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1章:身逢绝境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别看十八妹没有把自己派入攻略计划中,但是在天色傍晚的时候,她和十七妹一起,带上红娟就走出去。中途还碰到了赵紫燕。由于以前赵紫燕动不动就照顾他的弟弟赵哲,现在他的弟弟随楚明月而去,所以,知道十八妹他们要去救方争时,她在沿途等着。



    于是四个女孩一起,从军火库里取出枪支。随在大军后面接近了狂牙人的沙丘营地。一边向前走着,找寻方争的消息。



    一路找来,看到这边混乱,就知道这种混乱一定和方争有关。所以,让十七妹先前一步赶过来,十八妹、红娟和赵紫燕三个用机枪扫着也冲过来。



    正在那些狂邪人围住十七妹的时候。十八妹站在门口冲锋枪一阵乱扫。那些狂邪人正在全心对付十七妹,后面的子弹扫过来,一时不防之下,已经层层倒地。



    十七妹也借势意念猛出,逼得那些狂邪之人向后退去。



    红娟和赵紫燕也端着枪站出来,和十八妹并肩而立。十八妹也看到了王勇敢他们手里没有了子弹,当即把身上的枪摘下来,扔给了王勇敢,“王勇敢接枪。”



    王勇敢手里有了枪,又二次抖起了威风,四杆枪,加上眼前的一个十七妹,让这些狂邪人乱了起来。



    混乱之中有人就躲过了十七妹的攻击,向着方争逼过来,想在此关键时刻抓住方争。方争虽然平时厉害,但是现在身上没有了意念,和平常人没有半点差别。看到狂邪人过来,只是拉住华烟彩向旁边一闪身,但是他两只脚的速度,怎么能比得了狂邪人的意念?



    刚一动的时候,狂邪就逼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来就要抓方争。



    忽然十七妹一声喝喊,飞身而到,斜出一道意念,逼退了那个狂邪,正想近身去护方争,可是身后又有六七个狂邪人向他攻过来。没有办法,只得转身再意念相对。



    方争看着他们混战在一起,心里暗暗地想:“自己在这里,也只能会给他们添麻烦,只能为他们引来更多的狂邪人,索性倒不如先逼开。”拉起华烟彩一闪身,躲进了侧边的一个门里。



    这个门是沙丘里面的一个套门,从这个门过去,能走进另外的一个沙丘里。因为往里面去了,光线显得暗了下来。这个沙丘里面,没有一个人,空荡荡的,两个人走在里面,脚步声都响回音。



    向前跑了几十步,面前慢慢地闪出光来,原来已经到了沙丘的另一个门的出口,方争倚在门口向外望,喊杀一片,炮火连天。



    就在沙丘的边上,已有很多具尸体倒下来。



    见外面除了死尸,没有一个活人,方争就拉着华烟彩走出来,可是刚刚走出身影,就听侧边里有一个狂邪人在喊:“他在这里,我看到他们了。”



    五六个狂邪人一闪,飞跃过来。



    吓得方争把头一缩,又进到里面去,再次跑进了黑暗的沙丘里。听着杂乱的脚步追着自己越来越近,方争把身子一闪,贴在黑暗的角落里不动了。看着那几个狂邪人,在自己身前跑过去,方争悄悄地再向前走,遛出沙丘,拉着华烟彩向着一片树林里就跑。



    此时整个狂邪营地里炮火连天,很多狂邪人都死在了炮火之下。



    方争刚跳进树林里,忽然侧边一闪跳出三个狂邪人来,看着方争哈哈大笑:“原来你跑到这里了。”



    方争看着他们,心里怀着恐惧,忽然低头,看到了地上遗落的一把枪。扑身倒地,抓起来连声枪响,扫死了那三个狂邪人。这三个狂邪人由于知道方争现在用不出意念,心里正高兴,可是却没有想到方争还能打枪!



    方争一手提着枪,一手拉起华烟彩,在雪地上前奔。进得树林里面越来越深,方争知道,只要有树林的地方,狂邪人的意念在这里没有用过,所以是藏身的最好地方。



    一路向前跑着,忽然脚下一滑,身体陡然下沉,感觉坠入了一个窟窿里面。感到身子下附时,身子就已经落得着了地。抬头向上看,离坠进来的地方也就有一丈多高,而自己身子周围也根本没有多少空间。这里好像是一道石缝,因为大雪把表面给封平了,才让方争掉落其中。



    方争抬头向四边看,四周都是光滑的石壁,想用手抓,都难抓住,更别说往上爬了。



    方争和华烟彩就那样站着,想倒身的空间都没,此时两人脸面相对着,呼出的热气都能吹到对方脸上。



    方争道:“好了,这下安心了,想跑也跑不了了,还是等着狂邪人来抓我们吧!”



    华烟彩道:“方争哥哥,都是我连累了你!”



    “别说这话,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我理应照顾你。”



    说到了托付这句话,方争突然之间感到了一种沉重,当初华图横临死之际,再三请求自己答应他,照顾华烟彩一生世,说实话,华烟彩虽然平时很少说话,性情也有些古怪,但是却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人。



    她的长相虽然说不上是沉鱼落雁,但是那份玲珑标志是一般人都无法具备的。瓜子脸,大眼睛,两只眼神看上去,含满了天真和忧伤。



    她是个需要人保护的人,和他在一起的男人,才能真正感到自己的强大。她和十八妹恰恰相反,十八妹和任何男人在一起,总能让男人感到矮小,而她正好相反。而方争的性格又是天生自尊心强,倒是很喜欢和她这样的小女人在一起。



    可是必境这个小女孩年龄太小了,怎么好在他身上动心思?



    方争怀着心事,思来想去,而华烟彩倚在方争怀里,身若无骨的样子,对方争相依相附的。



    周围的喊杀声渐渐地停止了,夜色寂静地罩下来,这个石缝里却是升起了很多寒意。华烟彩冻得全身发抖,把方争抱得更紧。嘴里不住地说:“方争哥哥,我好冷,好冷。”



    方争紧紧地抱着她,用自己的身体为她取暖,但是天寒地冻的雪天里,四周都是冷冰冰的石头,纵然两人相抱的中间着了点热气,可是另外地方也都凉得骨头生疼。



    方争的话声也哆嗦起来:“这样不行,这样也不是办法!”抬眼四望,眼前不到一尺远就是石头,上面不到一丈高是一个很小的入口。这样一个环境能会有什么办法呢?



    华烟彩的身子越来越哆嗦得厉害。整个嘴唇都发紫了。伏在方争耳边,声音也变得越来越细:“方争哥哥,你抱紧我,你抱紧我呀……”



    方争除了紧紧地抱着,现在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随着她在自己的肩头声音慢慢地弱下,最后竟一丝声音也没有了。方争担心起来,晃着她叫道:“烟彩,烟彩……”



    华烟彩仍是不言。



    “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的呀,你不能睡,你醒醒!”连番晃动之下,华烟彩终于睁开了眼睛。方争知道,此时千万不能让她睡觉,因为一睡去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了。



    天色黎明的时候,顶上呼啸的北风传来,一圈雪从洞口落下来,浇了方争和华烟彩一身,再抬头向上看,只见顶上的那个洞口已经被雪封死了,方争一时间绝望,在这个荒寒的石缝之下,顶口又被封死,自己又该如何走出这里呢,难道就要困死在这里?



    但是忧中也有喜,由于雪把顶上都封死了,外面的寒气进不来,方争和华烟彩慢慢地感觉暖和了起来。



    华烟彩虽然身体还在抖动,但是不至于冻得昏过去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