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8章:佩服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决定跟我师父见一面,我把冯莉莉送到了公司附近,就把她给丢下来,然后开车去找我师父。★首发追书帮★

    我开车到我师父的店铺,他的店铺,还是那么冷清,不过我也不在意,我师父从来不是做常规的赌石生意。

    我下了车,看到我师父从里面走进来,我站在我的车边上,很得意,我没有刻意炫耀,就是站在我的车身边没有进去。

    我师父看着我,就笑了一下,说:“这车太垃圾了,不过跟你现在的身价比较配。”

    我师父的话,一下子就刺激到我了,我回头看看我的车,妈的,本来还觉得挺牛逼的,但是他居然说太垃圾了。

    我不知道我师父开什么车,他以前总是很神秘,私生活从来不跟我提,但是他一笔生意赚几百万,挥金如土,相信他开的车也不差。

    我说:“你想怎么样?”

    陈俊才说:“进来说。”

    我跟着他走了进去,店铺还是那么熟悉,但是没有了以前的那股温馨与期待,之前我在这里的时候,每天都做着赌石发财梦,但是现在,这个梦碎了,我也醒了。

    陈俊才坐下来,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我也耐着性子,看他到底有什么鬼。

    陈俊才看着我,说:“我教了你那么多本事,你学的都还挺精,但是你还差的太远了。”

    我听了就笑了起来,我说:“师父,你什么意思?”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跟第一个肥羊走那么近,也不会有什么多情的心思,我告诉你,赌石行有句话,石头不骗人,都是人骗人,迟早有一天,他会知道你骗他,到时候,你该怎么办呢?”陈俊才说。

    我听着陈俊才的话,心里就有点发慌,陈俊才说的对,如果有一天周正才知道我骗过他,到时候会怎么样呢?

    但是我立马警惕起来,我说:“师父,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

    “噢,呵呵,我只是提醒你而已,我教了很多徒弟,但是很多都是默默无名的,在道上混饭吃,但是你不一样,你居然能做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很佩服你。”陈俊才说。

    我点了点头,没有接下去,对于陈俊才,我心里有很大的忌惮,不愿意跟他多说。

    陈俊才说:“你知道潮汕人吗?”

    我说:“听说过,怎么了?”

    “广东人也做翡翠,而且做的非常大,比瑞丽还大,但是他们拿料子主要靠公盘,最近三年都不公盘,他们有点绷不住了,从去年开始,就陆续有广东人过来拿料子,但是听说跟玉石协会的人谈的不愉快,这里面,最大的源头,就是七彩翡翠公司的老板赵军,你知道吗?”陈俊才跟我说。

    我摇头,装作不知道,但是其实我心里多少知道一点。

    我师父说:“这个赵军不是个东西啊,到处模仿别人,人家开一个七彩云南,他就开一个七彩翡翠,人家卖一万,他就把石头给收购了,然后卖十万,本来有很多家翡翠商愿意跟潮汕人合作,但是都被他们给破坏了。”

    我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这个七彩翡翠公司的人这么霸道。

    “不过呢,人家有钱,有这个资本玩,你那块料子五千万卖了是吧?有什么人,一口价不说,直接拿这块五千万的料子呢?”陈俊才说。

    我没有说话,就听他吹牛逼,这个时候,他把手机拿给我,说:“看看。”

    我看着手机里的图片,心里有点惊讶,是那块料子,发的是微信朋友圈,上面写着,“昨夜最新成交,广东仔八千万拿下,转手赚五千万,这钱来的真容易。。。”

    我皱起了眉头,心里很震惊,妈的,这块料子,他转手卖了八千万,直接倒手就赚了三千万。

    陈俊才把手机拿过来,说:“看到了没有?你知道为什么有钱人越来越有钱,而穷人越来越穷吗?就是因为这些有钱人,垄断了资源,这种料子,是高端的料子,在市场上,越高端的料子越稀少,有价无市,他们控制了翡翠资源,广东人就没办法啊,多少钱,他们都得要,因为他们不拿,就没有料子卖。”

    陈俊才的道理说的是很对的,但是我却问:“你到底什么意思?”

    陈俊才笑了一下,说:“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在拿一块高料,然后要卖给广东人,你觉得会怎么样?”

    我说:“他们肯定会阻拦的。”

    陈俊才呵呵笑了一下,说:“对,他们肯定会把料子拿下,如果是别人,肯定会卖给他们,因为他们在玉石协会有势力,如果商铺的人不卖,他们肯定会让那个商户过不下去,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不靠商铺吃饭。”

    我说:“师父,我懂你的意图,但是人家也不是吃素的,你不是告诉我,千万不要去挑战行家吗?”

    陈俊才说:“是啊,那是因为你还不够资格,而我就不一样了,我陈俊才拿出来的料子,绝对是任何人都发现不了。”

    我皱起了眉头,他真的会吹牛,但是我其实也知道,陈俊才确实有这个本事。

    陈俊才说:“你上次赚的钱,是你走运,我再教你一个道理,出名可以,但是出名就不能贪财,如果你宰肥羊超过千万,你就麻烦了,最好控制在百万之内,多了,你就会惹麻烦,不管什么人,都会盯上你,因为你在养猪,别人也在养你,一旦你肥了,别人也该宰了,所以有钱了,千万要尽快的花掉,钱留在身上,会给你自己惹麻烦的。”

    陈俊才的话,是十分对的,但是我却不能按照他说的去做,我有我自己的打算,我不会因为他的话而动摇。

    我说:“你准备怎么办?”

    “你小子现在有一个班子,那个阿龙跟王宝都是你的人吧?”陈俊才不屑的说。

    陈俊才眼够毒的,一眼就看出来了,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我说:“是。。。”

    陈俊才说:“你翻了个错误,那个阿龙老板是个商人,不是很靠谱,做宰肥羊这一行,从来都是我们做老板,千万不能找老板来合作,为什么呢?因为大家都懂,如果利益分配不均匀,或者有危险,商人的本质就出来了,为了利益,他会牺牲别人,所以,你看我,身边孑然一身,需要人了,就招,我们名声在外,不怕别人不来,做一笔,就可以让他们出师了。”

    陈俊才的话,让我内心很愤怒,原来如此,我想,那天晚上他给我五百块就是想赶我走,妈的,原来这里面的水这么深,真的是领教了。

    “现在呢,我看你有机会做大,所以我才找你,呐,现在你做外,我做内,宰肥羊呢,核心是料子,我屯的料子多的是,我现在拿一块出来。”陈俊才说。

    他说着,就朝着小黑屋里面去,我在外面等着,过了一会,陈俊才用推车推了一块石头出来,我看着石头,很大,料子呢,是全赌料,黑乌沙,我看着皮壳心惊肉跳的,这个皮壳乌黑油亮,一看就知道是顶级的黑乌沙,我咽了口唾沫,赌石行里的人,看到这样的料子,都会动心的,不管是老手还是新手,光是这个皮壳就已经亮的让你找不着北了。

    我师父说:“是不是很亮?很油?”

    我点了点头,我师父立马拿着抹布,在料子上擦了一下,过了一会,料子立马变干了,我很惊讶,我说:“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怎么。。。”

    “哼,这是最简单的手法,也是最近那些主播搞的事情,我刚学的。”陈俊才说。

    我听着就很震惊,他笑着看着我,说:“做人要谦卑,活到老,学到老。”

    他说着,又拿着一个喷雾剂,在料子上喷,很快,料子又乌黑油亮了,陈俊才拿着手机拍照,过了一会,他把手机给我,我看着照片,很震惊,我说:“妈的,真是照骗啊,手机拍出来的更加的油亮,但是这样就想骗他们上当吗?”

    陈俊才摇头,说:“你呢,还是太年轻,人家赌石,赌的是石头,我们赌石,赌的是人跟形势,如果有一个东西,两边人都很需要,那么对于这个东西的观察力度就一定会减弱,他们的目标,是拿下这块料子,至于他到底怎么样,这个时候,是没有多少人注意的,你知道猪吃食的时候为什么一起吃的最香吗?”

    “因为要抢。”我说。

    陈俊才拍着我的肩膀,说:“你说的对,一定要抢,因为,你如果不抢的话,被别人抢到了,就被别人吃掉了,我们就是赌这个人性。”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妈的,陈俊才真的是个高手,我以为我跟他学了很多东西,但是现在看来,真的是个皮毛。

    看到我的面色,我师父就看着我,说:“这一课,免费,但是这块石头呢,一百万,如果要合作,把一百万打过来。”

    我听到陈俊才的话,心里有点惊讶,妈的,一百万?

    他真的够黑的,妈的,开始之前先宰我一刀。

    我草,他真的是我师父。

    佩服。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