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1章:犯病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牵着周瑶,走出座位,我是第一次牵着女人去跳舞,而且还是周瑶这种天仙级别的美女,我心里有多紧张,可想而知了,我走路,都觉得有点迟缓了。★首发追书帮★

    我走在周瑶的身后,突然我从周瑶的背后,看见她低胸领口两团雪白饱挺的高山,还有那条迷人的深沟,眼光不禁呆呆的望着。

    我突然想起来,她是没穿的,刹那间!我全身的血,快速涌上大脑神经,整个脸发烫,心脏不停加速的跳动,我哽咽了一下,不停的幻想。

    我咽了口口水,但是当我走在昏暗的倒流上的时候,我的内心又开始颤抖害怕起来,因为舞池的灯光实在是太暗淡了,我有一种强大的压迫感。

    “周小姐,我是第一次跳舞,有什么不周的地方,你不要介意啊。”我紧张的说着。

    “嗯!”周瑶的眼角浅浅望了我一下,接着露齿一笑,以娇憨的神情,慢慢把玉手搭在我发烫的手上,然就转身看着我。

    我被她一对销魂夺魄的眼神一望,呆住了,周瑶真的太美了,比冯莉莉不知道漂亮多少倍,比之前那个女人还多了一丝独有的气质。

    舞池里很昏暗,所以我这个时候搂着周瑶,开始打量起来,周瑶一对丰满的双峰在苗条的曲线上荡着,裙角开叉处露出一对雪白的粉腿,配上合适的高跟鞋把浑圆的美臀高高跷起,长长鸟黑的头发垂散在雪白光滑的背上,以俗世的眼光投望,她简直像一位出凡脱俗的仙女。

    我第一次跳舞,只能跟着周瑶旋转,显得很生硬,周瑶觉得很拿拧,跟我说:“小江,你放松一点,没关系的。”

    她说着,就朝着我靠近,搂着我更加的紧了,我心里有点火热起来,说实在的,我还是第一次跟女人这么近的距离。

    但是我内心又是痛苦的,因为我越来越紧张,当我紧张的时候,我的眼睛就感觉看东西很模糊,所以,我看着周瑶的时候,就显得有点是盯着,我知道这是很不礼貌,但是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我就看不清楚。

    而周瑶也误会了似的,她以为我是在盯着她看,所以她显得有点害羞,我望着她一对销魂的媚眼、羞怯娇憨的神情、两片湿润的珠唇,整个喉咙都觉得烧起来了,恨不得去亲吻一下周瑶,来缓解我内心的燥热。

    但是我不敢。

    我只能闻着她身上的味道,嗅着从她身上散发出的体香味,双手碰在她雪滑的粉肌上,儿随着扭动的身体,胸膛时常被她触碰到,她没有穿,那种感觉,简直是一种折磨。

    但是我越激动,我的眼睛越是干涩,我越是有点看不见的感觉,这种痛苦,简直是上天在折磨我,为什么我要有夜盲症?

    我紧紧的搂着周瑶,内心十分的纠结痛苦,但是同时又能感觉到周瑶的身体在我身上的动作,那种火热,像是钻木取火一样,我感觉我快要烧起来了。

    身体蜷缩的有点抽筋,我想缓解一下,随着音乐摆动的身体,我偷偷挺起胸膛,身体立马就跟周瑶贴在了一起,周瑶低下头,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我望着她一片光滑的背肌,只要我的手从她背肌滑下,便能轻易碰到那神秘的一处,但我始终不敢放肆,怕会惊吓搂在怀内的小绵羊。

    闻到周瑶身上飘来阵阵的体香味,加上这个时候的环境,我立马觉得越来越热,而眼睛也觉得越来越漂浮,看东西都是散的,而且非常的模糊,我的手握的就更紧了,因为我知道,过一会,我可能就会看不见了。

    “周瑶,你很美……”我俯在她的耳边说。

    “小江,你什么意思,你不要这么近,你身上很烫,我有点尴尬。”周瑶低着头说。

    “周瑶,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我能搂着你,然后你带着我回去吗?”我害怕的说着。

    说出这句话,我觉得非常的耻辱,内心像是被钢刀扎了一样,我害怕周瑶误会我试过瞎子。

    突然,我的眼睛黑了,什么都看不见,身体旋转之后,我立马失去了方向感,我一把紧紧的搂着周瑶,像是那种一把搂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的感觉搂着她。

    我死命的搂着,不敢松手,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看不见。

    “啊!你……”周瑶惊吓的叫了一声,脸红的将头低下。

    我死命的搂着周瑶,我说:“你,你不要误会,你,你带我回去,好不好?”

    突然,我的脸上狠狠的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抽的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脸上火辣辣的。

    突然周瑶推开了我,她说:“你这个臭流氓。”

    我伸出手,想要抓住什么,但是什么都抓不住,我说:“周瑶,周瑶,你在那,你不要丢在我。”

    我伸手四处摸着,但是突然被人推开,我什么都看不见,失去重心,身体摔在地上,我趴在地上,我很慌张,但是我内心更加的屈辱跟痛苦。

    对于失去光明的人来说,内心黑暗的恐惧,是任何人都不会明白的。

    我就趴在地上,不敢动,我慢慢的冷静下来,想要恢复视力,这个时候,我听到有几个人在议论的声音,过了一会,有人扶我起来,他们说的是英语,我听不懂,但是我尽量的跟着他们走。

    很快,我就被带到有光的地方,这个时候,我的视力渐渐的恢复了,虽然还是很模糊,但是我能看的见了。

    我看着几个外国人,他们很担心,用英语跟我说着什么,我立马说:“谢谢,谢谢。。。”

    我说着就负责墙壁走出去,外面越来越亮,我的内心,也越来越明亮,但是我还是扶着墙走,我听到有人在哭,是周瑶的声音。

    我虽然看的模糊,但是我知道是她,她也转身看着我,脸色还是很愤怒,但是当看到我负责墙壁走路的时候,她有点惊讶。

    “你怎么。。。”周瑶奇怪的问。

    我心里很自卑,我害怕别人知道我有夜盲症,更害怕别人知道我是瞎子,我立马低头,我说:“我没事,对不起,之前的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说完就扶着墙壁走,但是我内心的屈辱已经把我整个人都毁了,我只是害怕搂着她而已,但是她却把我当流氓,而且把我推到在地上,之前对于我的尊重跟讨好都是装出来的,我知道,我在她心里,可能跟那个丁华龙一样,他可能只是把我当一个,一个农民工。。。

    我扶着墙想要尽快的走进电梯,周瑶过来扶我,伸手在我的眼前晃了几下,我立马推开她,我说:“你干什么?”

    “你,你看不见?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突然看不见呢?”周瑶关心的问。

    我立马站起来,逃走似的朝着电梯跑,但是因为走的太急,我一下子绊倒了,周瑶过来扶我,我立马推开她,我说:“不用你管,你走开。”

    我快速的爬起来,跑进电梯,我想要逃走,当电梯门关上之前,我看着周瑶在外面奇怪的看着我,我内心十分的憎恨,也十分的痛苦。

    当门关上之后,我的视力恢复了,我伸手捏着我的鼻梁,我内心质问我自己,我为什么要有这种病?

    但是不管我怎么质问,我知道,有就是有,这种病想要根治,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这辈子随时都有可能活在黑暗之中。

    电梯到了楼下,我走了出去,回头看着这栋富丽堂皇的酒店,我喜欢这里,总有一天,我会征服这里,周瑶,你也一样,今天你狠心的把我推开,他日,就别怪我狠心的对你。

    我走了出去,拦了一辆车,回德宏小区,这个时候周正才给我来电话了,我接了电话,我说:“喂,周老板,有事吗?”

    “哎呀,你怎么走了,我刚才跟丁华龙谈那块赌石呢,他有兴趣看,我想你帮我跟他说几句,看看能不能多卖一点钱啊,你在那?”周正才说。

    我听着就咬着牙,哼,原来是找丁华龙做下家,但是这笔钱,你可能赚不到了,你女儿对我那么狠心,我眼睛都看不见了,他还帮我当流氓,我心里不舒服,你就要跟着倒霉。

    我说:“对不起周先生,下次把,我现在非常不舒服,我要回去休息了,再见。”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关机,不在理会周正才的要求,我立马说:“师父,从阿龙赌石店停一下。”

    师父很快就把车子开到了阿龙赌石店门口,我下来车,丢下一百块钱,没要找,直接去阿龙赌石店。

    看到我去而复返,阿龙老板显得有点奇怪,他问我:“怎么?”

    我说:“想不想赚大钱?”

    听到我的话,阿龙立马说:“谁不想赚钱?”

    “好,那我告诉你,如果周正才打电话来,让你占时别卖料子,你就告诉他,料子已经卖了,两百五十万。”我严肃的说。

    听到我的话,阿龙显得有点奇怪,问我:“什么意思?”

    我说:“丁华龙知道吗?他对这块料子有兴趣。”

    阿龙听到丁华龙的名字,立马惊喜起来,他说:”知道,这个人是瑞丽的旅游业大王,很有钱,如果他买的话,咱们可以狠宰一笔,但是,怎么才能让他来呢?”

    我说:“剩下的事情交给我,而你要做的,就是把消息放出去,说周老板的料子,被人两百五十万买走了,要转手卖五百万。”

    阿龙点了点头,跟我说:“你是行家。”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赌石店。

    我当然是行家,只是以前给陈俊才打工罢了。

    现在我要自己做了。

    哼,我相信,我一定比陈俊才做的更好!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