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5章:计策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宰肥羊是什么意思?

    在赌石行里,有这么一批人,他们专门卖假料子,卖给谁?

    卖给周正才这种对于赌石什么都不懂,但是又喜欢赌的人。★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一开始给你点甜头,让你上瘾,然后接下来就全部卖垃圾料子给你,甚至是假料子,这样的话,你的钱,就变成他们的钱了。

    而赌石行里的生意一向都是一锤子买卖,你赌输了,就算是买到假料子,对不起,你眼力不好,跟别人没关系。

    我们到了办公室,门一开,我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人坐在沙发上,在桌子上,还摆着一块料子,用黑色的袋子盖在上面。

    这个人穿着T恤,不是很讲究,有种脏兮兮的感觉,赌石的人都不讲究,因为成天跟石头打交道,所以身上难免很脏,他这么打扮,给人一种行里人的感觉。

    你如果在瑞丽看到一个人西装革履的卖石头,你千万别买,肯定是外行人。

    “周老板你好。”

    这个人跟周老板打招呼,但是却警惕的看了我一眼。

    周正才说:“王宝啊,你的料子呢?什么好料子?快给我看看。”

    这个人叫王宝,听到周正才的话,他就警惕的看着我,倒是没有先看料子,而是说:“这位是?我没见过啊?”

    “噢,我朋友,一个赌石高手,今天我叫他来看看料子。”周正才说。

    听到周正才的话,这个王宝立马就看着我,脸色变得铁青,他说:“噢,好好。”

    他说着就揭开黑色的袋子,我看着一块比较方正的料子摆在桌子上,周正才立马就迫不及待的看着料子。

    我也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的皮壳看上去很紧,灰色的皮壳,上面画着手镯圈,但是我知道,这些都是障眼法,用里掩盖瑕疵的。

    料子的皮壳上面,有点像是松花一样的凸起,这是赌石皮壳上的表现,从皮壳还有表现来看,应该是莫弯基的料子。

    莫弯基是赌色料的最好的场口,虽然水头短,但是色辣,新手一看到莫弯基的色,立马就欲罢不能,一心就想着变成千万富翁了。

    周正才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他看着一个细小的窗口,这个窗口开的十分的细小狭窄,总体来说,只有三毫米左右的粗细,这个窗口,能看到里面的肉质,但是看不清,只能看到发绿的肉质,至于种水什么的,都只能靠猜了。

    这就是流氓窗,只有行里的人才会开这种窗口,给你一个诱惑的色,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他们也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满料,有没有种水。

    翡翠赌石呢,不单单是要看料子的色,内行看种水,外行人才看色。

    而真正的内行人知道,料子的水,才是翡翠的灵魂。

    没有水的颜色,是死的,干的,木的,也就是没有价值的东西。

    对于翡翠来说,没有水就相当于没有灵魂的物体。

    就如万物没有水会失去生命一样,没有水的翡翠是毫无生机的。

    翡翠的绿,只有在有水的玉肉上才有灵气。

    有水,才有颜色的变化与灵动。

    “哇塞,这绿色,简直了,我的天哪,这么绿,这个,小江,小江,你看看,这个绿色是什么等级?如果赌满料,能卖多少钱?”周正才着急的问我。

    我看了看周瑶,她也显得有点难为情,好像对于自己老爸这个德行有点不好意思,我笑了笑,这个绿色很浓,翡翠的色,分为很多种,大体的色,有二十六种,没种色又与料子的干净程度,水头长短,种地好坏,来分级。

    这块料子露出来的色,很浓,有种俏阳绿的感觉,但是呢,看不到种水,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等级,更没有办法确定他的价值。

    “周老板,我跟你说,这块料子是广东人看过的,这块料子大概13公斤,它在中间走了一条带子,很多人都看好,包括一些资深翡翠行家,这块料子,在广东人手里就很宝贵了,那还是在两年前,当时认为它的价格是200万左右,我这次去广东送料子,遇到了,我给拿下来,三百万拿下的,我回来之后,有人给500万,我都不卖,总是想这条带子会深入进去,一旦进去了,根据那个种水色判断,做出来的戒面就能达到五六十万一个,随便算一下,如果赌涨,会有三千万的回报,我立马就把料子给开了窗口,把这个色带着给开了,你看,出了这么一个高绿,美不美?”王宝严肃的说。

    我笑而不语,只是冷静的看着,周正才一脸的羡慕,说:“你真是好运气啊,居然开了这么浓的色带。”

    “哎,周老板,我运气没那么好,赢了这块,输了其他的料子,我之前输了上千万了,手里没钱了,这块料子,我也不敢开了,要是垮了,我就倾家荡产了,所以,我想到了你,周老板你这么有钱,适合赌这块,所以,周老板,你看看你要赌这块吗?”王宝诱惑的说。

    我听着就想笑,麻痹的,虽然瑞丽到处都是他这种穿着普通的千万富翁,但是人家手腕上带的东西可是金表,他带个电子表也敢出来说自己输了几千万?

    不专业,一点也不专业。

    周老板兴奋起来了,问:“多少钱?肯定不便宜吧?”

    “周老板,我现在急缺钱,我输的钱,是从高利贷那借来的,一百万呢,你也知道,高利贷很可怕的,你现在给我一百万,我立马把料子卖给你。”王宝说。

    听到王宝的话,周正才立马就兴奋了,连周瑶站在一边都觉得不可思议,周瑶说:“这块料子,人家给你五百万你都不卖,居然要一百万给我爸爸?”

    “周小姐,我跟周老板是朋友嘛,是不是?周老板赚钱了,肯定不会亏待我的嘛。”王宝说。

    他一脸的真诚,周正才像是被灌了迷魂汤一样,眼睛盯着那块石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周瑶也一样。

    这就是赌石的人,面对高价值的诱惑,还有那一抹绿,不管你是谁,你都得被牵着鼻子走。

    周老板沉默了起来,一会笑,一会严肃,显然在幻想,突然,周正才看着我,问我:“小江啊,你说这块料子怎么样?能赌吗?”

    周正才说完,王宝也看着我,脸色很揪心的样子,虽然表现的一副很深明大义的样子,但是不停左顾右看的眼神告诉我,他心里有鬼。

    我笑了笑,我说:“周老板,这种料子,虽然出高色的窗口,但是,你需要来一刀啊,色是辣,但是蟒带已经开了,如果是表皮蟒呢?这一刀下去,一百万就没了啊。”

    周正才听了,脸色很心痛的看着料子,这个时候王宝立马说:“我去上个洗手间,周老板,你考虑考虑,我回来给我答案好吗?”

    他说完就朝着洗手间去,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想着,这个时候,如果冯莉莉上来的话,那么我可以坐实了,这两个人是来宰肥羊的。

    果然,我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很快我就看着冯莉莉端着茶杯进来了,她笑着说:“老板,喝茶。”

    周正才都没有理她,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石头,冯莉莉把茶杯放下之后,突然笑着说:“天呐,这块料子这么绿,还能赌镯子呢,要是出了镯子,那一定是价值千万的镯子啊,周小姐,你带上这样的镯子,一定是美极了,周老板这块料子多少钱啊?”

    “一百万,不贵,不贵啊。”周正才有点肉疼的说。

    冯莉莉立马显得很可惜的说:“哎,我要是有一百万,我立马就拿下来,可惜,我没有一百万,要不,周老板,你借我一百万,我来赌好了。”

    周老板听着,立马显得严肃又抗拒,但是我笑了起来,这个女人果然是个那个王宝一伙的,我可以确定他们是宰肥羊了。

    周老板这个时候看着我,很严肃的说:“小江啊,你觉得这块料子到底能不能赌?你给我一个概率,有多少把握能赢,有多少可能会输?”

    听到周老板的话,冯莉莉也看着我,说:“这个是。。。”

    我没有搭理她,而是看着料子,我说:“赢的概率,我先不说,我说他垮的可能,周老板,这种窗口是流氓窗,你不懂,但是我懂,这个绿,是表皮绿,看着无限延伸,但是可能只在表皮有绿色,这种料子,一切必垮。”

    听到我的话,那个冯莉莉脸色立马变得害怕起来,她干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就出去了,连招呼都没打,我笑了一下,估计是想跑,但是遇到了我,你跑?

    你往那跑?

    我立马又说:“不过,周老板,赌石嘛,看运气的,这块料子,倒是可以赌赌看。”

    听到我的话,冯莉莉又停下了脚步,重新打量我,脸色有点捉摸不定。

    这个时候,王宝也出来了,我跟他说:“王先生,这块料子,我替周先生做主了,料子我们先定下来,一百万不是小数目,周先生需要筹集资金,明天,你带着料子,我们再来交易怎么样?”

    听到我的话,王宝跟冯莉莉都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是两个人立马都很高兴起来。

    王宝立马说:“好好,周老板,明天见。”

    他说着,就赶紧的把料子包好,显得很珍贵一样。

    我看着这个王宝,哼,明天我再跟你较量较量。

    但是今天晚上,我先会会这个冯莉莉再说。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