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章:军区夺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争看着,心里暗暗地道:“难道赵刚就这样死在他们炮火之下了吗?”刚想到这里,方争身体里冒出一道莫名的冲击力。荡起他的身子,向着缩进的坦克掠过去。两臂叉开,一道烈火在他的胸前迸出。



    轰隆隆巨响不停。威如巨雷,直垂而下,炸得那些坦克都飞上了天。别看只是少了这边一在面的攻击火力。处于压制状态下的赵刚就反起势来。一声呼叫:“是方争……是方争救了我们。”



    一边喊着,赵刚用他的沙尘意念裹着他手下的士兵,箭一般地掠过来,旋转的风沙力量撞破了正在开着火力的炮车和坦克。金属碎片溅到沙尘上面满天乱飞。再往前,就到在了房树铭的和那些军官的指挥军车前。



    方争飞身掠去。单手一挥,一个意念放火光向下射,击到了那一排军车。



    “砰!”一声炸响,车身都变成了残片飞起。



    而就在方争发出他火意念的那一刻起,自己的身子也进入到火中,十七妹吓得人张大了嘴,不知道方争要干什么。



    方争在火中,拉起了房树铭,喝喊一声:“快走!”把他甩出去几十丈远,落在了他的意念之火爆炸范围。



    方争只所以要紧急时候要救房树铭,并不是因为他感到房树铭能站在人类安危的角度上来剿杀赵刚,如果这样死掉,倒是冤了他的人道精神。至于他刚为什么要出手帮赵刚,他自己也不明。



    方争救出了房树铭之后,身子再掠起来。空中去看,只见赵刚把他的士兵送到了安全地带,一个人运着沙意念,侧面向着那些坦克扫去。隆隆连响,如一道土龙游地一样,掀起地泥土,那些坦克和陆战车也都掀翻在天空了。



    站在坦克后的士兵们看着赵刚这样,都惊得站在那里不会动了。



    赵刚回身,又一声吩咐,让他的士兵包围住,其实也没有包围住,因为赵刚必境手下才一个师。而这次所来的是一个军区。



    赵刚站在人前叫道:“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司令房树铭,带着天平军区无所作为,早就应该把这司令之位让给我,现在我已经把他杀死,从今以后我就是天平军区的总司令,如果不听的死路一条……”



    正在他说着,另边的一批士兵从没有包围住的缝隙里偷偷地向外遛去,就想逃走。



    赵刚一挥手,一道沙尘挥去,把他们纷纷杀死,赵刚又道:“逃跑者,一条死路!”



    在他这样的威逼之下,那些本来不服或者想逃跑的,也都站在那里不敢动了。



    赵刚吩咐他原来师部的士兵打扫战场,把军区所来的这些士兵让他手下的军官加以编制。从此之后,他就是天平军区的司令了。



    此时,方争就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心里暗暗地想道:“这一下子,天平可就成了不平了!”



    赵刚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向着方争走来,一边道:“方争,干得漂亮!”



    方争道:“只可惜,我没有把他们掳来!而是让他们打到了这里!”



    赵刚哈哈大笑道:“这样更好,闲得手痒呢!”



    正在说着,忽然想起一件事,忙道:“我还有一件事要做!”拉起十七妹就走。



    赵紫燕在他的身后叫了起来:“方争!”



    方争回头,见她被烟熏得全身黑黑的,一脸的哭丧,乞求的眼神看着方争,方争知道她是想让自己也带上她,因为她虽然在自己的亲哥身边,却没有不到半点安全感。



    方争明知她的心思,但是此时,也顾不上带她了,只得道:“去去就来,用不了多长时候!”拉起十七妹飘身而去,把赵紫燕乞求的眼神甩在了背后。



    方争和十七妹一路飞去,找到了刚才那两间小屋,却见屋门紧闭,房里一片漆黑。方争道:“人哪儿去了?”



    用力撞开一开,房中空空如也,什么也不没有了。一切捕蛇的工具不在了,就连那张床也不见了。



    方争惊了起来,那两个捕蛇者可是贩卖野生动物之徒,见楚明月长得好看,是不是把她挪了地方,对她进行强暴之后再把她卖掉呢?



    方争心里猜想着,慌乱了起来,奔到房子外面去看,只见地上一道浅浅的车痕,就知道自己猜想得没有错。



    四下里去喊,没有半个人回应。



    十七妹也跟到外面来:“方争,怎么了,楚明月呢?”



    方争道:“是被他们拐走了,我好后悔,自己怎么那么大意!”抓住一棵大树狠狠地打,但是也发泄不了他心中的气愤。



    两人又在四周的路上绕着找了两圈,也没有任何收获,才只得赶回去。



    “刚找到楚明月,可是她又走失了,该怎么办?”十七妹问道。



    方争也不回答,只是咬着牙:“等下次再见他们两个非扒了他们的皮。”



    回到赵刚才的战斗现场,见只是那些士兵在收拾,早已没有了赵刚影子,方争向士兵们去打听,才知道,赵刚是去了天平军区的司令总部。



    现在的赵刚是司令了,当然要去看一看他梦寐已久的地方。方争便也去了司令部去寻找。



    一个意念到在司令总部,只见赵刚正坐在那张会议桌子后面指手划脚呢!看到方争出现,站起身来,“我能坐上这个位置,也多亏了你!”



    方争并不想和他多说话。心里想起了楚明月的事,正烦得不行呢!



    自从这天起,赵刚就留让方争和十七妹住下,他还想把方争和十七妹分开在两个房间,方争却道:“我们就住在一个房间里吧!”



    赵刚一脸为难,道:“我也想那样,可是你们现在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也不是夫妻关系,住在一起不好吧,必竟这里士兵众多影响不好!”



    这话刚说出来,就听十七妹叫道:“谁说我们不是男女朋友,我早已经是他的人了。”



    赵刚一听十七妹说出这话,本来就森白的脸上就更显得难看了。



    方争心里暗暗地想,这个十七妹可能是心里知道赵刚对她喜欢有嘉,而又惧怕他的能力,就先说出话来,让他死心,以免赵刚再对他骚扰。



    正在方争想着,却听十七妹又接着道:“你别以为我妹妹和他好了,我就不能了,在我们星系,很多女的同嫁一个男人呢!”



    赵刚的森白的脸色再也挂不住了,快要发作起来。但最终还是没有发作,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慢慢平静下来。



    当天夜里,方争就和十七妹住在一起了,房里面就一张床。



    方争道:“你睡床,我睡沙发!”



    十七妹倒在床上点了点头,也不说话。



    可是方争却看到她眼角里流出了一丝的泪水。方争忙又问道:“十七妹,你怎么了?”



    十七妹把泪水掩去,陪笑道:“没有什么?”



    方争道:“肯定有什么,如果你不想让我知道,就是没有把我方争放在心上。”



    听到方争说这话,十七妹抽泣起来,双泪滚滚,“方争,我知道,你只所以不想跟我在一起,是因为我现在变得难看了,你上全是沙子,这一点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想和你在一起,就是想紧紧地和你贴着……”



    泪花儿落着,抽抽泣泣,竟然说不下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