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5章:葱绿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阿龙拿出来的料子,都是全赌料。★首★发★追★书★帮★

    全赌料顾名思义,就是没有任何开窗表现的,翡翠肉质全部都包裹在皮壳内的翡翠原石。

    这种原石的赌性是非常大的,因为,一切都要靠赌,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

    但是阿龙拿出来的料子,都是老坑料。

    翡翠的“老坑”、“新坑”之说由来已久,究竟怎么来区分?赌石的人有必要了解清楚,否则,就被人“坑”了也不知道!

    翡翠的原生矿称之为“新坑”,经过河水等自然力搬运形成的次生矿,通常称之为“老坑”。

    翡翠的老坑与新坑可以从原石上看出来,缅甸人总结出来:“老坑”料多近球形,表面圆滑状,没有棱角,如同一个饱经风霜的成熟男人,处世圆滑。“新坑”料多各种形状,棱角也清晰可见,如同一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锋芒毕露。

    老坑种、新坑种都是描述翡翠品质的概念,与翡翠形成的年代无关。

    翡翠的老坑常有优质翡翠出产,这些优质翡翠有外皮,质地细腻,结晶颗粒小,水头足,透明度好,比重较沉,因此被称为老坑种。

    相对而言,新坑质地一般的居多,质地较为粗糙,水头差,比重也略轻,因此称之为新坑种。

    所以赌石的人都喜欢赌老坑料。

    我看着这几块料子,都在十几公斤左右,被称之为公斤料,这种料子是市面上最常见的。

    我看了极快,皮壳都是老坑的皮壳,种水没有问题,但是想要赌赢,光是种水没问题还不行,赌石,要看全面,否则,就会被片面的好处给坑了。

    我看了一会,看到一块正方形的石头,但是不是很规则,我一看就知道是老坑半山半水的料子,料子白皮客,有木那场口的特性,而且上面画了很多镯圈,也就是说,可以拿来赌手镯。

    赌石呢,是被成品商给绑架的,也就是说,你赌什么石头,首先要看成品商收什么石头,人家首先要手镯料,其次才要牌子料,所以赌石的人,首先就要考虑石头有没有镯子位。

    有镯子位,就涨价,没有,就掉价。

    这块料子有至少五对镯子的位置,所以他是涨价的,但是要看有没有裂痕。

    其次在看皮壳跟敞口。

    这块料子应该是木那的,我伸手摸着料子的皮壳,很扎手,属于木那白盐沙,这又是极为好的场口跟皮壳。

    能看懂场口跟皮壳对赌石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行业有一句名言,叫“不识场口,不玩赌石”指的就是要根据场区场口所翡翠的特殊性,来观察判断这块翡翠是否可赌。

    翡翠原石的买卖是珠宝界最神秘的一种交易,她的神秘就在”赌石”上,而进行翡翠赌石有几种判断的依据,其中场区场口就是很重要的依据之一。场口是指开采玉石的具体地点;场区则是若干场口因开采年代和相似的表现而形成的区域。不同场口的玉石有共性,也有特殊性,特别是一些著名的场口其特性十分鲜明,以至有的特性只属于某一个场口,只有断定了它属于哪个场口,才能根据这个场口的翡翠玉石的特殊性来观察、判断这块翡翠原石的赌性。因此,翡翠赌石业内有句行话:不懂场口的人不能赌石。

    木那是帕敢场区中重要而著名的老场口之一,由于开采时间长、储量少,产量比较低,所以这个场口的料子很稀少,尤其是老坑料子,而这个场口以盛产种色均匀的满色料而闻名。

    阿龙拿出来这块老坑的木那料子,也算是对我的支持吧,当然,他也想赚那笔大钱。

    这块料子大概十公斤左右,皮壳感觉很厚重,完全看不到里面的肉质,我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的皮壳打灯看情况,有淡淡的白雾,我断定这块料子的种水非常好,白雾之下必然起胶。

    这是我师父教给我的经验。

    这块料子,我赌定他必然不错。

    我看着料子,问:“这块多少钱?”

    啊龙说:“二十万。”

    “一块石头要二十万,你抢钱啊?你们这些卖石头的,都是黑心商人。”丁华龙不满意的说。

    对于丁华龙的话,我们都笑而不语,这个时候周正才说:“老丁啊,家有黄金万两不如翡翠一方,这就是行情,但是,但是二十万有点贵了,老板啊,我也算是常客了,能不能便宜一点?”

    阿龙笑了起来,说:“丁老板这么大一个老板,连二十万都赌不起吗?”

    “什么?我赌不起?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我在边贸街玩一晚上都多少钱?上百万啊,二十万算什么?”丁华龙不高兴的说。

    阿龙说:“噢,丁老板真大气。”

    丁华龙被阿龙的语气弄的不舒服,而是直接说:“二十万就二十万,哼,臭小子,这块石头,我买,如果你帮我赌输了,二十万能买你一只手了。”

    对于丁华龙的话,我的内心有点紧张,我没有想到这件事上升到人身伤害上,我师父教过我,千万不要惹这种敢动你的人,否则,赚钱没命花多可悲。

    不过这次我赌定了,因为这块料子,我赌定它种水好,内部必然起胶,剩下的就是看看运气好不好,能不能赌出来色了。

    我说:“好,我就跟你赌,但是丁先生,如果我赢了,记住你的承诺。”

    我说着,就把石头拿起来,丁华龙也直接从箱子里拿出来几叠钱丢给阿龙老板,那样子简直是不可一世,有钱人的那种骄横,显露无疑。

    阿龙老板把钱收起来,跟我说:“你怎么处理这块料子啊?”

    我坐下来,把料子放在切割机上,这块料子,我一定要找一个最好的地段来切,赌石想要赢,跟切石头的师父密不可分,切石头的师父,能帮你切赢,也能帮你切输,输赢全凭一刀。

    这块料子根本没有二十万的价值,最多两万,阿龙老板大概是看不惯丁华龙那种骄横的态度,所以就漫天要价,谁知道丁华龙不受刺激,居然答应了,但是这可害死我了。

    想要用两万价值的料子赌赢十万,这需要多大的运气?

    我当然不敢赌运气,所以,我只能靠实力。

    我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的皮壳上寻找表现,赌石的表现无非集中,松花,蟒带,癣色,等等,这些都是有色的表现,而缅甸人,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在料子上找到这些表现,然后用神仙刀的切法,把这些料子的好表现全部都给切出来,然后卖大价钱。

    这次,我就是要用神仙刀的刀法来切石头。

    我找了一圈,突然,我找到了一块带松花的皮壳,我急忙打灯看松花下面的色,这块石头有松花的地方,灯下的皮壳绿色艳丽,说明赌石延着这松花进去内部的颜色和表皮相当艳丽。

    我在看石头,所有人都站在一边看着,周正才非常的紧张,也满带着希望,而丁华龙呢,则是一副不屑的样子,嘴里还在叽叽歪歪的,大概是说我神神秘秘的故弄玄虚之类的。

    我打开牙机,拿着木工笔,在料子的皮壳有松花的地带,画了一个圈,这个圈,就是我开窗的地方。

    我仔细的拿着强光手电在料子松花边缘的地方打灯,看看其他地方有什么表现,但是很可惜,在皮壳三厘米之外,就没有绿色的表现了,这说明这块料子有绿色的肉质是非常少的。

    所以,我只能赌这片松花了。

    “松花”是翡翠原石皮壳上绿色表现,也就是翡翠原石内部或浅层绿色在皮壳表面的一种表现。

    有松花的料子下面就有绿色,所以我才敢这么赌。

    我把牙机打开,直接在画定的圈子上面开始下刀,这一刀我用的是平头刀,这种钻头能平着打磨料子的皮壳,只要你不主动扩张,他不会朝着两边走,只会越来越深。

    料子的皮壳果然跟我想的那样很厚,我看着钉头吃进去将近一厘米了,居然才见肉质,水管将泥流冲刷掉,我隐约看到绿色的肉质。

    我并没有高兴,因为这是松花下面的表现,其他地方并没有,所以,我只能用神仙刀,把料子最好的表现给挖出来。

    神仙刀是缅甸人发明的,缅甸人赌石的经验非常丰富,善于查找赌石最好的表现,他们经常能找到石头最好的位置,一刀切出赌石最好的一面,没有丁点偏差,多一刀则垮,少一刀则不够好,这种技能便是“神仙刀”。

    我当也会这种刀法,之前我已经把有表现的地方给探个究竟了,只要把有表现的地方给切开就行了。

    我快速的平头刀在料子的皮壳下面搅动,很快就把料子内部多余的皮壳给挖开了,很快这个料子的皮壳,就形成了一个像是帽子一样的空洞,就如昨天的切法一样。

    我切完之后,用水冲刷,然后站起来,看着洞口里面的肉质。

    我一看,心里很高兴,立马叫起来:”大涨,料子大涨。“

    我说完,就把料子放在地上,周正才十分高兴的过来看料子,他一看,脸色就变得十分惊喜。

    “哎呀,冰种葱心绿的料子啊,大涨,大涨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