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5章:故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料子开窗暴涨,这块料子身价直接暴涨二十倍,这种事情,看着很不可思议,但是在我手里,就是很简单的事情。免-费-首-发→【追】【书】【帮】

    我看着周正才不高兴,我就说:“周叔叔,料子暴涨了,这个色,真的很浓,冰种以上,刚性十足,虽然水头短了一点,但是不要紧,一绿值千金。”

    听到我的话,周正才勉强的笑了起来,我看着他患得患失的脸色就觉得好笑,周正才或许现在正在后悔不应该把股份卖出去吧。

    也对,料子暴涨,一千万,他只能分四百万,剩下的钱,还得给别人分,他当然不开心了。

    周正才看着灯下的料子,很绿,虽然只是一个窗口,但是这个绿色,已经让人觉得非常美艳了。

    周正才说:“好,小江你真厉害,不过只是一个开窗,这块料子是不是要切呢?”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这块料子开窗达到的效果,只是我一开始预期的,料子上都是癣色,而且又是莫弯基的料子,这种料子开出来浓色是很正常的。

    但是要赌裂,还有满料,莫弯基的料子出色了,就害怕帝王裂,在料子皮壳的后背,有几道裂,所以我是没有打算切的。

    当然,我从来就没有打算赌这块料子,他只是一个诱饵而已。

    我给阿龙老板使了个眼色,他立马说:“我不想赌了,风险太大了,我是个商人,叫好就收,周老板,你要是想赌的话,我把股份出让给你。”

    周正才一听,脸色就动容了,这个时候,有几个人走过来,看着料子,就开始议论起来了。

    “高色啊,天呐,居然是菠菜绿,底子还这么干净,多少钱?”

    “对,多少钱?你要出股份是不是?我买,你说多少钱?”

    阿龙老板说:“我占百分之二十,这块料子估价应该在一千万以上,我就吃亏点,卖两百万好了”阿龙老板大方的说。

    “好,我买,我回去拿钱你等我。”

    那个人立马就出去了,看着很着急的样子,周老板脸色立马变得阴沉起来,他看着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我心里知道周正才现在有多揪心,他拉着我,小声的说:“小江啊,你能不能劝劝阿龙老板,不要在转一手了,这块料子还没有切,如果来一刀,说不定能暴涨呢,何必眼皮那么浅呢?是不是?”

    我听着就知道他什么意思,周正才是心动,但是这块料子我是给丁华龙准备的,所以我就说:“阿龙老板,你要卖股份是吗?那就转给周叔叔,不要卖给外人了,好不好?”

    “这当然好了,周先生,你愿意买吗?”阿龙老板说。

    周正才立马要答应,但是我赶紧拦着周正才,我说;“今天运气好,先到这里,我们把料子收起来,回去再谈,好不好?”

    他们两个都点头,表示赞同,周正才也不好说什么,我立马拿着料子,把料子抱出去,然后放在周正才的车上。

    这个时候阿龙说:“赌赢了千万大料,我们放烟花吧,庆祝一下。”

    他说完就让伙计去准备烟花,我们站在一边,看着烟花摆好,阿龙老板让我去点烟花。

    “江师父,你真厉害,这个烟花应该你来点。”阿龙老板说。

    我点了点头,就过去拿着烟头,阿龙老板小声的问我:“为什么不卖?”

    “我的目标是丁华龙,不着急。”我说。

    阿龙老板就担心的说:“丁华龙已经吃过一次亏了,万一不上当呢?”

    我笑了一下,我说;“放心,料子是真料子,虽然没有切,但是这个料子就值这么多,只是没有人买而已,你继续炒。”

    阿龙老板点了点头,我立马把烟花给点着了,然后朝着周正才跑过去。

    看着烟花在空中炸裂,我心里很兴奋,这一次,我要宰丁华龙一刀,当然,钱是一个因素,而报仇是另外一个因素,哼,你敢打我,我都记在心里。

    “你们说什么啊?”周正才患得患失的问我。

    我听着就说:“周叔叔,我说让他等等,我们回去商量一下,然后在做决定。”

    周正才很不开心,说:“哎呀,早知道就不听你的,要是我不分股出去,那么我现在就独占这块料子了,那么我也不用为这个月的贷款着急了,直接白白亏出去四百万。”

    周瑶就不同意的说:“爸爸,现在你还是占大头啊,有了六百万的股份啊,就算分小江一股,咱们把料子卖了,还是能把欠款还了啊。”

    周正才不耐烦的说:“我还想切一刀啊,这块料子这么好,切一刀,要是满料,我就发达了,哼,再也不用跟丁华龙周旋了,我的地皮,我慢慢卖,一定能卖的出去的,现在好了,我想要切,还要从他们手里买股份,这是多少钱啊?亏啊,真亏。”

    周瑶很不同意的摇头,看着我,一脸的抱歉,我笑了一下,我说:“周叔叔,赌石有风险,没有切开的料子,就算是擦的再好也没用,我们好好商量一下。”

    我说完就上车,周正才也没有办法,只好上车,我们跟王宝还有阿龙老板打好招呼就走了。

    周正才说:“小江啊,现在改怎么办呢?如果我把钱都拿来买他们的股份,那赌的就太大了,如果输了,我就不得不向丁华龙低头了,还有几天我就要还贷款了,如果我低头,他这个人一定会压我的,哎,要是不分股的话,我自己独占多好。”

    周正才真的贪心,也患得患失,不过,这就是我的计划之一。

    我跟周正才说:“周叔叔,不要紧,如果你害怕向丁华龙低头,那么我们就拉丁华龙下水,我们找丁华龙一起来赌,各占一半股份,那时候,我们赢,他也赢,到时候他有钱了,就不会少给你钱了吧?因为你也赢钱了,是不是?”

    “如果输了呢?”周瑶担心的说。

    我还没说话,周正才就说:“不可能输的,一定赢,小江,你说的对,我就找丁华龙下水,我跟他合赌,哼,如果赢了,他也不会少我那五千万了,如果输了,我还有五百多万,剩下的五百多万,在想办法,你不是说,你认识什么地下钱庄的人吗?我们可以从他们手里拿钱,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我说:“我就是这个意思。”

    周正才说:“好,就这么办,我明天就找丁华龙吃饭,小江,到时候,你要好好说,一定要让他入股才行。”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周叔叔。”

    我刚说完,周瑶立马说:“小江的地方到了,停车吧。”

    我停车,才看到到小区了,我有点不情愿的打开车门,周瑶说:“我送你。”

    她跟我一起下车,然后扶着我上去,我搂着周瑶,我说:“天太黑了,我有点看不清了。”

    周瑶也搂着我,说:“别怕,我送你上去,对了小江,那块料子,你有多少把握呢?如果输了,我爸爸就要着急了。”

    我说:“其实,我的意思是,把料子都卖了,料子能赚就赚,不必要贪心的,但是周叔叔肯定不同意,能不能稳赢,我怎么能保证呢?是不是?”

    周瑶点了点头,我们上了电梯,我立马转身搂着周瑶,双手放在她的腰肢上,周瑶有点不适应,但是我不当一回事,我需要尽快的跟周瑶发生亲密的关系,免得做无用功。

    我低下头要亲吻周瑶,但是周瑶说:“小江,太亲热了,不好,咱们现在以事业为重好吗?”

    我听着心里很不高兴,但是我也没有继续,而是松开了周瑶,不看她,变得冷漠起来,周瑶有点担心的看着我,说:“小江我的意思不是不让你碰我,而是,我不习惯这样,你不要生气。”

    我看着周瑶,我说:“我没有生气,你想多了,要不要进去坐坐?”

    周瑶立马摇头,说:“太晚了,明天还有事,我就不去了。”

    电梯到了,我直接走出去,冷冰冰的说:“嗯,你自己回去吧,小心点。”

    我说完就进门,关上门,不给周瑶一点面子,这就是欲擒故纵吧。

    走进屋内,当大门一关上,冯莉莉立刻扑到我身上,除了亲吻我之外,身体也压了上来!

    “嗯!”冯莉莉激动且疯狂的吻我,更一步一步的为我解除武装,她的逼迫使我有些惊讶,看样子今天实在是把她憋闷的不行,我也受不了了,不在顾虑什么。

    “我要你,帮我!”冯莉莉疯狂的热吻,也鼓动我为她宽衣,单薄的拉炼从高滑下,手掌所碰到的是一片滑腻腻的背肌,是没有任何衣物隔着的背肌。

    冯莉莉把我的上衣脱下,接着长裤也滑至地上,她直接跳上来,双腿盘着我,我抱着她倒在床上。

    我们两个都疯狂起来,像是会一对精力无限的情侣一样,无休止的从对方身上获得快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