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23章:狂邪大狱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十八妹带着一万多士兵压着赶过来,逼得狂邪之主和赵刚不住地向沙丘这边退过来。



    方争看在眼里,怎么一万多士兵就变得如此厉害,虽然狂邪之主和赵刚身边只剩下了几十个人,但是他们都是三十万狂邪人里面杀剩下的,身上带了上百甚至上千个狂邪人的意念,这一万多士兵根本受不了他们几个意念攻击。



    正在方争怀着疑问,突然空中几道青烟荡起,流成散落的云落向狂邪之主身边,陡然间,炮火直炸。几个狂邪人在炮火中翻飞。



    方争看到这里,才算明白,原来在那一万多士兵后面,还排了一排坦克,炮头高挑,不住射来炸弹。狂邪人想去把那些坦克掀飞了,但是有一万多士兵个个端着冲锋枪不住地射击,在坦克炮火的威逼之下,没有办法,狂邪人只得向后退。



    原来十八妹发出了总攻之后,三十万狂邪大军所剩无几,可是方争却没有救出来。十八妹怎么肯甘心?所以又命令三万士兵排成方阵,寻找方争,士兵方阵后还跟了一队坦克。,经过和几次拼斗,时至现在,三万士兵也死得只剩一万。



    直抵到沙丘前面来,一见他们架着方争从沙丘里走出来,十八妹便红了眼,喝喊着指挥士兵:“集中火力,给我打。”



    现在,狂邪之主已经退到了方争身边。子弹密集,都向他这一个点射来,这些子弹他一个意念就可以挡住,倒不是怎么可怕,可怕的是,在士兵方阵后面总是投来炸弹。



    十几个炸弹投过来,几个狂邪人又被炸得碎了身子。另外的为躲炮火,飞身而起,想调用意念去攻击后面的担克,但是下面的枪口往上,子弹打来,一面以防护,便抽不出意念了。



    狂邪之主看在眼里,大声喝喊:“快走!”单臂扬起,向着空中不住地搅动,沙尘四起,形成了龙卷风,骤然卷着,把狂邪之主和剩下所有狂邪人都卷在里面。直顶着向上而去。



    而在沙尘龙卷风的上面,也压来了一片红云,卷着随沙尘转动。



    沙尘里的人,卷到了红云里,一声啸响之后,红云上翻,直升到天际里,慢慢变浅,那些狂邪人都没有了踪影。



    十八妹喝令士兵停住射击,抬头不住地往上看。身边的赵紫燕问道:“人呢,怎么没有人了?”



    十八妹道:“走了,他们走了!”



    “走了!追呀!”红娟也急得直跳。



    “追不上的,他们回了狂邪道。那红云就是穿越星际之门。”



    十八妹自然也知道这一切,急得火上头,叫道:“我们要赶快回水行星系,调动水行士兵救方争!”



    十八妹点头:“要赶快回去,不过,我们要回去,可就麻烦了,赵紫燕和红娟也都要带上,而白老头和黄地山自然也不能把他们遗落在地球上,可是我们这些人中间只有你一个人有意念。意念穿行显然做不到,只有靠时空隧道,也只有你一个人的意念来完成了。”



    十七妹道:“没事,我相信我的意念能操作得了时空隧道。方争被他们带走了,就是死也要赶快回去!”



    “好,我们把这些士兵交给星座洲,就回去。”说着,带着士兵折头往回走。



    方争和华烟彩随着狂邪人进入到那片卷动的红云里,红云转动,方争只感到四周呼呼风响,吹得自己的身子生疼,身子也不住地转动。华烟彩紧紧地抱着方争,松也不敢松一下,这两个人第一次感受星际穿越,所以既好奇又恐惧。



    慢慢地方争感觉呼吸也紧张起来,连着几口气没有喘上来,一时间没有了知觉,华烟彩伏在他胸前叫了两声,也昏了过去。



    待方争醒过来的时候,睁眼去看,只见漫天沙尘,形成一道一道的丘陵,风声不断,吹动着地上的沙尘千变万化。



    方争看着,心里暗道:“难道这就是狂邪道吗?”



    就在方争睁开眼的那一刻,他身边的几个狂邪人也都站了起来。只听狂邪之主道:“我们回来了!那份仇恨和耻辱我永远记在心里。”



    赵刚站在狂邪之主身边,看着满天的飞沙,道:“地球迟早都是我们的,迟早都会变成这样的天地。”



    “走!”狂邪之主迈开大步,踏着沙尘向前走,赵刚随后紧跟。几个狂邪人把方争和华烟彩拉起,架着走在他们后面。



    一边走着,方争放眼四望,茫茫天地,除了沙就是沙,即使沙漠也没有如此可怕。时而狂沙卷来,弥得他和华烟彩睁不开眼睛。但是他们这些狂邪人却是能适应这里的环境。只顾向前走。



    翻过了几道沙岭,面前出现了平坦的沙面,狂邪之主指着道:“这里是流沙,我们飞过去。”



    一群狂邪人起身而飞,向前而去,不多时,只见前面又出了很多沙丘堡,细看这些,远远要比在地球上他们建靠的那些沙丘有精致,个个白色,门窗皆有。在沙丘群前面,还有很多狂邪人不住地走动。



    狂邪之主带着人落下。沙丘堡边上的人都围了上来,个个口里叫道:“至尊回来了,至尊回来。”把狂邪之主围住,众星捧月一样往前走。



    来到一个沙丘堡里,狂邪之主指着方争和华烟彩道:“这两个人十分重要,要好好看守。”



    “是!”一个脸上沙尘罩得分不清五官的狂邪人走了过来,把方争和华烟彩拉走。在沙丘群的路间,曲折地走着,来到了一个大堡之内,这个沙丘堡只有一个门,其他也没有任何窗户。



    走进去,黑暗一片。黑暗中不住地听到人声惊嚎,让人毛骨悚然。方争心里暗道:“这里是不是他们关押犯人的地方?”



    华烟彩更是恐惧十分,紧紧地贴在方争身边,身体还不住地发抖。



    那个人带着方争往里走,方争转身看,只是他一个人带着自己,他一定身上没有多少意念,自己何不趁这个时机逃脱?



    一边想着,横身把华烟彩抱起,向着刚才进来的地方就跑。可是刚刚转过了身,就见那个看不清五官的狂邪人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方争都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动的身。这下子是自己想错了,看他的身速,却是意念极高的人,应该不在狂邪之主之下。



    那个狂邪人站在方争前面平伸双臂:“来到了这里,你就没有走掉的可能。”话说的很平稳,显然并没有为方争逃跑而生气。



    方争一看,想逃跑的那份心止住了,别说自己现在没有意念,即使是有,也不一定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所以,把华烟彩放到地上,抱着她的腰再向黑暗里走。



    向前走了数十步,只见那个狂邪人道:“你就在这里吧!”一边说着,黑暗中猛地挥手,方争只感到黑暗中混凝土的笼子凭空落下来,把方争罩在里面。“哧哧”又几声响。紧接着,便听那个人的脚步声向远处而去,走了。



    方争拉着华烟彩,在黑暗中向前走两步,抓住那沙粒堆成的牢笼,仰天长叹,这下子落到狂邪人的腹地,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由于在黑暗中眼睛适应了,看到隔着不远,就有一个笼子,每一个里面也都关着人。但是只能看到轮廓,具体的看不清楚,果然这里是他们关押犯人的地方。



    正在方争手扒着牢笼上下里望时,忽然听旁边一个沙笼里面关着的一个人叫道:“哥们,你是新来的吧?”



    方争感觉他是在跟自己说话,便应道:“是呀!”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