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6章:不值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对于我的挑衅与刺激,薛晴是很生气的,但是薛晴也只能喝酒,因为她现在知道,她有求于我。免-费-首-发→【追】【书】【帮】

    人在要求别人的时候,心里是很虚的,即便是有钱有身份,她也得低头。

    何况是薛晴这样还没有身份的人呢。

    薛晴并不是真的有钱,也并不是真的有权。

    她现在只能算是丁华龙的女人而已,虽然在旅游公司看上去是老板娘,但是其实呢?

    只是一个打工的。

    而丁华龙对她更是非打则骂,丁华龙不爽的时候,薛晴就是一个出气筒。

    我看着薛晴,眼神更加的挑衅。

    但是很快,薛晴就看着我,眼神变得暧昧起来,她说:“既然你说愿意疼爱我,那么,我要你做一件事,你肯定答应咯。”

    我说:“你说,尽量。”

    薛晴笑了起来,将自己的脚从高跟鞋里拿出来,高高的抬起来,说:“那你就添添看。”

    我笑了起来,我说:“美人足,男人不可多得。。。”

    我说着,就轻轻的抓住她的脚,抚摸了一下,我看着薛晴,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我立马要亲上去,但是薛晴赶紧的就把脚收回去,避开我的视线。

    我冷笑起来。

    跟我玩这一套,她还太嫩了,我虽然没见过什么世面,但是我的脸皮早就不要了,男人的尊严是放在跟男人争斗上,对于女人嘛,男人无论做什么,都是一种情趣。

    过了很久,薛晴才回过神来看着我,说:“你真是变态。”

    “变态?哼,没有丁华龙变态,在我看来,打女人的男人才是变态,我,只是欣赏你,欣赏你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就像是有的男人喜欢女人的锁骨,有的男人喜欢女人的脸蛋,等等,而刚好,你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我都欣赏,所以,自然乐意。”我认真的说。

    薛晴看着我,有点无法理解,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她说:“我希望你正经一点。”

    我立马笑了起来,我说:“好像是你先不正经的。”

    她看着我,有点意外,或许没想到我真的脸皮这么厚吧。

    我说:“既然你要谈正经的,那么我就跟你谈正经的,想不想买周正才的别墅区?”

    “当然想买,但是价钱谈不拢,我们不需要其他的地皮,二十栋别墅,八千万,是我们最多能接受的价钱了,他的别墅,并不是高档别墅,而且还是地处边境,除了我们买,根本不会有人买,我们买来,是为了做边境旅游生意的,他就是看中这点,所以才要高价的。”薛晴说。

    我说:“到底是为了基金,还是为了公司,你心里最清楚。”

    薛晴看着我,说:“只要你能帮我办成事,我给你好处,我的目的,你不用知道。”

    “哼,先不说好处吧,你找我师父来害我,差点让我声名扫地,这点,你得补偿我吧?”我说。

    薛晴看着我,问我:“你要怎么补偿你?”

    我伸手摸在薛晴的大腿上,我说:“你懂的。。。”

    薛晴没有抗拒,而是说:“我一个残花败柳,你真的想要?不如我给你一笔钱,你找别的女人吧。”

    我说:“哼,你比谁都觉得你不是残花败柳,你说你懂我,我也懂你,我们虽然表面上看着不堪,但是其实内心比谁都高傲,我们都想有朝一日,一飞冲天,然后洗刷我们身上的耻辱。”

    薛晴看着我,深吸一口气,她闭上眼睛,说:“我不能答应你,丁华龙会杀了我的,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杀了我们的,我不想害你。”

    我听着她的话,立马就知道,她内心动摇了,我急忙搂着薛晴,她很抗拒,说:“我求你了,除了这个条件之外,其他的我都能答应你。”

    我说:“不要让他知道就行了。”

    “他会打我的,你永远都不知道他有多变态,尤其是现在,在他没有钱的时候,他觉得谁都是叛徒,你看看我。。。”薛晴愤怒的说着。

    她把自己的胸口上的衣服扯下来,我看着一条条黑色的淤青在胸口,像是被手抓的一样,留下这样的淤青,得有多狠毒才能做的出来。

    我看着薛晴,很同情他,她立马推开我,站起来,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掉,我看着那丰腴而又细腻的身体,但是却没有了美感,因为背后都是皮鞭抽的痕迹。

    怪不得最近她都穿的比较保守,原来是身体上都是伤痕。

    “越没钱,他就越暴躁,每天晚上他都狠狠的打我,骂我没用,他把一切怒气,都撒在我身上。”薛晴痛恨的说。

    我听着就无奈的摇头,果然,你认为的女神,在她的背后,真的有个都玩够了她的男人在折磨她。

    我站起来,直接搂着薛晴,亲吻过去,她很抗拒,甩手给了我一巴掌,说:“你干什么?”

    我笑了一下,我说:“给你一点爱,让你知道,还是有人愿意爱你的。”

    “我不稀罕,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你在这里跟我说三道四的,不过是为了要更多的好处而已,我比谁都清楚你,你直接说吧,要多少钱?”薛晴说。

    我坐下来,摸着嘴角,很疼,看来,她是被男人伤的很深啊,不过这样的女人,却让我更动心,真的想要怜惜她啊。

    不过她这个女人,已经被打怕,可能不相信我说的话。

    所以,我就得逼她一下了。

    我说:“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七彩翡翠公司的老板,要买周正才的地皮,我正在努力的阻止他,但是如果你不肯就范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到时候,你们就得重新找地皮了,但是,像周正才手里的地皮,可能就不多了。”

    我说完,薛晴就很惊讶的看着我,说:“你说的是真的?”

    我说:“哼,骗你有什么意思?我可是光明正大的。”

    薛晴坐下来,捂着脸,很愤怒,我伸手摸她的肩膀,她看着我,眼睛里都是愤怒,他说:“你阻止周正才,真的是为了我?你有周瑶这个女朋友,还有那个冯莉莉,我相信,你们也上床了吧?何必又非要在我身上下功夫?”

    我摇头,我说:“哼,当然不止是你,还有钱,我这个人比较贪心,贪财又贪色,我们男人跟你们女人还不一样,男人要出人头地,更多的还是为了得到更多的女人。”

    “那你说,你到底要多少钱?”薛晴着急的说着。

    我看着她,我说:“钱,好说,但是,人嘛。。。”

    薛晴看着我的眼神,就抱着胸,好像还是很难做决定似的。。。

    我直接站起来,我说:“如果丁华龙知道周正才的地卖了,相信,他会更暴躁的。”

    我说完就要走,薛晴立马抓着我的手,语气放的和蔼下来,说:“你等等,坐下来,好好谈谈行吗?”

    我点了点头,坐下来,直接搂着薛晴,她有点抗拒,但是没有挣扎,她说:“你给我点时间。。。考虑考虑!”

    “好,我给你时间,但是在此之前,我要知道,你打电话求助的那个人是谁,我相信,你找我师父来揭发我,也是这个人推荐给你的吧?”我问。

    对于这个背后的人,我非常的痛恨,我一定要把她揪出来,要不然,下次肯定还是会破坏我的好事的。

    薛晴看着我,思考了一会,她就说:“是基金会的员工,就是她掌握了丁华龙父亲生前创办的基金会,叫赵蕾,我们都想把基金给取出来,所以她在给我们出谋划策。”

    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不过我有点奇怪,我问:“如果基金放在他们基金会,他们岂不是会很赚钱,取出来,对她有什么好处呢?”

    “丁华龙答应了,会给她百分之一的提成,将近五百万左右吧,所以她才会那么卖命的给我们出谋划策。”薛晴说。

    我很惊讶,我说:“那你的意思就是,基金会里有将近五亿的资金了?”

    “是的,但是拿不出来的话,一毛钱都没有,丁华龙的父亲知道他很败家,所以就立下遗嘱,这笔钱,只能注入到公司里,用作公司发展与扩张,本来丁华龙是没打算拿基金的,但是赵蕾来找我们了,说可以把基金拿出来,她说,只要向基金董事会的人提供规划与具体实施方案,还有合同,这笔钱就能拿出来了,她可以保证的,而丁华龙是要那笔钱,而我更想把公司继续发展下去。”薛晴认真的说。

    我看着薛晴,她的表情很认真,绝对不是在说谎,现在她也没有说谎的余地了,我捏着下巴,那个赵蕾,还真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我问:“你们差多少钱?”

    “公司里只有八千万,丁华龙最近那么老实,你以为是为什么?就是为了用最后仅有的钱,来买那块便宜的烂尾楼,别的地皮,真的买不起,他也舍不得买,小江,我求求你,帮帮我好吗?事成之后,我给你一千万,可以吗?”薛晴说。

    我看着薛晴,立马站起来,我说:“钱,我会赚,不需要你给我,能不能办成,两说,帮我约赵蕾,另外,在签合同的前一晚,我会在方圆大酒店开放等你,你满足我,我就满足你。”

    我说完就走了。

    对于女人,不要相信他们的承诺,跟他们的眼泪一样。

    一毛不值!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