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3章:诱人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在地产销售公司上班,有够无聊跟辛苦的,到处都是人来问价,但是来问价的人都不买,我看着哪些售楼员跟那些问价的人磨破了嘴皮子,但是一单都签不了,还被人给呼来喝去的。免-费-首-发→【追】【书】【帮】

    干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辛苦。

    当老板都不是最轻松的,周正才现在也是非常的揪心。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但是周正才跟周瑶搞定了所有的事,都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

    “小江,不好意思,你等久了吧?”周瑶问我。

    我说:“没事,反正我也没有事做。”

    听到我的话,周正才脸色就变得有点严肃,说:“小江啊,男人不能没有事业,你得想办法,给自己谋个事业才行。”

    我听到周正才的话,心里就有点诧异,以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但是今天突然怎么这么跟我说话了?

    我草,难道是他看到自己有胜利的可能了,就嫌弃我了?

    这人啊,真的有点意思。

    我笑了笑,我说:“知道了周叔叔,其实我有打算,但是现在我需要资金积累,不用你操心的。”

    我说完就走出去,不跟周正才多说话,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我都得端着架子,免得他真的把我当龟儿子用,但是又不给我好处。

    我上了车,外面天很黑,我眯起眼睛,心里有点后悔,我干嘛要选晚上,妈的不知道晚上看料子会不会走眼。

    周瑶看着我担心的样子,就小声的问我:“你没问题吧,如果不行的话,明天看也一样。”

    我立马说:“没事,相信我。”

    周瑶很担心,但是没有多说什么,我当然不能在周瑶面前表现出懦弱的一面,就算我不行,我也得硬撑着。

    周瑶突然搂着我,说:“在我肩膀上靠一会吧。”

    我有点意外,但是她既然这么说,我当然也乐意,我靠在周瑶的肩膀上,很软,很香,这种感觉,真的太好了。

    周瑶说:“小江啊,其实,你不用每天在公司的,你对房地产业务也不熟悉,所以,在我们工作的时候,你可以找点事做,免得无聊嘛。”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们这行是有圈子的,我刚刚出师,我的圈子还没有建立,也没有资金累计,等我有了钱跟我自己的圈子了,我就会自己做事的,你这么漂亮又有钱,如果我太穷的话,我也知道我配不上你,放心把。”

    周瑶立马说:“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笑了起来,我说:“嗯嗯,我懂。”

    我也想有我自己的事业,你以为我想每天在你的公司等着你们下班?我神经病,但是在这行,有这行的圈子跟人脉,没有建立之前,你就干不成。

    赌石是所有生存谋生手段中最具有或然性的职业。

    这是人人都知晓的,风险极大的行业,也是最有可能一夜暴富的职业,所以,虽然,对于赌石行业,人们讳莫如深,不甚了然,但,还是一直牵扯人们的参与神经,几百年来,人们还是一直神秘而狂热地投入和参与其中。

    我从我师父那里出师,学了很多经验跟套路,不光光是宰肥羊,光靠宰肥羊是活不下去的,就算是我师父,他也在正常的经营赌石店,这才是真正的谋生之路。

    赌石的来源有很多渠道,但是每一个渠道都必须你要去打通,比如说一手料,这些料子是最赚钱的,这些料子从那来?当然是从缅甸矿山上第一手价批来,从场洞上从挖矿人手上得来,从山主场主手批发而来,从在城市市场上的经销商手上买来。

    这几种渠道,因源头不同,价格和保险系数也不一样。

    现在市场上流通的赌石有几种,一是经过多方淘金的尾石,一是直接从矿山上经过到矿山上收购再批的原石,一是直接从矿洞一手价买来的源头石。

    这几种石头,有价值差别,是买得到买不到理想赌石的关键。

    而现在做赌石生意的人,也有这么几种,一是在翡翠矿山上挖过矿的,一是有大资金投资,再就是因为赌石店是一种不用很大技术就可以开的店,所以,吸引了很从无业人员和改行人员的参与。

    这一类人很多,他们大都是搞点资金,从大户批点货去开店,而所开点就只有一点点石头,各场口的都有一点。

    他们租一点铺面,做个木架,放一台小改机,放几个喷水瓶,准备几把手电筒,就做起来了。

    他们店里的石头,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洗得干干净净的,你翻动起来不脏手。

    这种人都是低端,我要做,就做我师父那样的高端,屯石宰肥羊放在第一,看料掌眼放在第二,第三就是慢慢建立自己的翡翠赌石一条龙产业。

    第三点是我师父想做,但是做不成的,因为他把所有的钱都挥霍掉了。

    但是想要做大,是非常困难的。

    车子到了姐告,我不得不把头从周瑶的肩膀上拿下来,舍不得的下车。

    姐告的早市比较牛逼,晚上人都去德龙了,但是吉茂市场也算是瑞丽最大的赌石市场了吧,晚上还是有不少人。

    我下了车,就去找王宝跟我说的那家点,这家店是老缅开的,叫宝隆赌石店,里面都是老缅,但是中国话说的很溜,他们都穿的很破烂,但是别小看他们,他们基本上都是百万富翁。

    “小江啊,今天为什么来这里啊?这些老缅不靠谱的,咱们还是去德龙吧,德龙的夜市才好嘛。”周正才担心的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周叔叔,缅甸是唯一出产翡翠的国家,难道他们卖的料子不比我们内地人卖的好吗?你看,就连阿龙老板也要过来进货啊。”

    我说着就指着远处的阿龙老板,他们早就到了,在看料子,听到我的话,周正才才明悟的点了点头。

    确实,老缅在瑞丽的名声不太好,他们喜欢漫天要价,到处兜售次品货,而且穿的脏兮兮的,所以都不喜欢他们。

    这家店还挺大的,在架子上,放了不少石头,在门口,有很多主播在收石头,这些主播就是引我入行的人,他们大声的砍价,看着很热闹,但是其实收的都是垃圾料。

    真正要玩石头,还是得来瑞丽这边。

    我看着王宝朝着我挥手,我们就走了过去,看到王宝,周正才就有点意外,他说:“王宝?你发财了?”

    王宝笑了笑,说:“是啊,发财了,之前赌了一块赌石,赢了几千万,一刀穷一刀富了,看,我刚刚买了一块牌子,十万呢。”

    我看着他把脖子上的玉牌拿下来,是一块山水题材的蓝水料,高冰种的,这块牌子是货真价实的,至少大几万,十万有点夸张了。

    但是周正才立马羡慕的说:“你真厉害,居然赢了几千万,羡慕啊,羡慕啊。”

    我笑了起来,王宝还算是聪明,知道把自己的身份提高了,而且,也不像是之前那么蠢了,带一块电子表,出来混,没有行头怎么行?

    王宝也真舍得,为了提高自己的身价,还真的买了一块蓝水的高冰货。

    “周老板,刚才我又碰到了一个高货,但是太贵了,我拿不定主意,要不要一起看看?”王宝说。

    我听到王宝的话,我心里就很满意,他没有多废话,直接进入正题,这是最好的,免得引起周正才的反感,人要是太羡慕另外一个人,就会产生嫉妒心,这样就会排斥对方。

    周正才立马说:“好啊,好啊,有好料子,一起看最好。”

    王宝立马过去跟那个老缅说了几句,我就看着那个老缅很快就抱起来一块大料子过来,他把石头放在架子上。

    我看着石头上画了很多圈口,上面都是癣色,几乎一整块料子都被癣给包围了,这个癣色立马就让人望而却步,因为癣吃绿,有可能癣就把绿色给吃掉了,但是同时呢,这块料子又非常具有赌性,行里也有一句话,叫做绿随黑走。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确实牛逼,用来宰肥羊是最好不过的一块料子。

    “哎哟,这块料子不得了啊,要是这个癣色下面都是绿的话,那就厉害了。”周正才流着口水说。

    我看到正常的样子,就像是花痴一样,简直是已经被迷倒了,这种人,是鬼迷心窍了。

    周瑶过来看着石头,问我:“小江,这块料子怎么样啊?能赢吗?”

    我看着料子,莫弯基老坑种的料子,那个老缅看到我们很感兴趣,立马说:“这块料子可以赌种老,赌冰种啊,色进去,就很辣啊,大千万料啊。”

    他的话,让我嗤之以鼻,这个老缅就是鬼头精,料子的种,从皮壳就能看的出来了,这块料子肯定种老啊,还用的着赌吗?

    这就像是你看到一个肌肉男,你需要赌他是不是身体健不健康一样吗?

    这种料子的皮壳很紧致,里面的晶体肯定细,根本就不用赌,这块料子需要赌的是癣,还有裂,以及色,这个老缅简直就是忽悠人。

    我看着这块料子,这个癣确实诱人,但是如果是我。

    我绝对不会赌这块料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