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2章:黑手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拿着料子,坐下来,我看着周正才,他欲哭无泪,因为他没钱了,他只有六百万。「^追^书^帮^首~发」

    老板跟老板之间的战争,我只能选边站,现在丁华龙得势,我当然要站在丁华龙这一边。

    但是,只不过是过来捅他一刀的。

    我师父告诉我,我们看石头的,千万不要被一个老板给拿捏住,就算他在有钱,只要他赌石,我们就是他的神,我们能让他赢,也能让他输,如果我们被老板压制,那么我们就没有出头的一天。

    “你小子,哈哈,我以为你有多大的骨气呢,之前跟我说的好听,现在还不是要乖乖的跟我做事,老周啊,这就是人,你有钱,他就会跟着你,跟哈巴狗一样。”丁华龙嚣张的说着。

    店里的人看着丁华龙,都很不屑,他这个人太嚣张了,但是人家确实有嚣张的资本。

    我看着周正才,身体在发抖,气的不行,周瑶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说:“小江,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看着周瑶,我生气的说:“失望?你爸爸没有钱怪我吗?”

    “那你也不应该助纣为孽。”周瑶生气的说。

    我看着周瑶,笑了起来,气的都有点发抖,我立马站起来,贴着她的耳朵,我说:“我是相玉师,我告诉你,我能让你爸爸赢钱,我就能让丁华龙输钱,让我失望的是你,你告诉我,你想要丁华龙赢还是输。”

    周瑶看着我,脸色很尴尬,她想了一会,说:“我当然想要他输。”

    我说:“好,你看着就行了,我虽然穷,但是我这双手是无穷的,你看着好了。”

    “你们两个墨迹什么呢?臭小子,快点帮我切,老周,这块料子,你这么宝贵能赢上亿是吗?哈哈,那么赢了也是我的,这就是资本,你没有资本玩,就乖乖的投降好了,你现在应该考虑,是要折本卖,还是被银行没收房产然后拍卖。”丁华龙嚣张的说着。

    周正才气的说不出来话,他死死的看着我,我立马坐下来,这一刀下来,要不了丁华龙的命。

    但是肯定会让他挨一刀,这一刀就是要告诉他,千万不要得罪切石头的师父,否则,赢的料子我都给你切输了。

    当然,这块料子输的面很大,只有半面有色,其他的地方,我之前就赌这块料子是表皮色,肯定输,但是赌石嘛,神仙难断寸玉,这里的色到底有没有吃进去,很难说。

    我们赌石怎么切,都是有顺序的。

    一般来说的话,翡翠赌石的切石的步骤是审料——切石——审料——切石。

    最初的审料是为了找到合适的下手点,不合适的切割点或许会将翡翠赌石内部的翡翠破坏掉,而第一次的切石则是为了更加准确的了解内部的情况,然后综合第一次的审料,了解赌石中的绿色分布,找到最为合适的切割点,最后才是真正的切石,这样才会尽可能的将翡翠赌石内部的翡翠完美的表现出来,展现其真正的价值。

    之前我为赢钱,已经把这块料子给看透了,所有的好处都给擦出来了,现在,就是定生死的时候了。

    业内有句老话:“擦石能暴富,切石定生死!”

    现在就是我给丁华龙定生死的时候。

    “这块料子不好切啊。”

    “就是,别看擦了半边,但是难下刀。”

    “切不好就断了镯子位了。”

    周围的人都在议论纷纷,这些人都是行家,知道怎么切料子,我们行里人,在赌石在切之前,如果打灯不见种水,可以用铁刷在石头表面刷一下,把皮壳刷爆,看看是否有种水,确定了有种水以后,在用牙机给石头开窗子,赌第一手,确定石头内部玉质和裂纹走向。

    第一手,料子我断定了,只有三厘米的肉质,其他地方,应该会变种,变色。

    如果是色料,最值钱的就是那点绿了,切的时候千万不能破坏绿色。

    你试想一下100块钱被撕成几片,去银行应该也换不回100块了。

    这块料子,有一大片绿,这是最值钱的,我要做的,就是把这片最值钱的,给他切的分文不值,让它最后一点希望都没有。

    当然了,如果这块料子是满料,那就是丁华龙运气爆棚,谁都赢不了他。

    我拿着木工笔,在料子有色的地方画一个圈,哼,这片绿是最值钱的,如果我单独把这片绿给切下来,我就切一厘米,如果有牌子,他走运,还能赢个几十万,如果他不走运,这片色连一厘米都没有进去,那么他就垮的连一毛钱都赚不到。

    我把料子画好之后,打开切割机,其实这块料子,横着切最好,就像是切面包一样,把绿色的那一面,切成一片片的,这样,不管外面的绿色有没有涨进去,他的片,都会带有一点绿色,这样,就算是垮了,也会因为这外面的一点绿色而保值。

    切割机开了,我把料子放在上面,我看着阿龙脸色很诧异的盯着,我知道他是行家,这一刀下去,就算是里面有绿色,也要他亏上一百万,因为这一刀下去,根本没有镯子位,没有镯子位,就会掉价一百万。

    所有人都看着我,十分不解。

    我仔细的操控着石头,不敢分心,切石头是最危险的,这可是切割机,你稍有不慎,你的手指碰到上面,手指头就没了。

    所以我谨慎的操控着石头,慢慢的推进,但是因为料子切的薄,很快料子就推进很深了。

    对于这块石头,我断定它输的可能性占据了八成,但是神仙难断寸玉,没有切开之前,谁知道呢?

    “哼,周正才,你现在没有机会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落到了我的手里,我给你算笔账,我现在给你五千万,你把地皮跟房产都卖给我,当然了,你肯定还欠银行五千万,没关系我帮你还,但是你得给我打工,管理这些地皮跟房产,我给你一年三百万的年薪,这样,你干个二十年,就能把钱还清了,还有得赚,我这个人,还算是公道吧?”丁华龙得意的说。

    所有人对丁华龙的做法嗤之以鼻,丁华龙这个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敲周正才竹杠就算了,现在居然还要周正才给丁华龙打工。

    我心里也对丁华龙嗤之以鼻,欠银行钱还不起是非常痛苦的,银行估算风险,你一旦被确定没有信用,还不起钱,他们立马就会向法院申请冻结你的资产,把你的固定资产拍卖。

    那时候你就叫天天不灵了,一旦拍卖,你价值三亿的资产,他一亿就给你卖了,人家要的,就是保住自己借出去的钱,其他的才不管你那么多呢。

    所以周正才现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他愤怒的说:“你真的无耻,无耻至极。”

    丁华龙很得意,他无所谓的说:“老周,怎么算账,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周瑶很愤怒,说:“丁叔叔,我求求你好不好?我爸爸投资一个亿,那些房产跟地皮价值三个亿,你就算要买,也应该是花一个亿吧?”

    “不,我就五千万,多一毛都没有,反正我要的是你们的别墅群而已,我要拿过来做观光酒店,其他的东西,我也不是很乐意要,只是顺便打包而已,你们也不可能单独吧别墅群拆出来卖给我吧?”丁华龙无所谓的说着。

    周瑶很愤怒,但是她也没有办法,这个时候,整个赌石店安静下来了。

    我专心的开料子,这块料子已经切到最边缘了,马上就是见分晓的时候了。

    我咬着嘴唇,周瑶,今天我就要你看看我的本事,石头在我手里,输赢都由我定,哼,你看不起我不要紧,但是你一定要知道我的重要性,你也应该感谢我,我还有点良心。

    要是我没有良心的话,你跟你爸爸现在都应该去天台排队跳楼了。

    我推着石头,到了最后一段,我快速的推进,石头被切断了,当看到我把这个带色的地段给切下来,所有人都疑问跟震惊,这些人都懂,我这么切,等于是把料子给毁了。

    但是丁华龙不懂就行了,他又没说怎么切,这就是外行人的悲哀,你不懂,你就要被拿捏。

    丁华龙说:“切好了没有?”

    我把料子给他,我说:“切好了,料子给你,你自己看吧。”

    “臭小子,你什么意思?我花钱雇你,你就这服务态度?”丁华龙生气的骂着。

    我说:“丁华龙,你以为有钱就很了不起吗?你这种人,也就有几个臭钱而已,你想买我?我可不是这个价钱,我告诉你,我跟周先生是朋友,就算他垮台了,一无所有了,我也会跟他是朋友,就算你再有钱,也跟我没关系。”

    周瑶听到我的话,看着我,很感动,周正才也很感动,但是他们都没说话。

    丁华龙不屑的瞥了我一眼,没说什么,而是将切开的料子拿出来,像是把盖在石头上的盖子给解开一眼。

    所有人都焦急的等着。

    我也在等着,心里很紧张,这一刀下去,是教他做人,还是让他风光无限就看老天吧。

    他输,我赢钱,又抱的美人归。

    希望老天助我一臂之力。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