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28章:诱惑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丁华龙的态度转变,让我有点意外,我没想到他会转变的这么快。★看★最★新★章★节★百★度★搜★追★书★帮★

    坐下来之后,丁华龙就问我:“你怎么知道那块料子是满料的?这也太神奇了?”

    我不屑的笑了一下,我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赌石这个东西,没有三五年的经验,是看不懂的,所以,就算我跟你说,你也不知道。”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丁华龙不高兴的说。

    我就认真的跟他说:“这块料子皮壳均匀,砂砾翻砂,皮壳坚硬,这就说明料子种老,而且稳定,这块料子是种水料,既然稳定,那不可能变种了,满料只是运气问题。”

    丁华龙听着,觉得一头雾水,薛晴就笑着说:“江先生没想到虽然年轻,但是对于赌石有这么老道的经验,之前实在是看走眼了,来,我敬你一杯。”

    我看着薛晴朝着我举杯,我就举起酒杯,跟她喝了一杯,我心里很兴奋,如果就此能拿下来丁华龙,让他成为我的一头肥羊,那就太好不过了。

    丁华龙说:“你这么厉害,是不是稳赢啊?你要是稳赢,我也跟你赌,妈的,一次赢几十万,比我做生意要来钱快啊。”

    我立马说:“赌石看缘分,好料子是可遇不可求的,我跟周老板赌石,也是看运气。”

    “我就说你误会江先生了吧?他并不是硬拉着周先生去赌石发家致富的人。”薛晴说。

    周正才立马连连摆手,说:“都是我拉着他去赌的,根本就不是他让我去赌,这点我要说明白,你们真的误会小江了。”

    听到周正才的话,丁华龙就说:“那真的对不起了,我这个人,有一说一,老弟我敬你一杯。”

    丁华龙说完就跟我喝了一杯,我心里很开心,丁华龙现在对我改观了,那么我就应该想着怎么捞钱了。

    丁华龙突然跟周正才说:“老周,我的生意规模要扩大,你跟我说,你到底要多少钱,才肯把你的别墅区卖给我,我已经调查清楚了,你的投资成本才五千万。”

    丁华龙真是一个抠门的人,妈的,连人家的投资成本都调查清楚了,这意思就是你别想要高价。

    周正才很为难,这个时候周瑶说:“银行给我们的估价是一亿,所以,少于这个价钱,我想不用谈的。”

    丁华龙很头疼,刚想拒绝,但是薛晴就说:“一亿是吗?是翻倍了,但是德宏的地,是不值这个价钱的,珠宝街的地皮也才刚过万而已。”

    周瑶沉默了一会,说:“这是银行的估价。”

    薛晴笑了笑,就说:“如果你愿意拆出来卖,一亿,我们愿意接受。”

    丁华龙看着薛晴,想说什么,但是薛晴抓着他的手,没让他说,这点小动作,我看在眼里,但是我比较惊讶,丁华龙为什么要听薛晴的,这个价钱翻倍,以前他不同意,现在为什么又同意了呢?

    周瑶看着他爸爸,但是周正才摆手,说:“我回去考虑考虑。”

    丁华龙立马说:“你还要考虑?我才要考虑是真的,要不是你的别墅刚好靠近风景区,我才不会买呢,那边的房子没有人会买的,白天吵,夜里都是野兽的叫声,除了游客,本地人谁会在哪里啊?”

    两个人谈不拢,就不说话了,我们都沉默不语,我看着丁华龙,他是个大老板,既然生意的战略上有需要,为什么不肯投资呢?

    除非,他遇到了什么难处。

    不过,这不是我关心的。

    饭吃到了这里,就谈不下去了,周正才也借口回去开会,而周瑶也跟着要回去开会,他们父女两就要走,我在这里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

    我刚要走,薛晴就说:“江先生,可以坐下来聊聊吗?”

    我看着薛晴,我说:“没有必要吧?”

    薛晴看了一眼外面,周正才跟周瑶都走了,薛晴就说:“良禽择木而栖,周正才这个人呢,欠了银行很多钱,他的房子盖在了风景区,那里链接中缅边境,有森林,有高山,如果是旅游呢,是最好的风景区,但是如果住人,是很危险的,时不时的有野兽出入,搞不好还有偷渡客进来,本地人是不会买的,外地人也不会来这里买,所以他注定了房子卖不出去,他破产,也是迟早的事情。”

    薛晴的话,说的很明白,我也懂,她媚眼抛来,认真的说:“江先生,你是个赌石高手,但是你也说了,赌石不见得每次都赢,这个月,你能帮他赢钱,但是下个月呢?我们公司,刚好缺一个瑞丽特产的顾问,赌石也是我们瑞丽的特产,你不如来我们公司,我每个月给你两万的月薪,这算是整个瑞丽顶尖的薪水了。”

    我看着薛晴,心里就不屑,虽然长的漂亮,但是也是抠门的女人,你说给我两万帮你,还不如献身一次来的实在。

    不过话说回来,薛晴这个女人,确实让我心动,那种圆润的身材,还有胸前的那一对,真的是不可多得,真的是可惜了,我不得不感叹,有钱真好。

    不过,钱太少了,我现在都有两百多万了,虽然不高不低,但是我也不在意这两万,我要的是更多,哼,他们现在这么急着买周正才的房子,又不肯花钱,肯定有麻烦。

    我站起来,我说:“不用了薛小姐,我还真不差那点钱。”

    我说完就走,丁华龙气的拍桌子,这顿饭又是吃的不欢而散,但是我刚走到门外,我就看到薛晴追出来,她抓着我的手,跟我说:“江先生,有些事情,不好当面说,这是我的电话,我们约一个地方见面,私下里说,好吗?”

    我看着她给我的纸条,上面写着电话,我心里有点痒痒,薛晴风情万种,刚好又是每个男人都幻想的那种丰满又漂亮的女人,她要约我单独私下里谈,实在对我是一种诱惑啊。

    我笑着问:“这种私下里,是连丁老板都不知道的私下里吗?”

    薛晴微微一下,说:“你说是,就是咯。”

    她说完转身就进去了,我看着她的后背,那一抹靓影,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那高耸的肥山,如果能在她背后。。。

    我心里想的挺好,这个时候周瑶喊我:“小江,你干什么?快走啊。”

    我听到立马收起来心思,把号码记下来,然后丢进垃圾桶,我的记忆是很好的,尤其是对数字,不说是过目不忘,但是也绝对是记得牢靠。

    我下楼,坐在车上,周正才脸色很严肃,他说:“其实我是想答应的,那块地皮我五百万买下来的,当时买的时候,就是一块荒地,政府说要建游乐场,我才有信心的,但是游乐场是建了,不过却没有本地人买,估值虽然高,但是却卖不掉,真的烦人啊。”

    “爸爸,你不要着急,整个地皮加房产,银行给了三亿的估值,你怕什么呢?”周瑶说。

    我听着周瑶的话,我就知道,整件事是周瑶在坚持,果然是年轻人,心很野啊。

    我问:“周先生,我看,这个丁华龙好像是出了什么事,否则,不会这么抠门的,如果那块地对他那么重要,他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买下来的。”

    “不清楚,他这个人挥霍无度,或许真的没钱了也说不定,他的家产是他老子留下的,他不是做生意的那块料。”周正才说。

    我听着就差不多明白了,我问:“你个薛晴到底是他什么人?为什么能代表丁华龙呢?”

    周正才笑了一下,说:“这个女人不得了,以前是丁华龙的秘书,听说被丁华龙给强暴了,本来以为会告他,但是没想到居然跟着丁华龙了,而且,对于丁华龙在外面有很多女人,她也不在意,更是帮丁华龙打理公司,不过,一个秘书能做什么事?以前他们家的旅游公司在瑞丽排在前三,现在十名开外咯,哎呀,不说他了,心里烦啊,小江,马上月底了,我还差四百万,你要想想办法,帮我把这件事给解决啊。”

    周瑶很生气,说:“他怎么解决啊?爸爸你真是的,现在什么事都要靠小江了吗?”

    我说:“可以啊,你是我女朋友,我帮你爸爸,就是帮我未来的岳父,应该的。”

    “但是四百万啊,你怎么解决?”周瑶担心的问我。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丁华龙现在就是看着周正才要到月底还银行的贷款,所以才给低价,如果让周正才挺过这一关,那么丁华龙的计划就破产了。

    但是薛晴给了我一个号码,显然是要诱惑我,看从她身上能捞到什么好处再说。

    我跟周正才说:“周老板,赌石呢,可遇不可求,我回头去赌石行物色一下,看看有没有高料。”

    “好好好,你说的对,但是小江啊,以后不要叫我周老板了,你叫我周叔叔吧。”周正才严肃的说。

    我听着就看着周瑶,她也对我笑了一下,我立马说:“知道了周叔叔。”

    我说完就伸手抓着周瑶,虽然她有点矜持的抗拒,但是没有拒绝我。

    不过现在握着周瑶的手,我倒是有点期待抓住薛晴那双圆润的手是什么滋味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