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章:吃定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第二天,周正才来找我了!

    但那个美女周瑶没来,让我有点失望。★首发追书帮★

    周正才说他把料子卖了,虽然他不缺钱,但是抵不住人家热情啊,卖了八十万,他来找我,就是让我在陪他一起去赌一赌。

    我心里有点鄙视周正才,虽然说卖了很多钱,但是也没说给我个红包,而且他说自己是一个地产商,但是盖的房子根本就卖不出去,这栋烂尾楼都没人住,真不知道他有没有钱,但是没关系了,骑驴找马,先在他这里落脚,以后在物色合适的老板,反正我是没有要在他身上吊死的打算。

    我们下楼,周正才开车带我去姐告,现在姐告的早市已经开市了,是赌石最繁华的时候,我们走在赌石一条街上,到处都是赌石摊位,别小看这些摊位,虽然只是一些石头,但是他们都是百万的价值。

    我们来到姐告吉茂赌石店,姐告吉茂赌石市场算是最大的市场了吧,吉茂赌石店,也是最大的赌石店之一,很多有钱的大老板都会在这里赌。

    我们进了店门,周正才就跟我说:“小江啊,昨天你帮我看的那块石头,四千块,咱们就赢了几十万,这次呢,我有四万的预算,你看看能不能帮我赢一块四百万的料子。”

    我心里差点没吐血,这个周正才这么贪啊?那块四千的料子是走运,刚好有条蟒带,那是可遇不可求,他倒好,想要我帮他赢四百万的料子?

    可能吗?

    我有这个把握,我还不自己赌啊?我只能跟他说,我尽力而为!

    突然,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女人,火急火燎的朝着这里跑来,我一看这个女人,心里就噗通噗通的跳,这不是那个周瑶吗?只是今天换了一身衣服。

    “爸爸,公司财政吃紧,你就别赌了,你还真的信他每次都能赌赢啊?他就是运气而已。”

    我听到那个女孩子喊周正才爸爸,我心里就有点讶异,原来她是周正才女儿啊,没想到这个死秃头居然有这么漂亮的女儿。

    “别胡说,什么财政吃紧,没有的事。”周正才急忙说。

    我心里有点惊讶,难道这个周正才没钱?只是装的有钱,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可真倒霉,但是我这个时候,注意力全部都在周瑶身上,

    他的脸上添了少许的妆,但是艳丽照人,而最吸引我的是她那两片湿润的珠唇,当涂上了诱人的口红后,那唇红齿白的灿烂笑容更加的迷人。

    当周瑶走过我身旁,我发现她身上那套衣服的来头不小,这是一套黑色露背露肩的吊带,两条黑色的衣带,在颈项后绑了一个蝴蝶结,只要在结上轻轻一拉,整件衣裙便会应声滑落,是十分出色性感和挑逗型的设计。

    我看着周瑶,她又漂亮,身材又好,而且还有一个好的家世,这就是每个男人心中都想要得到的女人啊。

    “爸爸,他就是个骗子,你别被骗了。”周瑶不耐烦的说道。

    这是人们经常对我说话的口气,意料之中,我有些失望。短暂的成功,果然来的不是那么牢靠。我原本以为自己钓上一条大鱼,可以借此翻身,但刚上路,就看到了眼前死胡同。

    人在得到和失去之间,尤其是那个临界点,总是患得患失。

    但周正才看着我,显得有点不好意思,说了一句让我意想不到的话:

    “小江啊,我女儿不懂赌石,你别怪她,走走,我们进去赌,别理她。”

    这就是赌石的魅力。

    周正才为了我,连她女儿都骂了,这是为什么?因为他有瘾,我能帮他过瘾。

    人一旦上瘾了,就戒不掉!我怔了半响,才开始第一次认真的考虑,这或许真的可以当做我一生事业。它的瘾,太大了!佛说人有五欲:财、色、名、食、睡!财、色,首当其冲,一单沾染上,有了百分之100的利润,便让人如痴如醉。

    更不要说,赌石,一单走狗屎运了,就是几千倍,甚至几十万倍的回报。

    舍此生彼,皆如幻梦。

    可谁又能舍得呢,俗人,终究非圣。

    我跟周正才进了店铺,周正才就拉着我看石头,又说这个石头好要买,又说那个石头好要买,但是我不着急,赌石,千万不能着急,要多看少买,否则,你输的很惨的。

    只有赌对了石头才行,不过最重要的还是要看运气,我得让周正才这个漂亮姑娘更相信我。

    我看着料子,我当然没有把握赌赢四百万了,所以,就小赌一下,先稳住周正才再说。

    我看着大马坎的料子,顺手挑起来一块,大马坎的赌石,是新手最喜欢赌的,大马坎也是个场区,这个场区位于乌鲁江下游,老场区的西部,大马坎是典型格的残坡积,地段上的冲击矿床,主要为坡积及山下河床水石,所产出的块体有自身的特点,主要有黄砂皮和黄红砂皮两种翡翠砾石。

    大马坎赌石以半山半水闻名,其次是水石。

    料子皮壳一般比较薄,这个厂口的水石较多,个头一般不大,多在两三公斤之间,但抛光起“钢色”受光,油性很大,温润细腻,色级一般比较高,但色味偏蓝。

    这个场区,想要赌赢多大是不可能的。

    但是想要小赢,很简单,我抓起来一块,打开强光手电看着皮壳,里面有黄雾,我觉得挺好,又看了看皮壳的细腻程度,很紧致,这种皮壳种水很好,灯下见黄雾,有可能出绿,就算不出绿,黄雾浓的话,也可以俏雕了。

    灯,是赌石的人必备的,灯越好,说明你越专业,我把灯收起来,我说:“赌这块吧。”

    周正才看着这块巴掌大的石头,就有点为难,问我:“能赌大钱吗?”

    我说:“周先生,赌石不要老想着赌赢大钱,你的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能赌赢,才是王道,这块,我干打包票,你绝对不会输。”

    周瑶看着我,有点不相信,但是我也没生气,我说没有输,也不代表会赢啊,哼,大马坎的料子十个九有水,随便拿出来一块,都能做东西,所以肯定不会输了。

    周正才听了我的话,就把手里这块料子拿去给老板,老板要了一千五,我觉得老板真黑心,才两公斤多点一千五,哎,但是这就是赌石。

    我跟周正才说,这块料子有一个镯子位,不用切,直接扒皮,周正才很相信我,直接让师父扒皮。

    赌石呢,要赌的很多,首先赌场口,其次赌皮壳,然后赌色,种,水,以及各种瑕疵。

    这块料子皮壳没有任何瑕疵没有裂,棉,脏,所以,想赢很简单,我看着师父扒皮,心里很有自信。

    果然,师父大声喊了起来,说:“哎哟,恭喜周老板,涨了,你看,出了黄加绿,这是雾色层,这是绿色层,要是满料,可是十倍的涨啊。”

    我听到切石头师父的话,心里就松了口气,这黄加绿,就是有两种颜色的翡翠,但是其实只有一种绿色,那黄色是雾色层,但是很好看,通常会用来雕刻用。

    周正才也兴奋的抱着石头,看着石头的切口,真漂亮,我得意洋洋的说:“看吧,我说过,这块料子稳赢,是不是?”

    “小江,你真的厉害,你真的厉害,不得不佩服啊,今天中午,我请你吃饭,我们好好交流交流。”周正才兴奋的说着。

    我笑着看着周瑶,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周瑶也立马笑着看着我,说:“你真厉害,还真的赌赢了,之前对你的误会,你别介意。”

    我听着立马心花怒放,但是我立马严肃起来,我说:“误会?我看你是真心把我当骗子了,周先生,我先走了。”

    我当然不会真的要走,现在我已经赢得了他们的信任,正是我好好跟他们巩固关系的时候,我怎么可能会走呢?

    但是我必须得矜持一下,那有高手一下子就就范的?不都得有点架子?

    之前给我摆脸色,我现在也让你尝尝这种滋味。

    周瑶一听,立马过来搂着我的胳膊,她是用手臂直接把我的胳膊夹住的,我突然感觉到那股柔软,我心跳立马狂跳起来,看着她变形的胸口,鼻子火热起来。

    “江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给你道歉,你别介意,走走,我们吃饭,我跟你请教请教赌石知识。”周瑶热情的说着。

    我被她拉着出去,我也不在拒绝,主要是没办法拒绝她温香软玉的那一对的包夹。

    人就是现实,我露了一手,直接让周瑶改变对我冷冰冰的态度。

    这对父女,我吃定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