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4章:皮癣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莫弯基的料子不好赌,尤其是黑乌沙,真正行里的人,都会避免赌黑乌沙,只有新手会对黑乌沙上头。★首发追书帮★

    莫弯基的黑乌沙,这种料子它来自缅甸翡翠古河床沙矿里。

    而翡翠古河床沙矿是缅甸翡翠矿床的最主要类型,其中的黑乌沙赌石是产量最大、赌性最强、变化莫测的翡翠原石毛料。

    黑乌沙翡翠赌石的表面上有一些暗绿色或黑绿色的类粘土物质,颜色乌黑,质感松软,完全不同于里面的玉肉。

    因为料子里的翡翠玉肉被黑乌沙皮层所掩盖,很难直接根据皮壳的特征来预测切涨还是跌,“十赌九垮”,就算是真正的老手,犹如我师父那样的人,买黑乌沙也是开窗,不敢赌。

    而市面上宰肥羊最多的料子,也都是黑乌沙的料子。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算是黑乌沙中比较大的了,三十多公斤,满身都是癣。

    这个癣到底是什么,我也很难解释的清楚,在行里只能这么说,这个癣就是翡翠表皮或内部可以看见有黑色或者是黑灰色的条带或斑块等,翡翠的癣在翡翠原石中较为多见,它在翡翠原石中显得很突兀,因此翡翠行业人士称之为翡翠的”癣”,翡翠的癣形状大小各异,所以你非要解释的话,也说不清楚,只能是内行人自己去判断这个癣到底是什么。

    癣色是好处,因为在透光条件下,黑癣呈现出很好的绿色,但是癣色也是坏处,要是他吃进肉质里面,就是垃圾,料子就毁了。

    很多新手,尤其是那种赌过几次的人,就会迷恋癣色,因为行里有有一句老话,叫”绿随黑走”,有黑癣的地方很多时候都会有绿色翡翠。

    但是其实都是不确定的,这个癣,还是要看活的跟死的。

    也就是癣到底是吃进肉里了,还是只是表皮的皮癣。

    主要的是,这块料子周正才很喜欢,周正才看了很久,就问我:“小江啊,你觉得这块料子怎么样呢?”

    我微微点头,我说:“还行,料子是不错的,从表面上看,五五开吧,还得看灯。”

    我拿着手电,在料子上照射,对于这种莫弯基的黑乌沙,只有看灯,灯下的料子,非常绿,整个皮壳都是绿色的。

    “哇,好绿,好绿啊,一定是高绿,小江,我们就赌这块料子吧。”周正才开心的说。

    我没有搭理周正才,而是继续看料子,压灯看料子,压灯,就是把灯全部压在料子的皮壳上,我看着皮壳上表现,很鲜艳,灯跟着色根在走,这块料子是有色根的。

    色根的意思就是这个色是里面的,有根的意思,就像是树木有根可寻的意思,并不是死的。

    这块料子里面肯定有色,但是是表皮色,还是什么色,就两说了,这得切开了看才行。

    我说:“赌石可以赌,但是看价钱。”

    周正才立马问:“这块料子多少钱?”

    看到周正才急吼吼的样子,这个老缅就说:“五百万。”

    周正一听五百万,脸色立马就耷拉下来了,像是非常肉疼一样,我也肉疼,因为这种料子五百万确实很贵。

    我说:“五万吧。”

    老缅哈哈大笑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周正才跟周瑶也看着我,觉得有点不妥,周瑶说:“小江,杀的太多了吧?”

    我心里很生气,我小声的说:“我要价,你别说话。”

    我的语气可能有点不好,但是周瑶还是乖乖的闭嘴了,老缅就是满天要价,这样的赌石,妈的,五百万?我真想拿刀砍他。

    我跟老缅说:“十万,我们可以考虑。”

    老缅摇头,说:“最低一百万,有人出一百万了。”

    我立马说:“你把那个找一百万的叫过来,叫出来给我看看,别他妈胡乱要价,信不信我到协会投诉你?黄金有价玉无价,但是有你这么卖的吗?蒙头料你敢要五百万?“

    我骂的非常凶,周瑶都吓到了,但是周正才倒是很高兴,而这个老缅也有点害怕了,对付这种老缅,你就得凶他,你不骂不行的,他就往死里宰你。

    “在高点,在高点。”老缅恳求的说着。

    我看着料子,我说:“五十万,高高的给了,不卖你就等别人吧。”

    “好,成交,五十万给你了,祝你大涨。”老缅说。

    听到这个价格成交了,周瑶有点傻眼,她说:“你真厉害,十倍的杀价也可以。”

    我说:“你不懂,所以你觉得夸张,他们就是漫天要价的。”

    周正才哈哈大笑起来,说:“小江你真厉害,果然是高手,五十万拿下,真的太好了。”

    我点了点头,五十万拿下这块料子,当然不是最后的结果,而是一个局的诞生。

    “周叔叔,这块料子,我们见着有份好不好?是王宝发现的,我们一起赌,这样风险就小一些。”我说。

    周正才看着王宝,有点犹豫,王宝就说:“周老板,我出十万,占百分之二十就好,是江师父拿下的料子,给我,我就是赚,我不多赚。”

    周正才点了点头,说:“十万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倒是合理。”

    “哟,这块料子啊,不错,我也想拿呢,周老板放点股份给我呗,我也出十万。”阿龙老板说。

    听到都要来入股,周正才就有点不情愿了,他看着我,说:“小江啊,这,合适吗?”

    我说:“周叔叔,赌石就是这样,你别看给别人分股心里不舒服,赢了,就要分掉很多钱,但是如果输了呢?是不是,赌石,要买双保险的,而且,大家都是朋友,一起赌多高兴,如果你现在不放股,以后他们遇到好料子,还会介绍一起跟你赌吗?交朋友嘛,是不是?”

    听到我的话,周正才还是很犹豫,但是最后就说:“小江说的对,交朋友嘛,我就放出去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小江,你占一股,我给你的,我出三十万,要是赢了,我们一起发大财。”

    我听着就笑了起来,我说:“好,既然大家说定了,咱们就出钱吧,这块料子,我好好处理。”

    周正才赶紧的让周瑶拿钱,而王宝跟阿龙早就准备好了,把钱都拿出来,他们去跟那个老板结算,而我则是抱着料子去清洗。

    周瑶站在我身边,问我:“小江,这块料子能赢吗?”

    我说:“几率很大,我先刷刷皮。”

    我说完,就从柜台上拿出来一根铁刷子,在皮壳上刷皮,我使劲的擦了几下,突然,皮壳上的砂砾被我擦掉了不少,我急忙打灯看着擦掉的地方,癣色没有了。

    我心里很开心,果然只是皮癣,这个癣色没有吃进肉里,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块料子里面出色,就一定不会被癣给吃掉。

    但是要切我是肯定不会切的,我只会开窗,我师父经常告诫我,抓住稳赢的钱,大风险跟大利益让别人去赌。

    我拿着牙机,用大钉头上刀,这块料子都是皮癣,随便开窗了,但是我还是在顶头上开窗,在这个位置开窗,不影响料子的整体,如果开窗不见色,不要紧,我还可以切盖子。

    料子的皮壳很硬,非常硬,种很老,不用说的,我一看到料子,伸手摸一下,我感觉砂砾感就很硬,这叫翻砂,这种料子晶体细腻紧致,种肯定有保证的。

    那种种嫩的料子,你一眼就能看出来了,就像是面包放久了一样,表面都是坑坑洼洼的,你用力敲都能把料子给敲烂,所以别人跟你说赌种,你千万别信。

    种老,料子的种水就不会差,晶体结构排列紧致,自然没有多少杂质进去,那么料子肯定干净,种水肯定好咯。

    主要的就是赌裂跟色。

    我使劲的按着钉头,打了很久,料子才吃进去,料子的皮壳很薄,莫弯基料子就是赌高色的料子,如果见色,肯定不会差。

    因为太热了,所以我的额头上开始冒汗,贴心的周瑶拿着手帕给我擦汗,非常的香,这个手帕是周瑶放在胸口的,还带着她的体温,我心里有点燥热,要是能亲吻周瑶的。。。

    突然手抖了一下,钉头贴在我的手指上过去,我的手立马感觉到痛苦,我心里懊恼,开石头的时候,果然不能分心,我看着裂开的口子,还好不大,牙机还是比较安全的。

    周瑶立马担心的说:“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听着就说:“没事,没事,我不小心而已。”

    我说完赶紧拿水冲洗,顺手把开窗的部位也给冲一下,当我看到拇指盖大的窗口,显现出浓绿的色之后,我立马欣喜的吼道:“涨了,大涨。。。”

    我的吼声,让周瑶吓了一跳,但是很快,她就开心的笑起来。

    周正才跟王宝还有阿龙也快速的过来,他们看着料子,脸色都变得很惊喜。

    我急忙拿着手电打灯,贴在料子的窗口上,立马露出浓绿色。

    “菠菜绿,种老,老的发黑,涨了,暴涨啊,江师父,你太厉害了。”王宝夸张的说着。

    我听着就笑起来,我说:“这个绿色,虽然算不上顶级的绿色,但是底子干净,种老,好看,这个窗口,至少涨了二十倍。”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很高兴,但是唯独周正才开心不起来。

    因为,如果这块料子是他自己赌的,那么现在他可就是赌的千万了。

    所以他怎么能开心的起来呢?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