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38章:懵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现在已经被逼上梁山了,如果周正才现在也来捅我一刀,那我就真的死定了。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我刚刚建立起来的团队就会因此而解散。

    我心里已经做好两手准备了。

    跑。

    如果周正才也要把料子的股份全部都给我,那我就只有跑了。

    这块料子估值上千万,我那能买的起?

    趁着我现在手里还有点钱,先跑了再说。

    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相信总会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但是就是可惜了周瑶跟周正才。

    我看着周瑶,她满脸的狐疑,但是依旧美丽漂亮,哎,好不容易追到手,还没有吃到,想想都觉得可惜。

    突然,周正才说:“这块料子,我一个人全赌。”

    我听到周正才的话,整个人都愣住了,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他一个人全赌?

    “哇,周老板大气啊。”

    “就是,周老板真的厉害,但是别头铁。”

    “对,赌石大王都说了这块料子有那么多癣,你就别开了。”

    “小心输的倾家荡产啊。”

    我看着周正才,他倒是没有看我,而是直勾勾的看着料子,两只眼睛有着坚定的神色。

    丁华龙很意外,他走过来,说:“周正才,你是不是有病?赌石大王的话你都不听?你要是垮了,真的就倾家荡产了。”

    “是啊,老周,就算这个小江是陈先生的徒弟,但是陈先生在这里,他如果是小江的师父,他难道说的不比小江准吗?”薛晴也意外的说。

    周正才说:“哼,不管谁是谁,我看中的是这块料子,我认为它能赌赢,所以,我就会自己赌,周瑶,拿钱。”

    周瑶有点担心的看着她爸爸,说:“阿爸,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考虑了,我相信一定能赢,这块料子那么好,输的可能不大,去吧。”周正才果断的说着。

    我心里大大松了一口气,我没想到周正才这个时候居然这么笃定,他要一个人赌,不管这块料子能否赌赢,那么我的危机算是解决了,虽然我现在还没有洗清骗子的嫌疑,但是至少,我不用那么难看了,如果要我拿一千万来赌,我只有狼狈逃走了。

    陈俊才不屑的笑了一下,说:“真的是头铁,拿一千万赌这种料子,果然,傻子是永远都救不回来的。”

    我立马说:“神仙难断寸玉,师父,你这样说未免太托大了,说不定周叔叔就赌赢了呢?”

    陈俊才哈哈大笑,说:“那他就是踩了狗屎了,赢了我吃屎。”

    我听着心里就有点害怕,陈俊才的本事我知道,这块料子我也清楚,他这么说,难道这块料子真的是赌不赢了。

    我心里揪心不已,但是周正才已经要自己赌了,我也不必担心那么多,输了我可以说他运气不好,要是赢了,那这个就厉害了。

    我心里狂跳,我能不能继续下去,就看今天晚上了。

    这个时候周瑶带着人拎着箱子进来了,里面都是钱,周瑶说:“这里是四百万,按照之前的估值,足够买你们的股份了。”

    阿龙跟王宝脸色大喜,但是陈俊才又走出来了,说:“这块料子,虽然我看着他赌不赢,但是现在他世面价至少一千五百万,你们两个愿意四百万买,是不是合谋,赚一笔就跑啊?哼,我相信,你们三个一定有阴谋的,你这个臭小子的阴谋诡计,我一眼就看穿了,只是周老板这个人傻而已。”

    听到陈俊才的话,我真的是气死了,事情都要解决了,但是他居然跳出来横插一手。

    我说:“我估值一千万。。。”

    “你算什么东西?我说他值一千五百万,就是值一千五百万。”陈俊才霸道的说着。

    我看着丁华龙跟薛晴,他们两个冷笑连连,显然是今天晚上要陈俊才来吃定我了。

    我心里一横,我说:“好,周叔叔,之前就说了,我要陪你赌,现在看来我想不赌都难了,剩下的四百万我出。”

    “哈哈,你出?你有钱吗?肯定是之前坑害丁先生的钱,臭小子,你果然不是好东西。”陈俊才冷冷的说。

    我咬着牙,我说:“我没有钱,我从地下钱庄拿,我就赌这块料子能赢,我现在就拿钱。”

    我说完就打电话,现在我只有背水一战了,电话通了,我说:“喂,阿敏小姐,拿四百万,送到阿龙赌石店,我现在要用钱。”

    “好的,十分钟就到。”

    电话挂了,我心里愤怒,我看着陈俊才,他真的要把我往死里面逼,真的是个好师父啊。

    “哎,小子,你真的是铁了心送死,我也没办法了,本来打出你的圆形,让你知难而退,但是你现在居然去拿地下钱庄的钱来赌,哼,要是你输了,你以后就只能亡命天涯了。”陈俊才不屑的说。

    我看着周正才,他脸色也是有点惊讶,我说:“哼,我就是为了证明我没有说谎,我也是为了证明我没有欺骗周叔叔,如果我输了,只能说我的本事不够,你教过我,做事之前要先做人,其身不正,影子也难正,但是我没想到你这种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伪君子,哼,我现在算是看透你了。”

    所有人都看着陈俊才,他笑而不语,一副随便我的样子,我心里真的恼怒,陈俊才真的是太厉害了,不管我说什么,他就是不动怒,反正他是吃定我了,看着我死就行了。

    这个时候我看着阿敏小姐来了,她让人把箱子放下,然后说:“四百万在这里,你点一下。”

    我说:“不用点,瑞丽人做生意,都是一句话的,我相信阿敏小姐的为人。”

    我说完就把钱箱子丢给阿龙跟王宝,料子涨了五百万,周正才是不可能出了,因为他也出不起,如果他出的话,所有的身家性命都在里面了,所以当陈俊才说出来这块料子价值一千五百万之后,周正才连个屁都没放。

    因为他放不起了。

    两个人拿着钱,也没有看,只是脸色半喜半忧,我看着周正才,我说:“周叔叔,你占一千万,我占四百万,你说过给我一股,那么我们现在四六分怎么样?”

    听到我的话,周正才思考了一会,说:“好,就按照你说的,四六分吧,你切料子吧。”

    我二话不说,把料子放在切割机里,我看着这块料子,妈的,现在只有从有色的地方切一刀了,我只能祈求,这个有色的地方一刀切下去,能把所有的色都给切出来,两个面都有色,这样的话,这块料子就算不是真的满料,我也能赢钱了。

    我调整好位置,然后将盖子盖上,然后退后,我哽咽了一下,身上都是汗,紧张刺激。

    陈俊才告诉过我,不管你对料子有多少把握,但是千万不要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切,因为一旦你输了,你连命都没有了。

    我从地下钱庄拿钱,他们的利息是十分可怕的,一年不还就涨十倍,我借了四百万,如果我一年还不上的话,那么一年之后,我就欠他们四千万了,真的可怕。

    在瑞丽,他们弄死一个人跟玩似的,但是可怕的不是他们把你弄死了,而是把你给卖了还债,要是被卖到矿区去还好说,但是如果要是把我的身体给卖了,那我就惨了。

    他们真的是什么都能干的出来了。

    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我心里十分懊恼,实在没有想到薛晴跟丁华龙会找到我师父,之前我听冯莉莉说薛晴跟一个男人打电话,说起了赌石,我怀疑,我师父陈俊才就是薛晴背后的那个男人找来的,妈的,薛晴,如果这次我不输的话,我跟你好好斗一斗,咱们走着瞧。

    我看看我这只黄鼠狼,能不能吃到你这口肥鸡。

    我看着所有人都在等着切料子,我悄悄的后退,朝着厕所去,到了厕所门口,我悄悄的朝着外面看了一眼,没有人注意我的时候,我拿起来电话给冯莉莉打电话,我说:“喂,冯莉莉,你现在吧所有的钱都取出来,在姐告口岸等我。”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冯莉莉问我。

    我不耐烦的说:“别管那么多,听我的就行了,把所有的钱都带上,记住,我不到,不要走。”

    我说完急忙挂了电话,这个时候陈俊才说:“喂,小子,你不会是想跑吧?”

    我听到了,就立马走过去,我装作大气的说:“跑?哼,我四百万都投进去了,我为什么要跑?你真的是小人之心。”

    陈俊才笑而不语,那脸上的表情就是告诉我,你随意。

    我心里实在是恼恨,真的,我是要跑的,但是现在被陈俊才点出来,我倒是有点不好办了。

    突然,切割机停了,我的内心也狂躁起来,我走到切割机面前,抓着盖子,不敢开。

    “开啊,你倒是开啊。”

    “真的,快点开啊。”

    所有人都等不及似的,我看着陈俊才还有丁华龙他们,都一个个幸灾乐祸的样子。

    周瑶跟周正才倒是满脸的担心跟期待,我咬着牙,妈的,拼了。

    我一把将盖子打开,我急忙看着料子。

    我一看,顿时有点懵逼。

    我草。。。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