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49章:拿货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我心里现在是一种日了狗的心情。本↘书↘首↘发↘追.书.帮↘http://m.zhuishubang.com/

    他现在拿这块石头,问我要一百万。

    但是我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宰肥羊,我现在很容易的就把我当成了是他的肥羊,他在宰我。

    但是我还是想买这块石头,因为这块石头对我有诱惑性,虽然我还没有研究他,但是我知道,我需要他。

    陈俊才坐下来,拿着毛巾擦手,我心里很不甘心,妈的,明明知道他是个骗子,但是我现在却没有一口回绝他的勇气。

    陈俊才看着我,说:“玩过大富翁吗?”

    我说:“玩过。”

    他说:“大富翁的精髓就是,富有的人,掌握了绝对的资源,进行了垄断,任何一个遇到他们设置的关卡,都要缴纳足够的过路费,现在,我对于你来说,我拥有这个关卡,你想要赚钱,就必须从我这里买,而你买了这块石头之后,那么,你又成了一个大富翁,你就可以利用他,来赚取别人的钱了。”

    我听着陈俊才的话,真的无言以为,他真的是个大师级的人物。

    我说:“那至少应该让我知道它好在那吧?”

    陈俊才笑着说:“你自己看,我相信,你能看到他的好处。”

    这句话让我瞬间想要掐死陈俊才,妈的,居然让我自己看,我低下头,看着石头,上面没有画镯圈,我皱起了眉头,料子的表现非常的好,蟒带有很多条,从头贯穿到对面,但是却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蟒带颜色。

    我说:“白蟒?还有筋?这块料子如果放在市面上,怎么说也值个好几百万吧?这么大,有多重?”

    陈俊才说:“三百公斤,具体的说,有黑乌沙有白蟒,而是是一大片蟒带,更关键的是,有蟒筋,这块料子是我三年前在最后一届公盘上,花了三百万欧元拿下的,那时候,我欣喜若狂,每天都想着怎么切这块石头。。。”

    我心里很意外,我说:“那你为什么不切了呢?”

    陈俊才笑着说:“因为我发现,如果切了,我就输定了。”

    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我问:“为什么?”

    陈俊才摇头,说:“当然不能告诉你,如果告诉你,你就学会了。”

    我摇头,心里很不爽,陈俊才这个人挖坑的本事非常的厉害,让我不知不觉的就跳进去了,现在,我对这块石头很感兴趣。

    赌石的人都知道,白蟒是非常好的一种蟒带,是在翡翠赌石的皮壳上出现了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条或者块状物体,甚至缠绕这大半个翡翠赌石,有的是用沙粒排列形成,外形似蟒蛇、绳索的形态我们就叫做蟒、索、蟒带。

    这种表现虽然说有些丑陋,但是确实判别翡翠原石内部有没有种、水、色的标志之一。一般情况来说,细粒致密的表皮会比粗粒松散的抗风化能力强,有绿的部分比无绿的部分抗风化能力强。

    所以说翡翠赌石内部绿色的地方或者种很老的地方凸出来就形成了蟒带。

    一块料子有了蟒带,就会身价暴涨,这块料子有那么多蟒带,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料子的油性很大,这当然不是因为他抹了油的缘故。

    所谓赌石有“油性”,指得是翡翠原石的皮壳“不吸水”,将原石放入水中后拿出,皮壳外表的水分迅速集中,显露皮壳。有时甚至会在皮壳上构成水滴,仿佛原石被浸过油一样,不吸水,这类料通常被叫做油性大或许油皮,次要缘由是由于料子构造致密。

    一块原石,如果结构紧密的话,那么一定种老水好,这块料子的这么多好的表现,一定会很吸引人的。

    我看着陈俊才我说:“你怎么舍得呢?”

    “哼,你以为,一百万就可以把料子拿走了?是的,但是我还要更多,你用这块料子赚的钱,我要分七成。”陈俊才说。

    我听了,十分的震惊,妈的,真是一个吸血鬼,他居然要分七成,真的太黑了,但是我现在被这块料子吸引了,因为他浑身都表现,每一个点都让人联想到赢,作为一个行家,我也对这块料子动心,所以,我很想拿下。

    突然,我皱起了眉头,我看着陈俊才,我说:“这些都假象?就是因为这块料子表现好,所以,才有拿出来宰肥羊的可能?”

    “对,自认为是高手的人,都会以为自己对原石的表现了如指掌,高手跟普通人的差别,也就是在于认识这些表现,你试想一下,当一个高手,遇到了他们以为一定能赌赢的表现的时候,他们是什么表现?”陈俊才问我。

    我皱起了眉头,心里很震惊,如果我是赌客,我第一眼看到这块料子的时候,我立马就会买。

    因为他蟒带缠身,而且还是难得一见的白蟒,更重要的是,料子油性十足不吸水,我打灯看料子,在料子的皮壳下,还有白雾,妈的,又一个惊人的表现。

    我看着这块料子,实在是太好了,这块料子是漆黑发亮的料子,打灯有白雾,普通来说有白雾的料子底子会洁净,这么好的表现,怎么会输呢?

    一定会赢,所以我一定会买。

    陈俊才说:“当年我就是被这些表现给欺骗了,所以,我花了三百万欧元拿下这块料子,我研究了很久,但是最后却让我心灰意冷,不过,我陈俊才从来不买亏料,现在,他可以重新拿出来卖。”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陈俊才说的不知道真的假的,但是这块料子倒是实实在在的,我说:“好,我给你转一百万,料子归我,但是我要五五分。”

    “不,你只能分三成,你的身价就值这么多,不要问我为什么,你以后会懂的,一个不应该拿这么多钱的人,拿了不该拿的钱,他会倒霉的。”陈俊才说。

    我心里很不服气,我说:“我觉得,我不应该只拿三成。”

    “哼,你小子以为自己现在很了不起是吗?你以为你现在有几个钱,就可以跟我摆谱?那天晚上,我有一万个方法让你身败名裂,但是我却放你一马,是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可塑性,那天晚上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会把料子顺着那个窗口切个片,而不是切。”陈俊才瞪着眼睛说。

    “可惜,我切赢了。”我得意的说。

    “哼,你能每次都切赢吗?”陈俊才冷冰冰的质问我。

    我心里立马疑问起来,陈俊才紧跟着说:“我教过你,把所有的风险降低到零,我们一失手,是会被人打死的,这个世界,博几率的事情,永远不要自己做,我们就跟着抬价就行了,懂了吗?”

    我点了点头,我服气,我说:“好,我就分三成,料子我带走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但是我想知道,你要做什么?总不能你什么都不做吧?”

    陈俊才说:“我做的,是你想不到,也猜不到的,你放手去做,料子你也好好处理,但是记住,千万不要切,不管怎么做,千万不要切。”

    我点了点头,看着料子,心里有点上火,但是我没多说什么,直接把料子拿出去,然后给陈俊才转账。

    做完了一切,天都已经黑了,我坐进车里,陈俊才跟我说:“这个车太垃圾了,只有瑞丽真正玩石头装有钱的傻逼才买这种车,要是摆阔,就买跑车。”

    陈俊才的话,让我窝火,妈的,你等着,老子下次来,一定买跑车,王八蛋。

    这个时候,我看着一个女人从楼上下来,这个女人很漂亮,穿着睡衣,很年轻,二十几岁的样子,脸型很消瘦,也很小,有点巴掌脸的感觉,留着长长的秀发。

    她慵懒的从楼上下来,穿着紧身的衣服很迷人,苗条的曲线和胸前一对高挺的双峰,透过晶莹洁白的皮肤,散发出一种慵懒美的气质。

    当她伸懒腰的时候衣领的空隙,让我窥见她胸前一对充满震荡力的美物。

    我有点震惊,当紧身的睡衣跟胸前的一对因为伸懒腰而紧密无缝的时候,我看到那像是山包一样的风景。

    “靠,没穿,现在的女人都喜欢真空上阵了吗?”

    我师父看到我盯着她看,就立马把门关上,像是极其不高兴我看到这个女人一样。

    我立马开车走,但是心里对这个女人非常的好奇。

    我师父这个人极其好色,每次赚钱都会去玩女人,但是他有个特点,从来不会把任何女人带到自己的赌石店,从来都没有,我跟了他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有看到过。

    而这个女人这么漂亮,又穿着睡衣出现在我师父的赌石店,这让我很奇怪,而且我师父很忌惮的样子,这让我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一百八十个好奇心。

    我师父这个人非常小心,对于自己的私生活,从来不透露,以至于我只知道他叫陈俊才,是赌石大王,但是其他的一无所知。

    我笑了起来,师父,你把我操控在手心里是吗?

    哼,老马也有失蹄的时候,既然你这么紧张这个女人,那么,我就从这个女人下手。

    我倒要看看,你栽到我手里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

本周推荐