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6章:荒野斗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狂邪之主和赵刚一步步地逼近,一阵阵地狂笑。



    十七妹感觉到大难临头,从后面一挺身,把方争挡在她身后。可是又被方争用手一拨,又把她拢到自己身后。



    “哈哈哈哈……”狂邪之主狂笑一阵,“关键时刻还有争着死的,赵刚,动手,今日先报了前仇,再侵占这座星球。”



    狂邪之主让赵刚动手,可是赵刚却站在那里犹豫不决,因为有十七妹在场,他怕伤害到十七妹。



    突然方争也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狂邪之主不解:“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笑什么?”



    “我笑你们这些人都不知死活,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金牛市的迷魂场,杀了我,你们就走不出这里。只可惜,我刚刚探测到走出这里的道路,现在却没有人知道。”



    这一句话却把狂邪之主给震住了,说实话,这样一个地方,让他心里也恐惧。因为他在落下的时候,也用过很多意念,但是最终也和方争一样,越用意念越是感觉不对。



    赵刚也对狂邪之主低声道:“这个地方是很神秘,既然他探出了走出这里的道路,让他带我们走出这里之后,再杀他不迟。”



    但是狂邪之主却是满脸的狐疑,“小子,我能感觉到,这里时空都被打乱了,就凭你能找出走出这里的通道?”



    方争把双手一摊,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如果不信,你就杀了我好了,我自杀也可以,如果带你们出去倒还危害了人类,不带你们了,我自杀!我自杀!”



    一边说着,方争火意念用出,一团大火向着自己卷来,就要把自己击死。



    十七妹吓得一声惊叫,可是惊叫还没止,却见狂邪之主一伸手,沙意念发出,抵住了方争自杀的大火。



    “我要自杀,不要拦我!”方争大叫起来。



    “慢着!”狂邪之主喝一声,一道意念插到方争身边,让方争怎么出意念也击不到自己身上了,其实方争也没有想自杀,只是要制造出一种假象而已。看到狂邪之主这么用力地拦自己,心里还暗暗地高兴呢。



    此时,身后的三个女人也都依在方争身后,心里还疑惑方争怎么在他们面前撒谎。可是红娟却知道方争为什么这样。



    “不要自杀,带着我们走出这里,我们都相安无事!不会再杀你们!”狂邪之主道。



    方争明知道他说的是假话,可还是接着道:“你凭什么保证我,如果不给我保证,我想自杀,你怎么都拦不住我。”



    “我保证你,你放心!”狂邪之主一边说着,向方争靠近,突然一道细细的沙尘点来,方争一个不防,只感觉到胸口一闷。身体不住发沉,暗暗地再用意念,已经没有半点反应了。



    狂邪之主嘿嘿一声奸笑。



    方争顿时也明白了,自己一时间意念皆无,一定就是狂邪之主做了手脚。其实狂邪之主刚才的那一道沙意念点来,封住了他的意脉。



    运行意念,全靠意脉发出的意波,意念被封,就等于是被和普通地球人一样了。方争本来还能站得住,可是却装得摇摇欲倒,十七妹一把把他扶住,叫道:“方争,你怎么了?”



    方争道:“十七妹,快点杀了我!”



    十七妹还不解方争的意思,却见方争对着她不住地挤眼睛,心里顿时也明白了狂邪之主最怕方争死掉。便一手扬起,对着方争,叫道:“方争,你死了,也要记住我爱你。”



    一边说着,意念聚来了水,形成冰刀,对着方争的脖子就刺。



    “慢着!”狂邪之主一声喊,发出一道意念,挡住了十七妹落下的手,他本来还想着,把十七妹的意念也给封了呢,可是十七妹身体一转,把方争挡在了自己前面,狂邪之主不好下手了。



    方争又低声道:“让他们都退后。”



    十七妹便对着狂邪之主喝道:“你们都向后退出去。”



    狂邪之主没有办法,只得手向后一挥,他和所有的士兵,都向后退出去。



    “还怎么办?”十七妹低声问道。



    方争道:“管他们要人质,把赵刚要过来。”



    “可是……”



    “不要可是,能看得出,狂邪之主最喜欢赵刚,只要有赵刚在我们手里,他们也不敢乱动。”



    十七妹点头,又向狂邪之主道:“你把赵刚推过来!”



    狂邪之主看着架势,心里也明白,这主意是方争出的,有心不舍赵刚,但是又怕十七妹一狠心杀掉方争,自己和这三十万狂邪士兵都要被困死在这里了。便转头看向了赵刚,只听赵刚道:“我愿意被他们做人质,只要我们能走出这里就好。”说着,又对狂邪之主使了一个眼色。



    狂邪之主点了点头,拉起赵刚就要推过去。忽然又听十七妹喝道:“你封住他的意脉,赵刚一下子愣在那里!”



    “好!”狂邪之主答道。再伸手向着赵刚背后一指,只见赵刚的身子往下一沉。两眼一直。



    “走过来!”



    赵刚一步步地走到方争身边,十七妹知道他此时意脉已经被封,做不出什么手脚,可是方争还是不放心,低声又对十七妹道:“把他捆上!”



    十七妹便又对红娟道:“红绢,找个绳子把他捆上。”



    红娟虽然担心方争,但是也明白其中意思,便左右寻了一圈,在地上拉起一道草藤,别看只是草腾,可是被冷风吹了之后,水份抽干,比绳子还要结实。



    红娟拿着草藤,来到赵刚身边,去捆赵刚。赵紫燕也忙着过来帮忙,面对她的哥哥被捆,两眼里早也没有了兄妹之情,只是道:“这都是你咎由自取。”



    赵刚虽然不愿意被捆,想反抗,但是因为身后的狂邪之主,也不敢动半分了。



    用草藤把直赵刚上一道下一道的捆结实了。十七妹另手再伸,手上就又多了一把冰刀,交给红娟手上。口里道:“如果有什么变化,立刻杀了他。”



    红娟点了头,接过那把冰刀,低低的声音说:“不要伤到方争。”



    十七妹使了个眼色。便和方争转身往前走。



    红娟一手牵住捆赵刚的草藤的头,一手握着冰刀抵在赵刚脖子上,走在另一边。



    方争一边向前走,大声道:“现在我就带你们找走出这片荒地的道路!”



    和十七妹转身向前走,方争又害怕,十七妹走在自己身后受到狂邪之主暗算,便又对十七妹道:“你走在我前面。”十七妹点头,走在了方争前面,那把冰刀晃晃悠悠地在方争胸前。



    看着他们向前走,狂邪之主带着他的士兵在后面跟着,也不敢跟得太近。



    一路几前走去,方争根本不知道什么走出这里的道路,所以,只管胡乱地走就是了。又走到天色见黑,可是面前,还是了黄黄的枯草。这时,雨丝已经浇湿了所有人的衣服。



    冷风吹来,就连那些狂邪士兵也不住地打寒战。向前走着,前面不远就又看到了他昨天搭的那个草棚子,原来是又回到原地了。



    狂邪之主疑惑起来,在后面叫道:“方争,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给我耍心眼!”



    方争回头:“我只是不想这么早地死去罢了。”



    狂邪之主怒起来,两眼瞪圆:“你……你什么意思?”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