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7章:真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们到了楼上的包厢,房间是非常大的,今天丁华龙请我们吃饭,没有去坐大厅的雅座,而是专门找了一个包厢,要知道,这里可是五星级酒店,这里的包厢都是非常贵的,就算你不吃饭,光是定包厢,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就没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们进了门,就看到丁华龙坐在位置上,但是看到我们没有站起来迎接,而是说:“来了,坐吧。”

    他的气焰还是很嚣张,但是他的女朋友却是很周到,站起来,笑着说:“你们好,招呼不周,你叫小江是吧,我叫薛晴,人家都叫我晴姐,你们坐吧。”

    我看着这个女人,她今天的打扮很性感,我以为周瑶已经很性感了,但是没想到面对这个圆润的女人,周瑶还是差了不少。

    这个薛晴穿的也是一个大漏背,虽然前面包裹的很严实,但是后背就像是放弃坚守了一样,完全敞开,她介绍完之后,就让我们坐下来,然后自己回到座位上。

    我看着她的后背,内心有点喷血,露背的底线居然沉到腰下接近臀部的位置,我隐约看见她腰上的纹身,虽然不是很大片的纹身,但是恰到好处,更重要的是,那诱惑的深沟若隐若现,让人心痒难耐。

    现在的女人,为了美,真的是什么衣服都敢穿。

    我们坐下来之后,丁华龙就不高兴的说:“老周啊,之前的事呢,是我不对,不应该逼你那么紧,那,今天我跟你道歉,这件事就既往不咎了。”

    丁华龙的语气很霸道,这哪里是道歉,分明就是强行把这件事给算了。

    薛晴立马赔笑说:“华龙这个人呢,脾气比较直,说话不是很中听,周老板你不要介意,之前的事,只是一场误会,今天我们请大家吃饭,这场误会就算和解了,可以吗?”

    周正才笑着说:“想不和解又怎么样呢?我这个人,没那么大脾气的,算了算了。”

    薛晴立马端起来酒杯,说:“周老板真大气,来,我们喝一杯。”

    几个人端起来杯子喝了一杯,我尝着红酒的味道,觉得很爽口,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菜,都是我没吃过的菜肴,有的连见都没见过,但是我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免得被当做土包子。

    我师父告诉我,有钱人的生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没有见过,所以你好奇,但是一旦你走到了那个程度,你就会发现有钱人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堪。

    丁华龙把酒杯放下,靠在椅子上,说:“老周,你的房子,我买,但是你的地皮我没有用,你要是愿意拆开了卖,我愿意帮你度过难关,怎么样?我这个人还是很大方的吧?”

    丁华龙的话简直就是放屁,生意嘛,那有谁帮谁的?

    周瑶说:“丁叔叔,谢谢你,我们不拆开卖,而且,你给的价钱,并不合适。”

    “价钱我们可以谈嘛,你有十二套别墅,你想要卖一千万一栋,这是不可能的,你没有这笔钱,你的烂尾楼也卖不掉,你那块地皮也没办法开发,你何必跟我纠结这些呢?你卖了,大家都有好处,是不是?”丁华龙不满意的说。

    周瑶看了我一眼,说:“不用了丁叔叔,我爸爸打算跟小江一起赌石,赢钱了,就能缓解现在的燃眉之急,房子,要慢慢卖,刚才有几个人都来看我们的别墅了,不急的。”

    丁华龙听着就看着我,很不爽,他说:“老周啊,赌石会输的,你看看我,之前就输了七百万,不是稳赢的,这个小子。。。”

    薛晴立马拉着丁华龙,笑着说:“小江哈,我听了你的事,也看到你赌石的时候,你很厉害,帮周先生赢了很多钱,但是,赌石有风险的,周老板做的是实业,空闲的时候,玩玩就可以了,你要是拉着他以赌石来发家致富,那就是歪门邪道了。”

    我听着立马拍桌子,几个人都看着我,丁华龙显得很生气,而薛晴也脸色变了一下。

    我没有害怕,我说:“你的意思是,瑞丽首富也是歪门邪道了?那么云南首富也是歪门邪道了,那么昆明翡翠大王也是歪门邪道咯?你有多少钱?你敢说他们歪门邪道?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说的这几个人,那一个不是靠赌石起家的,就如云南新首富,他现在涉足房地产业,酒店业,旅游业,身家七十多亿,但是他这些家产怎么来的?不还是赌石赢来的?你不懂,就不要随便乱批评,会让别人笑话的。”

    听到我的话,丁华龙就站起来了,说:“人家是高手,你是什么?你一个二十五六岁的毛头小子,你有这个本事吗?”

    我立马不屑的说:“我早就知道你们不是诚心诚意的道歉的,说什么为周先生好,还不是害怕他赢钱,你不信我是不是?来之前我跟周先生就知道了,所以,我打算教教你赌石这行的玄机。”

    我说完就把那块南奇的料子拿出来,我放在桌子上,周正才也立马兴奋起来了,我说:“你看这块料子,里面是什么样子?”

    丁华龙说:“我又不懂赌石,我怎么知道?”

    我立马把原石拿起来,把开的口子给他看,我说:“里面一定是冰种的蓝水南奇料,不会变种,不会变色,你信不信?”

    “我不信,我就不相信你有透视眼,居然能看穿?怎么可能?”丁华龙不高兴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我们再打个赌,如果这块料子是满料,你要给我道歉。”

    丁华龙看着我,说:“好,我就跟你赌。”

    我笑了笑,我说:“你还欠我一个道歉,如果这次你输了,你还不道歉,怎么办?”

    丁华龙说:“我丁华龙一言九鼎。。。”

    “在我眼里,你的话就是放屁,毫无信用可言。”我不屑的打击着。

    丁华龙气的指着我,但是薛晴立马站起来说:“这次一定不会。”

    我看着丁华龙,我说:“赚多少钱是你能力的问题,言而无信是你人品的问题,你再有钱,也不代表你有人品,钱可以赚,人品却是赚不来的,好自为之。”

    我说完就让酒店的服务员去给我找一套牙机过来,在瑞丽,到处都是开石头的牙机,很容易就拿到了。

    我在房间里等了一会,牙机就拿来了,我把牙机通电,然后准备一个酒壶,我说:“周瑶帮我倒水。”

    周瑶拿着酒壶过来,看着我,小声的问:“小江啊,怎么样?不会输吧?你有把握吗?”

    我看了看丁华龙,这块料子,我当然有把握,我打灯在料子上,非常的通透,像是灯泡一样,这样的料子,在行里面就叫灯泡料,所以,我断定,这块料子是满料。

    否则的话,我也不敢托大,不过,内行人一看这种料子就知道满料,也只有丁华龙这种什么都不懂的人才跟我赌,所以他输定了。

    我开动了牙机,这块赌石不需要切,因为料子小,没有镯子位,需要扒皮,保住完整的牌子位,这是一个费事的事情。

    我用大钉头开始摩擦料子的皮壳,周瑶立马倒水,否则的话,会尘土飞扬,我开了一会,料子很快就被我打开了一个大窗口,周瑶立马兴奋的说:“小江你真厉害,里面居然真的如你说的一模一样啊。”

    周瑶说完,周正才就赶紧过来,看着料子他哈哈大笑,说:“哎呀,小江,你真的厉害,果然是满料,果然是满料。”

    这个时候,薛晴跟丁华龙也过来了,我看着他们两个的眼神,两个人的脸色都显得很震惊,尤其是丁华龙,我没有搭理他们,而是继续开料子。

    这块料子种老,开料子很费劲,我使劲捏着料子跟牙机,开了足足半个小时,才把料子的皮壳给扒掉。

    当料子全部被扒皮之后,一块完整的犹如巴掌大的料子就出现在我手里了,我拿着周瑶手里的水壶,将料子上的泥浆给冲洗掉。

    我把料子捧在手里,我说:“看到没有,这块料子有多美?他就像是捧在手里的一汪海水,清纯湛蓝。”

    “哈哈,这种料子叫蓝水料,市场价不便宜哦。”周正才高兴的说。

    薛晴也笑了起来,说:“真漂亮,周老板,这块料子,你打算多少出手?我们买。。。”

    丁华龙立马反应过来似的,说:“对啊,老周,料子我们买,你说,多少钱?我给我老婆打一个吊坠。”

    周正才笑着刚要说话,但是我立马严肃的说:“买之前,是不是要履行承诺跟我道歉呢?把你对我的羞辱,全部都收回去,是不是?”

    听到我的话,丁华龙显得很难堪,他张着嘴,但是说不出来话,薛晴立马说:“对不起江先生,华龙脾气是有点暴躁,有什么对不住的,我代表华龙跟你道歉,请你原谅。”

    我看着丁华龙背着手,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知道,想要丁华龙给我道歉,还需要一点火候,这个时候薛晴跟我道歉了,我就见好就收。

    我立马说:“没关系,是我太年轻,不让人信服罢了。”

    听到我的话,周正才跟周瑶都显得有点惊讶,但是丁华龙立马说:“哎呀,也是我太暴躁了,对不住了,人不可貌相,不过你真厉害,还真的是满料,走走我们喝酒,我突然对这一块小小的石头感兴趣了。”

    丁华龙说完就拉着我去喝酒。

    我心里觉得惊讶,这个丁华龙的性格还真是多变。

    不过,我感觉我的目的达到了,哼,这一手露的。

    真他妈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