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65章:被困到雾海山谷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方争本来正一意运行意念,被她一搞,哪里还有心情?问道:“你干嘛?”



    红娟把头伸到方争怀里,抬头看着他,嘿嘿笑着,也不说话



    方争心里突然想到了十七妹,不行,不能这样磨蹭,她一心叮嘱让自己了修意仿来着,自己却和红在做这事情,如果被她撞到,还不知她气成什么样。



    便喘着气道:“来,快点,要不被十七妹撞见就麻烦了。”



    一边说着,自己去脱自己的衣服,红娟心领神会,更也是早等不及了,一两把就把衣服脱了个干干净净,就要往方争身上扑,偏偏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洞口十七妹叫道:“好呀,我让你在这里修炼意念,你们两个却做这种事!”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没有想到他回来这么早!



    红娟回头去看,赤身裸体的,呆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十七妹怒气冲冲地走过来,到在床边。



    方争知道她也是动了情欲,便向红娟施了个眼色。红娟真是乖巧,光着身子从床上跳下来,到在十七妹身边,拉住她左右摇晃:“十七妹,不要生我的气好吗,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才这样的。别生气了。”



    一边说着,拉起她向床边靠过来。方争也坐起来,晃着她的双肩,“十七妹不要生气,不要……”一边说着,嘴巴凑上一来,堵住她的嘴



    “你怎么了十七妹?”红娟回头羞羞地问。



    十七妹道:“我在找你身上的那蝎尾从哪里出来的。”



    红娟道:“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一紧张的时候它就会出来。”



    又打闹了半天,还是十七妹出言制止,“好了,我们两个也都满足了,不要闹了,让方争好好修意念。我们还等着出去呢。”



    红娟点头,赶快把衣服穿上。



    两个人便不再去惹方争,让方争静下心来。座在床上运用意念。一连很长时间,渐渐地感觉自己的意念恢复如初了,就从床上站起来。“我感觉着不多了,我们到在外面试试看能不能飞出去。”



    两个女孩随在他后面,走出了洞去,抬头向上望,也只是层层雾绕。方争道:“走,我们向上去。”伸手抓住他们两个,暗用意念,向上而飞。



    由于他意念已经恢复如初,能轻而易举地带着她们两个向上去。身边丝丝白雾擦过,向上而升,可是知了很长时间,仍然不见谷口,方争就起来。不对,虽然这谷底太深,得是自己意念运行这么长时间,星际这间都能穿越了,还飞不出这个谷里吗?



    正在心里疑惑着,突然面前闪现出一道石同壁,竟是那么的熟悉。可是身体再向上起,竟然又来到了一个洞口前,正是他们离开的洞口。



    方争身子再次落地,口里叫道:“苦了,这里是迷魂阵。”



    红娟和十七妹也吓得了不知如何是好。



    方争立在洞口,“怎么飞了一圈又回来了,明明是往上去的呀,这是怎么回事?”



    三人无奈地又来到洞里。商量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好办法,因为四周都是浓雾,什么也不见,想做个标记都难。



    方争出试试的心里再带着她们两个去飞,可是过不多时,又转一圈回来了。方争心里气起来,站在洞口,抬头向上望着,“我师父挥手能毁了一星球,我便也用意念毁了你这个峡谷。”



    四处挥手,意念层发,团团大火在山谷里燃烧起来。爆炸声应着山谷久久不息。火光把雾气抵得稀薄了,向四下里望,只见地上全是水晶石碎石的地面,两边就突然兀的石壁。可是那么大的意念发出去,竟然对两边的石壁没有半点反应。



    方争奇了起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的意念不行了?”接着再连发数道意念,也是没有半点用处。



    火光隐去之后,层层雾气又飘起来,挡住了双眼。方争的心里凉了,难道我们三个人就要困死在这个峡谷里吗,如果狂邪始神回来,又怎么能走得脱?



    方争、十七妹、红娟三个人被困到雾海山谷里面走不出去。方争试了几次意念,都不见效果。便慢慢地心冷了下来。



    往山洞里去望,只见红娟正把那个石头盘子拿在手里,稀奇地望呢,方争便道:“你拿过来我看。”



    红娟拿过来,递到他手上,看着那一个一个S拼在一起的图案,即是好奇,又觉得眼晕。突然道:“我何不把这自己的意念,按这盘子上的S图形去烧呢,不管能不能走得出,至少能让自己的火意念在铺排的时候更显得严密,将来对战强敌,也能多几分胜算。”



    一边说着,自己在洞口坐下身来,把那个圆盘放在自己身前,脑了里产生想像的图景,把照圆盘上的图形铺排意念。



    大火突然地四下里散开,一个S连着一个S,一个S接着一个S,一个S套着一个S,大小不一,整个山谷里面嗡回声。只见S与S之间相互接连,又相互吸引,最后形成一片。



    方争看着那巨大的意念火力,兴奋的得跳起来,没有想到他这个S圆盘却帮了自己的意念。



    方争按着那图形一连又运用了多次意念,竟然发现,只是那一张圆盘,只要能换一下方位,就会产生另外的效果。



    十七妹站在方争身后,看着那S形的火势,嘴里自言息语道:“是不是这个圆盘就是走出这里的地图呢!”



    一句话,提醒了方争,是呀,倒可以按这个面的图形路线去走一走。想到这里,方争站起身,道:“我们就走走试试。”



    于是,让红娟拿着圆盘,方争揽住她的腰,十七妹跟在方争身边向上飞起,不再是直直地往上飞了,而是顺着圆盘上的S咱线飞行。



    左转右绕,感觉着自己是转了一个圈,可是飞了很久也没有再回到那个山洞前,方争就大喜起,有希望!



    再飞不多时,雾气慢慢地变得稀薄,几缕光线从上面投下来。竟然真的到在了谷口。飞身落在谷外,四下里看,正是掉进去的那个地方。



    四周身后的紫环星上没有一个人影。方争站在那里手里拿着圆盘,哈哈笑道:“没有想到,这些S就是走出这里的地图。”



    十七妹道:“也不知道赵刚和狂邪始祖去了哪里。”



    “走,我们去找他们!”方争一边说着,和红娟十七妹一起飞身而掠,过了雾海,穿过去白色沙漠,直到沙漠的颜色又变红,已经进入了红沙漠区。



    三人落下身子,那两个沙堡就在不远的地方立着。来到沙堡前一看,只见走进被方争封住房门已经被打开,走到堡里面,里面东西也是一片狼藉,沙尘遍地。



    十七妹道:“他们来过这里,找师父没有找到,就走了。”三个人又出走沙堡,来到了那师父的沙丘坟边,却没有半点异常,既然他们不知道可比直已死,就不会知道可比直被埋在这里。他们是去了哪里呢?



    十七妹道:“他们有可能是去了狂邪人的驻地。”



    方争道:“我们去看看。”



    “狂邪始祖意念很高,恐怕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呀!”十七妹道。



    方争道:“那怕什么,我们背地里看总得吧!”



    “好,我们就在这里,等到夜黑了,再前往狂邪人的驻地。”



    三个人就在沙堡里稍微收拾了一下,坐下来,直等到天黑,再起身而飞,借着暗红的夜色向前直掠。



    进入了白沙区,夜色也变成了灰白,向前去望,狂邪人的沙堡远远地矗在白沙漠里。到在沙丘堡上空往下去看,哪还有昔日的热闹,冷冷清清的,只是沙堡一个挨一个矗在那里。



    看得方争也忍不住叹息起来。



    落下身去,四下里没有一个人影,每一个沙堡里也都是空空的,黑黑的。这里已经没有了一个人,赵刚和狂邪始祖还会不会在这里呢?



    正在疑着,忽然红娟向着远处的一个沙堡指去,“看,那里有灯光!”



    顺她手指的方向去看,果然,一个沙堡里面隐隐地透出光明。



    “走,我们悄悄过去看看。”方争一边说着,拉起两个女孩起身而飞,离得那个光明越来越近,原来是从一个沙堡里面传过来的。由于沙堡外面也没有人,三个人便在窗处隐着身子,向着窗里去望。



    只见沙堡里面围着七八个狂邪人,能看得出,他们身上的意念很小,最多的身上才罩了三个意念身影。



    七八个小狂邪人个个神情恐惶,其中一个道:“没有想到,我们狂邪人到了今天这种地步。”



    另外一个叹息一声:“能躲过这场灾难不死,就已经够我们幸运的了?”



    “可是就剩下我们几个狂邪人,我们以后又该怎么办呢?”再见个狂邪人筹箸起。



    “是呀,我们身上意念低微,再回到人世间,由于身上有沙毒,也定为他人所不容。若是守在这里,即使不被人杀死,也是弄不到食物而饿死。”



    方争看到他们这和种凄凉的情景,悲闵之心生起来,还直不想再杀这几个人。就想转身离开。可是正在这时,却听到沙堡那边的碎石路上走来了两个人影,一边走着,其中一个道:“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狂邪人!”



    方争听那声音,原来正是狂邪始祖。在狂邪始祖的身边,走着的正是赵刚。他们两个一起向这个沙堡走过来。



    只听赵刚又陪着笑叫道:“老人家,既然狂邪人已灭,何苦要再去找呢。”



    “我一定要亲口问出狂邪人是如何覆灭的。我一手创下的狂邪道,现在竟然没有了一个人,让我怎么能相信。”



    一边说着,走到了了古堡门前不远的地方,透着照过去的灯光去看,只见狂邪始祖还拉着赵刚。



    方争道:“他们这是干什么,好像还怕赵要跑似的。”



    到在堡外,狂邪始祖便向里面喊:“里面有人吗?”



    七八个狂邪人听到话声,都静悄悄地躲在了角落里,其中一个胆大的,挨到门口探头向外去看,只看了一下,当即就折回头来,对着几人低语道:“真是命苦,是赵刚来了!”



    “快躲起来!”七八妹狂邪人吓得哄散开都躲在黑暗背角的地方,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狂邪始祖拉着赵刚走到堡里来,又问了一句:“有人吗?就这里亮着光,竟然还没有人!”狂邪始祖一边说着,就想和赵刚一起转身走出去。可是刚一转身,就发现一个沙子堆成的桌子在晃动。



    便又转身走了回来,来到桌子边,一把掀开,一个狂邪人正哆嗦着趴在那里。狂邪始祖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了一个我们的人。你为什么要躲在这里?”



    那个小狂邪人从地上爬起来,对着狂邪始祖道:“求求你,不要杀我,我身上的意念很小。”



    狂邪始祖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看着那个小狂邪人哆嗦着不敢回答,狂邪始祖又问道:“我问你,我们狂邪人是怎么成了今天这种地步的?”那个小狂邪人很明显不认识狂邪始神,壮着胆子试探着问道:“你是……”



    “狂邪始祖,狂邪道就是由我一千年前组织起来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