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5章:够狠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很担心我的钱存到银行里,会不会就没有了。★首★发★追★书★帮★

    那个叫阿敏的女人,给我一种神秘的感觉。

    我把钱存进去之后,还特意的检查了一下我的账户,但是很奇怪,钱都在里面,一分不少。

    但是当我离开柜台的时候,我就看到那个叫阿敏的女人,直接过去,把我存的钱全部都取走了。

    这个女人果然是个蛇头啊,只要有现金,全部都给你取走,不给银行留一分钱。

    这就是瑞丽,在瑞丽,地下钱庄比银行还要厉害,之前我听过银行要从地下钱庄拿钱的事情,果然不是假的。

    阿敏取完钱,就朝着我走过来,她说:“江先生,我没有见过你,不知道在哪里高就?”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无业游民。”

    阿敏微微一笑,显得有点美丽动人,她身上的红玫瑰的味道,给人一种致命的诱惑,她虽然算不上很美,但是那种娇小可人的感觉,让人有一种想要冲上去搂着她的感觉。

    “江先生说笑了,我没有恶意,我们是做货币生意的,优质的客户我们是最需要的,江先生一次能存两百多万到自己的私人账户,那一定不是普通人,当然了,防人之心不可无,江先生的小心是应该的,不过,我只是想说,江先生,需要钱的话,可以尽管找我们。”阿敏说。

    我点了点头,她跟我微微鞠躬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女人显得很温柔跟礼貌,这让我心里觉得非常难得,在边境生活的人,尤其是做黑活的人,每一个都是凶神恶煞的,像阿敏这样的女蛇头,倒是少见。

    我把名片收好,在瑞丽这片土地,你说不定那天真的会用的到他们的钱,毕竟,你的钱到银行,就被他们取走了。

    我直接去姐告口岸找周正才,在瑞丽想要出国是非常方便的,你只要弄一个旅游签证,从姐告口岸出关,走一公里不到,就是缅甸木姐了。

    而木姐曾经就是最大的赌石基地,但是随着瑞丽的壮大,木姐也就没落了,不过,有钱人赌石的话,还是会去缅甸赌的,因为缅甸是翡翠原石的来源地。

    我到了口岸,找到了周正才,他见到我,就说:“你可算来了,热死我了,走吧。”

    我上了车,没有看到周瑶,我就问:“周瑶呢?”

    “她在管理公司的事情,公司总要有人管的,你不用管她,我们去赌石好了。”周正才说。

    我心里有点失落,但是没关系,她已经是我女朋友了,得到她是迟早的事情,而我现在要做的,是要把前面的道路给铺好。

    车子开到了木姐毛料市场,这里很穷很烂,比姐告差的太远了,店铺也有,但是脏兮兮的,棚户里面热的不得了,石头摆在架子上,机器声轰鸣,环境真的很糟糕,但是这里的人很多。

    大老板也有,背包客也有,别看这里环境不好,但是搞不好都是千万富翁,赌石这一行,就是脏兮兮的。

    我看着几个缅甸人用箩筐抬着一箩筐的现金,但是都是缅币,不值钱。

    周正才跟我说:“小江啊,我还差银行四百万,快到月底了,你有没有办法帮我把这四百万给找来呢?”

    我笑了笑,我说:“周先生,赌石不是稳赢的,看运气的,你想想丁华龙这个人,他不就是输了吗?靠赌石解决一切问题,是不可能的,其实你可以跟丁华龙商量一下,把他需要的东西卖给他,这样又可能解决你的燃眉之急,又可以方便他,多好呢?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周正才很为难的说:“他要我的别墅区做酒店,我盖起来花了三千多万,市值一个亿,他只肯花五千万买我的,还说是给我赚了两千万,我神经病啊,又不是真的山穷水尽了。”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问:“周先生,关键是你现在缺钱啊。”

    “有你嘛,只要你帮我赢钱,一切都搞定了,我相信,我的别墅一定能卖出去的。”周正才说。

    周正才真的有点无耻了,把我当财神用啊?虽然我知道我现在帮他,就是帮我自己,但是我师父告诉我,好处呢,只有抓在手里的才是自己的,未来的,那都是不确定的,我又没有跟周瑶结婚,万一她跟我分手了,那我现在做的岂不是都不是得不偿失了?

    我需要从周正才身上捞一点好处,哪怕是一套卖不出去的房产也行啊,总之,不能让周正才把我当免费的小工用。

    周正才看着一块料子,急忙问我:“小江小江,这块料子怎么样?”

    我看着他手里的料子,我就说:“还行吧。”

    “拿我可以赌吗?”周正才问。

    我笑了笑,我说:“你想赌就赌吧。”

    周正才对于我的态度,有点惊讶,他说:“小江啊,你怎么了?”

    “没什么周老板,之前我师父找我回去,我在考虑要不要回去。”我说。

    周正才一听,立马就严肃的看着我,问我:“你师父给你什么好处呢?我跟你说,他是你师父,让你回去,肯定是白做,你也不好意思问他要钱,是不是?”

    我笑了起来,周正才还真是老谋深算,我说:“周老板,话是这么说,但是我一毛钱没有,住的地方还都是你的,虽然我跟周瑶谈恋爱,但是我不想被人家说是靠你的关系吃闲饭,我想要自己出去闯一闯,等我有钱了,再跟周瑶结婚,这样才名正言顺嘛,况且,现在没有房子,谈恋爱都没有底气。”

    “哎呀,小江啊,你想多了,我不在意别人说什么的。”周正才说。

    我苦笑起来,我说:“我在意啊,我是要做我师父那样的赌石大王的人,名声很重要的。”

    周正才点了点头,突然说:“这样吧,我给你住的那套房子过户给你,你帮我赢了那么多钱,还解决那么多麻烦,这都是应该的,以后我们赢钱了,我们都一九分,我出钱,你白分一成,这样总可以了吧?”

    周正才的话,让我内心有点鄙视,居然跟我一九分?

    不过他都说了,我要是拒绝就不好了,现在先捞一套房子再说,不过我想要的是他的别墅,虽然卖不出去,但是有一套别墅住,还是很威风的。

    不过,这件事要慢慢来,一次要那么多,周正才肯定也会心疼的,我要他心甘情愿的把东西给我。

    我看着他手里的料子,我说:“从皮壳看,发灰,皮壳很紧,大小不到一千克,应该是南奇的场口了,这是典型的南奇灰皮水石料,这种料子会出高种水的料子,但是色料就很难了,最多的是蓝水料,这块出不到镯子,但是能出一块高种水的牌子,也有十万数的可能。”

    南奇是小场区的最重要场口之一,小场区位于大马坎场区的南部,恩多湖左侧,有三层矿石:第一层黄沙皮、第二层黄红沙皮、第三层黑乌砂皮。

    这块应该就是南奇第三层的料子了,这种料子很难得,在内地一公斤都要好几千了,而且,你还拿不到料子。

    周正才听到我的话,立马说:“那这块能赌吗?”

    我说:“赌石可一赌,料子没什么表现,但是皮壳很紧,翻砂,周老板,你记住,这种料子的皮壳就告诉你,是一种种水料,只要运气不差,一般都能赌赢,如果运气好的话,赌出来玻璃种都有可能啊。”

    周正才听着立马心花怒放,就跟老缅谈价钱,对方要了六千,周正才要拿下,但是我直接说:“六百。”

    我的话,让老缅惊讶了一下,他看着我,说:“我在等等,我等有缘人。”

    我不屑的笑了起来,这些老缅就是会鬼扯,我说:“我出一千,你要卖,我就拿下,你不卖,就继续等你的有缘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你除非过河,否则,你再也遇不到我们这种有缘人了。”

    缅甸实行原石全面管控,私人买卖不管你是哪国人,都是犯法的,料子可以在缅甸交易,但是出关必须交税,这个税收是百分之一百,所以,想要赚钱,就要偷渡,只有过河的料子,才是真正值钱的料子,在缅甸赌石,使劲杀价就行了。

    这个老缅看着我,说:“你够狠,卖给你了。”

    周老板听到六百就卖,就给我竖起来大拇指,他说:“小江啊,你真的太牛了,厉害啊。”

    我无所谓的笑了笑,拿着石头,周老板给钱,这次只是小玩一下,我之所以答应跟周老板来缅甸赌石,其实就是为了躲丁华龙,我们坑了他七百万,万一他要报复我怎么办?

    我师父说过,拿了钱,尽量消失,因为人在输钱的当下,内心是非常火爆的,你躲一段时间,他就冷静了,那时候回来,怎么都好说。

    我把料子拿进店铺里,坐下来,找了牙机准备开料子。

    但是这个时候周正才的电话响了,他接了一个电话,很快就过来跟我说:“小江啊,丁华龙给我打电话,要请我吃饭,但是必须要带上你,你去不去啊?”

    我听到了之后,心里立马心花怒放,哼,看来,丁华龙这个肥羊也看中我这个臭小子了。

    有利可图啊。

    我说:“去啊周老板,当然去。”

    我说完就拿着牙机开料子,心里却已经在谋划了。

    丁华龙当然比周正才有钱,要怎么样才能让他对我像是周正才对我一样尊敬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