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9章:自尊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周正才找我,是在我意料之外的事情,我以为丁华龙一定会找我,不过没关系,反正都是宰肥羊,宰谁都是宰。★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而且周瑶根本就对我没感觉,而且,今天又抽了我一巴掌,如果上一次是误会,那么这一次就只能说她是故意的。

    所以,也别怪我狠毒,赌石嘛,输赢全看运气,那块莫弯基的料子,也不见得会输,只有切开了之后才能决断。

    我坐车直接去公司,到了公司,我看着冯莉莉在拖地,显然她听了我的话,做她该做的事情。

    看到我之后,她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我没有搭理她,直接上楼去找周正才。

    到了他的办公室,我没有看到周瑶,我说:“周老板你好。”

    “喂,你的脸怎么了?”周正才问我。

    我无奈的苦笑起来,怎么了?还不是你女儿抽的?

    我说:“没事,撞了一下,周老板,你想赌那块料子?”

    周正才急忙点头,他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说:“之前丁华龙找我谈事情,我以为他会好好的跟我说,但是呢,他居然威胁我,说要是我不把房子卖给他,他就举报我赌钱,让银行对我重新进行信用评审,真是王八蛋。”

    我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还能这么做,如果银行对你的信用评级下调的话,那你就要立马还钱了。

    我看着周正才,我说:“你现在把钱还了不就行了?”

    “我那有那么多钱啊,我一个月要还一千多万,我现在手里只有六百多万啊,之前的钱,都已经搭进去了,我以前盖楼的时候,我想着一件事,每个月卖个十套八套的,怎么也够我还银行钱了吧?但是谁知道这么不景气,一个月就卖了三套房子,还是丁华龙买的,这让我一下子资金链就断掉了。”周正才生气的说。

    我听到周正才的话,心里就有点诧异,他有六百多万?如果他的钱全部都拿来赌石的话,那么输了,他很有可能就会跳楼的。

    我心里有点犹豫,我是想赚钱,但是如果这样害死了周正才,我心里也于心不忍,我不像是我师父那个样,他什么钱都赚,别人死不死跟他没关系。

    不过我心里又对周瑶很痛恨,这个时候,周瑶走了进来,又换上了一身黑色的制服,她看到我之后,脸色冷漠,我也很冷漠,没有说任何话。

    “爸爸,丁华龙找你谈什么?”周瑶问。

    周正才拍着桌子,大声说:“威胁我,这个月,我们还差四百万的贷款要还啊,如果还不上,加上丁华龙的举报,估计我们就要掉级了,而且,银行可能会拿我们的房子进行拍卖,到时候,我的公司就完了。”

    周瑶立马担心起来,问:“那该怎么办?爸爸,我们辛辛苦苦才拿到的地皮盖的房子,不能就这么完了啊。”

    周正才突然笑了起来,跟我说:“小江,那块料子,你曾经说过,有机会赌赢上亿的机会,我现在就想吧那块料子重新买回来,你觉得怎么样?”

    我听着就立马摇头,那块料子我觉得有九成的机会垮,我说:“周先生,再想想办法吧,赌石有风险的,你拿身家性命来赌,不行的,输了,你就一无所有了。”

    “哎呀小江,我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如果我不赌,我也会一无所有的,银行不会跟你讲情面的,丁华龙那个混蛋还对我虎视眈眈的,你想想办法好不好?小江,帮帮我拉。”周正才恳求的说着。

    这个时候,只要我把料子卖给周正才就行了,赚钱我就跑路,他死不死跟我没关系,反正赌石靠运气,但是我又不敢,毕竟是一条人命。

    周瑶突然抓着我的手,说:“小江啊,你,你想想办法好不好?”

    “我?我为什么要想办法,公司又不是我的,再说了,我们只是萍水相逢遇到的,你给我住的地方,我也帮你爸爸赢了那么多钱,我觉得我们互不相欠了。”我不高兴的说。

    周正才听着有点诧异,他嘘寒问暖的问我:“小江啊,是不是我那里得罪你了?”

    “当然没有,周老板你人这么好,这么喜欢我,怎么会得罪我呢?只是有些人不喜欢我啊。”我冷嘲热讽的说。

    周瑶低下头,脸色很难看,周正才看着自己的女儿,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说:“我女儿是个直肠子的人,说的不对的,你不要在意,小江,其实我女儿很不错的,人很好的,还有,我们怎么能算是萍水相逢呢?我们是有很大的缘分的,是不是?茫茫人群中,你我相遇,这就是最大的缘分嘛,其实我特别喜欢,我都想你做我的女婿,只要我女儿开口答应,你就是我的准女婿了。”

    我听着心里没有多少高兴的感觉,我看着周瑶,我说:“可惜她不会答应的。”

    “你怎么知道的,你又没有坚持。”周瑶小声的说。

    我一听,心里立马惊喜了起来,我看着周瑶,我说:“你答应做我女朋友?”

    这个转变,让我有点措手不及,但是我说完,我就冷静下来了,因为我知道,周瑶他们现在面临了危机,所以才会对我妥协,我不能高兴的太早,我要考虑考虑,面对周瑶的不靠谱与六百万金钱,我应该怎么选。

    周瑶有点心烦意乱的感觉,她说:“小江,我有点乱,你给我点时间,现在公司那么困难,等公司度过了这次难关在说好不好?到时候我一定给你答复。”

    我摇头,我说:“不用了,我不喜欢勉强别人,周先生,我先走了,那块料子,我帮你先看看,如果实在不能赌,你就另想办法吧。”

    我说完就站起来走,周瑶立马追出来,她抓着我的手,说:“小江,之前打你,是我冲动了,对不起。”

    我看着周瑶道歉的模样,虽然很真诚,但是我不接受,我说:“没关系,反正你又不喜欢我,是我自己犯贱而已。”

    “不是的,只是,我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了,我无法接受。”周瑶说。

    我推开了周瑶,我说:“所以,你之前在办公室说的都是安抚我的话咯?口是心非的女人。”

    “不是的小江,我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不要逼我好不好?”周瑶难受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爸爸现在要拿身家性命来赌,我劝你还是好好劝他一下,输了会跳楼的,虽然你不喜欢我,但是我还是要警告你,不要赌,再想想其他办法吧,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的事情了。”

    我说完转身就走,虽然我走的潇洒,但是我心里非常的纠结,我师父说的对,想要在赌石这一行赚钱,首先你得把良心给卖了,否则,你赚不到钱的。

    我到了外面,走在道路上,看着人来人往,看着哪些开豪车的人,我心里也羡慕,也嫉妒,但是更纠结。

    现在周正才急需钱,只要我顺水推舟把那块原石卖给他,那么我就发财了,一夜暴富,但是那样的话,周正才就死定了。

    所以,我非常的纠结。

    这个时候,一辆奔驰停在我面前,拦住了我的去路,我看着车窗放下来,是丁华龙坐在车上,他看着我,满脸的不屑,说:“小子,你挺牛的啊。”

    我笑了起来,我说:“丁先生,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懂。”

    “你把周正才这个老糊涂蛋给哄的一愣一愣的,非要说什么赌石能赢钱,这他妈不是放屁吗?妈的,赌石要是能赢钱,那我们还做什么生意啊,都去赌石好了,你这个骗子,到底骗了多少钱?”丁华龙羞辱的说着。

    我心里非常不爽,他对我的鄙视,从始至终没有改变过我,我说:“丁先生,你又是什么好东西?你看到周正才现在陷入债务危机,你就想敲竹杠,五千万就想买人家一亿的地皮房产,说起来不要脸,我也只是第二,如果说我是骗,那你就是明抢,我们彼此彼此。”

    “你这个小王八蛋,你敢骂我?哼,我有这个资本,你有什么?”丁华龙不爽的说。

    我俯身下来,我说:“我有本事,我告诉你,周正才找我了,要我帮他赌那块料子,我可以告诉你,那块料子,我早就看到了,之前卖两百万,我都觉得亏,但是我没有本钱,也是帮周正才第一次赌那么大的料子,我不敢赌,现在他豁出去了,破釜沉舟,只要赌赢了,你的如意算盘也就落空了,哼,我可以告诉你,休想打周先生的主意。”

    我说完就走,丁华龙立马喊我,说:“小子,你说吧,给你多少钱,你肯离开周正才。”

    我说:“一个亿,你肯给吗?”

    “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吗?”丁华龙愤怒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是的,你以为有钱了不起吗?你以为有钱就能为所欲为吗?你现在就买不了我的决心,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做人,最好要尊重别人,否则,你损失的会更多。”

    我说完就走,但是我心里已经有了决断了。

    我故意跟丁华龙叫板,就是要激怒他,哼,既然一开始打定了主意要宰你。

    那么这一刀,就一定会落到你身上!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