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9章:开端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刚开了个窗,我就大喊大涨,这一喊,直接把气氛都给带动起来了,很多人都朝着这里过来了,我捧着石头,但是如果仔细看这块石头的话,也就是比刚才的窗口扩大了几分,其实,原则上,是没有多大改变的。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看到料子,周老板很兴奋,他问我:“涨了,涨了,哎呀,真的是太厉害了。”

    我看着他瞪着料子,眼睛都不眨一下,心里就觉得好笑,这就是人性啊,在面对巨大的诱惑与前景的时候,盲目的乐观,只是看到一点点好处,就已经觉得自己会赢一样。

    阿龙老板看着料子,挠了挠头,我知道他是高手,当然看的出来料子是什么情况,但是他没有拆穿,只是微笑着。

    这就是赌石行的规矩,看破不说破。

    我说:“周老板,这块料子呢,一百万拿下的,一百二三十万好卖,咱们把料子放在这里,等下家,怎么样?”

    我这么说,其实是试探一下周老板的内心,这块料子当然还有扩大价值的空间,只是,我想试试周老板要不要切,如果要切的话,那我就不弄了,这块料子切必垮,因为我开窗的边缘,已经变色了。

    本来是浓阳绿,但是在窗口最边缘的地带,色变淡了,这就是变色。

    料子变色,必然不能切,谁切谁垮。

    但是我当然不可能说破。

    周老板听到我的话,脸色变得纠结起来,他说:“才涨了二十万,这,这个,我预期的是,他能够涨个满料,能够千万大料。”

    我苦笑起来,果然都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人啊,我说:“周老板,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不要好奇,不要想它会不会给你带来千万财富,你要做的呢,是能赢多少,是多少,这样吧,这块料子,我在给你开窗,把这个窗口给拉到底,如果不变色呢,咱们就把料子卖了,如果变色了,咱们再切。”

    听到我的话,周老板就皱起了眉头,问我:“为什么变色了,反而要切呢?”

    我说:“变色了,谁还要你的料子?你当然要自己博一博了?是不是?”

    周老板点头,说:“是这个道理,好好,小江你赶紧弄吧。”

    我坐下来,回头看了一眼那个王宝,他居然还没有趁乱逃走,或许,他也好奇,这块料子到底能开出来什么奇迹。

    好奇害死人啊,这个笨蛋。

    我没有管王宝,这块料子,剩下的就是技术活了,我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的窗口朝着里面照射,料子还是很透的,给人一种诱惑,但是眼力毒辣的人,一眼都能看出来边缘的色变淡了,不过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

    我把手电放下,拿着平头,贴着肉质,朝着里面开窗,但是外面的皮壳不给打掉,只是把皮壳下面的肉质给打掉,这才是真正的流氓窗。

    我小心的拿捏着分寸,一点一点的摩擦料子里面的肉质,不能把上面的皮壳给打掉,只能从里面掏肉,这样的窗口,你能看到里面的肉质颜色,但是想要看到有没有延伸,有没有变色,难上加难。

    赌石这种东西,讲究的是智慧,纯碎靠运气赌石赢钱的人,几乎不存在。

    “小子,你厉害啊。”阿龙说着。

    他叼着烟,站在我边上,看着我开窗,脸色变得很高兴,我抬头笑了笑,但是没说话,这个时候需要专心。

    这个阿龙看到我的手法,知道我是个高手,这种窗口,一般人不会弄,是我师父教我的独门流氓窗,什么针孔柳叶窗,什么蜘蛛窗,都没有这种窗口来的流氓不要脸。

    但是这极为考验手段,如果你力道拿捏的不好的话,把料子弄断层了,窗口就废了。

    我开窗开了二十几分钟,手都软了,当我把最后一寸肉质给掏出来之后,然后用水冲掉,拿起来,给周老板看。

    周老板看着窗口,皱起了眉头,一脸的着急,他问我:“怎么,怎么这么开窗,看不到啊。”

    我笑了笑,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的皮壳上打灯,立马,整个窗口显得绿油油的,三厘米宽的窗口,全部都是绿色。

    “哎呀,我的天哪,这么绿啊。”周正才兴奋的说着。

    我把手电管了,没有灯光照射,窗口立马显得暗淡下来,但是一旦打灯,整个窗口立马绿油油的,之前只是一条细线,但是现在是一个三厘米长的窗口,一目了然,让人一看都兴奋的不得了。

    但是呢,其实,除了这条诱惑你的窗口之外,其他的表现,你依然看不到,这就是手段,撩拨人心弦的手段,这个窗口的色,让你欲罢不能,你不买,觉得可惜,你买,你就完了。

    我看着王宝,他的脸色都呆了,或许,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块料子还可以这么弄吧。

    周正才急忙问我:“小江啊,这个料子,现在什么情况啊?涨多少?要不要切?”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至少得翻倍吧,但是切,就没有必要了,周老板,咱们呢,可以把料子放在阿龙的赌石店里寄售,我跟你说,这个窗口,两百万绝对好卖。”

    “真的假的,但是,但是这个色太诱人了,咱们切一刀,说不定一刀就千万了,是不是?这样切开了之后,如果赢了才好卖,这样的料子放在这里,得卖到什么时候?”周正才担心又贪心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阿龙老板,你觉得这块料子值多少?”

    阿龙拿着料子,迎着光看,他也算是行家吧,但是脸上的表情也是佩服,对于这个窗口,他估计是没话说的。

    “这块料子,但从色来看,如果是满料,手镯肯定有了,上千万是不难,但是如果只是寄售的话,那么这块料子,我可以帮你抬到两百五十万,但是我要收百分之十的寄售费。”阿龙说。

    “两百万,才两百万啊?”周正才不满意的说着。

    我笑了笑,我说:“周老板,赌石有风险,一刀穷一刀富,现在有一百万赚,你是要赚一百万稳得,还是要赌一个千万的风险,你自己选,但是,料子我已经弄到这个程度了,我不同意在切了,如果你切的话,料子所有的风险你自己承担,我概不负责。”

    我说完就把料子交给周正才,我看着周正才,我心里很紧张,我希望他听我的,如果他听我的,那么说明我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产生了,如果他不听我的,那他就只好做这个倒霉蛋了,我也另寻东家。

    周正才考虑了一会,咬着牙说:“好,阿龙老板,料子就给你寄售,你尽快帮我找买家好不好?”

    阿龙老板点了点头,他把料子收起来,开了票据给周正才,拿到票据之后,周正才显得有点可惜,但是还是很开心。

    这个时候周瑶回来了,周正才立马说:“赢了女儿,大涨,赢了一百多万,哈哈,发红包,发红包。”

    周正才立马拿着红包开始发起来,当然给了我一个最大的,我没有看,只是收起来了,但是我在背后捏着红包,感觉不是太厚,不过,我倒是不在意周正才的红包了,因为,我要吃掉王宝的那一半的钱。

    我看王宝,在周正才高兴发红包的时候,我走了过去,我说:“快走,晚上到小区找我,冯莉莉会告诉你在那个小区的,想要赚更多的钱,就不要刷什么花样。”

    他听到我的话,脸色变得极为惊恐,四处看了一眼,然后赶紧就走。

    我笑了起来,以为是什么高手,原来是个菜鸡。

    不过也好,这种菜鸡才好拿捏。

    周正才开心的发红包,而周瑶则是在看料子,过了一会,周瑶过来问我:“小江啊,料子是涨了吗?但是为什么要寄售?是不是要等很长时间?”

    周瑶并没有被金钱冲昏头脑,她还是很理智的,没有看到现钱,她是很不放心的。

    我说:“这是行情,不用担心的,我可以告诉你,这块料子,只要卖出去,两百五十万是稳的。”

    “那要是卖不出去呢?”周瑶立马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不可能卖不出去的。”

    我说完,就朝着门口走,不跟周瑶多啰嗦,周瑶这个女人,还是有点脑子的,这块料子,虽然说涨了,但是卖不出去,它就是一个烂石头,但是没有切开之前,它就是值两百五十万,这就是行情,赌石行的石头,都是王婆卖瓜,没有卖出去之前,都是自卖自夸,吹嘘。

    这个时候阿龙走了过来,跟我说:“老弟,有没有下家,要不要到我店里来帮忙?”

    我不屑的笑了一下,我说:“我有上家,也不准备找下家。”

    阿龙看了看周老板,心知肚明,但是我立马说:“当然,合作不是问题,这块料子,你可以买下来,咱们在找下家,到时候你可以翻倍的赚。”

    阿龙笑了起来,心知肚明我说的话,但是他说:“你要是能找到下家,咱们对半分,找不到,我就不冒这个险了。”

    他说完就走了,我看着这个阿龙,果然是个老手,没有占便宜的心思。

    这个时候周老板走过来,高兴的搂着我,说:“走,我请你到五星级酒店吃饭。”

    他搂着我出去,我心里十分开心。

    哼,师父啊师父,我告诉你,我不但不会饿死。

    我反而会活的比你好。

    这只是一个开端!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