刚一听方争说这话,兴奋了起来,挑起了大指:“有种!走,咱们现在就回了军区!”说着,一挥手,带着他的士兵们前面就走。



    方争拢起十七妹随后也跟去,一边走着,十七妹不住地抬头看方争。她不明白,方争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会答应和赵刚一起。



    其实,现在的方争还没有到狂邪失性的地步,只所以这样,是因为他想到了十七妹和黄地山、白老头都在地球,自己不能这么一走了事。赵刚要一统星座洲,那些勇帮兄弟也定然难逃恶手!



    方争是因为想到了这些,才忽然转变答应赵刚的。



    赵刚带着方争,走不远,前面就是他师部专车,别看他现在身有意念,仍然是坐着他昔日车子。



    方争和十七妹、赵紫燕、赵哲一起都坐到车里。司机开车一路飞驰,就来到了天平军区赵刚的师部。



    下了车,军官们个个讨好地围上来问好,赵刚也不理,领着方争直往里去,直来到大楼的一个暗室里,打开了门,赵刚向里一伸手,道:“看看吧,这就是天平市的市长。”



    方争抬眼去看,正是黄凌初。



    黄凌初在方争的印象里还算是一个好官,平时一脸的英气,没有想到现在却变成了这般可怜,只见黄凌初四肢被绑到铁窗上,满身都是伤,耷拉着头,已经没有了知觉,也不知道他现在是睡着了,还是被赵刚的人折磨得昏过去了。



    方争向前走几步,去看黄凌初,却听赵刚道:“这个黄凌初也太不识抬举了,我让他下台,然后把市长的位子让给我,可是他却说我上台会让天平市陷于血海之中,真是天生的皮痒肉贱。”



    方争这时已经走到了黄凌初的身前,猛然黄凌初打了个冷战,醒了过来,抬起头,向着方争惊恐地道:“方争……救我!”



    方争想起那时他打电话通报上级,让上级派来赵刚抓自己,心里还有些恨,可是当听到赵刚说他起他不为全市百姓着想的时候,方争又觉得他是一个好人。



    方争在黄凌初的面前晃了一圈。而黄凌初的眼睛一直随着方争转来转去,口里道:“方争,现在只有你能救我……”



    “你不要做梦了,现在的方争已经和我是同类人,我们两个合力要拿下整个星座洲。”赵刚喝道。



    黄凌初恐惧的眼神又变成了绝望。赵刚又向身后喝令道:“来呀,给我打,打得直到他答应为止。”



    两个士兵过来,抡起皮鞭就往黄凌初身上乱抽,打得黄凌初乱嚎不止。



    一直打到深夜,黄凌初最后熬不住了,终于道:“好了,别打了,我答应你!”



    赵刚一笑道:“最终都是这样的结果,何必找这一顿苦来吃?”一边回头又对他手下军官道:“给他好好养养伤,三天后,在天平广场招开大会,让他宣布让位的事!”



    军官点头,赵刚又领着方争走出来,顺楼道来到一个房门前,道:“你住这个房间,十七妹住在对门的这个房间!”



    方争点了点头。



    可是十七妹一听说,让他和方争分开睡,心里不踏实起来,紧紧地贴着方争不肯离开。



    方争道:“不用怕,你只管住好了!”



    十七妹没有办法,只得打开了对面的房门,一个人进去,方争也就在他自己的房里睡下,可是睡到半夜的时候,忽然十七妹猛地推开门闯了进来。



    惊得方争忙起身,打开灯一看,十七妹连衣服都没有穿,惊慌失措地撞进来,扑倒在方争怀里,直哆嗦。



    方争忙问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十七妹道:“赵刚,赵刚就在我的窗户外面,他……”



    方争一听,心里气起来,他知道赵刚喜欢十七妹,但是自己答应要来和他合作,他却趁现在去对十七妹无礼。



    怒冲冲地拉着十七妹出门,冲进了对面的房间里,打开窗户一看,并没有赵刚的影子。方争道:“也许是你担心所致,让你产生了幻觉,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十七妹的脸色才算勉强平静了下来,长长地喘着气,可是待方争要走时,十七妹却抱住不让,口里道:“我好害怕,你陪着我。”



    方争这是第一次看到十七妹怕成这样,平时里还以为她很胆大。在十七妹的再三要求下,方争就没有走,就那样,两人在房间里坐了一夜。



    天亮的时候,十七妹再也熬不住困了,倒在方争怀里睡去。



    方争也不好打扰她,就坐在那里,听着十七妹微微的鼾声。十七妹这一觉,睡到中午才算醒来。刚一醒来,就急忙对方争道:“方争,我们走吧,我总是感觉在这里不踏实,赵刚对我们不怀好意。”



    方争道:“任他不怀好意,又能怎么样?我和你形影不离,更何况十八妹现在他们还没有着落,我们一走而去,他们岂不要死到赵刚手里。”



    十七妹也显得很无奈,只有点了点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